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清宪:以财富之水助力国际航运贸易金融创新

2019年07月06日 20:12  

本文5550字,约8分钟

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于2019年7月6日出席2019青岛•中国财富论坛并致辞,全文如下:

在2019青岛•中国财富论坛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

(2019年7月6日)

王 清 宪

尊敬的陈雨露副行长,

尊敬的曹宇副主席,

尊敬的刘强副省长,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

财富,有物质的和精神的两种。我们今天这个论坛叫“中国财富论坛”,我理解,既是物质财富创造者的论坛,又是为物质财富创造者提供精神财富的论坛。在这里,我代表青岛市委、市政府和1000万青岛市民,热烈欢迎来自全国和全球的充分展现财富价值的各位朋友!

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 王清宪

今年论坛的主题,是“财富助力航运贸易金融创新”。青岛正在发起国际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中心建设攻势,围绕航运做贸易,围绕贸易繁荣金融,全面提升青岛在航运、贸易、金融领域的全球竞争力和影响力。诚挚地欢迎大家帮我们一起出谋划策,推动航运、贸易、金融等多业态在青岛深度融合、互动提升。

从去年6月的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到今年4月的海上阅兵活动,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两次来到青岛,对山东和青岛的工作,提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要求。总书记的重要指示要求内容丰富,从全局与战略的层面,对青岛有三句话是最基本的。第一句,“办好一次会,搞活一座城”,这个“活”,是要内生的“活”,是全要素的“活”,正像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同志指出的,是空间布局层面的“搞活”,是动力层面的“搞活”,是各个领域的“搞活”。也就是说,是立体、综合、全方位、内生地“搞活”;第二句,建设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我们研究提出要建设具有开放、现代、活力、时尚特质的国际大都市;第三句,要求山东在全国开放大局中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山东省委要求青岛,充分发挥沿海开放城市作用,整合全球优质要素资源,做山东面向世界开放发展的桥头堡。我们理解,就是要让青岛成为山东这个中国对外开放新高地中的桥头堡,对内与京津冀、沿黄流域、东北三省形成发展良性互动,对外面向东北亚、联通日韩,努力打造长江以北地区国家纵深开放的新的重要战略支点。在我国东部沿海,已经有了珠三角、长三角开放支点的今天,从国家区域协调发展和纵深开放的角度来讲,中国的北方的确需要这样一个新的开放的战略支点,青岛应当有这样的担当。

青岛打造国际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中心,就是在这样的开放发展大背景、大坐标中提出来的。我们认识到,航运、贸易、金融,三者是一个互动的系统。航运是贸易的重要载体,贸易是金融的重要依托,金融是贸易的重要杠杆。金融放大贸易,贸易撬动航运。

从全球看,伦敦、新加坡、纽约、香港、上海、深圳等世界知名的开放城市,都是集航运、贸易、金融功能于一体的航运中心、贸易中心、金融中心。具体来说,主要分三种模式。一种是以市场交易和提供航运服务为主,以伦敦为代表。世界20%的船级管理机构常驻伦敦,世界50%的油轮租船业务、40%的散货船业务、18%的船舶融资规模和20%的航运保险总额,都在伦敦进行。全球有1750多家从事航运服务的公司与机构在伦敦设有办事处。第二种是以货物中转为主,以新加坡为代表。由于新加坡自身腹地较小,直接外贸运输并不多,但通过实施世界上最为开放的自由贸易政策,将其他国家的国际贸易货物都吸引了过去,以转口贸易产生的利润、税收等收入,推动金融、交通、旅游等行业发展,实现了由传统的中转型国际航运中心,向综合性航运贸易金融中心的转变。新加坡国际航运中心排名世界第1位,“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名第4位。第三种是以腹地货物集散服务为主,以纽约为代表。它承担了美国外贸进出口运输量的40%,在区域运输中占据重要地位,带动了航运、贸易、金融的紧密互动。它们的成功经验,都为我们提供了有益借鉴。

青岛以港而立、因港而兴。1891年,青岛建置,1892年,青岛就开始兴建港口,航运、贸易也随之逐渐繁荣起来。此后百年,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青岛一直是我国重要的开放口岸,青岛港一直是沿黄流域最大的出海口。发展到今天,青岛港已经成为全球第六大港,国际集装箱航线总数稳居中国北方港口之首。青岛不只拥有世界一流的海洋港口,在空港方面也有优势,新建的4F级胶东国际机场,今年将正式启用运营,规划建设的两条3600米的远距跑道,可起降空客380、波音787等世界最大机型,满足年旅客吞吐量3500万人次的保障需求;到2045年,将再建设两条跑道,满足年旅客吞吐量6000万人次的保障需求,真正成为面向世界的东北亚国际枢纽机场。

