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临退市“大限” “掉队”的明发集团内忧外患难消除

葛晓璇 郑娜 刘颂辉/文     

2019年05月14日 09:39  

距离强制摘牌的“大限”,明发集团(国际)有限公司(00846.HK,以下简称“明发集团”)所剩时间已不足3个月,而其复牌行动现出些许进展。

据明发集团披露的联交所的复牌指引显示,其除了需要解决2015财政年度至2018财政年度间一切审计修改外,还需达成显示其设有充分的内部监控及程序以遵守上市规则等额外条件。

近日,明发集团公告的内部监控审阅的进展及结果显示,内部监控顾问认为明发集团实施的补救措施已足够,足以解决公司内部的主要缺陷;董事会认为公司已设有充分的内部监控系统及程序,包括财务报告程序,以履行其于上市规则项下的责任。同时,明发集团方面称,预计尚未公布的财务报表及报告将于2019年5月结束时或之前刊发。

不过,停牌已逾三年的明发集团如未能于2019年7月31日前达成全部复牌条件,联交所将展开取消该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时间颇为紧迫。

在被停牌期间,明发集团年报已“暂停”披露三年。2019年4月7日,明发集团三年来首次发布年度未经审核管理账目,收入同比增加但年度利润却减少。虽然近几年明发集团也有拓展土地项目、谋求与大型开发商合作的举措,但其以高利率发行海外债,暴露了其资金紧张的现状。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停牌以及经营方面等相关问题致电明发集团方面,其内部人员表示,目前公司正在准备复牌事宜,并称“我们能说的都在公告里面了”。随后记者给明发集团发送了采访函,对方表示邮件收悉并转发给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收到其正面回复。

面临退市高压

明发集团面临的摘牌危机,缘于其2015年年度业绩未按时披露。

据了解,在刊发2015年年度业绩公告时,其独立会计师认为明发集团2014年三笔出售发生的真实性证据不足,分别是出售天津一项目51%的股权、出售代价为1.8亿元,出售8个物业单位的使用权给最终控股股东及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出售代价为6.4亿元,出售42组物业的使用权给一名分包商。另外,在现金付款和收款上分别有约9亿元和5.4亿元没有合法书面证明支持。

从当时业绩公告来看,其独立会计师提出疑问的方面主要包括:明发集团出售附属公司股权相关支付情况解释不明、出售若干物业使用权予最终控股股东及其关系密切家庭成员,以及未有证明文件的若干收付款,其可能涉及关联方或独立第三方。因此,其独立会计师拒绝对该年度的综合财务报表发表意见,引发证监会的关注并责令其停牌。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顾慧君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港股上市公司停牌的原因有很多种,但归纳起来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上市公司主动按照监管要求,停牌披露信息或主动申请停牌披露相关信息;另一类是被动因违规而被监管要求临时或者直接勒令停牌。如果上市公司停牌或者因此导致退市无疑将对企业的经营和财务状况产生极大的影响。

顾慧君对记者表示,从财务方面看,相对于一般公司而言,上市公司等同于拥有一张金融牌照,它可以通过IPO、增发等方式进行股权融资,也可以以远低于一般公司的利率发行债券进行债务融资。一家公司如果因合规的原因退市将极大地影响该公司的融资能力和融资成本,进而对其经营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对记者表示,对于此类停牌情况来说,或说明企业经营在严重恶化。实际上明发集团过去两年战略投资非常好,土地储备等也不错,但可能投资过于急躁,所以这两年随着房地产市场调控的加剧,企业财务等方面的问题开始暴露出来。

根据其此前公告,明发集团若想在今年7月底前复牌,一方面需要对独立核数师指出的事宜进行适当调查,披露调查的结果,评估对财务及营运状况构成的影响,并采取合适补救措施。另一方面,明发集团还需要处理2015年年度业绩的审核保留意见,同时将所有重大资料告知市场,以供股东及投资者评估本集团的状况。此外,联交所还要求明发集团刊发所有尚未发布的财务业绩,并说明任何审核修订。

