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经销商矛盾加深 力帆汽车前景未明

洪若琳/文     

2019年05月16日 09:02  

5月,力帆汽车重庆总部遭遇了授权经销商的第四次维权。由于销售惨淡,经销商向力帆方面施压,希望得到补偿后进行退网。而力帆方面则态度坚决的回绝,双方僵持不下。

作为国内第一家上市A股的民营乘用车生产企业,重庆汽摩行业出口第一名的力帆,在汽车领域却陷入了发展的瓶颈。净利润大跌、频繁出售资产、新品迟迟未出,销售低迷。

在计划中,力帆汽车又走上了氢能源布局的发展道路,这是否能够挽回目前的局面?

业绩下滑

5月5日,30多家力帆汽车经销商聚集在重庆力帆中心门口向力帆方面施压,希望力帆汽车能够解决其提出的诉求。

在维权函上,经销商细数了力帆汽车的“11宗罪”,其中包括无车可发、批发价格混乱、产品返修率奇高、商务政策更改随意性大、力帆内部大量人员调整导致沟通不畅、拖延建店验收和拖欠支付建店补偿等。

力帆汽车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力帆的做法是正常的商业行业。“车市不好,部分经销商经营困难想退出,我们原则上接受退网。”力帆汽车方面承认经销商经营困难的现状。

“但前提是按双方签定的代理合同条款执行,不按受不合理的诉求,比如补偿经营亏损,不清库提前退还保证金等。一小部分商家聚众‘示威’,企图逼迫我们接受不合理的诉求,我们是不会答应的。”而面对时代周报记者提出的,经销商追责的维权细节是否属实,力帆汽车未给出正面回应。

维权文件显示,此次参与维权的经销商大部分来自四川、重庆、湖北等地。时代周报记者也根据力帆官网显示的经销商联系方式,联系了广州、佛山、深圳的力帆汽车经销商,其中有几家电话号码提示为空号,还有几家表示已经不做力帆品牌。记者实地走访地图上显示的广州市区内的力帆经销商时,发现该地址早已“改头换面”,早已不销售力帆品牌汽车。

据力帆控股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力帆共销售乘用车10.2万辆,同比下降23.21%;实现营收110.13亿元,同比下滑12.60%。其中,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53亿元,同比上涨47.95%,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却为-21.49亿元,同比下滑1047.68%。

涨跌悬殊的利润差额,来源于力帆汽车在2018年的两次“卖身”所得。去年12月17日,力帆股份以6.5亿元将旗下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造车新势力车和家,使后者获得生产资质。

之后又以约33.15亿元的价格将原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出售给了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

但力帆汽车显然不同意“卖身”的说法。力帆回应时代周报记者,与车和家是战略合作关系,未来将会在混合动力研发,汽车后市场服务,金融服务等多方面上有合作项目。而出售土地则是因为产业升级需求,同时顺应城市旅游发展规划。

追逐风口

然而,近两年力帆的产品推新能力迟迟跟不上已是不争的事实。众经销商在维权文件中明确指出,力帆在2017年承诺2年内会推出1款新品和1款改款车,但时至今日都未上市。

对此,力帆汽车方面称,汽车不同于快销产品,研发周期较长,所需要经历的各种流程也较为复杂。“目前我司的新产品正处于紧张的研发阶段,一旦完成,新产品将很快生产并投放市场。”依然未给出明确的新品时间表。

今年已经81岁的力帆控股的创始人尹明善,一直在追逐风口的路上。1992年,尹明善54岁,从书商转而跨界做车辆配件、以及摩托车制造和销售。力帆摩托曾一时畅销全国,为力帆汽车的前身;2003年,随着城市发展变化,尹明善看到了摩托车市场的天花板,又开始涉及汽车产业。

其间,力帆不仅涉足房地产,更投资足球产业。同时,力帆汽车也是最早布局汽车共享出行的车企之一,盼达用车便是其旗下品牌。而早在2015年,成立盼达汽车的同一年,力帆就提出,要在2020年前推出20款纯电和混合动力新产品,实现新能源整车累计销售50万台。

尹明善曾经说过,“新能源起不来,力帆就起不来。”但4年过去了,力帆的新能源成绩只能说乏善可陈。2018年,力帆销售新能源汽车约1万辆,同比增长30.97%,但库存量也同比增长了8.36%。与此同时,如上文所述,新品开发时间表尚且未明,原定2020年的新能源开发及销售目标则更遥遥无期。时代周报记者就力帆汽车2019年的经营目标提出问题,力帆汽车亦未对此问题作出回应。

氢能源已经成为力帆的下一个赌注。4月份,力帆汽车宣布和武汉泰歌签署战略协议,进行氢能源乘用车的试验验证,争取国家氢能乘用车公示目录,完成氢燃料电动汽车开发并达到量产状态。但在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中,力帆使用了数个“不确定”的字眼来描述目前的项目进度,其中包括氢燃料电池汽车项目、未来市场推广计划、氢燃料电池系统的研发等。(时代周报)

更多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