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公安部刑侦局陈小坤:揭秘跨境电信网络诈骗大案

王丽娜/文   鲁伟/编辑

2019年07月05日 13:32  

本文5560字,约8分钟

提要:中国与西班牙警方联合打击电信网络诈骗,行动历时之久、出动警力之多、引渡人数之众,在世界各国执法合作史上、引渡史上均属首次

《财经》记者 王丽娜|文  鲁伟|编辑

摧毁诈骗“窝点”13个;引渡嫌犯225人;现场查获一大批涉案证据,涉案金额达1.2亿元……历时近3年,中国与西班牙警方联合打击跨境电信网络诈骗的“长城行动”取得重大战果。

“长城行动”是中国首次和欧洲国家联合开展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警务执法合作,这次行动历时之久、出动警力之多、引渡人数之众在世界各国执法合作史上和引渡史上均属首次。

2016年上半年,北京、江苏、浙江等地接连发生多起损失千万元以上的电信网络诈骗案。这引起中国警方重视,警方经过侦查发现,大批诈骗分子在西班牙设立“窝点”,实施针对中国民众的诈骗。为此,中国警方向西班牙警方提出协助请求,开启了备受瞩目的“长城行动”。

6月21日,公安部刑侦局巡视员、“长城行动”前线指挥部负责人陈小坤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称,近年来,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花样繁多,在全国各地不断蔓延。不法分子为逃避打击,不断变换诈骗手段,并向境外转移诈骗“窝点”,犯罪嫌疑人成批走向境外,在东南亚、中印边境、欧洲、非洲等地设立犯罪“窝点”,对中国人实施跨境电信网络诈骗。

陈小坤介绍,中国的电信网络诈骗于上世纪末出现在台湾地区,最初是以“刮刮乐”、“六合彩”等形式诈骗,之后借助电信网络,演变出多种诈骗形式。“2004年时还很简单,使用手机中的短信群发器,群发中奖信息,俗称‘土炮’。接着是前几年流行的‘伪基站’,再后来是用改号软件拨打电话。随着他们作案方式不断升级,我们打击手段和治理重点也不段跟进。”

据了解,“长城行动”中犯罪嫌疑人的作案方式就属于“不断升级”的情形——以西班牙为诈骗“窝点”,利用网络电话修改电话号码,冒充中国公安、检察、法院等机关工作人员向被害人实施诈骗。“窝点”是公司化运作与管理,嫌犯中分为头目与骨干(负责出钱投资、组织策划等)、转账取款人员(负责取款等服务)、技术组人员(提供技术支持与服务)、话务“窝点”人员(负责拨打电话实施诈骗),等等。

“长城行动”的集中抓捕时间是在2016年12月13日,西班牙警方和中方派出的侦查员,联合组成21个行动组,对位于西班牙的21个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窝点”开展集中抓捕行动,当天捣毁犯罪“窝点”13个(遗憾的是另8个“窝点”犯罪嫌疑人已经转移),抓获并临时羁押犯罪嫌疑人237名,初步核对案件800余起,涉案金额1.2亿元。

由于相关案件的受害人全部为中国大陆居民,为彻底查明案件事实,2017年1月,中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西班牙王国引渡条约》,正式向西班牙外交部递交了犯罪嫌疑人引渡请求书。经过两年多的庭审程序,西班牙国家法院二审作出判决,同意将“长城行动”全部犯罪嫌疑人引渡给中方。截至目前,西班牙方面已向中国引渡犯罪嫌疑人225名,其中台湾地区犯罪嫌疑人218名,仍有12人正在等待引渡手续。

公安部刑侦局巡视员陈小坤自2004年就开始从事反电信网络诈骗工作,是“长城行动”前线指挥部负责人。近日,陈小坤接受《财经》记者采访,向《财经》记者回忆“长城行动”从开始沟通到最后押解的全过程。

历时3年的“长城行动”

《财经》:为什么嫌犯会将“窝点”设在西班牙,对中国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

陈小坤:中国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的主体主要分为“台湾系”和“大陆系”。“台湾系”电信网络诈骗,嫌犯以台湾人为主,诈骗金额上千万元以上的案子基本都是他们做的。此前“窝点”多设在东南亚,中国警方集中在东南亚打击,每个国家一次能抓几百个嫌犯回来。

