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股比惨:7成破发2成腰斩,蘑菇街优信领跌

黎明/文   魏佳/编辑

2019年07月04日 13:28  

本文4375字,约6分钟

这是美团的关键时刻。

2019年6月的最后一天,美团跌跌撞撞,终于将股价冲到了68.5港元。7月第一天开盘,美团股价冲破69港元,终于重回发行价。

这也是蘑菇街的尴尬时刻。

6月底,蘑菇街股价跌去80%,顺势抢走了优信二手车“领跌”中概股的头衔,成为跌幅最大的新经济公司。

2019年已经过半,那些在美股和港股上市的新经济公司,“跌跌不休”的态势丝毫未见好转。这些深陷股价下跌泥沼的公司,正在接受资本市场的严酷考验。

据燃财经统计,2018年以来在境外上市的47家新经济公司中,有15家股价跌幅超过40%,其中蘑菇街以80%的跌幅排在首位。另外,有35家公司的股价,依然在IPO发行价之下。

破发已经成为常态。重回发行价——成为这些上市公司的新目标。

另一个现象是,一些公司不仅股价跌破发行价,市值甚至跌破上市前的融资总额,这也导致投资人损失惨重。以趣头条为例,这家公司上市后股价最高达20美元,如今为4美元。这意味着,如果有人是在最高点买入,那么他的账面收益为——浮亏80%。

这样的案例不在少数。2018年以来上市的这些新经济公司,从上市至今,实际市值相比发行市值合计缩水近300亿美元。

在如今的资本市场,这不是一个保持耐心、失而复得的故事,而是大江大河、一去不复返的故事。

要点速览:

• 截至2019年6月30日,境外上市的47家新经济公司中,15家公司股价跌幅超过40%,蘑菇街、优信、品钛包揽跌幅前三名;

• 有35家公司的股价依然在IPO发行价之下,二级市场投资人损失惨重;

• 在15家跌幅最大的公司中,截至IPO之前,腾讯和高瓴投资的数量最多,均为三家。贝塔斯曼、君联资本、曼图资本各投资了两家;

• 一级市场不透明,容易高价投资;二级市场太感性,容易被大市气氛迷惑,整体估值倒挂。

哪些公司上市后最能跌?

哪些新经济公司在上市后混得“最惨”?据燃财经统计,这47家新经济公司中,有15家股价跌幅超过40%。 

 

其中,汽车行业、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医疗,这三大行业是重灾区。在汽车行业,优信、团车、蔚来汽车,这三家公司的股价平均跌幅为65%;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品钛、小赢科技、51信用卡的平均跌幅为62%;在互联网医疗方面,1药网、平安好医生的平均跌幅为50%。

优信是国内二手车电商第一股,如今股价下跌76%,市值6亿美元。而在上市前,优信最后一轮融资后的估值为32亿美元,如今市值不足当初估值的四分之一。今年4月,优信遭遇咨询公司美奇金投资做空,股价一度跌去五成,最低触达1.41美元,相比发行价下跌84%。优信公开回应后,股价才有所回调。

蔚来汽车上市首日即破发。上市第3天,股价大幅震荡,触发熔断机制,两度暂停交易,股价一度下跌超20%。如今,它的股价已经跌去59%。

和蔚来汽车前后脚上市的趣头条曾经是最能涨的新经济公司。它在去年9月上市,从成立到上市仅用了2年零3个月,刷新了中概股上市速度。上市当天,趣头条开盘涨30%,盘中五次因为涨幅过大而被暂停交易,最终收盘涨幅达128%。

然而上市不到一年,趣头条成为最能跌的公司之一。今年3月以来,趣头条一直处于连续下跌状态。和发行价相比,如今趣头条的股价下跌44%,市值仅有11亿美元。

国泰君安互联网行业研究员周桓葳向燃财经表示,中国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已经开始消退,to C的商业模式已经遭遇了增长瓶颈。2018年下半年以来,美股的互联网企业出现了很大的回撤。很多互联网企业的广告收入已经开始下滑,以广告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企业,受到了一定打击。

