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自燃”后,一季度巨亏7亿美元!马斯克:都怪松下

宋杰/文     

2019年05月07日 19:25  

本文3547字,约5分钟

今年以来,特斯拉“麻烦”不断:广州、上海先后两辆特斯拉“静置自燃”,原因尚未查明;此后又遭遇亚太地区最大采购商神马专车的索赔;因电池供应不足问题,特斯拉CEO马斯克罕见地在推特上公开“杠上”特斯拉电动汽车独家电池供应商Panasonic 松下电器(下文称“松下”),同时还一并吐槽了媒体对燃油车和电动车自燃的报道中采用“双重标准”。

“内忧外患”之下,特斯拉4月24日发布了2019年一季度的财报。在这个季度,特斯拉的净亏损高达7.02亿美元,每股亏损为4.1美元。与此同时,Model 3第一季度交付量亦低于2018年第四季度,环比下降20%。这是近两年来特斯拉销量首次出现季度环比下滑。此外,一季度特斯拉现金状况进一步收紧,公司现金下降至22亿美元。

尽管特斯拉采取关闭门店、在线销售和裁员等措施削减成本,也没能改变2019年开局亏损的局面。

上海“静置自燃”车主怒怼马斯克

4月21日,特斯拉Model S在上海徐汇区泰德花苑小区地下车库内“静置自燃”,并引燃身边数辆汽车,随后特斯拉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已派出团队赶往现场,并积极联络相关部门配合核实情况。

4月23日,马斯克在推特上连发数条信息,称特斯拉自燃为偶发事件,并指责媒体存在双重标准,“新能源汽车比起燃油车自燃的可能性要低500%,为什么媒体却从未提及?”

上海特斯拉自燃事件车主董先生则于4月30日在微博上怒怼马斯克:“不管特斯拉总的自燃比例有多低,对我而言就是100%。对于消费者的生命,可以用百分比去搪塞吗?”

据媒体报道,董先生的这辆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约在3年半前购买,型号为Model S P85。“配置是107万元的车,由于是4S店的一辆试驾车,购买时打了七折,车价约72万元,目前车辆还没过保修期,3年半共计行驶约6万公里。”这辆车在起火前几小时才进行完超级充电,将续航里程提升至了350多公里。董先生回忆,4月21晚7时40分左右,他将特斯拉车停在地下车库。半个小时之后,他先是闻到了一股焦味,出门查看时消防车已驶入小区,部分居民正在疏散,这时他才知道自己的车出事了。

董先生在微博上怒怼马斯克的文章中写道,每一个电池模组有400多节18650型锂电池,配合调查组拆解时,他看到残骸里特斯拉的电池模组(共16组)中靠近车头方向的4个模组已烧毁,其余12个模组还未被波及。“如果火势越晚被扑灭,更多的锂电池模组(强力爆燃的源头)可能受到波及而爆燃。4组模块已经有如此威力,那如果……”

特斯拉Model S/X系列自燃等事故较为集中

第三方舆情公司壹沓科技提供给《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一份大数据报告显示,近一年内(2018年4月—2019年4月30日),特斯拉“起火”相关报道共100274条,“自燃”相关报道81296条,“爆炸”相关报道65147条。

有业内人士分析,截至2019年4月,在全球范围出现的电动汽车自燃、燃烧以及爆炸事故案例中,特斯拉Model S/X系列电动车自燃、燃烧等事故较为集中。

多位业内人士建议,这次上海特斯拉的“静置自燃”调查焦点应从电池开始。

新能源情报分析网研究员宋楠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2012年特斯拉Model S上市时使用的是松下提供的钴酸锂18650型电池,2015、2016年改用了松下提供的18650型NCA镍钴铝电池,该电池也被用于现在的特斯拉Model X上。2018年特斯拉Model3上市时,用的则是松下提供的21700型NCA镍钴铝电池。“至此,特斯拉使用了3种电池,为的就是解决安全问题。”

清华大学汽车系的一份统计图表显示,2018年新能源汽车事故中,圆柱形电池(即前述18650型、21700型电池)占了38%。(编者注:圆柱形锂电池简称“圆柱电池”,是一种容量高、循环寿命长、使用环境温度宽广的电池。通常用五位数字表示,从左边数起,第一、二位数字是指池体直径,第三、四位数字是指电池高度,第五位数字表示圆形。18650、21700型电池都属于圆柱电池。例如,18650型电池就是一种直径为18mm、高度为65mm的锂电池。)

