复华渡劫:一场由P2P兑付引发的系统危机

刘伟/文     

2019年03月26日 10:35  

本文3348字,约5分钟

 “麻烦您把兜打开我看一看。”3月16日下午,在建国门外大街8号北京IFC大厦一楼,见到一位手里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保洁员走出来,门口的保安快步迎上说。

这座安保严密的大厦A座39层,此前为复华控股有限公司的办公场所。此时的玻璃大门上,已经由大楼物业贴上封条,封条日期为2019年2月26日。在一份“北京IFC大厦租户现状情况统计表”上,复华控股的名字已经被签字笔划去,并标明“退租”。

从2018年7月份前后,这家号称千亿资产规模的文旅企业,开始出现日渐严重的拖欠供应商和员工工资的情况。去年四季度,复华总部曾多次发生员工讨薪事件,丽江等项目也经常发生供应商讨债等事件。

用了五年时间,复华实现了从零到千亿的资产规模,然而,由旗下P2P兑付引发的资金难题,逐步将这家文旅地产新星企业拖入泥潭。复华方面向经济观察网表示,公司内部的确是有一些人员架构上的调整,但他们对公司有信心,现在就等着资金回笼。

总部已经搬迁

北京IFC大厦39层,玻璃门上的封条旁贴有复华控股有限公司和复华文旅有限公司联合落款的通知,“因业务发展需要,我司自2019年2月26日起,IFC大厦办公地址搬迁至复华标准设计院办公,原各公司对接人员联系方式不变。”

据物业人员介绍,2019年春节后,不断有人来找复华公司,“不下千人”,在贴封条(2月26日)前几天,“我们接到领导通知说复华的人拉着行李箱准备跑路,让我们赶紧去拦他们。”

复华新总部在DREAM2049国际文创产业园,这是一栋区别于周边灰砖墙的新式建筑。门口大理石墙上写着“复华标准设计院”。建筑分为并排两部分,一部分是幢三层建筑,红色窗户四周突出于白色墙面上;另一部分通体玻璃。

一位复华工作人员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他们之所以今天还在这里,就是因为他们相信复华,目前公司正常运营,“就等着回笼资金了”。

1月28日,丽江复华文旅度假区丽江纳街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全体员工,收到一条书面通知:“自2019年1月29日起,丽江文商公司全体员工停薪留职,上班时间等待通知”。复华给出的原因是公司经营状况及资金出现问题,员工工资无法正常发放。

如今,员工上班通知依然杳无音讯。3月24日,丽江复华度假世界一位已离职员工告诉经济观察网,他们正在努力通过法律途径拿回被拖欠的薪资。

2018年7月15日,丽江复华度假区开业时有1900多名员工,目前仅剩下不到十分之一。截至目前,丽江复华项目只有丽朗酒店还在营业,花海项目2018年12月就停止运营,对外宣称在装修升级。

丽江纳街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一位此前被动离职的员工表示,纳街项目现在也已停止运营,商管员工都在参与劳动仲裁。

目前,劳动仲裁已经取得一定的进展,一位员工表示,仲裁方面认为,他们是与复华文商子公司签的劳动合同,即使员工一方仲裁成功,也不会上溯到复华文商公司。“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之前基本工资和绩效奖金,我可以不要,但希望公司能把之前未缴纳的社保和公积金补上。”

“我所在的丽江纳街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只是复华集团文商板块的一个子公司,项目的使用的土地及地上建筑,均属于丽江红树林旅游文化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复华文旅旗下子公司),”上述员工说,复华文商在丽江几乎没有资产,而公司仍拖欠上千名员工的工资,此外,还有约1800万元的社保公积金未缴纳。

裁员和欠薪风波不仅发生在丽江项目上,包括复华内部多个板块的员工都发生裁员、欠薪等事件。一位复华设计院的员工表示,2018年下半年,复华陆续和多个部门员工重新签订合同。“当时已经欠了两个月工资,给了两种选择,要么与原来公司解除合同,和新成立的公司重新签合同;要么辞职,给补偿两个月工资。”

