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卖身”天地壹号 朱新礼能否借机“扳回一城”?

叶碧华 陈晓琪     

2019年04月30日 09:49  

本文2612字,约4分钟

连续亏损,股价大幅缩水,年报频频延期,高管纷纷离职……昔日“果汁大王”汇源到底怎么了?

近日,停牌多时的汇源果汁(01886.HK)发布《有关合作框架协议的内幕消息》,披露了公司及全资子公司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于4月26日与天地壹号饮料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和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合作框架协议,拟成立合资公司。

去年3月,汇源公告承认,在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没有签订协议,也没有对外披露的情况下,公司向朱新礼控制的北京汇源饮料集团有限公司违规出借贷款42.75亿元,自此汇源进入漫长停牌期。

今年初汇源公告确认,公司正面临一笔10.2亿港元的可转债违约。整个2019年,汇源果汁共有四只债券会陆续到期,总金额约30亿元,资金压力可想而知。若在2020年1月31日没有完成港交所列出的复牌条件,汇源果汁将面临退市风险。

根据合作框架协议,天地壹号等将以现金方式向合资公司出资36亿元,占股60%;汇源果汁则以资产出资方式,在合资公司占股40%。

29日,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汇源一直采取的第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模式,导致其资产偏重,这是造成其负债率高的一个重要原因。根据汇源果汁最后发布的财报,截止到2017年上半年,公司整体负债超过115亿元,负债率达52.23%。

天地壹号入主后能否帮助汇源果汁转危为安?昔日的“果汁大王”如何重返舞台?天地壹号方面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合作细节还在进一步商讨中,待明确后将对外公布合作详情。

“果汁大王”下坡路

时间倒回至1992年,改革春风吹遍神州大地的那个时候,时任山东省沂源县外经委副主任的朱新礼毅然决定辞职下海,创立了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也就是汇源果汁的前身。

1993年,汇源在德国食品博览会上签下500万美元浓缩果汁出口合同,获得第一桶金并顺利打开市场。但首战告捷的朱新礼并不满足于此,随后他率领三十多位员工,在北京创立了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

此后,举着填补国内浓缩果汁市场空白的大旗,朱新礼四处跑马圈地、迅速扩张,并在全国范围内密集投资建厂,初步完成了果汁产业的整体布局。2007年,汇源果汁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上市当日股价大涨66%。

很快,饮料巨头可口可乐向朱新礼抛来了橄榄枝。2008年9月3日,可口可乐及其旗下全资附属公司AltanticIndustries联合宣布:将以总价179.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股本以及汇源全部未行使可换股债券。这是当时可口可乐在中国、也是在其发展史上美国以外的最大的一笔收购,在业界引起巨大反响。

本以为一切顺利的朱新礼当时基本叫停了汇源的新品研发,转而在国内签下多个大型水果项目,投入总金额超20亿元,以实现公司在上游端的转型升级。

然而,正当所有人都认为收购案顺利完成的时候,意外突然而至。2009年3月18日,商务部发布消息,根据《反垄断法》,可口可乐收购将对竞争产生不利影响,否决此收购案。汇源果汁不仅没能搭上可口可乐的“便车”走向世界,公司股价也应声连跌。

与可口可乐遗憾擦肩而过后,迫于上市公司的业绩压力,朱新礼不得不重新回到果汁行业下游,加大产品、市场和销售投放力度,试图重新抢占市场份额。2009年,汇源果汁先后推出“柠檬me”、“果汁果乐”等低浓度果汁和碳酸饮料新品。遗憾的是,新品的创新并不能刺激市场的消费,反而因研发和销售费用过高,导致公司2010年上半年亏损约7224万元。

随后,汇源分别在2011年和2014年,先后以1201万元和1.18亿元价格收购冰茶品牌“旭日升”和主打乌龙茶饮的“三得利”中国。但后来由于汇源重新聚焦果汁业务,暂停茶饮料生产,“旭日升”在被收购一年后便被停产。而“三得利”更因为经营理念不同与汇源闹得不可开交,市场业绩因此受到严重影响。

此外,此前朱新礼将汇源的“大农业梦”版图扩展至全国,以在湖北钟祥的绿色产业园为例,投资规模就高达142亿元。但是,由于大量项目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回收期长,对公司现金流造成不利影响。

与可乐失之交臂、加上一系列战略错误,汇源陷入了严重的债务危机,而朱新礼也开始了左右借钱补窟窿的漫长路。自2014年起,汇源开始出现亏损,2015年亏损额度扩大至2.29亿元。

天地壹号入局

十年后,昔日的“果汁大王”不得不放下身段,与偏隅华南的新三板企业合资,个中辛酸恐怕只有朱新礼自己知道。不过,同样是公务员下海创业的陈生有着与朱新礼类似的背景,双方此前也一直是供应合作的关系,或许会有更多共同语言。

资料显示,天地壹号饮料股份有限公司(832898)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醋饮料及其他饮料的股份制企业,2018年实现营收21.17亿元,净利润3.4亿元。

在与陈生的多次面对面交流中,记者强烈感受到其聪明、快速的思维以及务实作风,除了准确卡位醋饮料以外,陈生旗下还有土猪、土鸡等农牧业务,从养殖一直涉足到终端零售。不过,多年来饮料依然是整个广东壹号食品集团的收入和利润最大贡献,发展十分稳定。

“天地壹号在南方特别是广东地区销售很好,但在全国渠道有所欠缺,而汇源果汁在全国渠道尤其是北方地区渠道见长。成立合资公司后,双方可以实现优势共享。”朱丹蓬表示,天地壹号有北拓需求,汇源果汁又有南拓需要,两者从过去的单纯原料采购关系延伸至第三产业合作,从战略合作伙伴升级为股东,合作变得更加紧密。

虽然与十一年前可口可乐提出的179.2亿港元价格相比,天地壹号等这次付出的成本缩水近5/6,但朱新礼起码能够迎来“喘口气”的机会。汇源果汁也在公告中表示,通过与天地壹号合作,公司的现金状况得以改善,并将缓和公司债务情况。

“从整个产业端来说,双方已经是非常紧密的捆绑,而在消费端,天地壹号与汇源的产品未来能否形成一个全新组合,天地壹号能否帮汇源打破连年亏损的僵局,就要看双方未来具体如何运作汇源这个品牌了。”朱丹蓬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叶碧华 陈晓琪)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