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亿市场的红牛之争升温,官司和产品战同步开打

栾立/文     

2019年06月04日 09:05  

中泰红牛之争正在从口水战变成真刀真枪的法律诉讼战。

5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国际商事法庭在西安公开开庭审理原告泰国华彬国际集团公司与被告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下称“红牛中国”)及第三人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之后,笔者日前获悉,泰国天丝去年提起的强制清算红牛中国的申请,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驳回,法庭之争加上产品之争,中泰红牛之争渐入高潮。

天丝强制清算申请遭驳回

5月31日,笔者拿到的一份5月28日发出的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定书显示: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不予受理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对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的强制清算申请。

红牛中国是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红牛的关键合资公司,注册于1998年9月,在2018年9月29日经营期限到期,而这一经营期限问题也一直被认为是红牛中国的命门之一。

2018年10月24日晚间,在经营期限到期后,泰国天丝集团突然发布了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称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对红牛中国的强制清算。并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规定,公司在营业期限届满后应进行清算并停止与清算无关的一切经营行为。而当时华彬集团也强硬回应,称若是泰方违约,将追讨千亿级的经济损失。

红牛中国法务顾问北京尚公律师事务所重庆分所律师刘为忠回应表示,中国红牛强制清算一案的申请人以经营期限到期未组织清算一事为由,要求强制清算中国红牛,其真实目的是:泰红牛的实际控制人,为了建立新的可分红的经营主体,在第一代合作者去世后,发起多个诉讼,结果自身反而处于不利格局,为阻却宪章性协议的确认和履行一案,发起的消灭相应诉讼主体的行动。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判决书内容,如不服裁定,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一中院继续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告诉笔者,天丝集团的申请被驳回,也意味着华彬集团暂时保住了红牛中国的运营主体,免于被强制清算,对于华彬集团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但这也让双方的博弈局面变得更加复杂。

与此同时,就在两天前,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国际商事法庭在西安公开开庭审理原告泰国华彬国际集团公司与被告红牛中国及第三人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

据了解,这也是第二国际商事法庭受理的五件涉及红牛公司的案件之一。当天,三方当事人围绕着包括英特生物股权的出资情况、涉案股权实际行使股东权利和义务的主题等五个主要方面进行了4个小时的庭审,但法院并没有当天宣判。

线下产品战同步打响

随着双方法庭战的打响,双方在线下也动作不断。今年4月底5月初,此前屡屡跳票的天丝版红牛——红牛安奈吉完成试产并开始在华东和华南部分省份铺货,这也被认为是天丝用来对抗华彬的“B计划”。

笔者也设法买到一瓶红牛安奈吉,从外观上看,罐体上两者的红牛LOGO和文字布局几乎一样,除了罐体下方一个标注为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而另一个则是红牛安奈吉饮料;在罐体上方,红牛的开口和红牛安奈吉区别比较明显,但如果仅仅放在货架上,消费者并没有那么容易区分。

但从成分上看,两个红牛其实并不是一个产品。脱胎自曜能量配方的红牛安奈吉包含西洋参提取物,与红牛的配方并不相同,颜色上安奈吉看起来更浑浊,而对比饮用发现,安奈吉的口感尾部略微带一点苦味。

笔者了解到,目前安奈吉的经销商也对这一口感颇有微词。

曾经参与过曜能量项目的饮料咨询专家陈玮告诉笔者,西洋参添加物其实成本并不低,而且口感并非不能接受,但这需要较为长期的培育和教育,如果将西洋参作为一个卖点,红牛安奈吉可能会和众多山寨红牛品牌形成差异化。

但朱丹蓬看来,因为从安奈吉的设计包装来看,就是以红牛替代品的身份出现,这也意味着消费者会拿红牛的口感与之比较,虽然此前天丝对安奈吉的口感进行了多次调整,但还是无法和红牛一模一样。因此口感的差异化很有可能成为红牛安奈吉的败笔。

此前,天丝通过一家品牌文化公司收购了广州曜能量公司,从而取得了“蓝帽子”保健食品证书(批准文号:国食健字G20141197)。2017年8月18日,天丝将该产品名由曜能量?安奈吉饮料变更为红牛?安奈吉饮料,并在2017年底完成了红牛安奈吉的商标注册。

对于天丝来说,安奈吉收购并使用曜能量的蓝帽子配方实属无奈,因为目前蓝帽子申请周期很长,而如果生产一款没有蓝帽子的饮料则只能叫风味饮料,无法强调其功能性,如此一来更无法和现有的红牛产品竞争。

据安奈吉的经销商介绍,目前安奈吉主要在渠道上采取价格战和红牛竞争,目前市场零售价为6元,开单价是116元一箱,3箱多送4罐。

值得注意的是,笔者独家发现,在2019年5月30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的保健食品批件信息中,北京朗臣饮料有限公司注册的三款战马牌牛磺酸系列饮料通过了注册,朗臣的法人代表正是华彬集团董事长严彬之女严丹骅。

在业内看来,一直以来,研发战马也是华彬集团用来对付天丝集团的后手之一,但战马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没有蓝帽子就无法称为功能性饮料,难以继承红牛的卖点。目前考虑到红牛巨大的体量,华彬集团并不会轻易放弃红牛,而随着战马拿到了蓝帽子,也意味着严彬的手上又多了一张底牌。

(来源:第一财经 栾立)

最新评论
  • 财经网友
    1周前
    从事情的表象看,这个中国红牛和加多宝一样无耻
更多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