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超峰:监管链是供应链生态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2019年05月18日 17:54  
本文2565字,阅读需7分钟

“从去年1月份开始,我们国家加强了监管的力度。这个监管的力度不仅仅体现在银行、金融方面,也体现在供应链的各个交易环节以及物流环节方面。”中国物资储运协会名誉会长,中国城市物流研究中心主任姜超峰在由福州市人民政府主办,自贸区福州片区管委会、福州市商务局、福州市台港澳办、福州市贸促会、《财经》杂志、《财经》智库联合承办的2019中国供应链高峰论坛上如此表示。

中国物资储运协会名誉会长,中国城市物流研究中心主任 姜超峰

姜超峰认为,供应链的生态体系实际上是由各个环节、各家企业以及各种不同的链条捆绑在一起的供应链。一条真正的供应链实际上有五个链连在一起,包括交易链、物流链、金融链、信息链和监管链。

对于供应链的智慧化发展,姜超峰认为智慧化的特征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个是感知,在大量的信息能够迅速地感知到那些对我们有用的信息;第二个是决策功能,感知到信息后,能够知道问题在什么地方,需要做什么样的决策;第三个是执行,对决策之后的一些小问题进行纠正;最后一个是学习,当智慧化系统能够进入学习状态,就说明供应链的智慧化真正形成了。

以下为发言实录:

姜超峰:非常感谢咱们会议对我们的邀请,我就这个题目发表一点个人的看法。我们的题目是大宗商品供应链生态的智慧化,我就想从三个方面简短的说一说。

第一,供应链的生态体系是怎么回事?我认为供应链的生态体系实际上是由各个环节、各家企业以及各种不同的链条捆绑在一起的供应链。我给它分一分,一条真正的供应链实际上有五个链连在一起的,第一个链是交易链,在这个链条上每一个环节、每一个企业都要卖出自己的产品,另外一个企业买走它的办理,一代一代往下传,这就是交易链,没有交易链,供应链就无法形成。第二个是物流链,我们有了交易之后,一完成交易,马上这个货物就要转移,转移的方式、转移的环节就是物流链的过程。第三个是金融链,每一个交易环节都需要动用资金,我要买你货的时候必须从银行贷款,必须用我的资金购买利益相关的东西,所以都有一条金融链紧紧跟随。第四个就是信息链,每一个交易、每一个金融环节、每一个物流环境都产生大量的信息。这些信息也要一环一环往下传递,如果中断了交易就无法完成。最后一个是监管链,监管链是我去年刚刚提出来的,因为从去年1月份开始,我们国家加强了监管的力度。这个监管的力度不仅仅体现在银行方面、金融方面,也体现在我们各个交易的环节以及物流的环节方面,这是我对供应链的生态体系的一种认识。

下面一个问题就是智慧化,什么叫做智慧化?我们对这个概念并没有形成一个真正权威的解释,但是智慧化表现为以下特征:第一个就是感知,有大量的信息能够迅速地感知到某些对我们有用的信息,就是感知的功能。第二个就是决策的功能,我感知到了这个东西,我马上能够知道问题在什么地方,需要做什么样的决策。第三就是执行,决策之后有一些小问题,有一些不需要人工决策的东西,就把这些去纠正了。最后一个是学习,如果我们的智慧化系统能够进入学习状态,就说明我们这个智慧化真正形成了,这是我讲的关于智慧化的几个特征。

从大宗商品供应链的角度来看,我们这个智慧化又表现在具体的方面,比如说供需的匹配,有多少生产,有多少需求,需求和供给大体相当,这叫匹配问题。还有物流成本要不断的降低,大家知道现在全国物流占GDP的比例已经达到14.8%,去年又回升了,所以我觉得这个成本的降低是意味着我们只有智慧化才能够进一步的发展。还有一些是交易形式的变化,就包括除了过去订货会、看样订货、到钢厂去采购、批零等方式,现在还要加上电商,大宗商品电子商务的功能。所以大宗商品的电子交易市场目前在我们国家大概有2600家之多,但是大部分是亏损状态,这跟大宗商品的智慧化程度有关。

最后,智慧化特征里还有一个方面是产业链的金融,上一节有人提出来金融问题,实际上我现在推崇的就是产业链的金融。在一个产业的链条当中,下游买上游的东西就是一个产业链,比如说钢铁产业链、有色金属产业链当中,上下游就是一个相互关联的关系,在这个链条当中,做金融可能风险是最低的。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就是国家现在对大宗商品的供应链有些什么样的政策,政策的核心是什么?大概有这么几个,一是多式联运,尤其是大宗商品量非常大,一上来就是几十万吨,上百万吨的量,因此要实现多式联运,要把更多的公路运输转移到铁路上来,转移到水路上来。第二个就是中欧班列,有很多人说,我们拿这么多钱去补贴这样一个铁路运输的线路,划算不划算呢?后来我也想通了,我们的“一带一路”真正是从大陆桥打通才算打通,以前我们用了各种方法都没办法打通,但是中欧班列一下子打通了,我们曾经花了十多年时间想进入集装箱联运的便利公约,但是进不去,中欧班列一下子就把所有的清规戒律冲破了,我觉得它是有历史意义的东西。

最后一个国家级的重要政策就是国家级物流枢纽的建设,去年12月21号,国家发改委和交通部共同发了一个文,要建立全国的国家物流枢纽。这个物流枢纽在全国规划了212个物流枢纽,选了127个城市来建立,所以未来的枢纽问题将是我们研究的重要问题。好,我说完了。

主持人:问一下姜主任,你刚才提到监管链,我觉得这个挑战蛮大的,这个监管链的监管主体应该是谁?

姜超峰:其实我们的监管从20年前大宗商品放开之后就已经开始了,但是我们有一些监管是法律上有规定的,规定你必须管。比如说你从银行的融资不能用于炒股,如果有人拿银行的融资去炒股就违法了,就有人去抓。所以2011年那一次刚贸事件爆发就和这个有关,但当时因为我们所有的行政法规没有规定这个该不该管,所以一下子造成了1500亿到2000亿的银行贷款收不回。从那个时候起,政府就意识到应该有一个监管的链条。从趋势开始,监管链条的力度越来越大,包括保险、银行、金融业、非金融业、互联网金融的所有这些东西都在监管之内。为什么?因为它已经危害到一般老百姓的资金安全,所以该监管了,但是我觉得还是不够的。为什么不够呢?因为我们行政体系里面并没有规定哪些该监管,哪些不该监管,该监管的时候采取什么措施监管,监管到什么力度都没有。所以我们要包容审慎,一种新事物出现的时候,我们要看它一会儿,但是看的过程中互联网金融就出事了,监管的度一定要把握,千万不能过度。谢谢!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