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雷军的烦恼:花10.5亿回购股票,股价依旧跌了43%

王琳/文   阿伦/编辑

2019年07月09日 17:45  

本文6231字,约9分钟

2018年7月9日,在筹备了半年之后,小米如约上市,为了庆祝,公司给每个员工发了两件T恤。

颇具戏剧性的是,小米的上市拉开了香港资本市场狂欢的序幕,之后,美团、映客、宝宝树等多家企业悉数排队敲钟,但小米的市值并未迎来节节高升。

截至7月8日,其股价从17.0港元跌落至9.61港元,市值跌去100多亿美元,离“让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的诺言越来越远。为挽救市值,从2019年1月开始,小米集团已经斥资10.5亿元进行了22次股票回购,公司股票却始终在10.0港元低位徘徊。

股价的下跌固然受到全球股市整体萎靡不振、手机厂商红利耗尽、增长乏力困境的影响,但小米要解决的问题更多:主营业务过度依赖手机,却面临华为和OV的强势围剿;AIoT表现良好,但尚处于初级阶段未到快速增长期,同时对生产资料要求很高。

更深层次的问题是,过去8年,小米“天天以拖拉机的身体跑高速”,雷军累得够呛,如今小米必须要把拖拉机换成更适合的交通工具。因此上市之后,小米开始频繁调整组织架构。雷军必须建立一套更适合的组织架构,来提升整个小米集团的战斗力,而不是供应链有问题亲自灭火;中国区销售不给力又挂帅亲征。

4月6日,小米迎来9岁的生日。雷军在发给公司的全员信中写到:这9年里,我们经历过很多光荣的瞬间,也经历过不少艰难的时刻。今天我们在这里庆祝小米9岁的生日,同时吹响小米踏上创业第二阶段的号角。

故事开启了新篇章,小米和雷军面临的艰险越来越多,但以勤奋著称的雷军从来不会停止进步,更不会坐以待毙。

市值下滑之路

雷军对小米的自我期许和资本市场的实际评估之间,横亘着一个巨大的鸿沟。

从去年1月开始准备上市到7月9日敲锣,半年时间,小米的估值从传闻中的1500亿美元下滑到近500亿美元,实现了N连跳,而这种大幅下跌到上市之后也并没有结束。

2019年1月9日,小米期权解禁,据悉此次解禁涉及30亿股股票,相当于小米集团已发行股票的19%,员工和投资者的财富自由之梦得以兑现。

而就在解禁前一日,摩根大通、麦格理、瑞银这三家机构不约而同发布报告下调小米目标股价。如摩根大通由原来的“增持”降为“中性”,并且将目标价由原来的18港元,大幅下调至10.5港元。

1月10日,小米股价创新低,1月15日,更是首次跌破10港元。两天之后,小米集团斥资1.5亿港元回购股票,小米股价重新站上10.0港元。雷军也携高管承诺:未来365天继续锁定小米股票不套现。

自此之后,小米的股价有过近4个月的回暖。但好景不长,6月3日,小米股价下挫至历史新低8.92港元。截至7月8日,其股价从17.0港元跌落至9.61港元,市值跌去400亿美元,离“让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的诺言越来越远。

为挽救市值,从2019年1月开始,小米集团已经斥资10.5亿元进行了22次股票回购,但股价依然在10.0港元低位徘徊,甚至业内有人猜测,10.0港元或许是小米的心理价位。

回购的效果并不理想,这与小米股票的回购不给力有很大关系。1月9日小米解禁股的数量高达30亿股,但至今小米回购的数量只有1.25亿股,实在是杯水车薪。另一方面,虽然针对小米首批限售股的解禁,雷军及其他控股股东承诺在未来一年之内不会出售其持有的小米股票,然而这个承诺并没有多大意义,因为这些人都不在本次解禁的范围之内。

市值的不断下跌和财报数据形成了强烈反差。小米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财报显示,一季度小米集团总收入人民币438亿元,同比增长27.2%;经调整利润为2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4%,营收利润双增,均超出市场预期。

