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备案再次延期,靴子落地前P2P平台路在何方?

《财经》新媒体 王小贝/文     

2019年07月10日 19:27  

本文2238字,约3分钟

上半年已过,网贷行业或于6月底完成首批试点备案的预期随之落空。面对持续存在的监管不确定性,留下来的平台有的选择继续坚守,冲击备案,有的则主动更换赛道,谋求转型。备案政策的出台为何一再延期?选定不同出路后,诸多平台又能否坚持到最后?

平台数量降至864家

备案为何屡次延期?

目前,网贷行业的整改仍在进行,这也被视为导致备案再次延期的主要原因。网贷之家发布的《P2P网贷行业2019年6月报》显示,6月份,网贷行业成交量为893.81亿元,环比5月减少36.22亿元,环比下降 3.89%,同比下降则达50.86%。截至今年6月底,P2P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864家,环比减少26家;正常运营平台合计贷款余额总量为6871.2亿元,环比下降1.87%。

从监管层释放的消息来看,推动行业加速出清仍将是未来一段时期内的工作重心。新华社在7月7日的报道中指出,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近日联合召开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提出第三季度整治工作将继续严格落实降机构数量、降行业规模、降涉及人数的“三降”要求,加大良性退出力度。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认为,备案延期的主要原因在于,不少网贷平台的业务覆盖全国多地,需要各地监管部门之间达成统一的监管标准,监管协调难度较大,易产生监管空白和模糊地带。因此,需要进一步确认监管机构的职责和分工,尽快统一监管标准。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昱在接受《财经》新媒体采访时表示, 2019年是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的攻坚之年,在这一过程中,对行业风险排查得越透彻,越有利于推动备案及监管政策趋向完善。

尽管备案规则仍在酝酿之中,但根据今年4月流传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省级平台实缴注册资本应不少于5000万元,全国性平台实缴注册资本不少于应5亿元。对此,不少平台已闻风而动。来自零壹研究院的数据显示,5月以来至少有9家平台完成增资,至少32家平台的实缴注册资本达到或超过5亿元。

“这能增强我们投资人的信心,也表明我们积极拥护监管的态度。等到完成备案后,进一步发展业务也需要更大的资金投入。”某网贷平台的工作人员向《财经》新媒体表示。

在尹振涛看来为,上述流传的备案方案无疑更利好于头部平台,实力不足的中小平台将无缘备案。他认为,对于发展普惠金融而言,包括网贷平台在内的互联网金融意义重大,因此备案启动工作虽有所延迟,但仍指日可待,毕竟“监管机构绝对不会让它们(指网贷平台)全都消亡”。

转型不易

网贷平台如何坚持到最后?

备案并非现存网贷平台的唯一出路。监管部门此前指出,“对于少数在资本金和专业管理能力等方面具备条件的机构,允许并鼓励其申请改制为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

不过,对于有意沿上述路线转型的平台来说,能否获得相关牌照是关键所在。一方面,早在2017年底,监管部门便已暂停发放网络小贷牌照。据网贷天眼统计,目前至少有27家P2P平台拿下网络小贷牌照,其中不乏瞄准备案的头部平台。李昱对《财经》新媒体表示,按照监管规定,网络小贷平台不可跨区域经营,且在融资上有严格的杠杆限制,缺乏实力的网贷平台转型后仍将面临严峻挑战。

另一方面,消费金融领域的战火也日益猛烈。今年5月,百度旗下的度小满(重庆)科技有限公司入股哈尔滨哈银消费金融;6月,新浪微博旗下的微梦创科网络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入股包银消费金融。巨头纷纷加入后,有意入局的网贷平台自然压力倍增。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在接受《财经》新媒体采访时表示,持有消费金融牌照的网贷平台应格外注重对消费场景的发掘,未获得牌照者则可与金融机构合作,利用流量优势为后者提供导流等助贷服务。

事实上,不少昔日的网贷头部平台都欲通过助贷业务完成角色变更。6月17日,信而富宣布放弃P2P业务,转型成为“以机构资金为放款主体的助贷平台”。6月20日,点融网也表示助贷业务将成为未来的发展重心。

在业内人士看来,助贷业务考验的不只是平台流量,更是其金融科技实力。某港股上市网贷平台的业务负责人向《财经》新媒体表示,仅靠引流获客难以支撑长远发展,只有技术实力被认可,才能在风控甚至产品等层面与金融机构展开合作,而这离不开长期持续的资金与人才投入。“所以龙头企业会占据一定的竞争优势。”该人士认为,随着金融科技服务的垂直细分,不同层级和规模的服务商也将寻得相应的市场空间。

此外,还有网贷平台将赛道转至私募战场。3月,红岭创投宣布将于2021年12月底清盘线上债权资产,旗下投资宝平台转型线下私募,亿钱贷平台则继续冲击备案。

对此,薛洪言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认为,对网贷平台而言,获得私募牌照相对容易,不过私募管理人的服务对象必须是合格投资者(一般是高净值投资者),网贷平台积累的客户则是小额出借人,服务对象存在显著差异,转型难度不容小觑。

虽然靴子尚未落地,但新的备案时间表正日渐清晰。据网上流传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2020年将在全国范围内结束备案登记;新华社则在近日报道中指出,今年四季度,监管部门将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将整改基本合格机构纳入监管试点。因此,无论是冲刺备案、掉头转型,还是退场止损,各个平台都需要尽快做出选择。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