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绍基:将要建造“一带一路”仓储电子商务平台支撑进出口交易

2019年05月18日 18:05  

本文2888字,约4分钟

“进出口贸易的打通,涉及到统一标准和数据平台、共享信息和资源等问题。因而我们将要建‘一带一路’仓储电子商务平台,通过全球化仓储电子商务来支撑我们的商品买卖。从而优化我们的仓储库存,配送更加快捷,达到提高消费者体验的目的。”5月18日,中国仓储与配送协会常务副会长沈绍基在2019中国供应链高峰论坛上如此表示。

沈绍基谈到,中国的产品要出去,意味着要前移到别人国家的地方,而进口则意味着要让国外的商品分拨点尽可能前移到中国的消费地,尽可能接近门店,提高效率。

沈绍基指出,进出口打通,涉及到统一标准和数据平台、共享信息和资源的问题。他举例发言称,中国人要去设海外仓,不可能去建设而是大量租用,租用就有很多政策,当地的政策,消防政策,环保政策等需要一起去打通。他表示,因而我们将要建‘一带一路’仓储电子商务平台,通过全球化仓储电子商务来支撑我们的商品买卖。从而优化我们的仓储库存,配送更加快捷,达到提高消费者体验的目的。

以下是发言实录:

沈绍基:今天这个主题我是搞物流的,我重点谈谈物流创新这个事情。我们协会原来有一个保税物流分会,去年年底我们决定一个事情就是改成了保税与海外仓分会。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尤其在跨境电商发展的情况下,自贸区试验区的基础上,一个是对外怎么更大的去推动我们中国的出口产品服务提供物流的保障。第二个进口这方面怎么更加在保税的条件下通关加快,满足更加终端的物流需求情况,把物流的商业环境,商业流程重新优化,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大的领域。

根据我们这两年的研究,实际上海外仓大家可能在座的都接触过,狭隘的海外仓可能是对外出口的跨境电商B2C这块,更多的是有些直营的代理平台B2B这块,没有经过中间代理商,直接跟国外的超市对接,之后做把产品先行运到国外进行试外展示,订单以后再产生配送。对中国来讲对方是海外仓,我们当地可能就是个保税仓,反过来进口来讲,更多对方到中国来就是保税仓,相对于老外在中国沿海像宁波、上海可能就是海外仓库,一个概念就是现代物流加速的情况下我们的仓库,我们的配送中心要怎么往前移。中国的产品要出去我们要前移到别人国家的地方,反过来进口的东西要让外国的商品分拨点前移到尽可能离我们的消费地,离我们的门店越来越近,这样提高效率。这么一搞起来,进出口打通,在现有的政策体制下,模式的对接,包括中国人的仓库怎么跟外国人的仓库怎么对接,包括外国人进来的东西怎么跟中国人对接,这里面可能涉及到统一标准的问题,统一数据平台的问题,还有统一信息的共享,还有些资源的共享。比如中国人要去设海外仓,不可能去建设的,大量租用,租用就有很多的政策,当地的政策,消防政策,环保政策等等的东西可能都要一起去打通。现在我们协会正在跟“一带一路”的很多国家的仓储协会、物流协会在国家仓联大的组织下,因为我本人今年还在轮值仓联做主席,所以将来要建“一带一路”大的仓储一个电子商务平台。也就是说未来要通过全球化的仓储本身的电子商务来支撑我们商品买卖的电子商务。这样的话,让我们的仓储库存更加优化,配送更加快捷,完了之后达到提高消费者体验的目的。

沈绍基:我有两个建议,我刚刚从美国回来。参加了美国的仓储物流大会,我们讲供应链有两个东西,一个是供应链的渠道,一个是供应链的环节。渠道,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但是中间有几个什么环节?过去我们传统贸易下,比如中国人生产的厂子,可能中国人有个批发,再给外国人,美国那边也有一个批发,沃尔马直接会到中国工厂采购吗?不是,中间至少有两道批发商。我们中国人进口的东西,美国人出口也有代理商,中国人进口也有代理商,最终到我们门店。那我现在建议是什么呢?两个渠道,第一个,我们现在本身阿里的外购渠道还有亚马逊渠道直接搞跨境电商。中间减少更多的中间环节的利差和成本,这样即使提高税收,最终到零售环节的成本应该还是可以挡得住的。

第二个概念,除了跨境电商面向C端以外,还有一种模式,不知道大家知道不知道,香港有一家公司搞的海外仓集团,在全球五大洲搞了几个展示中心,几十个海外仓。题目直接是打造中国产品的直销平台,直接面向欧美,一带一路国家的零售末端。从展示开始直接根据零售末端的东西直接出口。这样的话,两头都减少了批发的环节,直接面向零售,一个直接面向消费者,一个直接面向零售,打掉中间环节和成本,即使关税上升,到零售末端的成本还是比较稳定的,这样来讲应该对保证持续的增长应该不受大的影响,这是我两个建议。

沈绍基:实际上我们现在跟国外,中国人跟欧洲人基本上在同一跑道上,我们在仓储领域,物流角度,实际上就是两个方向,一个方向就是物流怎么跟供应链融合。我们的物流怎么更加支撑供应链的高效运转。这是一个取向,一个维度。再有一个物流本身怎么利用互联网,包括延伸物联网,区块链技术上怎么保障。再有一个维度,就是我刚刚在美国回来,早上跟其他专家交流,我们现在趋势上东西,我们跟国外保持前面,比如在电商的配送分拨已经走到世界的前面,国外的包括亚马逊,UPS,真正搞零售网络零售的配送,搞不过中国的,我们的大数据,我们仓库布局,我们各种库存管理的方法,包括我们的新零售库存控制已经走到别人的前面,我到美国看,他们的仓库线上和线下仓库还是分开的。他们混不了,但是我们中国,我们的苏宁京东已经打通了,一套库存支撑两个系统,这样节省很多成本。但是,实际上我们现在还有内部管理问题。怎么提高效率,怎么优化流程,包括人员怎么管理更加优化,包括什么情况下用机械,什么时候用人力等等,就是纯属基础的,精细的,过去30年前,我们学日本人精益管理等等,我到美国开会,他们还是在研究,他们连续42届大会,每年一次,现在还在研究,早上开不开班会,怎么调度现场的员工。你会感觉到很奇怪,这个课题我参观了,我说美国人还研究这个问题,你一听了以后感觉他们追求没有变,他们方式在变。我们有物流企业,我们要跟上现在的形式和技术和维度,但是内部管理,精益管理可能是永恒的课题。

沈绍基:每一个交易平台,依托交易平台做供应链金融是最好做的,相反的话,如果没有交易平台可能会麻烦一点。你比如说现在很多交易平台,包括京东,他们都拿到小额的牌照,实际上是根据他的流量,根据他的库存,作为一个供应链金融无非两个东西,一个销售的流量,第二个能够控制库存就足以安全的放贷,直接收款,这是非常生态的环境。当我们不知道流量或者不知道库存,控制不了库存的时候,这个事情风险很大。所以,他刚才讲的跨境电商的环境下,未来如果有海外仓做支撑,控制库存因为系统管理的情况下,完全可行性是没有问题,也会有很多具体问题,尤其是牵涉到跨境这个领域,到底是怎么对接。可能有很多具体问题

沈绍基:如何什么连接,联动,还有精准优化,就是国内外保税仓和海外仓是联动问题,物流怎么跟供应链融合的问题,供应链本身的环节和留存怎么优化的问题。最终还有一个精准,实际上就是怎么在内部管理方面,精细化管理的问题。恐怕决定了我们未来物流创新的几个维度。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