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聚德新开店水土不服 员工大量流失致服务难保障

章文/文     

2019年05月29日 09:28  

本文1901字,约3分钟

如果全资收购一家饭馆需要花费36亿元人民币,但其每年只能盈利7000多万元,长达52年才能回本。不仅如此,其盈利能力目前还处于逐年下滑的趋势当中,那你还会买这家饭馆么?

利润下滑忙扩张

近期,全聚德(002186.SZ)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其中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7304.22万元,同比减少46.29%,并且已经连续两年出现下滑;2017年全聚德该项金额为1.36亿元,只比2016年减少2.57%。这也说明全聚德的净利润正在加速“缩水”。

到底是何种原因导致这家北京老字号的净利润出现如此大幅度的下滑,全聚德又将采取何种方式止跌?《投资者网》就以上问题联系全聚德相关负责人,但一直未收到答复。

公司方面没有说法,不意味着没有答案。从申万宏源对全聚德的研究报告中可见问题的端倪,2018年全聚德接待宾客770.47万人次,同比下降4.77%,这也造成了其主营业务中餐饮业务营业收入同比下降5.40%,降至12.76 亿元。研报中还指出2018年,全聚德加强营销措施,使得销售费用率提高3.15%至41.17%。

业绩萎缩的全聚德试图靠增加销售费用来实现“反戈一击”,但效果似乎适得其反。另外,对于一家老字号企业,利用其影响力,走出北京开立新店真是扭亏为盈的好办法吗?

根据年报,2018年全聚德新开直营企业3家,分别是全聚德苏州店、沈阳中街店和上海遵义路店;新开特许加盟店5家,分别是全聚德西藏昌都店、澳大利亚悉尼店、法国波尔多店,丰泽园安立路店、丰泽园王府井店。

接连开设共8家新店,全聚德似乎下定决心要走出去。

但据业内分析人士表示,全聚德作为老字号在北京有着独特的经济区位优势,一旦离开北京难免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另外,开立新店难免会经历一段时间的培育期,想要短期获利存在障碍。

《投资者网》就上述问题也联系到了全聚德相关部门,特别提到“逆势”扩张行为是否会对公司经营造成额外负担等疑问,但也一直没有收到答复。

非经常性损益“亮眼”

2018年,全聚德扣非净利润为5716.1万元,同比下滑52.14%;其中当期非经常性损益为1588.12万元,占净利润的21.74%,已超过2成。

非经常性损益中,2018年全聚德持有各类金融资产获得收益1,772.65万元,占净利润的24.27%,可见这部分收益对全聚德尤其重要。

全聚德不仅要面对净利润大幅萎缩的问题,其现金流在2018年还出现了亏空。

2018年,全聚德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为-3589.84万元,这也是近5年来其首次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至于这个问题会对全聚德未来经营发展造成何种影响,如果继续恶化会不会出现“欠薪”等问题,全聚德又是如何采取措施来避免这些问题呢?公司方面也未能给出任何解释。

服务质量难保证

据消费者称,高峰期在全聚德用餐时,上菜速度对比以前有明显降低,甚至超过半个小时还无一盘菜上桌。类似服务方面的问题还有不少,由此导致全聚德的服务质量饱受诟病。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其实并不难找到,因为全聚德近三年的员工数量一直在下降。

2016-2018年,全聚德的员工人数分别为5201人、5141人、4817人。由此可见,2018年全聚德出现了较大程度的人员流失。门店规模增长,但员工人数反而却下降,服务人员捉襟见肘,服务质量自然难以保证。

不仅如此,在薪资待遇方面全聚德似乎也进行了精简。

2017年全聚德的应付职工薪酬为1.08亿元,到了2018年该项金额减少为7,891.56万元。同比减少了近三成。

在被问及全聚德是否采取了降薪策略这一问题时,公司方面也没有作答。

如果员工数量缩减能从一个程度上说明全聚德经营不善,可子公司连续亏损更让全聚德的财务状况“雪上加霜”。

全聚德的子公司鸿德华坤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并且根据天眼查显示这家公司由于对董事长张爱华个人借款进行担保,最终由于张爱华没有按时履约,鸿德华坤承担连带责任,最终在2019年被最高法列入失信名单,不知全聚德后续将会如何处置这部分资产。

种种原因造成了投资者对全聚德信心不足,自2018年3月23日发布年报以来,截止5月28日收盘,全聚德的股价跌幅已达12.66%。

不只全聚德的二级市场股价表现不佳,申万宏源研报更是对全聚德的未来每股盈余预测进行下调,同时对其评级下调至“中性”。

不知全聚德将采取何种方式恢复投资者的信心,《投资者网》将持续关注。

(投资者网)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