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广宇:供应链对新零售的意义在于降成本、补短板

2019年05月18日 19:40  

本文4221字,约6分钟

“能够提高供应链的唯一工具,就是借助今天已经充分发达的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改变传统人、货、厂、场、仓的零售模式,改善供应链的效率以及降低成本。”华夏新供给经济研究院院长、华软资本董事长王广宇在由福州市人民政府主办,自贸区福州片区管委会、福州市商务局、福州市台港澳办、福州市贸促会、《财经》杂志、《财经》智库联合承办的2019中国供应链高峰论坛上如此表示。

华夏新供给经济研究院院长、华软资本董事长 王广宇

王广宇认为,新零售意味着至少有四个方面的变化:

首先是获得客户的渠道在变化,过去我们需要通过夫妻店、集贸市场或者超市、商场的形态汇集客户、汇集流量、获得客户,今天我们可能通过线上渠道,通过用户画像,通过数据分析就能获得相应的客户。

第二是品牌概念开始强化。传统零售更注重的是商品的品牌,但今天我们开始意识到,渠道和平台本身有品牌,零售本身也有品牌。

第三是线上线下网络融合。零售的业态不断的迭代,使线上和线下网络形成了一个服务网络,拥有了特定的用户群。这些特定的用户群需求要怎么辨别出来?还是要通过供应链服务。

第四个是消费者体验发生了变化。真正的新零售出现后,消费者的体验会发生变化。新零售今天在中国不是一个伪命题,是实实在在存在的细分需求和市场细分问题,应该有更多的企业要不断通过创新去满足它。

在王广宇看来,供应链在新零售时代带来的最大问题有两个:第一个是要尽可能帮助新零售业态降低成本。第二个是要尽可能通过技术创新补充短板。

以下为发言实录:

王广宇:我是华夏新供给经济研究院的院长,我们是成立于2003年的民间智库,主要是在推进供给侧改革方面做一些研究和前瞻性的理论工作。我还有一个身份是华软资本董事长,主要投资信息技术,包括新消费、文化健康领域里的创新型项目。

借这个机会我想跟大家讨论一下新零售话题,这个词最近特别火。

什么是新零售?今天为止包括我自己和大家在内,还没有一个特别统一的看法。但是对于零售这个事情,大家一定有一些切身的体会。把时间稍微放的长远一点,大家理解的最简单的零售就是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夫妻老婆店,这是零售最普通的业态。那么多小店出现之后,就会在一个城市里出现进一步的零售业态,就是各种各样的集贸市场,相比夫妻店,它就是新零售。我相信大家今天讨论的新零售不是讨论这样的业态变迁,因为零售的业态已经从传统的夫妻店、集贸市场转变了很多,到了后面出现各种各样的品牌专卖店,出现超市、综合性商场,已经迭代了很多次。

最新一次变迁出现在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时代,特别是在中国内地出现了特别大的变迁,那就是互联网的销售平台、网购平台。这些平台对线下的销售形成了非常大的冲击。中国在这一领域走得更领先一点,很大程度上走在了全世界的前面,实现了线上和线下的融合。我们看到,像阿里这样的巨头,不光在线上通过淘宝、天猫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产品,也通过盒马鲜生为身边十几、二十公里的消费者提供更新鲜高效的产品。这个意义上是有很大变化的。

新零售其实意味着我们至少要有四个方面的变化,首先是获得客户的渠道在变化,过去我们需要通过夫妻店、集贸市场或者商场的形态汇集客户、汇集流量、获得客户,今天我们可能通过线上渠道,通过用户画像,通过数据分析就能获得相应的客户。

其次,我们过去可能零售更注重的是商品的品牌,但今天我们开始意识到,渠道和平台本身有品牌,零售本身有品牌。举个小的例子,京东和天猫就意味着不同品牌的含义,就会天然细分出不同的消费者,我觉得品牌在新零售时代出现了迭代。

第三个方面是网络,今天不光是一个线下的网络,也包括线上的网络,其实在福建一直是我们国家零售方面做得非常好的,福州有很著名的零售公司,像新华都,还诞生了特别出色的零售公司如永辉超市,把生鲜送到全中国的各个地方去。零售的业态不断的迭代,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网络,提供了一个服务网络,就会有特定的用户群。这些特定的用户群需求要怎么辨别出来?通过供应链服务这些用户。

最后一个层面我觉得是消费者体验。真正的新零售出现后,消费者的体验会发生变化。大家可能关注到了在最近中国新零售行业里有一个被认为非常独特的公司叫瑞幸咖啡,也叫做Luckin咖啡,昨天晚上在纳斯达克上市。瑞幸咖啡和星巴克咖啡看起来没什么差别,每年都要卖出几十亿杯咖啡。卖咖啡可能大家能够评价出来跟现磨咖啡有什么差异的。但就零售业态而言,为什么Luckin咖啡能够这么快铺出这么多的店?跟传统零售有什么不同?从新零售角度来讲,瑞幸咖啡创造了独特的线上获客模式以及全新的用户体验,它跟星巴克的客户细分定位是完全不同的。新零售今天在中国不是一个伪命题,是实实在在存在的细分需求和市场细分问题,应该有更多的企业要不断通过创新去满足它。

新零售在今天对供应链带来了特别大的挑战,表面上看传统的供应链要求有足够的效率,要足够多得节省成本,能够有足够高的效率。但今天来看,我们对供应链的柔性、弹性,对供应链的敏捷、开放程度、智慧程度有了新的要求。比如说就瑞幸咖啡而言,传统的咖啡店主要起到的功能是三个:首先要提供一个营业场所,其次要提供一个客户服务的全流程,不光只卖咖啡,还要收银、收单,要形成一个消费场景。今天瑞幸的店里面完全没有类似星巴克那样的场景,它重组了供应链。

