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中重生,VC等待下一个风口

《财经》记者 刘以秦/文    谢丽容/编辑

2019年07月03日 16:53  

本文4479字,约6分钟

投资人们不是没钱,而是暂时失去了信心

今年上半年,中国VC市场确实难言乐观。

截止目前,中国VC融资总量和融资金额均比往年有大幅度下滑,企名片提供给《财经》记者的数据显示,截止今年7月1日,共计融资3063笔,交易金额3935.9亿人民币。2018年全年,一级市场共完成12163笔融资交易,金额达到15200.3亿。

与融资数据下滑同时出现的,伴随投资机构的人员变动,《财经》记者了解到,今年几乎很少有投资机构再招新人,甚至不少机构出现裁员情况。负责一级市场融资的财务顾问行业也受到波及,多位财务顾问都告诉《财经》记者,项目卖不出去已经是常态。

中国头部风险投资基金红杉资本中国,最近开启了一项“炒冷饭”的投资策略,将过去他们没有投资,但是发展势头还不错的公司,重新考察评估一遍,试图在其中找到新的投资机会。

红杉资本中国于2005年成立,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也被称为投资圈“教父”,2018年,红杉共投出172笔,金额总计约1143.35亿人民币,今年上半年,红杉投资案例仅32笔,金额约222亿人民币。

“连红杉都开始炒冷饭了,我们更是找不到方向了。”一位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过去几年,市场上总能出现一些大家都非常想投进去的项目,但是今年几乎找不到这样的情况了。”

VC行业在中国属于新兴行业,过去几年发展迅猛,自2012年起,融资金额逐年增长,2018年增至最高点。这促进了中国新经济的活力,资本让互联网公司可以在早期专注于增长而非盈利,让科技公司专注于技术研发而非商业化。

得益于此,过去几年,中国涌现出一批独角兽和上市公司,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行业也走在世界前列。不过,在刺激中国公司的创新的活力之外,激进的资本也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例如出现了一类“2VC”的公司;一些因为估值过高,难以为继的公司,以及创始人与投资人意见不合而导致公司失利的案例。

这样的现象被称为“资本泡沫”,到今年,这个泡沫终于被破了。

快速爆发到泡沫破裂,再回归到稳步增长,是几乎所有行业发展的必经之路,泡沫破裂也意味着新的机会即将到来。

找不到热点

一家电商领域的创业公司,去年年底开始启动新一轮融资,公司创始人前期接触的多家投资机构都表示,很有兴趣,愿意跟进,但到了今年年初,这些投资人不约而同的选择暂停。“投资人给我们的反馈是,近期他们都收紧了投资策略,让我们等到下半年再说。”该公司创始人告诉《财经》记者。

类似这样的案例在今年屡见不鲜,融资热度下滑几乎体现在每个领域,以近几年融资最热门的企业服务领域为例,该领域在2018年共完成1504起融资,共计2268.13亿人民币,2019年上半年,企业服务仍然是融资高地,但热度明显下滑,共完成380笔融资,金额总计281.4亿,总融资金额仅为2018年全年的12%。

下滑热度最明显的领域还包括区块链,2018年,区块链领域共完成523起,278.7亿融资,今年上半年,该领域仅完成95笔,54.3亿融资。

此外,资金进一步向头部企业集中,在人工智能领域,2019年上半年共计完成149笔融资,金额176.3亿,其中,旷视科技和地平线机器人两家公司,就拿走了87.75亿的融资金额,约占上半年总融资金额的一半。游戏领域,今年上半年共完成41笔,共计17.9亿融资,其中众应互联一家公司,就获得了8.56亿融资。

资金向头部企业集中,也是投资人越来越谨慎的表现,投资头部企业,往往面临溢价高的问题,同时头部企业往往轮次靠后,对于一级市场来说,赚钱的空间也更小。但相比早期项目,面临的风险会更低。

这并不符合风险投资的逻辑,风险投资讲究的是高风险高回报,在一家有前景的公司还未被人发现时就投入,以此来获得高额回报。

不少人认为,募资难是今年一级市场热度大幅度下滑的主要原因之一,但这一因素在现阶段,影响权重并不大。

中国一级市场募资比重确实在下滑,投中研究院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共有110支基金进入募资阶段,同比下降53.39%,募资规模359亿美元,同比下滑86.78%,2018年一季度,募资金额达到了2716亿美元。

但对于大部分的投资人来说,还远没到手里没钱的地步。机构募资并不是一次性的,一笔募资的投资期通常为3年,即使近期募资额度不够,投资人们手里还是会有弹药留存。

更主要的原因是,“整个投资圈都找不到热点了”,天图资本合伙人李康林告诉《财经》记者,“大家都没信心了。”

找不到热点的核心原因是,过去几年引领投资热点的商业模式创新已陷入瓶颈,技术创新的天花板还未能打破,以及过去两年,资本市场给出的估值过高,但退出渠道并不配套。这是多年来中国VC的两大痛点,但随着好项目的减少,这两大痛点在今年尤其“痛”。

痛点开始发酵

过去20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市场上也积累了大量的资金,这些资金一部分流入了一级市场,促使了中国VC行业的快速崛起,再加上“双创”政策的大力支持,创业成本快速下降,创业热度前所未有。

一直以来,引领投资热点的是通过互联网技术改造实体行业,包括共享经济,新零售,在线教育,智慧医疗,电商等。这些都属于模式创新,到今年,模式创新的各大赛道已经开始拥挤。