可是香港资本市场似乎并没有买账。原因在于,这份财报背后存在诸多隐忧——Q1季度总营收为上市以来单季度最差营收,21亿元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处置投资所得,而如若除去这部分收入,净利润仅为14.9亿元,为上市以来最低。

根据中金预测,小米2020年市盈率约为15.6倍,已处于联想、苹果等硬件企业的水平。目前来看,小米估值已回归至市场心中的“合理”水平,但这个数据低于港股互联网公司平均30倍左右的市盈率,甚至也低于港股硬件高科技公司的19倍左右的市盈率。

小米市值的现状虽然受到全球经济萎靡的影响,但更多的是,资本市场还是把小米看成一家硬件企业,而非互联网公司,这和小米自己的定义截然不同。更重要的是小米主营业务过度依赖手机,而如今全球手机商场都面临红利耗尽之后的增长乏力。

手机突围

小米似乎想努力冲出性价比的束缚,摘掉消费者眼中“小米=便宜货”的帽子。

2019年1月3日,红米Redmi从小米独立,原金立总裁卢伟冰负责红米业务。这既是小米有意为之,也是小米的无奈之举。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小米价格在2000元以上的手机所带来的收入占比仅三成,换句话说七成以上的江山是红米打下来的,这就意味着从某种角度来说,红米才是真正代表了小米整体品牌形象的存在。

而将小米沉淀多年的传统“历史重任”移交给Redmi之后,小米将探索新的发展战略,包括探索并持续稳定高端市场、服务女性市场、更多探索线下新零售渠道等。这就意味着,小米要重新起航,也难怪雷军在小米9周年时吹响小米踏上创业第二阶段的号角。

但在MIX系列败北之后,中高端手机现在几乎是强敌的天下,除了苹果、华为以外,三星在国际高端手机市场依旧不容小觑。另一方面,IDC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的手机出货量下滑了4.1%,这意味着手机市场由增量变成存量,如果想要提升自己的份额,需要从友商那里抢饭吃。

在海外市场,小米显然是霸主,但国内市场则不然。按照IDC的统计,2018年,小米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仅有13.1%,大幅度落后于OPPO的19.8%和vivo的19.1%。  而且这个趋势还在继续。据华尔街见闻报道,2019年前两个月,小米手机国内出货量同比下跌31%,仅有604万部,和OV的距离被进一步拉大。

竞争远比想象中激烈。彭博援引知情人士称,华为的目标是在2019年占据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多达一半的份额,以抵消海外市场份额的下降,与之伴随的是海外撤回的团队。

华为步步紧逼,小米自然不能放松。要解决中国市场的增长乏力,小米先后在组织、渠道、研发三个方向上发力。

今年3月,小米特成立中国区,由在小米电视中立下功劳的王川负责,5个月后,雷军亲自上马,担任中国区总裁。雷军带来了小米集团最有力的配置资源,小米集团组织部直接进驻中国区,掌管手机部的集团总裁林斌、掌管Redmi品牌产品线的集团副总裁卢伟冰也常态协助压阵。

