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大战三回合 安踏能成功趟过“浑水”吗?

《财经》新媒体 刘洋/文     

2019年07月11日 21:20  

本文3675字,约5分钟

7月11日早,美国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发布了第三份针对安踏体育(02020.HK)的做空报告,报告直指安踏旗下高端品牌FILA的店铺归属模糊、数量不实。对此,安踏体育则发布公告回应称,董事会强烈否认报告中的指控,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事实上,这已经是浑水针对安踏体育发布的第三份做空报告了,此前,浑水分别于7月8日、7月9日发布报告,认为安踏这家中国最大的体育用品公司利润率过高、财务造假、有意欺骗外部投资者。安踏则在一次次“强烈否认”中进行应对。

图/东方IC

一周大战三回合 安踏趟得过“浑水”吗?

本周,浑水针对安踏的做空来势汹汹。周一,浑水发布了第一份做空报告《Turds in thePunchbowl》,直指安踏良好的财务表现并非依靠其经营,而是因为安踏利用了大量秘密手段,通过控制一级经销商来粉饰财报。

由此,三轮做空战正式打响。

第一轮

浑水:安踏操控旗下一级经销商粉饰财报

安踏:坚决否认指控 不准确且具有误导性

周一,浑水发布第一份做空报告《Turds in the Punchbowl》。根据第一份做空报告,浑水认为,投资者不可相信安踏的财务报告,他们认定,安踏所发出的营收数据,是安踏秘密控制多个一级分销商,来欺诈性推高营收的结果。

报告写到,浑水通过大量文档证据来证实安踏秘密控制27家经销商,其中至少有25家是一级经销商,这些经销商占据安踏整体销量的70%。报告指出,对于此前安踏宣称一级分销商是独立的第三方,这也是个谎言,安踏高级管理人员对于公司控股一级经销商的事实都心知肚明。

浑水在报告中具体谈及了安踏秘密控制一级经销商的方式:

报告指出,安踏作为为其他品牌生产运动产品的厂商,想要拥有自己的品牌,就必须创造属于自己的经销和零售渠道。为此,安踏的控股股东运用自己的资金来投资创建经销网络。2007年,安踏计划IPO,安踏内部意识到他们需要创造一个虚假的独立经销商,于是他们将多个公司和分销商重新命名,去掉了原本名字中“安踏”字样。安踏宣称其品牌分销商都是平等的合作伙伴,因此对于分销商的财务状况,安踏的了解度也并不高。

对此,浑水表示,这都是在装模作样。有多个证据显示,这些分销商的拥有者都是安踏主席丁世忠的代理人。2008年,晋江韵动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简称“晋江韵动”)成立,这家公司名义上归属彭清云,但彭清云是丁世忠的代理人,丁世忠事实上控制着晋江韵动。与此同时,安踏高级管理人员——王华友是晋江韵动的总经理。而且,晋江韵动还控制着多个安踏一级经销商。

报告中写道,安踏的高管们通常将这种安排称为“左手跟右手的关系”,安踏是右手,而经销商是左手。在安踏的商业网络中,有着众多姓林、丁、吴、彭的人,他们基本上都是亲属关系。

除此之外,《腾讯·棱镜》报道称,浑水还列举证据包括:现任安踏营销总裁兼执行董事的吴永华,在2017年7月之前,一直担任安大监事一职;吴的堂兄吴文侯妻子林爱民担任安大法律代表;安踏董事局主席丁世忠的妹夫丁清亮,则自2005年起,至少持有安大25%的注册资本。

对此,安踏7月9日紧急召开电话会议并发布公告澄清。安踏表示,浑水报告所提述的25家经销商均为独立与本公司或任何关联人士,且并无关联的第三方;本集团各分销商拥有自身的管理层团队,作出独立的商业决定,并独立于集团的财务和人力资源管理功能,且并无相互控制关系。

首日交锋,安踏体育股价大幅下挫,盘中一度大跌8.68%至50.5港元,截至当日上午收盘,该股跌7.32%至51.25港元,蒸发市值近110亿港元,公司随后短暂停牌。

第二轮

浑水:内部人贱卖上市公司资产,谋取私利

安踏:强烈否认有关指控不准确且具有误导性

浑水针对安踏的第二篇做空报告《Mens Rea》发布于7月9日,报告认为,安踏在IPO后不久进行的一系列动作暗示着安踏内部在故意欺诈外部投资者。

报告中写道,2008年,安踏内部人士出售了一个价值较高的公司资产,并试图掩盖这个事实。

具体而言,上海锋线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主要负责安踏的国际品牌零售业务。2008年5月,安踏宣布以1.874亿出售上海锋线,然而,其中1.814亿(总价的99.5%)都用于支付上海锋线的供应商欠款。

