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平:华为期待正常行驶,但确实有备胎

《财经》记者 谢丽容/文    余乐/编辑

2019年03月29日 20:44  

本文3374字,约5分钟

从财报数据和今年一二月数据来看,华为公司经营基本面没有受到2018年12月1日发酵的加拿大事件影响。相反,2018年,华为公司历史上首次销售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

《财经》记者 谢丽容/文 余乐/编辑

华为公司在3月29日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报告数据显示,华为业绩稳健增长,实现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5%,净利润5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1%。华为不是上市公司,这份年报由国际会计事务所毕马威独立审计并提供。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年报发布会上同时公布了华为今年1、2月的业务总体情况,郭平透露,2019年1、2两个月,华为的业务收入同比增长超过30%。预计2019年可以保持2位数的增长。


华为公司2018年基本经营数据 数据来源:华为财报

从财报数据和郭平公开的今年一二月数据来看,华为公司经营基本面没有受到2018年12月1日发酵的加拿大事件影响。相反,2018年,华为公司历史上首次销售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

根据财报数据,华为公司2018年经营活动现金流为746.59亿元人民币,较上一年的963.36亿相对下降。郭平表示,现金流略有下降的原因是华为加大了研发投入,同时加大了库存以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他强调,这个数字仍然是一个健康的数字。

2018年华为研发费用达1015亿元人民币,投入占比销售收入14.1%,相比2017年的896.9亿元和14.9%,占比略有下降,总量增加。

至于加大库存以应对未来不确定性的说法,郭平表示,这主要为了应对未来有可能出现的一些极端情况。自加拿大事件发生以后,外界曾一度担心华为是否会重蹈中兴覆辙,被美国实施禁运措施。

郭平称,ICT行业是一个全球高度分工的行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提到,2012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内部讲话其实就透露过华为为应对随时有可能发生的极端情况采取的办法,即备胎计划。

《财经》记者查阅任正非当时的内部讲话,当时的备胎计划主要针对华为手机。在那次讲话中,任正非提到,华为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考虑,如果突然被断了粮食,安卓系统也不给华为用了,Windows系统也不给用了,华为不能就这样傻了。同样,华为做高端芯片的初衷也正基于此。“他们不卖给我们的时候,我们的东西稍微差一点,也要凑合能用上去。”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近期曾公开表示,华为已经为智能手机和电脑开发了自己的操作系统。华为确实在2012年开始开发自有操作系统,当时美国首次对华为和另一家中国制造商中兴展开了调查。

华为手机芯片目前已成气候,几乎所有在中国出售的华为智能手机均搭载华为麒麟芯片。

结合华为近期面对的国际环境,郭平强调两点:华为期待和全球合作伙伴保持合作,这样有助于大家共同成长,“但胎要是破了,华为还有备胎。”

一位华为资深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华为的备胎文化由来已久,可以说是一种战略,也可能在非常时期成为保底策略。

消费者业务首次反超运营商业务

华为的业务组合分为三大块,以电信设备为主的运营商业务、以手机和其他个人终端为主的消费者业务和以企业数字化布局业务为主的企业业务。

在很长的时间里,运营商业务长期担任华为公司的收入基本盘,次之是消费者业务,然后是企业业务。但随着华为消费者业务的持续快速增长,2018年,华为消费者业务销售收入在华为公司历史上首次超过运营商业务,成为华为的第一大业务收入板块。


华为公司2018年(左)和2017年(右)三大业务占比对比 数据来源:华为财报

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华为消费者业务收入为348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高达45.1%;运营商业务收入为2940亿元人民币,较上一年下降1.3%。企业业务销售收入为74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8%。

对于这种业务收入结构性变化,郭平称能够预估消费者业务接下来在海外市场的进一步成长空间。

至少从前年开始,华为运营商业务的销售收入已经开始出现颓势,同期,华为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占比却在持续扩大,直到超越爱立信成为全球第一大电信运营商。全球电信运营市场整体正处于变革和迈向5G的变革时期,这直接影响了华为运营商业务收入的增速。