据悉,雷军过去一个月里面谈了上百名员工,从中国区核心主管到各省、市线下主要业务负责人。显然,中国区业务的萎靡已经成为了小米极大的痛点。

其次,小米手机利润低已经成为共识,这让小米在线下渠道建设方面并不完美。

相比于卖一部华为和OV带来的四五百块的利润,小米手机的利润仅为5%,而对比小米手机的平均价格,不难发现,这个利润让经销商很难有动力去销售。

事实上,小米早就意识到渠道问题,Redmi K20发布后,卢伟冰在一个会议室接受媒体访问,而雷军则在另外一个会议室与线下代理商和经销商见面。

因此,6月18日,小米提出在新零售建设方面还将追加投入50亿元,主要用于合作伙伴的额外奖励、渠道创新建设投入、团队培养与激励。

当然,这些都只是辅助,最重要的是小米需要爆款产品。目前,小米的动作是在暑假到来之前发布了与美图合作的首款手机小米CC,以期激发年轻人的购买欲望。

在雷军最初的设想里面,小米通过主打“性价比”来占领手机市场引来流量,然后再通过互联网增值服务来获取利润,但是这个模式的前提是小米手机硬件的销量必须要有保证。如今,面临华为的技术优势和舆论优势、OV在线下渠道以及品控上的优势,小米更是不能懈怠。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小米一定会在高端机和女性市场上持续发力,以抢回中国市场的份额。

强化AIoT

小米要守住自己的“根据地”,也需要开拓新战场,完成二次增长神话。

2019年年会上,小米正式启动“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并将其作为小米未来五年的核心战略,同时将在AIoT领域持续投入超过100亿元。雷军表示,AIoT,对外意味着AI+IoT,即AI+物联网平台。对小米内部而言,AIoT就是“All in IoT”。

小米的重金压注来源于雷军对风口的敏锐。雷军的判断是:互联网分为三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互联网,第二阶段是移动互联网,第三阶段是物联网(IoT),“每个阶段必会有成就万亿级大公司的机会”。

喜欢顺势而为的雷军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2013年年中,雷军让时任小米副总裁的刘德组建队伍做投资,决心用小米的价值观培养100家公司,搅动100个行业。

事实上,雷军的判断也没有错。今年1月申万宏源发布的一份研报显示,家居物联网是国内消费级IoT最大的子领域,占比超过六成,到2022年其规模将超过2000亿美元。

但能不能站在风口上起飞却需要考验内功。目前来看,AIoT处于初级阶段,虽然其比AI稍微成熟,但也未到快速增长期,且竞争格局非常分散。比如,天猫精灵对小爱同学紧追不放,华为试图通过HiLink生态链接到行业头部企业直接对小米生态链造成冲击,百度的DuerOS也在接入各种第三方企业。此外,还有亚马逊、苹果、谷歌等一众全球巨头对中国物联网虎视眈眈。而除去互联网巨头,传统家电厂商,比如格力、海尔、美的也相中了这块肥肉。

更重要的是,AIoT行业是一个对生产资料要求很高的行业,其集成度高,需要通信和互联网技术。“比如,冰箱置入芯片,背后是算力、联网的能力,这不是传统家电厂商的技术积累,而销售冰箱可能也不是互联网、通讯企业原有的渠道优势。海尔、美的不晚于2010年开始研究相关技术,2013年进行商业化尝试,近年投入到相关产业链端对端的有数亿元/年,两家合计可以上两位数(亿元)。”业内人士曾指出。

其背后的技术门槛并不低。在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教授杨学成看来,与其说手机+IoT是双轮驱动,不如说芯片+云计算才是根本。前者仍然是业务导向的思维,但后者却考验企业家的视野和胸怀。

“小米在芯片上的投入还不够,或者说方法不得当,SoC(系统级芯片)迟迟未见突破。其实这也正常,做芯片本来就是九死一生的事儿,但却是绝对不能放弃的,尤其在当前的环境下。除此之外,利用开源的RISC-V来布局物联网芯片领域,小米肯定大有作为。云计算方面,小米太依赖金山云,虽说从感情上说得过去,但长远看,必须把精力用于构建小米自己的云。”杨学成表示。

好消息是,经过6年的摸索,2018年年报显示,共有1.31亿台设备(不包含手机和笔记本电脑)接入小米IoT平台,这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消费级物联网平台之一。

目前,小米及顺为资本共投资270多家公司,其中近百家与硬件有关。通过投资,小米看上去建立了很深的护城河,但对于被投企业来说,小米的加持即是加速器,也是桎梏。

早期,小米可以给生态链企业带来品牌溢价和渠道、营销支持,虽然这样的帮助是要求生态链企业必须认同小米的价值观。但是随着体量的增大,生态链企业需要独立发展,打造自己的品牌。比如,做手环的华米已经在去年上市,做智能家居的绿米接入米家品牌的同时,还另辟了一个叫Aqara的品牌。而当小米生态链企业纷纷谋求独立的时候,小米该如何和生态链企业共处呢?

