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科创板受理企业全景大扫描

《财经》记者 杨秀红 张建锋 王颖/文    陆玲/编辑

2019年07月15日 20:43  

本文10330字,约15分钟

科创板英文命名“star market”,凝聚了国家级战略性期待,蕴含着群星闪耀的意境。未来,科创板能否培育出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偶像+实力明星企业,是市场各方的共同期盼。

图/IC

图/IC

《财经》记者 杨秀红 张建锋 王颖 | 文   陆玲 | 编辑

2019年盛夏,中国资本市场各方正翘首以盼一件大事的发生——科创板开闸。

在科创板开闸前夜,《财经》记者对已受理的148家(包含终止企业)科创板企业进行了全方位扫描。

《财经》记者统计发现,申报企业几乎被新一代信息技术等五大领域涵盖,北京、上海等经济发达地区,成为科创板“黄埔军校”。研发投入大,让科创板的整体含金量高于主板。但受理企业2018年净利润中位数低于创业板同期数据,也显示出科创板的赚钱能力稍显不足。

据《财经》记者统计,科创板申报企业总融资规模预计将超千亿元,平均每家募资金额远超创业板。从选择标准来看,预计市值最低的“标准一”成为超八成公司首选。选择标准过度集中,被解读为未能体现出科创板上市标准多元化的特征。

虽然监管层多次强调“要对科创板多一些包容”。但随着申报企业的不断增多,质疑也随之而来。特别是之前市场热盼的一些明星独角兽缺席,让科创板备受诟病。

“目前约70%申报企业从其他板块改道而来。由于这些企业登陆资本市场的准备工作已经较为充分,因此申报速度较快,但这些企业未必是具备较高科技含量的‘独角兽’企业,这是目前申报公司中缺乏科技独角兽的主要原因之一。”太平洋证券股转业务总经理王晨光告诉《财经》记者。

王晨光认为,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很多企业目前仍处于“爬坡过坎、跟跑和并跑”阶段,领跑阶段特别是突破关键核心技术的企业相对较少。

科创板英文命名“star market”,凝聚了国家级战略性期待,蕴含着群星闪耀的意境。未来,科创板能否培育出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偶像+实力明星企业,是市场各方的共同期盼。

募资总额超千亿元

虽然尚未正式开闸,但从目前每家拟募资金额来看,科创板吸金额度远高于创业板。

Wind数据显示,截止7月15日,148家科创板受理企业,拟募集资金总额为1348.89亿元,每家公司首发平均募资9.11亿元,远超创业板764家公司IPO每家平均募资5.22亿元。

科创板受理公司中,拟募资10亿元及以上的公司有38家,占比25.67%。此外,拟募资20亿元以上有13家,拟募资在2亿元-5亿元公司共有49家。

而创业板公司IPO募资中,金额在10亿元及以上的公司为72家,占比仅为9.42%。

从科创板募集资金投向来看,生物科技、软件、机械、电器设备、半导体产品与半导体设备五大产业吸金均拟超百亿元,合计金额690.49亿元,占目前科创板拟募资总额比例51.19%。其中,半导体产品与半导体设备拟募资207.16亿元,高居榜首。

《财经》记者统计发现,半导体产品与半导体设备中募集在10亿元及以上的公司有9家,占募资10亿元以上公司比例高达23.68%。

主营业务为光伏组件的天合光能,拟募集资金30亿元。其中,5.25亿元用于铜川光伏发电技术领跑基地宜君县天兴250MWp光伏发电项目;6.51亿元用于晶硅、太阳能电池和光伏组件技改及扩建项目;4.37亿元用于研发及信息中心升级建设项目;13.87亿元补充流动资金。

2016年-2019年一季度,扣非后净利润一直处于亏损的硅产业,目前已完成第二轮问询。公司拟募资25亿元,其中17.5亿元用于集成电路制造用300mm硅片技术研发与产业二期项目,7.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生物科技行业中,拟募资超过10亿元的公司分别为华熙生物、科前生物、昊海生科。

华熙生物是以透明质酸微生物发酵生产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2016年-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7.33亿元、8.18亿元、12.63亿元。公司拟募资总额31.54亿元,分别用于华熙生物研发中心提升改造项目、华熙天津透明质酸钠及相关项目、华熙生物生命健康产业园项目。

5家通讯设备公司中,有两家公司募资超过10亿元。以功能手机和智能手机为主产品的传音控股,此次募资30.11亿元,其中10.59亿元用于传音智汇园手机制造基地项目,其余资金分别用于手机生产基地(重庆)项目、移动互联网系统平台建设项目等5个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目前,拟募集资金最少的公司暂为新数网络。

主营业务为程序化平台投放业务的新数网络,2016年-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68亿元、2.67亿元、2.33亿元。公司拟募集2.51亿元,用于智能大数据广告投放分析系统建设项目。

从实际控制人属性来看,实控人为个人的科创板申请公司募资808亿元,位居首位。国资背景(包括地方政府、地方国资、国资委、中央机关、央企)公司募资总额为179.44亿元紧随其后。

