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接纳扎尔巴耶夫的班?哈萨克斯坦对“一带一路”至关重要

《财经》记者 郝洲/文     

2019年06月09日 09:14  

没有人怀疑托卡耶夫会最终胜出,但投票率的高低是托卡耶夫能否获得民众广泛支持的一个观察窗口

2019年6月9日,一个年轻的国家将通过选举正式迎来本国历史上第二位总统。

哈萨克斯坦位于欧亚大陆腹地,紧邻中国的西大门,是中国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第一站,也是中国西部和西欧陆地通道的必经之地,中亚油气管道均是通过哈萨克斯坦境内向中国源源不断地输送能源。同时哈萨克斯坦是中国重要的海外投资目的地,哈国的稳定与否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成败至关重要。

今年3月19日晚间,哈国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出人意料地宣布辞职,令外界产生颇多联想。纳扎尔巴耶夫自哈萨克斯坦1991年独立以来就一直担任该国的总统,在位近30年,是当今世界上在一个国家掌权时间最长的领导人之一。

“哈萨克斯坦作为一个独立国家还从来没有经历过领导人的更迭,可以说后纳扎尔巴耶夫时代给人们留下了极大的想象空间。”出生在哈萨克斯坦的中亚问题专家尤利娅·朱奇科娃对《财经》记者说。

6月9日进行的总统选举共有七位候选人参加,包括从纳扎尔巴耶夫辞职后便担任代理总统职位的托卡耶夫。

“我很了解他。他是一个诚实、有责任感和说到就做到的人。他完全支持正在实行的国内外政策。所有计划都是在他的参与下制定和通过的。我保证,托卡耶夫就是我们能够信赖、把哈萨克斯坦交给他管理的那个人。”纳扎尔巴耶夫在辞职当天的电视讲话中这样介绍托卡耶夫。

本次选举的最终结果将在6月16日前公布。“哈国历史上共进行过三次总统选举,每次都是纳扎尔巴耶夫以高得票率获胜,从未低于80%。这一次也没有人怀疑托卡耶夫会最终胜出,但投票率的高低是托卡耶夫能否获得民众广泛支持的一个观察窗口。” 尤利娅指出。

5月中旬,《财经》记者在访问哈国首都努尔苏丹期间,看到街头很多地方都张贴着鼓励人们在6月9日当天去投票站投票的海报。哈萨克斯坦此次共邀请了超过1000名国际观察员前往本国各地观察选举,并在选举前组织了电视辩论为各候选人宣讲自己的政策主张提供空间。

继任者

托卡耶夫与纳扎尔巴耶夫从“哈萨克斯坦独立第一天就在一起”工作。但是与纳扎尔巴耶夫出身工人阶层不同,托卡耶夫出身精英知识分子家庭,会说除俄语外的多门外语。在苏联解体之前,托卡耶夫一直供职于苏联外交部,还曾经在苏联驻华大使馆工作。“其整个职业生涯基本上没离开过外交战线。”哈萨克斯坦的一位资深观察家对《财经》记者强调。

但是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托卡耶夫毅然决然选择为新独立的哈萨克斯坦服务,这说明托卡耶夫与纳扎尔巴耶夫一样是一个带有强烈民族自豪感的民族主义者。5月下旬,托卡耶夫在科斯塔奈州视察一农场项目时表示,“哈萨克斯坦不会向外国人出售土地,这是我的原则立场。”2016年,哈萨克斯坦曾因为政府的“拟将国有土地出售给外国企业或个人”的土地改革方案而爆发群众大规模抗议示威事件。当时的抗议迫使纳扎尔巴耶夫在紧急会议期间撤换经济部副部长。随后,经济部和农业部两位部长也相继引咎辞职。

尽管托卡耶夫已经年过65岁,但是其任代总统的这几个月期间,他的所言所行还是带来了一些新鲜的政治气息。6月7日,托卡耶夫在其个人账号上发推文写道,“旧问题--新的解决方案。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改善哈萨克斯坦人民的生活质量。我们将通过正在开展中的改革,确保为所有公民提供最先进的教育、负担得起的医药。清洁的生活用水和高质量的道路。"为完成这些任务,“政府与人民之间应开展对话。”此前,托卡耶夫要求本国所有的州长与市长开通个人社交媒体账号,通过网络与民众直接进行交流。

