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欣:供应链是中国产业转型升级的必然路径

2019年05月18日 15:05  

“对整个经济社会发展来讲,供应链是一种新动能,也是一种新战略;对企业和产业发展来讲,它还是一种新模式。因此,今后中国无论是产业升级也好,还是社会经济的发展也好,供应链都是我们产业转型升级的必然路径。”商务部流通业司原司长向欣在由福州市人民政府主办,自贸区福州片区管委会、福州市商务局、福州市台港澳办、福州市贸促会、《财经》杂志、《财经》智库联合承办的2019中国供应链高峰论坛上如此表示。

商务部流通业司原司长 向欣

向欣认为,面对国际贸易局势的变化,中国要保持战略定力。国际贸易和国际分工的不断深化带来了生产力的提高,产业全球化的发展趋势不会因为一些干扰就会停步。即使在这个层面我们面临一定困难,也肯定是暂时的,要有信心。

向欣说,无论从自身发展需要来讲,还是从应对当前的国际贸易格局变化来讲,中国都需要加快供应链的发展,尤其要关注以下三个层次:

第一个是要坚持发展战略目标不漂移。向欣认为,支撑供应链发展的两个战略支撑,对外是“一带一路”倡议,对内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两大战略决定了我们可以通过供应链的方式,把过剩产能的资源和要素,重新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还原进行重组。

第二个是要抓紧强基础、补短板,苦练内功不动摇。从现在国内的供应链发展来看,市场还是非常广阔。经过多年发展,国内的产业基础已经渐渐深厚。中国有能力、有条件把供应链产业的基础做好,且发展空间很大。

第三个是要坚持创新发展。智慧供应链是现代供应链发展的一个方向,所以对农业来说,要搞现代的农业供应链,解决产销的衔接问题;对制造业来说,则要解决产能问题,把污染成本的代价降下来。另外要改善服务,坚持生产性服务和生活性服务“两手抓”。近年来,中国在生产性服务方面发展比较好,生活性服务是短板,还需要加强。

以下是发言实录:

谢谢主持人,大家知道国际贸易格局的变化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30多年来,我们国际贸易当中,中间品和产成品的比例由原来的三、七开转变为倒三、七,而服务贸易的比例相对货物贸易不断上升,增速不断提高,这个趋势还会继续持续下去。这意味着什么呢?就意味着我们全球的产业链的发展和演变导致了我们的国际经贸关系、贸易格局的改变。这种贸易和产业格局的改变就像我们的经济基础是生产力层面的一种变化。而我们的贸易规则实际上相当于上层建筑,随着经济基础的改变,我们的贸易规则也会相应的改变,只不过它反应的相对滞后。所以我理解最近这些年来各个主要经济体之间的经济方面的角力,应该说都是为了想重构或者是改变或者调整现行的贸易规则的一种角力。

对于这种情况,我们对于供应链的发展有几个基本的判断。对于我们现在整个经济社会发展来讲,供应链是一种新动能,也是一种新战略。同时对我们的企业和产业发展来讲,它还是一种新模式。所以,今后中国无论是产业升级也好,还是我们的社会经济的发展也好,都离不开这样的一种基本的形势,也是我们产业转型升级的必然路径。所以国际经贸格局的改变对于我们的供应链发展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想可能有三方面的基本判断。

第一个判断是类似中美贸易摩擦升级这样的矛盾可能会长时间存在,不是几次谈判,而且这个谈判的内容有很多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们原来意义上的国际贸易的内容和范围。所以这种矛盾它是长期性的。

第二个判断是随着矛盾的持续发酵,对于我中国来讲,我们战略机遇期的内涵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对于供应链来讲,可能在许多方面都会受到挑战,一个是产业链的重构、产业链的转移,这在部分行业和部分领域是必然的。第二个是在高技术的引进和高技术产品的贸易方面,我们会受到很多的障碍,这个事实也不容回避。

第三就是在知识产权领域的竞争会更趋激烈,当然这里面一个是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加快自己的创新发展。再一个就是不能在国际上领域有意、无意的侵权,这样以后造成的不利损害和后果会更加严峻。

所以我讲三个基本的判断,第三个判断就是我们要保持战略定力,国际贸易和国际分工的不断深化,带来了生产力的提高,产业全球化的发展趋势不会因为一些干扰就会停步。所以我们在这个方面,我们面临的困难肯定是暂时的,我们要有信心。

无论从我们自身发展需要来讲,还是从应对当前的国际贸易格局变化来讲,我们都需要加快供应链的发展。国务院在2017年时候专门发布了《加快供应链创新应用的指导性意见》,目的就是要把新动能激发出来,能够在更大范围,更广的领域加以推动。我认为,这种新动能的推动和加快供应链发展,有三个层次:

一个就是说我们要坚持发展战略目标不漂移,支撑供应链发展的两个战略支撑,对外是“一带一路”倡议,对内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两方面决定了,我们可以通过供应链这种方式,把我们过剩产能的资源和要素,重新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还原进行重组。

再一个,从整个国际的形势判断来讲,国际化是大趋势,任何人阻挡不了。所以我们不能停下我们的脚步,而且要加快脚步。

第二个对策就是我们要苦练内功,要抓紧强基础、补短板,苦练内功不动摇。从现在国内的供应链来看,市场还是非常广阔,国内产业的基础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是比较好的。所以我们有能力、有条件把产业的基础给做好,我们发展空间很大。

第三个就是创新发展是关键。智慧供应链是我们现代供应链发展的一个方向,所以我们的农业要搞现代的农业供应链,要解决产销的衔接问题。对制造业来说,要把产能问题解决,把污染成本的代价降下来。另外要改善服务,流通就是服务,生产性服务和生活性服务要两手抓,生产服务这几年发展比较好,生活性服务是我们短板,我们要加强。

张燕冬:向司长提到智慧供应链对吧?然后中间提到三点。这三点分别是农业方面、制造业方面、服务业方面。具体来说,你觉得以供应链的现状来说,哪一块比较容易突破一些呢?能够强化或者延伸我们的什么领域呢?

向欣:我觉得现在供应链的一个短板就是基础比较薄弱,80%左右的企业都停留在供应链发展的初期阶段。所以,这个是我们的差距,也是我们的发展空间。第二个比较弱就是我们的服务能力比较弱,供应链功能比较单一。要依靠智慧供应链来提供三个支撑:一个是大数据支撑,一个是互联网的沟通,第三个就是智能化的协同,然后形成一个生态圈。这个方面是我们转型升级或者实现弯道超车的机会。比如像农业方面,在昆明的花卉拍卖市场,鲜花从田间地头,24小时就能够到我们国内的每一个家庭。这里面就是全程冷链,靠的是数字化和互联网的连接,我觉得这是我们要推进的一个重点。

我希望福州发挥自己的区位优势,能够在供应链,特别是两岸供应链的融合发展方面做出自己的贡献。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