加大对东南亚的打击力度后,这些人开始往世界各地跑,非洲、东欧、西欧、美洲有“窝点”不断“冒出来”。当时我们侦查发现西班牙“窝点”最多,西班牙气候宜人、物价便宜,再加上西班牙有不少华人,台湾人在那里有根基。东南亚“窝点”打了以后,他们可能认为欧洲和中国合作少,可以逃避法律制裁,就往那边转移。

但我们侦查手段超前。(嫌犯)在世界各地的“窝点”,只要拨出电话,我们就可以查出他在哪个国家。2016年我们发现西班牙有30多个“窝点”,数百万元、上千万元的案子都从那里“冒出来”。一个很恶性的案例是,甘肃省一名中学教师他本身就比较贫困,被骗27万后自杀,为了防止这种恶性事情再出现,2016年5月初,我就开始向部里提出,我们要去西班牙打(“窝点”)。

《财经》:在西班牙打击跨境电信网络诈骗,经历了哪些过程?

陈小坤:我们此前和西班牙没有深入的警务合作,和对方取得联系后,把情况一介绍,他们是懵的,因为当地没听说过这种案子。(和他们)谈了三天后,我看进展不大,马上调整思路。我把甘肃教师自杀的照片给他们看,他们一看很震惊。但是他们不懂电信网络诈骗,比如嫌犯怎么骗中国人、信息流怎么走、钱又怎么转到台湾,这些他们不懂。我们就留下三个人,跟他们讲解,介绍电信网络诈骗。

讲通之后,由于他们的侦查理念跟我们不一样,得先明确“窝点”里有多少个人,以及每个人的身份信息,才能启动搜查。可是“窝点”里面具体有谁,尤其是层级比较低的人员,一开始我们并不知道。再次推动不下去时,我第二次赴西班牙,跟西班牙方面解释电信网络诈骗的犯罪组织和人员架构等等。沟通几个月后,西班牙方面让我们提供红色通缉令,由于红色通缉令批得很慢,最后决定发布国际刑警协查通告(diffusion)。

最终,我们商量西班牙警方冲“窝点”时,中方人员跟着进去,马上把嫌犯护照拍下来,中国国内再根据照片和姓名信息,申请发布协查通告。2016年12月13日,集中抓捕当天,公安部刑侦局会同国际合作局、公安大学,组织了100人的后方工作组,负责协调国内有关案件情况和有关法律文书的传输,连夜通过国际刑警组织系统对300余名犯罪嫌疑人发出国际刑警协查通告。

当天我们不断地发布国际刑警协查通告,传到200多份时,国际刑警组织的线路因为数据量太大堵住了,部分数据传不过去。西班牙警方在行动后只有24小时的羁押时间,有100多人,西班牙没有收到国际刑警协查通告,于是只能放人,对此好几个在现场的警察哭了,很伤心,但没办法。

整个“长城行动”,从开始沟通到最后押解,每个环节,都要和国内外不同部门的人协调,遇到问题必须找到解决办法。两个国家还面临法律体系的不同,嫌疑人被羁押后,又要经过一审、上诉、二审、再上诉和申请政治庇护程序,从2016年持续到今年6月前后共历时近3年。

“窝点”公司化管理

《财经》:西班牙这些“窝点”的组织架构是怎样的?

陈小坤:“台湾系”电信网络诈骗的幕后策划者都在台湾地区,号称“金主”,出资设立“窝点”,招聘人员。“窝点”里面的人员分成三个层级:第一层级即是“窝点”的组织管理者,负责每天的工作安排和业绩考核;第二层最主要的是“电脑手”,负责每天向中国的哪个城市发起“攻击”,定下之后某个号段电话后就群呼出去了,有盲打也有精准拨打;电话群呼后,总有人接或者回拨,然后就有话务员冒充公检法人员行骗。

“窝点”只负责拨打诈骗电话,取现由台湾地区的地下钱庄帮助操作,还专门有一伙人负责分解、取钱,他们被称为“水房”。

《财经》:据了解,目前电信网络诈骗呈现出产业化、公司化运作方式,具体是什么样的?

陈小坤:很多“窝点”是公司化的管理,我们搜查的时候发现,一些“窝点”都挂有奋进的标语——今天奋斗的业绩是多少、明天是多少?每天有业绩评比,还会提前进行培训,有一些电信网络诈骗团伙的培训基地在希腊。

话务员都有一套话术。台湾地区专门有人写诈骗剧本,也有“点子公司”写剧本,后期再不断完善。新手往往还会把这些剧本摆在桌子前,对方说什么话,你说什么话。如果团伙成员中有工作没做好的,会被关小黑屋。

嫌犯成批走向境外

《财经》:电信网络诈骗在中国是如何演变的?

