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之自信黄其森及泰禾的三大疑团

2019年05月16日 16:35  

本文4715字,约7分钟

在中国的房地产行业,泰禾的走红很突然。

论规模,这家企业排在十名开外,量级远不及碧恒万融。虽然“黄两千亿”曾语出惊人,引发股价大涨及深交所问询。但论个人影响力,他跟许家印、杨国强、王石等大佬也不在同一个咖位。

更广的社会认知层面,黄其森曾担任政协委员,但这个行业,更有群众基础的是王健林王思聪父子、任志强、潘石屹。

可能只有“院子系”产品,还让人有点印象。自2002年走出福建,扎根北京后,院子捆绑明星横扫各大媒体头版,所到之处全是成龙打拳和范冰冰的大波浪。大家都记住了身穿中山装漫步院子的成龙,但没几个人注意到他身边那个头型方方的中年男人。

“站台站台,站一下就走,什么都没留下”。

“成龙、章子怡、范冰冰、冯小刚、景甜,几乎每个城市泰禾院子,都有一个当红国际超级IP明星为其站台,从而迅速在当地城市和全国其他城市院子形成品牌集中爆破。”网上一篇文章写道。

恐怕现在,泰禾也只敢提提成龙了。

泰禾到底有多少副总裁?

泰禾是这个行业的流量小生,他的走红就像“蔡徐坤打篮球”,或者“吴亦凡skr”的走红之路,点击量破亿,但也是全网骂的最惨的一次。

这家企业高管的频繁来去、短期负债引发的资金链问题、变卖项目、销售数据水分等问题,已经刷新了开发商整体三观。

行业普遍认为,围绕泰禾有三大未解之谜。

房企职业经理人做到副总裁级别,如果还没接到泰禾人力或猎头的电话,那一定是你手机欠费了。

一年半以前,泰禾的挖人范围扩大到部门总经理和副总级别,因为副总裁都已经被挖遍了。黄其森每天在他住的中国院子接待面试,万达、龙湖的人都曾一锅一锅的被端到泰禾。

随之而来的一大谜团是,泰禾到底有多少副总裁?

界面新闻统计后发现,在经历了近10位副总裁离职,1位副总裁失联后,泰禾的副总裁数量仍旧多达13位,这其中还有数位在酝酿离职。另外,泰禾还有一个多达21位总裁助理的总裁办。这是一个虚拟机构,总裁助理在级别上不属于高管序列,但又想体现他们是集团级的领导,于是设了个总裁办。

例如,最近提拔的王景岗、邵志荣,都是总裁助理兼大区域副总经理;以及之前的总裁助理兼设计中心总经理王峰,总裁助理兼品牌部总经理伍小峰。

“一个岗位两套人、三套人”,这在其他房企是绝无仅有的,但在泰禾是常态。

据界面新闻了解,黄其森这一套用人思路,来源于银行的“双人四眼”制度。

创立泰禾前,黄其森曾在建设银行福建省分行干了12年。无论后来做什么,银行人,是黄其森的底色。

银行从柜面到后台,无论吸储还是放贷,所有流程都是双人,互相监督制衡。“双人”又包括“双人临柜、双人管库、双人守库、双人押运”。

现金、金银、有价证券出入库及盘点结存,两人相互复核;出入库凭证和帐簿处理两人共同核对签章;非营业时间和节假日,必须有两人同在现场看守库房。

“四眼”即至少有四只眼睛同时盯住一笔业务。这种“四眼原则”不是简单的一笔信贷业务要有“双人调查、双人审批、双人核保”,而是强调有两只眼睛来自于市场拓展系统,有两只眼睛来自于风险控制系统。

在泰禾最主要的四大区域,每个区域分别有两个副总裁,此前,广深分别有许珂和余智晟、福州区域有郑钟和朱进康、上海和北京区域已经有了刘颖喆和钱嘉,但人力也一直在招人争取双人配置。