实际上,自2016年4月1日起,明发集团停牌已满三年,而按照港交所最新修订的《上市规则》,明发集团如未能于2019年7月31日前达成全部复牌条件,联交所将展开取消该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

严跃进对记者表示,对于当前退市方面的压力,肯定是需要重视的,退市或会使得其在福建本地的投资都面临阻碍,这是需要管控的一点内容。另外也会影响经营业务,尤其是供应商关系和营销渠道的管理等。对于此类企业来说,经营状况需要改善。而且若涉及退市,那么本身也是此类企业管理者不愿意看到的。

频发高息债券

在被停牌期间,明发集团年报已“暂停”披露三年。2019年4月7日,明发集团三年来首次发布年度未经审核管理账目。2018年公司实现收入116.08亿元,同比增长16.5%;毛利41.68亿元,同比增长36.3%;年度利润13.35亿元,同比减少13.54%。据悉,明发集团年度利润减少主要是由于销售成本的大幅增长,以及债务成本的增加。

从其合约销售额来看,明发集团经营状况有所改善。2016年合约销售额140亿元,同比增长约167.6%;2017年销售下降约10.7%至125亿元;2018年合同销售总额约163亿元,较2017年同期上升约30.4%。截至2018年12月31日,明发集团资产总值为715.92亿元,负债总额545.43亿元,权益总额为170.49亿元。

严跃进认为,对于企业负债的数据,说明此类企业经营方面是有一定压力的,而且负债数据多少也说明了一点,即企业或在这两年的业务扩张上比较滞后,资金方面的回笼也都是有各类压力的。而业绩成长,有一点或可以推测,不排除近期是加快了部分项目的销售,所以加快回笼了资金,比如说部分项目一次性进行了转让,也容易带来销售金额的快速上升。

事实上,近几年明发集团也有“复出”迹象,不仅进行土地项目的拓展,还在谋求与大型开发商的合作。

2017年7月斥资5亿元拿下安徽池州一宗150亩土地,溢价率达100%。2018年8月,明发集团与四川省巴中市恩阳区人民政府、汇融集团签约,合作开发黄石国际旅游度假区综合开发建设项目,该项目总规划用地面积约10800亩,计划总投资逾100亿元。

2019年4月4日,明发集团就出售全资子公司东胜有限公司51%股权予世茂房地产已达成协议,转让价27.92亿元。该项目公司旗下拥有计容建筑面积188.8万平方米、位于安徽省马鞍山市和县乌江镇四联片区的项目地块,预计开发为住宅及商业物业。转让与公司重组完成后,世茂房地产将拥有东胜有限公司51%的股权,而明发国际将拥有剩余49%,双方通过两间夹层公司100%控股项目公司。

不过,虽有积极动作,但明发集团资金紧张的状况未能得到明显缓解。事实上,明发集团方面表示,拟将东胜有限公司股权转让所得款项净额做一般营运资本之用。而“卖子”之前,明发集团还以高利率发行了海外债。

2019年1月,明发集团发行了金额为2亿美元的海外债,2020年到期,年利率高达15%,显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据明发集团披露,发行债券所得款项净额将用于集团若干现有债务的再融资以及一般企业用途。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明发集团近年来发的第三笔海外债券,另外两笔的利率分别为9%、11%,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内地房企共在海外发债77只,其中有9只利率超过8%,有51只利率在5%~8%,而明发集团发债票面利率则达到11%,为最高。2018年初,明发集团又计划发行最高2亿美元2019年到期的债券,利率同样高达11%。

顾慧君对记者分析称,如果一家公司以远高于一般利率水平发行海外债,一方面表明该公司资金状况和信用状况堪忧,另一方面也导致其未来背负沉重的还本付息压力。

严跃进认为,债务方面的数据说明,明发集团在积极改善现金流。资金压力是否增大,关键也看后续项目的销售,大体上说此类企业未来还是有较好的成长性,近期压力会小一点。(中国经营报)

更多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