一个好的趋势是,2019年开始,全球主流国家都将进入5G建设期,这将直接带动包括华为在内的电信设备产业链上的整体节奏。

郭平称,运营商业务并未到达天花板,5G的到来会迎来运营商业务的恢复和成长。5G时代是物与物联接的时代,他认华为一定会受益于5G的发展。

郭平预测,2019年全年,华为海外整体收入都将有可观的成长。

保证业务连续性

郭平认为,极端情况下的极度安全,前提是保证业务连续性。

华为是一家科技公司,在当今高度国际化社会分工的背景下,华为的采购、制造、物流及全球技术服务等业务都不可避免地依赖于与第三方厂商或专业机构的广泛合作,他们的业务中断将直接或间接地对华为的业务和运营结果造成不利影响。

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华为还将面临复杂的国际环境,除了储备多年的技术和产业链正向分布,华为在从研发到采购、制造到物流、备件等多方面的举措也开始受到关注。

财报披露了相关内容。在新产品设计阶段,从原材料级、单板级、产品级支持多供应方案,避免独家供应或单一地区供应 风险,保障产品的可供应性。

在量产阶段,为应对需求波动和供应行情变化,建立从原材料、半成品到成品的合理安全库存。

与供应商深度协同,通过IT系统实现需求预测、采购订单、供应商库存的可视,确保需求的快速 传递和供应能力的快速反应。

建立与核心供应商的战略伙伴关系,优先保障华为供应 ;与关键供应商签订长期供应保障协议, 锁定产能和供应能力,保障瓶颈物料的供应安全。推动供应商建立BCM管理体系,并组织专项审核与改进。

在制造和物流领域,华为的措施是加强了“备份”能力。例如,与多家电子制造服务商(EMS)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华为和EMS、各EMS之间可相互备份单板制造 供应能力;在全球建立了深圳供应中心、欧洲供应中心、拉美供应中心、迪拜供应中心,4个供应中心之间均可相互备份整机制造供应能力。

另一个备件措施是全生命周期备件储备。在产品停产之前,按照市场需求与历史用量滚动进行备件储备 ;在产品停产之后,按全生命周期预测一次性做足备件储备,确保客户现网设备运行的连续性。

重申“无后门”原则

华为是一家没有上市的中国公司,在很长的时间内,一旦涉及网络安全问题,科技公司,尤其是拥有大量级用户的大型科技公司通常会被质疑是否会向政府提供设备后门。

在3月29日的财报发布会上,华为高级副总裁陈黎芳再次公开做出承诺:华为公司不会向任何国家任何政府以任何形式提供后门。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补充表示:“商业公司都清楚一个常识——安装后门,替一个国家收集情报等同于自杀,华为没有动力自杀。”

他说,华为作为企业公民,有义务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但这一切基于依法进行、尊重和保障人权、维护个人和组织合法权益之上。“华为的配合,是在法律限制范围内配合,而不是超出法律范围去攻击别人、收集情报的配合。”

华为董事会首席秘书江西生补充称:“如果有谁做了这个决定,持股人代表会也会阻止这个决定。”

美国问题不会因上市而解决

有人认为,如果上市,将决策和经营过程向外界透明化可能是解决美国问题的一个办法。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称,华为的股权结构很清楚,100%的股权由员工持有,没有任何第三方股权、没有任何组织持有华为股份。华为目前没有上市计划。

郭平回应称,美国的问题,不是因为华为在哪里,而是因为华为是华为,这些问题不会因为上市而得到解决。

他说,华为有9万多员工股东,没有一个完善的管理系统是不可能运作的。华为没有大股东,靠着累积成千上万的优秀头脑,进入一个高科技领域,并且取得了成功。这个案例,可能和传统由大股东控制的资本模式有很大不同。

郭平呼吁,在今天这个互联网时代,美国在不少科技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不妨在一些领域也让其他国家的公司有成长的机会。今天遇到问题的是中国公司,明天有可能是印度公司、有可能是波兰的公司,这是一个互联网时代,美国政府应该接受其他国家的公司也有可能在一些领域取得成功。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