小米的行业属性决定了它必须和生态链企业拧成一股绳,想要打赢团战,他们需要齐心协力,并且彼此都需要具备极高的包容性。

上市以来,小米曾多次进行架构调整,这至少说明了小米生态链自己也意识到了问题:靠投资参股控制的时代已经过去,想携手走向更远小米也需要自我升级,这种升级绝不仅仅是简单的人事变动。小米需要思考的是如何与生态链企业共赢、更大程度的赋能和真正的生态协同。

变革之路

2019年1月11日,雷军总结了小米目前的两个主要矛盾:即公众对小米的期待与小米发展速度之间的矛盾;小米的发展速度与现有组织管理能力之间的矛盾。

从这两个主要矛盾可以看到,小米的现有组织管理能力是基石,组织能力的提升决定了小米发展速度的快慢,发展速度的快慢决定了公众对小米的满意度。

因此,从上市开始小米已经进行了7次组织架构调整。这七次组织架构调整的思路基本可以分为两个方面:

1、加强总部职能。合伙人回到集团,从战略和管理层面为年轻管理者引路护航,目前,小米集团完成6个部门(财务部、参谋部、组织部、质量委员会,技术委员会和采购委员会)的整体构建。

2、提拔年轻干部。将原有的四个业务部以及人工智能与云平台部重组成17个部门,并任命了15个业务总经理,直接向雷军汇报。

雷军一口气提拔15个总经理,且“其中80后占大多数,在小米带领团队都是立过战功,而且对小米有着罕见的忠诚",首先由小米本身的发展阶段决定。上市之前,小米靠几个合伙人以游击队的打法做到营收过千亿,员工近2万;而上市之后,小米必须要建立一套正规军,制订作战计划的参谋体系和有力的组织保障体系。

其次,是由行业本身决定的。智能硬件研发周期通常都要8-16个月,而小米几乎每个月都得发数款新品,否则就会被其他企业抢占市场。而每一个项目,都需要专业的顶尖人才来盯。

这样的调整意味着雷军正在由业务和产品思维逐渐向战略思维转变。但这种转变短时间内无法实现,目前来看,雷军既要抓业务,又要制定战略。

雷军的用人理念是80%时间找牛人,上市之前,他找来了林斌、刘德、周广平、王川、黎万强等一系列理念一致的同仁,但眼下,雷军并没有像马云找到张勇一样找到属于自己的左膀右臂。“雷军什么时候像马云找到张勇那样,什么时候小米才能走上另一种境界”。杨学成表示。

很多问题亟待解决,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中国科技公司山寨国外模式成疯的时候,小米确实率先孵化出一种新物种——靠硬件获客,靠互联网做收入。在雷军眼中,小米是一家手机公司,也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更是一家新零售公司。

2月20日,小米9发布,最终定价2999元,而起初这款手机的定价是3299元。这个定价让雷军连续几天睡不好觉,他下了很大的功夫说服了所有的高管,最终又降低了300元,"2999,有可能这是最后一次小米的旗舰系列定3000块钱以内的"。

“请相信我们小米永远不会忘记性价比的原则,我们在同等的性能下,一定是价钱最厚道的,同样的价钱一定是实力最强悍的,我认为世界上需要友商,也需要小米这样的创新创业的公司。”雷军在发布会现场表示。

性价比是小米起家的地方,如今,保留核心优势的同时,一场变革正在小米集团内部悄然发生。2016年,雷军已经证明小米具备穿越低谷的能力,如今时移世变,小米能否创造二次奇迹呢?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部分内容参考《小米估值之辩》、《小米的烦恼:股票很烂,公司很好》。

 (燃财经)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