头部投资机构历年投资交易数量变化

数据来源:企名片

多位投资人都认为,接下来是技术创新的阶段,但是技术创新有一个明显的瓶颈,就是人才。

人,是决定是否投资的最关键因素。多位投资人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提到,创业方向有瑕疵,还可以随着企业发展不断调整,但一个有能力的创始人,可遇不可求。

从大学生到企业高管,再到科研人员,几乎都被创业热潮席卷过,投资人眼中有能力创业的人才,开始隐隐有断层的现象。

人才缺乏在技术类创业领域体现的尤为明显,以人工智能行业为例,一家AI创业公司的创始团队,必须要有过硬的技术能力。

以中国AI领域头部公司为例,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毕业于MIT,曾在香港大学和微软亚洲亚就要从事计算机视觉研究,且是国家“千人计划”入选者;旷视科技CEO印奇毕业于清华大学以及哥伦比亚大学,也曾在微软亚洲研究院从事人工智能和计算机视觉方面的研究。

具备类似背景的技术人才在中国并不多,在过去的三年里,高端人才的创业公司已经被悉数瓜分。到了今天,商业模式创新的创业机会越来越少,技术创新更被重视,人才紧缺问题也越发突出。

另外,估值过高,退出渠道不匹配的问题也越发明显。

过去两年,在面对一些热点领域的项目时,为了争取股东席位,不少投资人愿意给出更高的估值,去年,一家知名VC合伙人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提到,“如果一家公司最后能做到100亿美元估值,前期我们给到1亿美元还是10亿美元估值,都能赚到钱。”

事实证明,市场并没有想象的乐观。在中国,初创公司的退出渠道并不宽,由于不具备良好的盈利能力,只能选择去港股和美股上市,以此来完成退出。

但近期上市的中国公司,股价走势并不尽如人意,小米股价已经从上市初期的高点21.5港币,跌至10港币;在美股上市的蔚来汽车,股价已经从上市初期的11.6美元,跌至2.6美元。

中国的一级市场过去几年急剧膨胀,大量公司在上市前甚至已经走到E轮、F轮,估值高达几百亿,“这样的估值让二级市场很难赚到钱,后期的进来的一级市场投资人们也赚不到钱。”愉悦资本创始合作人刘二海告诉《财经》记者。

这也直接影响到一级市场的估值逻辑,一些高估值的公司正在碰壁,“过去两年,基本每一轮融资,估值都会翻一倍,但是今年,能保证估值不下调,都已经很难得了。”一位关注中后期项目的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

对比美国,不少初创公司通过被巨头收购来完成退出,但在中国,巨头的收购意愿并不明显,更愿意投资。

这与中美两国的创业主体不同密切相关,在美国,技术创新类公司更多。一位巨头公司投资部的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在早期收购模式创新公司风险极高,这类公司早期没有盈利能力,且需要花费大量资金补贴用户,推广市场,“但技术类公司即使没有商业化,他们的技术能力也能为巨头自身业务提供助力,收购价值更大。”

新的机会何时到来?

泡沫破裂之后,真正的投资价值也会突显出来,过去几年,创投圈鱼龙混杂,随着市场变冷,一大批机构和初创公司将会淘汰出局,市场也会变得更加理性。

对于创投圈来说,一个新的变化是科创板出台,今年6月19日,第一家公司华兴源创登陆科创板,这也意味着科创板正式投入市场。科创板采用的是宽进严出,企业通过科创板完成IPO的门槛不高,不过,这也不意味着投资人能够通过科创板获得可观的回报。

科创板的特质是重市场导向,“如果估值和公司真实情况不匹配,科创板也不会给你上涨的空间,很有可能跌的比上市前更惨。”其中一位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

除了找到更多退出渠道之外,投资人们更关心的是新的风口何时到来。

科技创新变得越来越重要,5G将是一个新的契机,围绕5G技术,会产生大量新的行业和机会,例如已经在资本市场沉寂一段时间的VR、AR领域,5G的到来能够给VR、AR的体验带来质的飞跃。VR、AR技术不止用于娱乐,在工业制造、教育、医疗、消费等领域,也能发挥作用。

此外,围绕00后人群的新消费习惯,也将造就新的风口,但00后群体的消费能力还未成熟,目前来看,包括社交、娱乐、消费等基础需求,都已经能够被现有的公司满足。不过,多位投资人都提到,00后群体会爆发出新的市场需求。

今年也并非完全没有投资热点,近期,RPA(机器人流程自动化)开始获得不少投资人的注意,CBinsights发布的2019年全球AI独角兽估值排行榜上,排名第二、第三的都是两家RPA公司,分别是UiPath(估值30亿美元)与Automation Anywhere(估值26亿美元),排名第一的是商汤科技(估值45亿美元)。

一些人将RPA归类为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个分支,但并没有AI所描绘的高度智能化,RPA解决的是软件流程自动化问题,可以灵活、快速、准确,且低成本的完成一些重复性工作。

有海外可以对标的高估值公司,是不少投资人最愿意投资的一类项目,《财经》记者了解到,不少RPA公司已经在过去几个月里估值翻倍。

但RPA领域同样会面临难以盈利的风险,目前RPA领域唯一一家上市公司是英国公司BluePrism,财报显示,过去三年,虽然公司收入增速都超过100%,但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下沉市场也是今年的热点,这是一场由拼多多带起的风潮,大量公司开始将触角伸至3、4线以外的城市和农村。

中国的技术创新已经起步,中国同时也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泡沫中同时也蕴含着新的机会。市场变冷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但这并不可怕,资本市场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有自己的运行规律。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