彼时,很大一部分员工选择了离职。不过,由于之前所欠的薪资仍未发放,导致员工讨薪风波。

缘起P2P兑付

一位复华文旅员工透露,复华旗下文旅项目的开发、运营资金,大部分来自旗下P2P平台海象理财募集资金。

不同于其他开发商开发文旅项目主要以可销售的住宅和商办来回收投资,平衡文旅开发、运营的投入。复华文旅项目开发和运营资金均来自两个P2P平台,而复华文旅项目均为自持,很少对外销售。文旅项目回报周期较长,前期开发和运营需要投入大量资金。

根据零壹财经统计的网贷数据,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全国P2P网络借贷平台共6063家,其中正常运营的平台数量为1185家,同比减少46.8%。

据一位复华员工透露,整顿P2P以来,复华旗下海象理财等平台融资出现困难,“进来的钱少了,但已经融到的钱,还需要正常兑付本息。”据其介绍,在这种情况下,复华整个系统资金开始出现紧张。

到了2018年8月份前后,情况愈加严重。据上述员工透露,为了保证正常兑付,复华将旗下其他业务的资金抽调到P2P平台,导致其他业务板块资金出现断流,并逐步蔓延至整个复华控股。

海象理财平台2018年7月运营月报显示,其已平稳运营3年零143天,平台累计交易额492.94亿元,平台用户1176327人,人均在投68718.95元,兑付率100%。

济南一位投资者表示,2018年10月份,他向海象投入12000元本金,目前只收到一次100元和一次900元的利息。从2019年1月20日到2019年3月20日拟定的兑付方案,“到现在一个没兑出来。”

3月19日,海象理财官方微信订阅号发布公告称,将上线分期兑付系统,投资者可以在该系统查询剩余未兑付总额、兑付进度等相关信息。海象理财表示,将持续推动股东方、兜底方筹措资金,推动分期兑付工作的有序进行。

“他们(海象)可能抓住这种心理了,就让大家都等不及了,便宜转让了,他们就自己收了,比如本来欠40的债就变成20了,估计这段时间他们就研究这个呢。”青岛的一位投资者说。

一位已离职复华员工告诉经济观察网,目前复华集团在做的就是拖延和转移,买了几百万上千万复华理财的客户有很多,但资金缺口不是一两个,而是整个复华系统。

如何渡劫

复华旗下除了文旅产业,还包括布鲁诺咖啡、全时便利店等实体产业。一位全时便利店的服务人员表示,她所在的系统并没有发生任何欠薪等事件,工资一直正常发放,但是偶尔会出现断货。

辉煌时,全时便利店数量接近800家。据上述复华离职员工,全时便利店方面也没有盈利,因为开店速度太快导致物流供应没有跟上,供应商账期拖的太长已经有半数以上供应商停止供货,长沙等地2018年已经闭店。

2月22日,罗森宣布将收购北京复华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全时位于华东和重庆的94家便利店,相关交易已于2019年1月达成。罗森中国计划到2020年开出3000家以上的便利店。今年1月18日,它刚刚突破2000家。

布鲁诺咖啡也出现闭店,北京一位消费者表示,她曾在北京布鲁诺咖啡东方新天地店办了一张会员卡,仅三个月,只用了一次,后来该店就关闭了。她拨打门店的电话无人接听,官网的电话也为空号。

2018年6月,布鲁诺咖啡曾宣布启动全国百店计划,当时宣称未来三年在全国开100家门店。在北京布局的高峰时期,布鲁诺咖啡也曾在5个月内连开出3家咖啡厅。而截至目前,北京布鲁诺咖啡东方广场店、银河SOHO店、博瑞大厦店等4家门店已不再营业。

北京绿维创景规划设计院文化旅游与创意地产中心主任衣玮表示,复华集团采用金融工具和文旅地产结合的商业模式,以及将文旅地产作为核心的资产结构,本身就走了金融、地产、旅游三个方向的偏锋。这个三个方面的融合,在经济形势好的情况下,可以掩盖很多内容,但只要其中任何一方出问题,都会发生连锁反应。

衣玮认为,文旅地产本身就是一种消费性质的产品,并非可支配收入中必需的内容。在消费者的安全感缺失的时候,这种消费首先会被放弃,对其投资也同样。此外,她表示,文旅地产业内的人才是一种稀缺资源,以业内目前的人才储备,尚不能支撑起这么多项目的开发。

(经济观察网 刘伟)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