单纯从港口的航运功能看,青岛没有与世界知名的航运中心城市拉开多大距离。但在港口贸易、航运服务和金融服务上,我们的确还存在明显的差距。青岛港现在还只是一个运输港,很多货物的交易贸易都不在青岛,我们只能挣点车马费。青岛的现代航运服务业也还只是附加值较低的货运代理、船舶代理,像航运保险、航运金融这样的高端航运服务业,我们发展相对滞后,也缺少有较大影响力的全球、全国性贸易企业。

运输港只有成为贸易港,在更大市场空间内配置资源,港口的效应,港口对一个城市的价值,才可能最大程度地发挥。总书记在不久前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上提出“加快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进程”,我们正在瞄准日本、韩国引进综合性贸易主体,推动与两国海港、空港的联动互通,争取越来越多的知名贸易大企业在青岛注册落户。我们与中远海运、马士基、地中海、达飞等著名的船公司开展战略合作,还分别与中谷海运、安通控股、上海泛亚等排名前三位的内贸集装箱航运企业签订了合作协议,世界前20大船公司都在青岛港持续增航线、扩舱容。前几天,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先生到青岛考察,对香港与青岛开展航运、贸易、金融领域合作,给予了很大关注,提出了具体合作路径。来自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的一批企业家也来到青岛,我们作了深入沟通交流,建立了联系推进机制,香港将在国际航运、贸易、金融、海事以及旅游、餐饮、时尚等服务业方面全面助力青岛。青岛还在对标世界知名港城,邀请专业团队,进行青岛港大港区域转型改造和临空经济示范区加快建设。我们探索的,就是海港、空港与城市相互融合、一体发展的港城建设路子,为相关产业集聚发展搭建平台。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液。血脉通,发展才有活力。青岛是一个具有深厚金融基因的城市,一百年前,依托发达的铁路与口岸,现代工商业就在这里聚集,金融业开始兴起并活跃,上世纪30年代,青岛中山路一代银行林立,青岛成为那时山东乃至华北的金融中心。一百年后,青岛金融业的大树更是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特别是2014年2月青岛市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获批,为青岛金融业发展注入了新的强大动力。2016年4月,青岛首次被纳入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排名,居第79位,到今年3月已跃居全球第29位。2018年,青岛金融业实现增加值800.4亿元,占GDP比重6.7%,金融业已成为全市的重要支柱产业。

金融机构是金融业的主体。目前,我市金融机构数量达到了265家,全国首家外商独资财富管理公司、银行业首批资产托管中心、全国首家由产业发起设立的消费金融公司、全国第三支人民币国际投贷基金、首家市级资产管理公司等具有示范意义的专业财富管理机构相继在青岛设立。他们为管理好千家万户的财富贡献自己的力量,而他们本身也是青岛的宝贵财富。

我们深知,与青岛优质的资源禀赋相比,我们的金融业发展还远远不够,还需要进一步聚合能量。我们正推进实施聚集金融资源的“金富”、服务实体经济的“金帆”、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的“金链”三大行动计划,出台在全国具有显著优势的金融业扶持政策,做好金融招商引资、招才引智工作,链接国际金融资源,更好发挥金融作用,着力打造服务于航运贸易的金融中心、全球创投风投中心和面向国际的财富管理中心。

有专业人士分析,一个时期来,受全球大局势的影响,创业风险投资在全球范围加速流动。我们用心地抓住这一机会,于今年5月9-10日,召开了2019全球(青岛)创投风投大会,出台“青岛创投风投十条”政策及配套实施细则,千余位创投专家、商业精英、创业先锋和企业家汇聚青岛,打造了一场全球创投风投领域的盛会。大家反映,青岛创投风投十条政策,是目前全国创投风投方面最具吸引力的政策。我们启用了创投风投大厦,面向世界,打造中国创投风投中心。两个月时间,来青岛对接洽谈创投风投合作的机构超过120家,其中已落地或计划年内落地基金机构85家,涉及基金规模上千亿元。