除此之外,托卡耶夫在前往地方视察时,简化了各种仪式和官僚化的程序。对于令哈国民众痛心疾首的腐败问题,托卡耶夫也指示称,"消除贪污将成为所有级别干部的主要工作指标……腐败行为严重威胁国家安全。但是为达到这一目标仅采取惩罚措施是不够的,国际经验证明了这点。因此,要加强社会监督,公民要积极参与公共生活。"

“比纳扎尔巴耶夫更年轻、更西化的托卡耶夫可能会给哈国带来一定的政治自由空间,但并不会走的太远,因为国家和社会的稳定仍是新总统的首要任务。哈萨克斯坦能够成为苏联加盟共和国中发展水平名列前茅的国家便得益于此。“ 俄罗斯后工业化研究中心主任弗拉季斯拉夫·伊诺泽姆采夫对《财经》记者分析称。

纳扎尔巴耶夫没有指定任何一个家族成员做自己的接班人,但他会全力保障家人在国家政治和金融体系内的财富和地位,伊诺泽姆采夫指出。在辞去总统职务之后,纳扎尔巴耶夫依然是哈萨克斯坦安全委员会的主席。依据2018年7月通过的《哈萨克斯坦安全委员会法》,纳扎尔巴耶夫依然在国家强力部门的官员任用方面有强大的话语权。

2006年土库曼斯坦前总统尼亚佐夫去世后便是国家强力部门最终掌握了任命接班人的话语权,而不是依照宪法规定的接任次序。2016年,乌兹别克斯坦老总统卡里莫夫突发脑溢血去世后,其家族势力也遭到了新总统的清算和排挤。“纳扎尔巴耶夫不希望看到这些不愉快的场面。” 一位中亚问题学者告诉《财经》记者。

长期在外交领域工作的托卡耶夫在哈国的政治根基并不深,几乎没有可以动用的强大经济资源,因此延续纳扎尔巴耶夫时期的基本政策和政治框架对他而言是最安全的,前述哈国资深观察家指出。

此外,本次哈国选举还有一个看点,就是谁会得到第二多的选票。本次选举的7名候选人中的阿米尔让·科萨诺夫属于公认的反对派人物,他的得票率从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社会对执政当局的不满程度。

贸易战的威胁

纳扎尔巴耶夫选择了一个“完美的时机”进行权力交接,一方面,他的健康状况还允许他继续监督继任者的动向,稳住国家的大方向;另一方面,哈萨克斯坦刚刚走出经济危机,给继任者留下一个可以支撑的立足点。

尽管独立已近30年,哈萨克斯坦的经济仍深深嵌入苏联空间。哈国向欧洲出口的油气和原材料需要途径俄罗斯国境,进口西方产品也需要经过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超过40%的贸易是与欧盟国家进行的);哈国产品与俄罗斯具有同质性,卢布贬值,哈国的坚戈也必须跟随一起贬值,否则向苏联空间内的其他国家出口将遭遇困境;从哈俄双边贸易的角度而言,俄罗斯内需的下降也给哈国的出口带来巨大困难。因此,当俄罗斯遭受西方经济制裁时,哈国必然难逃经济危机。

2015-2016年期间,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增速由前些年平均7%左右的水平陡然降至仅1%左右,这还是坚戈大幅贬值的结果。经过及时和有力的调整,2017年和2018年哈萨克斯坦GDP增速分别达到了4%和4.1%,

但外部经济环境依然对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发展构成挑战。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在参加2019年阿斯塔纳经济论坛期间表示,“哈萨克斯坦和中亚地区其他国家仍然有巨大的经济发展潜力。”但是基于当前紧张的国际贸易环境,任何增长预测和乐观情绪都“十分脆弱”。

哈萨克斯坦经济研究所近期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在中美贸易战趋紧的态势下,中国对美国出口钢、铝以及手机、集成电路等产品的下降将导致对哈萨克斯坦初级加工产品需求的下降;全球范围内经济衰退将导致对能源和原材料需求的下降;新兴市场的资本将撤离。这些因素都将对哈萨克斯坦经济发展构成挑战。

但是,中国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投资关系和更加依赖来自内陆地区的能源保障也将使哈萨克斯坦受益。

今年5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中哈双方重点关注了"光明之路"经济政策和"一带一路"倡议对接框架下的工业创新合作问题。双方将落实总价值达270亿美元的55个项目,要继续深化过境运输、能源、工业和农工综合体领域的合作。同时,哈方计划进一步扩大出口至中国的农业产品。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