陈小坤:2004年起,我开始从事反电信网络诈骗。当时电信网络诈骗在台湾地区兴起后,已经传入大陆,最开始台湾人将“窝点”设在台湾地区,也有设在大陆的,后来将“窝点”不断外移。传入福建安溪后,又慢慢扩散到其他地方,然后大陆也有人开始从事电信网络诈骗。2015年左右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最猖獗,“大陆系”的电信网络诈骗团伙也多了起来,在各地还呈现出不同的特点,比如冒充熟人诈骗、谎称重金求子、欠费、邮包涉毒,等等。

2004年时还很简单,使用简单的手机,靠短信群发器,群发中奖信息,俗称“土炮”。接着是前几年流行的“伪基站”,再后来是用改号软件拨打电话。随着他们作案方式不断升级,我们打击手段和治理重点也不断跟进。

目前,经过这些年的跨境打击,台湾地区嫌疑人在中国作案的案件数量占比大幅下降,但是“台湾系”电信网络诈骗的数额比较大,他们犯罪最猖獗的时间是2015年、2016年,电信网络诈骗金额单笔一个亿的有两单。2015年12月,贵州一单位的财务主管单笔被骗走1.17亿元,当时我正在中老边境打击跨境电信网络诈骗,接到这个信息,感到非常气愤。那个案子的“窝点”在乌干达,主犯已经被抓住。

现在,大陆系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数量上升,但每起诈骗的数额不大,骗术也比较简单。

《财经》:现在电信网络诈骗有什么新特点?

陈小坤:第一个特点是电信网络诈骗花样繁多,在全国蔓延开来。现在一些犯罪分子会先建微信群,里面只有你一个是“好人”,剩下的都是骗子,一般先和你聊天说别的事情,潜伏几个月突然有一天让你打款。有的更复杂,先给你洗脑,切断你和家人、朋友的联系,还会告诉你,一旦泄露你的行踪,你的家人会陷入纪检或者司法问题,以此诈骗。现在比较流行的还有交友类“杀猪盘”电信网络诈骗。

有些案子,被骗的人在宾馆里按照对方提示,一笔笔打款,我们警察说你被骗了,他还不相信,警察把宾馆房门撞开破门进入,他还骂我们。

第二个新特点是犯罪嫌疑人成批走向境外,台湾系电信网络诈骗从早前“窝点”设在东南亚,后来又转移到中缅边境、欧洲、非洲等地,跨境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给打击带来难度。针对大陆系电信网络诈骗,我们去年开始重点打击一些地区的“窝点”,从今年起,大陆系犯罪嫌疑人也逐渐跑向国外设“窝点”。

严打电信网络诈骗

《财经》:电信网络诈骗为什么这么猖獗,打击的难点是什么?

陈小坤:银行和电信部门把关不严,实名制落实不到位。比如,一些人能在银行不断开卡,由此滋生买卡卖卡的链条。骗子使用的卡,肯定不是自己的,是从网上购买。前段时间在广西省崇左市,警方一次收缴400多公斤的银行卡,几千套卡的姓名、密码都在写在上面,令人触目惊心。还比如,为什么在一些国家没有发生过电信网络诈骗,是因为大额转账和取现有严格规定。

2016年3月,公安部设立“电信网络诈骗案件侦办平台”,可以实现对全国的电信网络诈骗涉案账户紧急止付,最大限度地减少和挽回当事人的损失。紧急止付的工作,我们与相关部门谈了7年才最终实现。

2016年发生的山东女生徐玉玉因电信网络诈骗致死案,这也是一个痛心的案例,引起电信部门和银行的重视,现在查询电信网络诈骗嫌犯的真实来电信息比以前快速很多。

《财经》:电信网络诈骗目前和将来的态势如何?

陈小坤:电信网络诈骗目前还处于发展上升态势。现在传统犯罪都网络化了,甚至在一些重点禁毒地区,都没什么人贩毒了,而是跑到缅北搞“杀猪盘”,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的斗争还有很长时间。

公安机关将始终保持对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持续开展打击行动,不断加强国际执法合作,全力挤压诈骗分子境内外生存空间。

(本文为《财经》与腾讯新闻独家合作内容,谢绝转载)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最新评论
  • 财经网友
    1周前
    m
  • 财经网友
    1周前
    配资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