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转型不易 华业资本深陷合同诈骗预亏50亿

李凯旋/文     

2019年03月31日 14:20  

本文3511字,约5分钟

经历了50亿的预亏、股票下跌、高管层被捕之后的华业资本(600240.sh)目前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3月26日,华业资本接连发出两则公告,一则应收账款事项进展公告,一则有关收到应诉通知书的公告。应收账款事项进展公告显示,华业资本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华烁”)近日收到北京景太龙城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景太龙城”)发来的《景太28期关于履行连带担保责任义务的通知》、《景太28期关于旅行差额不足义务的通知》。景太28期受让的应收账款债权应于2019年3月21日到期,金额共计7.71亿元,但景太龙城未能在债权到期日收回标的物债权项下的全部应收账款。华业资本表示,公司预计该应收账款逾期事项将给公司造成一定损失,具体金额目前尚难以确定。

此外,3月26日的另一则公告显示,华业资本在3月22日收到了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2019)京03民初154号《应诉通知书》、《民事起诉书》等法律文书,案由为公司债券交易纠纷。原告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请求判令被告华业资本向其支付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投资本金人民币8000万元以及利息576万元。此案尚未开庭审理,未来的生效判决结果无法定论。华业资本表示,此次诉讼对公司本期利润或后期利润产生的影响尚不能确定。

据统计,目前有十余家公司在起诉华业资本,主要是应收账款资金黑洞引发的债务危机。华业资本原本充满希望的转型之路却遭遇到资本套路,也给其他想要转型的房企上了生动一课。

遭遇“萝卜章”合同诈骗 2018年预亏50亿

华业资本在北京因为开发有华业玫瑰东方项目、华业东方玫瑰项目而被熟知。作为中小型房企,华业一直有着转型的焦虑。

而从一家2013年底净利润5亿的房企,转变成为2018年底巨亏50亿的金融公司,一切都起因于一场充满希望的收购。

2014年10月14日,华业资本宣告重大资产重组停牌,收购捷尔医疗,迈出向医疗行业转型的第一步。三个月后,华业资本复牌,备受市场看好,股价暴涨,进入了发展的黄金期。此次的收购案中包含附加条款,即捷尔医疗实际控制人李仕林要逐步对其所控制的其他企业进行整合,并在三年内注入华业资本。2015年5月,华业地产正式更名华业资本。

华业资本收购捷尔医疗,想要通过捷尔医疗与重庆医科大学的合作建立大型综合性医院,逐步开展医疗健康的产业链。

2018年6月,华业资本发布公告称为完成2015年重大资产重组中做出的承诺,公司将对公司关联方李仕林实际控制的恒韵医药股权或其医药流通业务进行收购。此后,华业资本不断“加杠杆”受让恒韵医药应收账款,迄今规模已逾百亿元。

危机的苗头出现在收购恒韵医药股权的一个月之前。2018年5月。重庆医科大学原校长雷寒因涉嫌受贿被提出公诉。雷寒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建设、药品及医疗设备配送、铺面租赁等事项上为单位或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单位或他人给予的财务,数额巨大。此时正当捷尔医疗与重庆医科大学构建综合性医院的关键时期。但重庆的医疗领域刮起了一阵风暴,捷尔医疗受到了不利影响,项目前途未卜。

华业资本表示,公司委派律师通过对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进行了现场走访,发现恒韵医药的债权协议上公章系伪造,立刻报案。随后,华业资本董事孙涛涉嫌合同诈骗被重庆公安局刑事拘留,而公司董事兼总经理燕飞则因涉嫌受贿同样被警方拘留。内忧外患让华业资本陷入这场因收购而起的百亿资金黑洞。

2018年9月28日,华业资本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上交所发出的关于应收账款逾期的问询函。彼时的华业资本已经面临着存量规模为101.89亿元的应收账款黑洞。而华业资本发布的公告表明,此债务人的工作人员否认存在《债权转让协议》中列示的债务,相关文件上公章系伪造,确认上述债务并不真实。此公告一出,华业资本的股价跳水,从每股6元一度跌停至每股3元左右,上市公司华业资本也踩到了“萝卜章”的雷。

