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又又又跑路,深交所看不下去了,连发10问,獐子岛这样回应

位宇祥     

2019年05月30日 18:19  

本文2643字,阅读需7分钟

还记得那个因扇贝多次“跑路”而闻名A股的“水产第一股”獐子岛(002069,SZ)吗?

这家公司又来刷脸了,2019年一季度新的一轮亏损中,理由依然是“扇贝跑路”。

熟悉的套路、熟悉的配方,这个老梗引来了深交所的拷问,连发10问要求獐子岛予以解释。

5月29日周三傍晚,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将压缩扇贝底播面积,今后重点培养的海参、海螺、海胆和鲍鱼,还设置隔离区。

01
扇贝多次跑路、饿死,
震惊A股市场成“网红”

獐子岛成立至今已有61年,拥有亚洲最大的现代海洋牧场,主营海参、扇贝、鲍鱼等珍品养殖,被誉为“黄海深处的一面红旗”。2006年,公司登陆深交所,成为A股水产第一股。

然而,自2014年以来,獐子岛的扇贝5年“跑路”了三次,惊呆了股民。与扇贝一起消失的,还有獐子岛的业绩。

2014年10月31日,獐子岛发布消息称,因北黄海遭遇异常的冷水团,公司决定对受灾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进行核销处理,合计影响净利润7.63亿元。

价值8亿元的扇贝“集体跑路”,震惊整个A股市场。獐子岛2014年前三季度的业绩也“大变脸”,由上半年的盈利4845万元转而变为亏损约8.12亿元。

2018年1月30日,獐子岛的一条公告再度震惊市场,这次扇贝没跑,而是“饿死了”。

公告具体是这样描述的:

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越来越瘦,品质越来越差,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的扇贝没有得到恢复,最后诱发死亡。

因此,公司预计2017年净利润亏损5.3亿元-7.2亿元。经过4天的重新盘点,獐子岛公司最终将亏损金额确定在6.29亿元,相当于獐子岛2016年净利润的近8倍,这与2017三季报中预告全年1个亿左右的盈利差别很大。

在扇贝“饿死了”了之后的2018年2月,獐子岛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这一调查一直持续到了今年,就在5月13日,獐子岛披露最新一份立案调查进展暨风险提示公告。公告显示,目前证监会的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公司尚未收到证监会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到了2019年一季度,獐子岛又公告称亏损4314万元,理由依旧很熟悉,“底播虾夷扇贝受灾”,俗称“扇贝跑路”。

02
高管降薪只是口号?
深交所看不下去了

更令人感到不解的是,在2014年第一次扇贝绝收的时候,獐子岛管理层总裁办公会12名成员立下军令状自愿降薪:

自2014年12月开始,董事长吴厚刚月薪自降为1元;孙颖士、梁峻、勾荣、张戡等人自2014年起年度薪酬降低 50%;冯玉明自2014年起年度薪酬降低26%。降薪方案直至公司净利润恢复至不低于2.66亿元为止。

5年过去,截至2018年底,獐子岛业绩并没有恢复到相应水平,高管却率先恢复了薪酬。理由是“公司需要更加科学的薪酬绩效体系,激发业务潜力”。

从最近几年高管薪酬来看,除了董事长吴厚刚2015年以后降为0以外,其他高管薪酬甚至还有上升。比如,董事梁峻的年薪一下在61左右,近两年还有少许上升;CFO勾荣薪酬从30多万上升到近三年的50万。


图片来源:中国证券报

难道之前承诺的降薪一直是喊喊口号?立下的flag真是说倒就倒,深交所看不下去了。

5月22日,深交所向獐子岛下发年报问询函,连发10问要求獐子岛予以解释,其中就包括对“终止自愿降薪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的质疑。

此外,獐子岛业绩有对政府补助存在重大依赖、偿债能力等也被深交所关注。

03
獐子岛回应:
减少扇贝规模,多养海参海胆
高管降薪承诺“作废”事出有因

5月29日周三傍晚,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公司关闭风险敞口、重新布局海洋牧场。一是将虾夷扇贝底播区面积压缩至约60万亩,巩固加强海参、海螺、海胆、鲍鱼等土著品种的资源培育;二是设置生态隔离区。

獐子岛曾在2018年4月28日披露的《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关于公司2017年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涉及事项的专项说明》中就提出过11项应对方案以保证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其中第一项就是“关闭风险敞口、重新布局海洋牧场”。

在一年落实之后,獐子岛在公告中披露关于该措施的进展有效性,具体来看公告:

针对高管薪酬的质疑,獐子岛解释为,公司短期内实现2014年设定的净利润恢复目标难度进一步加大。考虑到该机制不利于对现有高管团队的激励,不利于外部的市场开拓、业绩拉动能力强的高级人才的引进,因此,公司决定提请董事会审议新的市场化薪酬方案。

新的薪酬激励方案实质为保障公司实现更高业绩目标、保障股东权益的有力举措,且先有公司利益的增长,然后才可能有高管的激励,而没有通过业绩考核的高管将面临降职、降薪,所以不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形。

04
扇贝跑路是天灾还是人祸?

最后,让我重新回到“扇贝跑路”这个话题。

虽然獐子岛的海底养殖第三方难以监督及审计检测具体数量,但还是有不少媒体对其进行过调查报道。

2014年央视财经报道中,播撒扇贝苗的工人承认没有播苗,播的是砂子和石头。

2018年2月22日,央视财经报道称,造成獐子岛扇贝死亡的原因并非是“天灾”,而是“人祸”:

很多獐子岛集团的员工和岛上的村民称,这次扇贝死亡的第一个原因还是投苗问题。由于集团进苗资金紧张、信誉每况愈下,所以公司买不到好的扇贝苗,收成大打折扣。

还有大连市獐子岛集团公司船员表示,“这个海区的干贝产量过去密度大,比现在密度大多少倍都没死,它这个密度还小就死了,这完全是胡说八道。”

更有直接负责投苗的船员表示,有很多扇贝苗在投放之前就已经死了。

报道还提到,员工监守自盗,多年以来内部员工偷盗成风,公司领导睁一眼闭一只眼。2012年,獐子岛就曾出现2600万元扇贝遭内部人员盗窃的事件。岛上居民还透露,“甚至看门的老头都喝茅台”。

獐子岛对以上种种都一一否认,但股民们信吗?

证监会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答案可能不远了。

(华尔街见闻)

最新评论
  • 财经网友
    3周前
    东北企业还敢碰。业绩全靠忽悠。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