在我看来,供应链在新零售时代带给我们最大的问题有两个:第一个是要尽可能帮助新零售业态降低成本。第二个是要尽可能能够补充短板,这个方面能够对供应链起到降成本和补短板的功能。

我所在的企业,华软旗下有一个上市公司华软科技,主要做的工作就是通过信息技术,通过大数据,通过使用软件和区块链能够构建一个更为简单的供应链,我们叫简链,在这个简链平台上能够帮助各种各样的企业简化他们的渠道,优化他们的流程,特别高兴有机会跟各位学习和分享。

袁满:接下来我们进入讨论的环节。我注意到刚才我们几个人交流的时候,黄总提到在目前的供应链发展过程中,遇到了一个比较难突破的问题就是系统共享、开放、共融。王院长有什么建设性的想法?

王广宇:如果真的跟新零售这个话题结合,应该说供应链不是简单变革的问题,可能今天供应链应该再造或者重构。为什么这样想?我自己一直在想什么是新零售,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零售是什么?零售整个环节有什么要素?想一想就是这么五个要素:

第一个是消费者,就是人。零售等于要把商品最总卖给人,所以要关注消费者。第二个要素是货,就是商品,跟某个东西挂钩,可能商品就是服务,总而言之要把商品给人。再往后看,一定要有一个工厂,一般来讲这个货如果是实体店,需要加工和制造环节,要有工厂。然后,还要有仓储物流的环节,我们叫仓。最后一个要有场地或者终端,或者卖场,就是商场卖场。毫无疑问,零售环节是人、货、厂、场、仓五个要素的组合。

而今天的新零售环节,不是这五个要素简单结叠加一起形成的,我觉得是利用互联网,在互联网影响下五个要素形成的价值网络,这就是我们讨论的新零售。拿咖啡店为例子给大家理解,过去星巴克在这里开了200平米的咖啡店,他承担那些功能,首先它是商场,突出星巴克品牌,要吸引客户来;其次是一个完整的业务交付中心,里面要形成定单,要收银、保管商品、收单;另外制造咖啡还有加工和制造成本;最后它是一个商场,在咖啡店里面包含了装修和软件环境。

星巴克在中国平均单价卖到30块钱一杯,成本超过50%-55%是运营成本,前面我们讨论了这些问题,但是这家店里面用的人、用的设备,整个运营成本在每杯咖啡里面成本占了50%-55%。为什么瑞幸成立新的咖啡店不需要这些东西呢?因为它完全是不同的物种。它不需要开一个店吸引客户,所有客户从线上来的,也不需要线上下单,客户都是下好定单到那里取,也不要收银,都是所有人通过互联网完成的,不需要提供一个场所让大家在这喝咖啡。大量消费者去了这个店拿了咖啡就走,就完全重构了供应链链条。

从传统供应链角度思考新零售的带来的变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我觉得今天信息技术已经深刻地进入了社会,不是简单地当做工具玩一玩、秀一秀,单纯觉得这个东西很亮眼,像金链子戴在脖子上很吸引人。

信息技术已经变成了一个工具,应该说生命线。还是举两个例子,云这件事情听起来好像我们很远,我上午跟永辉创始人聊天,他说我在全中国开过上千个超市,开超市最难不是选址,不是采购货,不是培训员工,是我怎么样建立中台管理系统。中台管理系统建好要干什么?我们搞各种各样的业务流程,固化在计算机里面。今天中台在哪里?都是在云上。刚才几位讲到大数据,当然大数据这个问题有积极的一面,但反过来,当然现实生活当中也会看到,大数据对个人隐私保护不够,这是另外一个问题。对于大数据,每个人都有切身体会,甚至有人讲你此时此刻脑子里想什么东西,你跟你朋友讨论什么东西,很快就会收到相关营销信息。

再举个例子,刚才几位嘉宾讲了区块链,区块链是一种机制,一种算法,一套软件。但是区块链换个角度看,好比50年前的人工智能,1960年出现人工智能概念,到1970年代讨论人工智能是不是伪命题、伪学术概念。经过50年发展,今天人工智能在神州大地变成了我们发展的方向。区块链出来只不过短短五年到十年时间,今天在应用上虽然确实在数字代币、在ICO领域被政府监管打击,在这里不是谈这个问题,这个不是区块链的应用方向。我只讲一个应用在供应链领域里面。供应链过去传递的是货,传递的是商品,传递的是物流。本质上传递的是什么?是信任!因为你从5千公里之外买一样东西,从1千公里采购小龙虾,根本不知道从哪里买来商品,如果没有可信的供应链,消费者怎么可能相信这个供应链呢?本质还是传递信任。

为什么区块链对将来的供应链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技术?因为符合我们对今天供应链所有的使用场景,包括把场景写入、不可篡改、分布式记帐,可信的识别机制,可以形成智能合约,最后可以做跨链交易。传统的角度大家看到,供应链只是在共有链和私有链上,未来作为联盟链的话有非常大的空间。不过要用得好的话可能不是一个月、两个月,可能需要三年、五年甚至更长时间;也可能不是一个团队可以做好,需要多个团队共享数据、形成合作机制,才能形成有效的联盟链,最终提高供应链效率。

总体来讲,我和会议主持人看法一致,我觉得能够提高供应链的唯一工具,就是借助今天已经充分发达的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改变传统人、货、厂、场、仓的零售模式,改善供应链的效率以及降低成本,只有这么一个发展的方向。谢谢!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