2019年1月31日,华业资本发布了业绩预亏公告,称公司2018年业绩的亏损额为46.52亿元元至50.51亿元,年末计提大额减值准备则是受公司投资应收账款业务涉案的影响。华业资本表示,公司发生应收账款被骗事件后,捷尔医疗主要负责人李仕林已无法取得联系,其管理团队也发生较大的变动,已无法正常开展经营活动。

民生银行要求“还钱” 华业资本无力负担上诉费

3月15日,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业资本”)发布了关于收到《民事判决书》的公告。判决书显示,判令被告华业资本偿还原告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以下简称“中国民生银行北京分行”)的借款本金及利息,支付律师费、案件受理费以及财产保全费。华业资本表示,公司不服该判决,但因公司现状无法缴纳高昂的上诉费,研究决定不予上诉。

2018年10月10日,华业资本披露了《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收到应诉通知书公告》。公告显示,2018年10月9日,华业资本收到了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8)京04民初499号及(2018)京04民初500号《应诉通知书》、《起诉状》等法律文书,案由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此案的原告为中国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被告1为华业资本,被告2为北京君合百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华业资本的董事长与北京君合百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均为徐红。

公告显示,两案的诉讼请求为判令华业资本立即偿还中国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借款本金5.98亿元,其中利息为0元。原告请求法院确认北京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就诉讼请求的第一项内容对北京君合百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抵押的不动产下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房屋所有权享有抵押权,并就该财产拍卖、变卖所得价款可以优先受偿。此外,华业资本将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质押给中国民生银行,中国民生银行要求就诉讼请求的第一项内容对该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以及华业资本要承担实现债权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公告费、评估费、执行费、律师费)。

3月15日,华业资本收到了判决书。判决书显示,作为被告的华业资本需要在499号案中偿还原告中国民生银行借款本金3.84亿元及相应利息148.53万元,在500号案中偿还借款本金2亿元及相应利息80万元。此外,华业资本需向原告支付律师费109.8万元,预计至少需要向中国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偿还5.87亿元。

华业资本表示,公司在收到法院发来的《民事判决书》后认为一审法院没有查清楚一些基本事实,不服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对499号案、500号案的判决。公告显示,因该案件上诉费用过高,公司现状无力缴纳高昂的上诉费,经过研究决定不予上诉。华业资本将就该判决对公司后续的影响以及计提坏账准备事宜进一步咨询公司聘请的审计机构。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的张志同律师说:“民事判决中若被告无力承担上诉费可以通过证明资金存在困难而缓交或者免交上诉费用。像类似于这种比较大的标的,上诉费用要高达几百万。若不交诉讼费,则在判决书生效后便按照生效判决来执行。”此外,公告显示,原告对被告2北京君合百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名下的北京市通州区临河里1号楼4.23万平方米房屋{京(2016)通州区不动产权第0058273号}及9581.05平方米国有土地使用权折价、拍卖、变卖的价款在上述判决第一项和第二项的确定债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根据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网站显示,被冻结的楼盘疑似为北京君合百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名下的通州华业东方玫瑰家园的某一栋楼。针对此次事件,《华夏时报》记者向华业资本发去了采访函,但截止到发稿仍未得到回复。

专家:盲目转型不如追求本源

华业资本此次转型带来的不仅仅是“50亿”元的损失。民生银行率先要求还款后,其他和华业资本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的公司也在频频起诉华业资本。华业资本由此深陷债务泥潭。

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说:“前几年,房企无论是在转型还是多元化的布局上都吸取了一些教训。超越主业的盲目转型会因为不了解行业规则、市场及渠道搭建不成熟而使得结果不够乐观。最近几年,房企的转型实际上是聚焦于房企本身的主业进行上下游的延伸,为消费者提供更多元化的服务。”

此外,郭毅表示,与其跨入一个陌生的领域,还不如回归本源,把产品做好,形成更好的口碑和美誉度,衍生出更大的价值空间。

(中国新闻网)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