在这前15名股价下跌最多的公司中,有10家公司的市值不足10亿美元。小米更是从500亿美元市值规模,跌至300亿美元。

大部分新经济公司市值在50亿美元以下

制图 / 燃财经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投行董事朱泉星告诉燃财经,“没有盈利和收益支持的概念股,在上市后很难取得二级市场支持,现在资金(尤其是二级市场上的对沖基金引发的热钱)走向避险,互联网失去热钱支持。”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公司在上市后股价上涨。拼多多、瑞幸咖啡、云集,这些曾经备受争议的公司,在上市后却取得了较好的股价表现。

截至2019年6月底,2018年以来新上市的新经济公司中,共有12家股价上涨,其中虎牙以106%的涨幅位列第一。微盟涨了83%,同程艺龙涨了58%,瑞幸咖啡涨了15%,拼多多涨了9%,云集微涨3%。

这些公司中,虎牙、哔哩哔哩、爱奇艺均属于视频和直播行业,因为有亮眼的业绩支撑,这三家公司的股价均实现了增长。

哪些投资人亏惨了?

燃财经注意到,在这轮“跌跌不休”中,一些公司不仅股价跌破发行价,市值跌破末轮融资估值,甚至跌破融资总额。

这15家下跌最多的公司,其中不乏曾经的创业明星,背后投资机构阵容豪华。腾讯、阿里巴巴、高瓴资本、贝塔斯曼、曼图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都在股东名单中。由于市值大幅蒸发,这些公司背后的投资机构可能面临投资亏损,首当其冲就是腾讯。

以提交IPO申请时的招股书为准,燃财经统计了“上榜”这15家公司股东名单的投资机构。其中,腾讯和高瓴资本出现次数最多,分别投资了三家,且有两次为合投。

图 / 视觉中国

腾讯投资了蘑菇街、蔚来汽车、趣头条,都占据第一大机构股东的位置,一直到IPO时仍然持有。 高瓴资本投资了蘑菇街、优信、蔚来汽车。在跟腾讯合投蘑菇街和蔚来汽车时,高瓴资本都是仅次于腾讯的第二大机构股东。

2012年底,腾讯领投美丽说D轮融资,当时并未透露具体估值,但在2011年底的融资中,美丽说估值为1.5亿美元。美丽说和蘑菇街在2016年合并后,CEO陈琪称新公司的估值为30亿美元。如今,蘑菇街的最新市值为3亿美元,几乎回到了7年前的价格。这意味着,参与蘑菇街后期融资的投资机构,投资收益寥寥甚至亏损。

趣头条在2018年3月完成2亿美元B轮融资,估值16亿美元。当时腾讯投入了1.05亿美元,成为第一大机构股东。在趣头条IPO时,腾讯占股7.8%。如今,趣头条市值为11亿美元,已经跌破B轮融资估值,腾讯在趣头条上的投资出现账面亏损。

蔚来汽车在IPO之前,腾讯曾多次加码投资,在腾讯领投的D轮融资中,蔚来汽车估值50亿美元。上市后随着股价下跌,如今其市值已缩水至不足30亿美元。

这15家公司中,同时投资了两家的机构包括贝塔斯曼、君联资本、曼图资本,具体来说,贝塔斯曼投资了蘑菇街、团车,君联资本投资了优信、如涵,曼图资本投资了品钛、极光大数据。

图 / 视觉中国

投资了网红电商如涵的还有阿里巴巴。这家公司在赴美上市前,曾在新三板挂牌,阿里出资3亿元认购了9.58%的股份,如涵估值31.32亿元。随后如涵从新三板摘牌,转向美股,但因为持续亏损、高度依赖核心网红等原因,股价迅速跳水,市值缩水至2.85亿美元。目前,阿里持有如涵7.52%的股份,价值折算为1.48亿元人民币。相比3亿元的投资款,阿里在如涵这笔投资上亏损惨重。