“黄行长”无比重视风控,副总裁余智晟被调查后,黄其森要求人力资源部成立4个考核组,对建设、商业、物业和酒店等板块进行集中干部考核巡视。

界面新闻此前报道,黄其森对内表示:“就泰禾来说,这几年但凡出问题的,无论是工程质量还是其他方面,背后往往都存在腐败行为,一旦有腐败和私心杂念,工作肯定做不好,一流的人才和薪酬,做不出一流的业绩,和腐败也有关系,所以需要人力资源干部把考核和监督的责任担负起来,人力资源工作虽然不接触钱财,但如果看错、用错一个人,对集团事业造成的损失也十分巨大,因而更要干净。”

黄其森把这套“一人多岗”制度发挥到了极致,势必需要从市场大量的挖人。

2018年1月,陈波从华夏幸福跳槽到泰禾,他为了黄其森挖来了大量的干部和储备干部。但荒谬的是,陈波任总经理的人力资源部,最多的时候有17个副总。最新消息是,陈波也准备离职,黄其森正在挽留。

但其实,无论职业经理人换的多么频繁,泰禾最核心的铁三角——黄其森、廖光文、沈琳一直固若金汤。

“黄其森,54岁,福建闽清人,大学本科,工程师,毕业于福州大学建筑系,而后成为经济学研究生。”这是一份比绝大多数房企老板都清白、硬核的个人简历。

大学毕业后,黄其森进入建设银行福建省分行,一干就是12年。关于他离开建行的时间说法不一,但可以确认的是,在他正式下海前,沈、廖作为先头部队,已经创立了泰禾的前身,分别担任总经理和副总。

沈、廖二人都是高校老师出身,廖还曾留学日本,俩人已经呆在黄身边超过25年。目前,廖光文担任泰禾集团常务副总裁,沈琳担任泰禾集团董事、副总裁。“铁三角”一直牢牢掌控泰禾的大局。

泰禾资金链断了?

最近一年多,房企高管们聊天,除了“你接到泰禾猎头电话没,”就是“泰禾啥时候崩盘。”

围绕泰禾的第二个疑问是资金链。

在市场调控下行背景下,开发商的日子都不太好过,泰禾曾一度被传为“第一个倒下的知名房企”。

最近一次言之凿凿的传闻发生在2018年8月,一则关于银行停贷、泰禾债务危机爆发,黄其森被边控的微信截图四处流传。当时,界面新闻曾独家报道了“黄其森现身香港为泰禾人寿站台”,打破黄其森被边控传闻。但至今,类似传言一直没有停止。

而资金链问题又包含了三个方面,销售额,短期负债,以及可变现项目。

近5年,泰禾从未公布过销售数据,而是代以第三方的统计数据。据克而瑞的统计,泰禾从2014年到2018年的销售额分别为230亿元、323.3亿元、400.1亿元、1007亿元、1303亿元。

行业普遍认为,泰禾的销售数据存在水分。据界面新闻了解,2018年泰禾地产板块实际销售额在700亿左右,加上非地产板块一共在一千亿左右,剩下的金额都有注水嫌疑。

短期负债方面,根据泰禾2018年年报显示,这家公司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39.31亿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15.58亿元,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金额达574.28亿元,货币资金对此的覆盖比例仅为0.26,2017年这一数据为0.31。

另外,泰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从2018年初的212.59亿元增值年末的413.9亿元,增长了94.7%,短期偿债压力急剧上升。

今年以来,泰禾已经陆续变卖了一些项目,目前世茂接盘4个,回笼资金37.45亿元。但其实关键在于剩下的项目,大量是并购得来,项目本身有一些问题,短期内能不能变现,是最大的问题。