但最终根据股权转让合同,新买家仅向安踏支付了597.4万元人民币,而根据安踏披露文件,安踏此前对上海锋线投资达8120万港元。

浑水称,安踏在此次剥离上海锋线的交易中,同样也使用了代理人。

对于这份做空报告,当日,安踏发布第二份澄清公告:否认强烈否认报告中就本集团相关交易的指控,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尽管第二回合中,安踏的回应极为简略且并未拿出具体证据来反驳相关指控,但从股价来看,9日已经开始止跌上涨,收盘时涨幅0.2%。

第三轮

浑水:安踏并未持有所有FILA店,且FILA店数量不实

安踏:强烈否认有关指控不准确且具有误导性

在第三份做空报告《FILA Buster》的开头,浑水这样写道:“丁主席看到这份报告后一定会相当焦虑,而读到文末,对安踏还有信心的投资人也得如此。”

报告中,浑水指出,安踏曾澄清包括苏伟卿在内的代理人为独立合作伙伴,而通过调查,浑水发现,苏伟卿在北京拥有46家FILA店,但安踏一直声称自己持有所有的FILA店。所以,安踏要么在苏伟卿的事上撒了谎,要么就是在FILA店数量的事上撒了谎。因此,投资者不能相信安踏FILA店的数量,安踏很可能只是编造了不属于自己公司的FILA店的数字,甚至为FILA店做了欺诈性的财务报告。

根据浑水的调查,FILA网店显示其在北京有42个实体店,在河北有56个实体店。但根据中国工商管理局记录,2018年安踏100%持有的FILA Style在北京只有一个分公司,在河北是没有分公司。浑水还调查到,事实上目前有两个企业在运营着FILA线下店,一个是鼎动(北京)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另一个是北京吉元鼎动体育用品有限公司。而安踏上市公司并未持有上述公司的股权。

同时,浑水在调查北京28家线下FILA店时发现,只有11家摆出了营业执照,且都归属于鼎动(北京)或者北京吉元鼎动。

在该份做空报告发布后,安踏立即发表澄清报告:强烈否认报告中的指控,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三轮交锋过后,安踏体育最新股价却翻红走高,早盘一度上涨超过3%。截止11日收盘,安踏涨幅0.98%,收盘价51.3港元。

13个月内遭三次做空

值得注意的是,浑水此次做空距离安踏上次被做空不足两月。5月30日,做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创始人Soren Aandahl发布了针对安踏的做空报告,认为其旗下品牌FILA斐乐内地收入不透明,安踏股价有高达34%的下降空间,每股只值32.93港元。

同样,安踏发布澄清报告称,相关指控中含有若干事实性错误、误导性陈述及无根据猜测。此次做空后,安踏股价大跌13%,但Blue Orca Capital并未在其官网发布完整的做空报告,安踏体育股价也随后回升。

而在2018年6月,沽空机构GMT Research发布了一份题为《中国体育用品:造假还是惊艳》的做空报告,指出安踏、特步及361度等7家企业有财务造假嫌疑。安踏随后发布了澄清公告,强烈否认GMT Research报告中的有关指控。在此次做空中,安踏得到了部分券商的支持,最后GMT Research的做空不了了之。

尽管13个月内发生三次做空,安踏都得到了机构的支持。

7月9日,大和发布研报表示,维持安踏“买入”评级,目标价63.6港元。该报告指出,安踏2007年上市以来,集资34亿元,只有8120万元是投资于上海锋线,约为IPO集资所得2%,实际上对安踏而言微不足道。此外,大和认为,沽空报告误导事实,上海锋线一直亏损,并非增长快速的业务,因此大和认为无证据表明安踏主要股东牺牲小股东利益而获利。

同时,据wind显示,花旗也调高安踏体育至持有评级,目标价为55.70港元。

而此前安踏遭遇Blue Orca Capital做空时,国泰君安发布报告称,相信公司财务数据的真实性,沽空报告提出的证据不够充足、论据逻辑不太合理,维持对安踏体育的推荐,建议投资者可以逢低买入,长期持有。中信证券也发布报告称,做空机构对安踏体育的三方面质疑有失偏颇,判断二季度经营良好,看好公司绝对龙头实力,维持“买入”评级。

同时,2018年6月,GMT Research发布做空安踏等企业后,富瑞发表速评,回应沽空报告中毛利润较高的质疑,并表示继续相信安踏在内地体育用品品牌当中,拥最大潜力,重申予该股目标价44.5港元,评级“买入”。

中概股被做空机构猎杀由来已久。《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分析,一方面中概股公司营收增速快、股价持续大涨、收购吸引投资机构和做空机构的强烈关注;另一方面原因则是源自公司的管理制度和会计制度,业绩披露子项非常模糊。

而以浑水为代表的做空机构则善于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抓住端倪制造市场恐慌性跟风。

总而言之,这更像是一场无关对错的资本逐猎的游戏。

(综合自浑水做空报告、wind资讯、腾讯棱镜、每日经济新闻)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