华平投资是优信的重要投资方,B轮领投,D轮参投。在这两轮融资中,优信共筹集了6.6亿美元资金。在优信IPO之前,华平投资凭借14.1%的占股成为第一大机构股东。优信上市后股价遇冷,从9美元的发行价一路跌至2.2美元,市值不及B轮和D轮融资总额。

显然,华平投资没能在优信身上再造神州租车时代的资本盛宴。神州租车上市后,华平投资在股价上涨后,通过减持套现3.96亿美元,减去投资本金,华平投资净赚3.6亿美元。但这种高投资回报,是建立在股价持续上涨的基础上。当优信的股价持续低迷,华平投资想再赚取高额投资回报难上加难。

另一方面,也有投资机构获得超额投资回报。在12家股价上涨的公司中,腾讯投资了6家,其中拼多多、同程艺龙、腾讯音乐三家公司,腾讯都是第一大机构股东。相比之下,腾讯投中股价上涨公司的命中率更高。

投资者被套,上市公司退潮

2019年已经过半,从2018年兴起的这一波集体上市潮,终于到了开始退潮的时刻。融资困难、估值倒挂、急于出手,参与这场资本游戏的玩家们,在新经济公司整体股价下行的趋势中,变得焦虑不安。

“一级市场的估值比二级市场估值高,出现倒挂现象,代表了一级市场缺乏好标的,或是代表公司的原始股东或投资者在一级市场融资困难,在急于融资的情况下,以低估值在二级市场出售。”朱泉星说。

破发成为这一波新经济公司IPO的关键词,股价下跌和市值蒸发,则成为这些公司IPO后的常态。

首先受到影响的是早期的风险投资机构。对于它们而言,如果在IPO前没有退出,当项目进入二级市场,退出回报将取决于公司股价涨跌幅度。问题在于,风险资本推高了项目的估值,二级市场很难消化。

朱泉星认为,一般企业老板以为一级市场投资者的定价不会错,但一级市场投资者定价出错的情形确实存在,二级市场投资者盲目在高股价时追买股票,也一样会被割韮菜。“估值错配不在二级市场,而是错配在一级市场投资者盲目去高价追加投资。”

这同样会影响二级市场的投资情绪。参与新经济公司IPO认购、高位买进股票的投资人,在股价下跌过半时,就会导致所持市值大幅缩水,损失惨重。负面情绪在二级市场传导开来,导致资本愈发谨慎。

“如果项目能一直融资,估值一直涨,IPO后股价也一直涨,那所有参与游戏的玩家都有得赚。但这是不现实的,资产终归要回归真实价值,需要有人买单。”一家投资机构的投资经理告诉燃财经。

图 / 视觉中国

2019年以来,互联网创投领域的投资热度开始减退,面临监管风险的电子烟,成为今年最大的投资风口。上述投资经理向燃财经称,投资机构都在寻找好项目,但问题是互联网的创业机会已经不多了。

朱泉星认为,一级市场不透明,容易高价投资,导致被骗。 二级市场太感性,容易被大市气氛迷倒,同样也会被骗。“如果被套住,也就只能等,或是做股票抵押貸款。但如果每天交易量不高,其实根本退不出。”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参与新经济公司上市的大投行们,日子也不太好过。

某大型承销商内部人士向燃财经透露,德国最大银行德意志银行,正计划在全球裁掉2万个岗位,其中投资银行部被裁数量最多。日本最大投行野村控股,也在大幅收缩海外业务,缩减投资银行职位。“投行是经济的预先风向指标,现在大投行也难做。”该内部人士称。

闭着眼睛拿融资、高估值敲钟上市、轻轻松松割韭菜的时代,看来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文中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燃财经)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