对于财务、销售等方面的问题,深交所最近下发了问询函。泰禾本应在昨天(5月15日)回复,但最新消息是,泰禾推迟了回复。

谜之黄其森

“事无巨细、亲力亲为、精力旺盛、和一般的福建土老板不太一样”,构成了黄其森身边人对他的普遍评价。

泰禾一度也和大多数福建房企一样,低调务实,但黄其森骨子里是看不起其他闽系房企的。

有三点原因,他是正规大学本科毕业生,不是“泥腿子”出身。他最早离开福建,在北京立足,并且更重视产品,开发了高端产品院子系。

泰禾风格的变化始于2017年下半年,当时黄其森大量清退了福建老人,高薪挖角万达、万科、龙湖等能力更强的房企高管,并喊出了2000亿的销售目标。如果市场持续繁荣,今天的泰禾应该是另一番光景。

时至今日,业内仍有一种流行的说法,认为黄其森最大的错误是大量清退老人,挖来太多新人,失去了宝贵的企业忠诚度。也有人将泰禾目前的危局归结为高度集权,职业经理人没有空间。

黄其森身上有两个特点,一是银行底色,融资是他的长项。一是福建人,爱拼才会赢。

所有人对黄其森的敬业都无话可说。经常半夜开会,一开就是一天,而且大大小小的会他都会参加,小到每套房子的具体定价,他都会亲自指示。在这种环境下,职业经理人觉得“没空间”是正常的反应。

一位泰禾前高管向界面新闻描述:“黄其森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公司治理不规范的行为太多,职业经理人很难与之合作。”

2017年,黄其森对外提出了2000亿的目标,但界面新闻此前报道,其实在内部,黄其森提的目标更高,北京、上海等城市都领了超过800亿的任务。

北京上海最近一次的繁荣,终结于商住房。在商住严格限购、限卖之后,北京上海的市场萧条了近两年。这两个区域的总经理也成为房企内部的高危岗位。在深圳,泰禾一直没有打通政府关系,本来黄其森对政府出身的余智晟抱以厚望,但没想到,却成了此轮危机的爆发点。

走出福州后,泰禾在其他二线城市有着不错的布局,进入了天津、南京、苏州、杭州、合肥、郑州等热点城市,但目前来看,泰禾在二线城市的发展也遇到阻力,因为一场大火,泰禾不得不将天津的金尊府项目转手,而在南京,句容宝华项目至今还处在股权纠纷中,青龙山人居森林项目也因为规划问题而搁置许久。

不过,泰禾在北京区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泰禾的年报中显示,华东和福建区域2018年营收都出现了超过20%的下滑,但北京区域的增长幅度达到了254.75%。

有人将问题归咎于“高周转”路线选择的错误。几乎同时,黄其森又提了“高周转”、“高溢价”、“高品质”的“三高”战略,而这三点根本就是互相矛盾,不可能同时实现的任务。

这种矛盾、善变、迷之自信不仅体现为泰禾的气质,也体现在黄其森本人的性格上。多位他身边的高管透露,黄对一个人的喜欢和嫌弃可能只是一瞬间,上午开会还在表扬,下午就让人力把这人炒了。即便你干得再好,他也会让人力在市场上不断找你这个岗位的人。

“老板应该没有坚定信任的人,信任也只是阶段性的”,一位泰禾员工向界面新闻表示。因此,“参透黄其森”,也成为这个行业对泰禾最大的疑问之一。

他的自信源于对自己福州大学和银行出身的优越感,他认为“当时上福州大学比现在上北大清华还难。”也因此,泰禾的人力曾公开宣称“只招清华、北大、复旦、上海交大本科毕业的人”,对一些特别岗位,还有附加条件。如品牌负责人,还需要在央视、新华社等大型国有媒体工作过。

行业对泰禾危局和黄其森个人风格充满疑问和吐槽,但对于黄其森来说,可能他认为这些评价本身都是伪命题。他关注的只有自己的野心。

“泰禾要做地产行业第一品牌,希望成为一家受人尊敬的企业,希望能够给员工带来荣誉感、成就感、自豪感的企业。”在2019年5月10日的“中国品牌日”活动上,黄其森对外表示。

而就在几天前,他才刚刚失去了深圳、北京、上海的余智晟、张晋元、刘颖喆三位大将。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李慎 傅林林)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