此外,出事故时,处于充电状态的车辆占29%;处于行驶、静置状态的车辆占比均为14%;处于涉水状态的车辆占10%;不明原因的占33%。

云从科技人工智能领域专家朱臣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次自燃的特斯拉是比较早交付的一批、使用18650型钴酸锂电芯的车辆。“理论上,21700比18650型安全。新能源汽车这个行业的命脉就是电池技术,还是需要很长时间的技术沉淀。”

此前曾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新能源汽车在停车或充电时自燃,主因是单体电池内短路导致爆燃。在Model 3之前,虽然也在单体电池上焊接高温材料保险丝,但这种保险丝熔点高,有时会失效,易导致电池箱起火。自Model 3起,特斯拉将保险丝材料换成了低温材料,但低温材料与镍导流体在自动化设备的焊接中成品率低,曾导致Model 3交付数量严重不足,后改为人工补焊,才实现Model 3大批量生产。

朱臣赞同这种说法,并补充道:“新能源车趋势不可能改变,特斯拉包括蔚来都是这个行业的先行者,但他们不能代表整个行业。这个行业更新迭代会非常快,不能说一辆车自燃就代表所有车都会自燃,代表整个行业不安全。燃油车也会自燃,也是经过百年的沉淀才逐渐稳定、被大众认可的。车企必须从自身出发,公正严肃地给出调查结果,权威部门也可以一起参与。毕竟新能源汽车是国家大力推动的行业,还原事实的真相是现阶段的重点。”

特斯拉产量下降“罪魁祸首”是松下?

特斯拉连年亏损,直到去年三季度Model 3热销,才扭亏为盈。当时特斯拉发布的财报称,该季度Model 3平均每周的产能约为4300辆,实现GAAP净利润3.12亿美元。

当时即有业内人士称,特斯拉完美的成本控制下,松下电池是最大的幕后英雄。

2018年11月,瑞银集团发布的电池厂商成本报告显示:特斯拉与松下合作的锂电池生产技术成本业内最低,仅有111美元/kW·h(约合人民币771元/kW·h),优于第二名LG化学20%左右。

不过,特斯拉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却不尽如人意:GAAP营收45.4亿美元,净亏损7.02亿美元;累计交付6.3万辆,环比下降31%。

问题出在哪里?

今年4月,马斯克通过推特公开向特斯拉电动汽车独家电池供货商松下 “开炮”,称遏制特斯拉Model3轿车产量的“罪魁祸首”是松下,因为电池厂未能满负荷运转。

有外媒报道称,特斯拉和松下还暂缓了内华达州一处合资电池厂的扩张计划。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就在不到半年前(2018年11月),马斯克曾在一条推特上表示,特斯拉和松下是世界上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商,未来特斯拉所有的电池模组及电池包,都会同步在中国的超级工厂生产,并使用本地的原料供应(主要来自包括松下在内的一些公司)。彼时,马斯克充满信心地表示,他们将支撑起全球60%的动力电池产量。

当时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特斯拉很早就在布局提升产能,中国上海工厂的计划中就包括电池的制造。不过,中国工厂开始运作预计要等至少一两年时间。

在那之后,“谁会接盘松下,成为特斯拉在国内的电池供应商”的传闻不绝于耳。

特斯拉发言人透露,公司曾收到过天津力神电池公司的报价,但之后没有跟进,尚未与力神签署任何协议;智慧能源(600869.SH)3月19日在互动平台表示,目前公司就锂电池合作在与特斯拉临港新厂进行接洽,但还未有正式的业务合作;宁德时代(300750.SZ)此前传出将与特斯拉合作的消息,3月12日公司还特地发布澄清公告称,截至目前未与特斯拉公司达成合作意向,未签署任何商务协议。

据启信宝的统计结果显示,当前向特斯拉动力电池系统提供相关配件的A股公司只有负责热管理组件的三花智控(002050.SZ)、负责传感器原件的均胜电子(600699.SH)。

业内认为,未来特斯拉是否会选择与中国公司合作,或成为其能否扭亏为盈的关键。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