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民币汇率破7降温:离岸央票再启,市场谨慎乐观

《财经》记者 韩笑/文    袁满/编辑

2019年06月11日 19:50  

市场人士指出,央行行长易纲的最新表态触发了部分人民币多头止损,人民币汇率出现了较快贬值,今天央行表示将再发央票可被视为对冲这波贬值

6月11日早间,央行发布消息称将于6月下旬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央行票据。受此消息提振,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双双走高,在岸人民币汇率拉升200点回到6.91附近,离岸人民币亦升至6.93。

此前一天,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至6.9332,触及2018年11月以来的低点。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则在6月7日跌破6.94关口,日内跌逾130点,引发市场担忧人民币汇率可能再次出现类似5月中旬的快速贬值。

有市场人士指出,央行行长易纲的最新表态触发了部分人民币多头止损,人民币汇率出现了较快贬值,今天央行表示将再发央票可被视为对冲这波贬值。

6月7日易纲接受彭博社采访,对于人民币汇率是否存在某个整数位的“红线”的问题,他表示“不认为这是一个重要问题,不认为某一个具体数字会比另一个更加重要”。他称,中国央行已经很长时间以来都没有干预汇市,并希望这种不干预的情况继续下去。

一周前,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在日本出席活动也表示,“7”不见得要当做汇率的底线,汇率也不必过分关注所谓整数位,中国依然坚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决定机制。

有市场人士认为,最近央行的表态引发了外界对于人民币汇率可能会比预期更早“破7”的猜测。德国商业银行经济学家周浩对《财经》记者分析称,此前市场一直认为央行会控制住汇率,这个表态使市场猜测政策立场是不是有所松动,所以导致了部分人民币多头纷纷止损。

另有分析人士则认为,央行选择的时间点很微妙,意在为6月底G20峰会可能无法达成协议的风险事件储备弹药。新加坡华侨银行经济学家谢栋铭指出,在6月下旬发行央票可以对冲到时可能的人民币贬值压力。

同时他指出,近期央行通过中间价来维稳汇率的意图相当明显。最近三周,中间价始终维持在6.90之下,已经偏离了中间价定价模型。他认为,央行已经在有意识地控制人民币贬值的节奏,但也没有意图过度推高人民币。

6月11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调贬5个基点,报6.8930。

此前在经历了5月中旬一波贬值后,随后人民币汇率市场出现了短暂的平静。在周浩看来,市场可能与央行达成了某种和解,市场无意试探央行的底线而做空人民币,央行也不想对市场逼空。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利率汇率策略师季天鹤也对《财经》记者指出,目前交易行情比较平淡,因为市场对于人民币汇率的方向没有明确的判断,“而且现在空头的力量其实非常弱,随时有可能空翻多,并没有出现去年10、11月即将‘破7’时的胶着状态。”

同时他认为,美联储已经传递出降息的信号,人民币相对于美元的强弱可能已经发生变化,市场无法判断出谁更弱,所以短期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会在窄幅区间内波动。

6月4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公开活动中表示,“美联储将采取恰当措施维持经济扩张,正密切监控贸易局势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影响,严肃对待通胀预期下行的风险”。在这一表态后,美元指数开始出现下跌,非美货币有所企稳回升。

多位市场人士仍然保持谨慎乐观,普遍认为人民币汇率在6月底G20峰会前破7的可能性很小。周浩对《财经》记者分析称,虽然央行有意为破7降温,但在目前这种情形下,破7仍可能是个熔断的点位,带来的恐慌可能远超过所谓“凡事皆有管理”的想象。最终的结果可能会出现严重的资本流出压力,进而迫使监管部门动用大量外汇储备来干预市场或者采取更严厉的资本管制措施。

而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央行已经退出使用大量外汇储备来干预外汇市场。虽然在岸人民币汇率在今年5月已贬值近2.5%,但截至5月末中国外汇储备较 仍上升了61亿美元,升至31010亿美元。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