财富管理是金融的重要内容。它从本质上讲,是一种投资行为。从客户的角度看,是为了实现财富的保值增值;从服务机构的角度看,是通过最大限度合理配置财富,以财富创造财富,从而获取回报。能够在驾驭风险的同时创造价值,这必然是智慧者的事业。中国的财富管理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我们更加突出面向广大人民群众的财富管理需求。从这个层面讲,财富管理还是一个增加民众财产性收入的善行义举。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财富如水。要想让一滴水避免蒸发的风险,最好的办法就是汇入大江大河;要想让一滴水也能有奔流到海的价值,最好的办法也是汇入大江大河。财富管理的大江大河在哪里?我想,这恰恰呼应了本次论坛的主题,“财富助力航运贸易金融创新”。航运、贸易、金融,关系着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技术流等要素的流动,正是发展的大江大河。作为国内唯一以财富管理为主题的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青岛将继续加强探索、先行先试,用平台思维做发展乘法,积极搭建各类平台,用开放的视野、在更大的空间整合资源,推动财富与产业、技术、人才等要素在青岛互动耦合,创造新的组合,实现价值倍增,使财富更好的规避风险、获得收益,以财富之水,助力国际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为国家战略担当、为山东乃至中国北方发展赋能。

从一定意义上说,推动航运、贸易、金融紧密互动发展,就是打造一个生态系统。我们用生态思维创发展环境,像自然生态一样,营造适宜的阳光、空气、温度、湿度等环境条件,吸引有资源优势的合作方在青岛连在一起,推动各要素形成深度关联、跨界融合、开放协同、利他共生的生态圈系统,降低企业发展成本,促进企业价值的实现。我们认为,政府作为这个生态系统的组成部分,所能给予整个生态圈的最佳的“阳光”“雨露”,就是营造市场化、法治化的环境。

市场化改革,就是要政府更加认识市场规律,尊重市场规律,利用市场规律,推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次机构改革,青岛在16个经济管理部门都设置了市场配置促进处,这在全国可能都是一种探索,其目的就是要专门研究政府应如何在尊重市场的前提下发挥作用,把凡是市场能干的一律交给市场;市场机制还不完善的,政府就去培育市场,而不是替代市场;在市场失灵的领域,政府则要更好地补位,发挥好政府作用。我们在金融领域也积极发挥市场的力量,前面讲到的全球(青岛)创投风投大会,就走了市场化办会的路子,委托相关创投风投公司参与办会,整合全球创投风投优势资源,大会办得很成功,赢得各方面赞誉。财富论坛连续成功举办,也得益于与《财经》的良好合作。

法治化的重点是规范和约束公共权力。我到青岛工作后反复讲,政府作为行政法人,要敬重法律,“新官不理旧账”,是法盲的表现。前期,我们对全市由政府失信导致的纠纷进行排查摸底,依次分类做出处置。我们还由政府购买公共服务,聘请中介机构对涉及企业的相关政策进行研究梳理汇总,向企业提供咨询服务,企业想申请什么政策,不用跟政府部门见面,就找政府委托的中介机构,由中介机构依法依规帮企业申请政策兑现,并且约束政府兑现政策。如果无故不兑现,就要提起行政调解、行政诉讼。我们用法治化思维和手段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针对财富管理跨行业、跨市场、跨国界优化配置资金的特点,强化风险意识,扎实做好前端评估、监测预警、风险隔离,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抓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严厉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维护地方金融稳定。

改革开放虽然40多年了,但让各级党政领导干部把市场化、法治化的意识渗透到血液中去,成为一种自觉和习惯,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为进一步优化政务环境,加快高质量发展步伐,我们提出“学深圳、赶深圳”,首先从“学深圳人、赶深圳人”做起,持续地选派干部到深圳体悟实训,计划每年派3批,每批150人、体悟实训100天。首批150名干部已经到了深圳,全部安排到深圳的大型企业、投资机构和中介组织,让干部忘掉职务,成为职员,换位去体悟,身临其境去感受,既了解企业是如何运作的,也站在企业的角度体悟深圳什么样的政府服务才让企业家感到舒服,用企业的眼睛去看什么是干部的市场化、法治化、专业化、开放型的素质和能力。这样长期坚持下去,去过深圳的干部会越来越多,使具备市场化、法治化、专业化、开放型的素质和能力的干部成为主流,青岛市场化、法治化政务服务环境就会形成。

这次论坛高朋满座、精英荟萃,十分期待听到大家的真知灼见;十分期待得到大家对青岛国际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中心建设的具体指导;十分期待大家来落户青岛,共创财富!

谢谢大家!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