标准选择偏谨慎

据统计,超八成科创板申请公司,选择市值最低的“标准一”,显得较为谨慎。

主营业务为云计算和人工智能领域提供以芯片为基础的解决方案的澜起科技,选择“标准一”上市。即,“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2017年-2018年,澜起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12.27亿元、17.5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47亿元、7.37亿元。

Wind数据显示,拟陆录科创板采用上市标准一的公司有127家,占比85.81%。

在中泰证券保荐代表人张玉林看来,大多数企业选择标准一,主要基于多方面原因:第一,若科创板企业发行询价后达不到当初申报的市值标准,则发行失败。标准一市值标准是不低于10亿元,对于科创板企业而言更容易满足,选择标准一更为稳健;第二,标准一更加接近IPO要求,首批申报企业有相当一部分是拟IPO企业,与标准一的要求天然契合。

值得注意的是,满足第二、三、四套上市标准的企业也分别超过22家、51家和52家,但仅有少数企业选择了这三套上市标准,许多企业在满足多套标准的情况下仍选用了第一套。

新时代证券表示,由于科创板存在询价过程中预计市值未达到门槛而发行终止的情形,因此企业与保荐机构出于谨慎性考虑,倾向于选择市值要求最低的第一套标准。

一位投行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多数公司选择标准一,除了确保发行顺利外,第一套标准对财务要求较低,有利于公司提高发行价,具有较好的套利空间。

已经发行完成的华兴源创每股发行价24.26元,发行后总股本为4亿股,发行市盈率为41.08倍,按此计算,其市值高达97亿元,远超“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的标准。

兴业证券金融分析师傅慧芳对《财经》记者表示,绝大多数企业选择风险较低的标准一是出于求稳心理。随着券商投行定价能力的提升,未来可以期待选择其他上市标准的企业增多。

目前,科创板五套上市标准均有企业选择,其中选择标准四的有11家。

基于公司2018年度实现营业收入30.41亿元,并结合报告期内的外部股权融资情况、可比A股上市公司二级市场估值情况,容百科技(688005.SH)选择适用第四项上市标准,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30亿元,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3亿元。

按照容百科技发行4500万股、拟募资16亿元计算,则公司每股发行价为35.56元,其发行后总股本为4.43亿股,如顺利发行,则该公司市值约为157亿元,亦远超其选择的“市值标准”。

已注册生效的天准科技,选择的上市标准为: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20亿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3亿元,且最近三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累计不低于1亿元。

数据显示,天准科技2018年营业收入为5.08亿元,2016年-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累为1.65亿元。

选择特殊表决权上市标准二的目前有优刻得。根据规定,发行人具有表决权差异安排,拟适用“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的上市标准。

2019年3月17日,优刻得设置特别表决权股份,其中每份A类股份拥有的表决权数量为每B类股份拥有的表决权的5倍,每份A类股份的表决权数量相同。

公司总股本为3.64亿元,其中A股0.98亿股,B股2.66亿股。凭借特别表决权,季昕华、莫显峰、华琨虽然仅拥有公司13.9633%、6.4357%、6.4357%股份,但却分别拥有33.67%、15.52%、15.52%的表决权,成为优刻得共同实际控制人。

而华润微电子、九号智能则选择红筹股上市标准二。

华润微电子是一家根据开曼群岛法律设立的公司,其是《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若干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18〕21号)所规定的尚未在境外上市的红筹企业,因此公司选择“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且最近一年收入不低于5亿元”的标准。

五行业占据主导

科创板,顾名思义,讲究的是科技创新。根据科创板的定位,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企业,会被优先推荐。主要包括六大领域,分别为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高端装备领域、新材料领域、新能源领域、节能环保领域、生物产业领域。

据《财经》记者统计,7月8日,随着专注于氢燃料电池发动机系统研发及产业化的亿华通的申报稿亮相,填补了此前科创板申报企业在新能源板块的空白。上述六大产业集体申报科创板,几乎囊括了所有公司。

其中,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63家,生物医药产业领域34家、高端装备领域25家、新材料领域16家、节能环保领域6家。除此之外,还有两家企业属于其他领域。

上述领域中,以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的企业最多,约占当前科创板受理企业的半壁江山。这些企业涉及细分行业主要有电子核心产业、互联网与云计算、大数据服务、新兴软件和新型信息技术服务、人工智能、下一代信息网络产业等,均是涉及当前前沿科技的产业。

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排行中,新兴软件和新型信息技术服务、电子核心产业分别占据20家、22家,位居前两位。

“科创板的创立,丰富了新一代信息技术行业的资本供给渠道,且科创板支持的六大类别企业第一类就是电子信息产业,科创板服务‘硬核科技’企业的市场定位也符合电子信息产业的特征,自然会引起众多优质电子信息企业的关注,踊跃申报在常理之中。”中泰证券保荐代表人张玉林告诉《财经》记者。

电子核心产业中,和舰芯片已完成第三轮问询,其主要从事12英寸及8英寸晶圆研发制造业务,产品主要应用于通讯、计算机、消费电子、汽车电子等领域。虽然扣非后净利润数据不理想,2018年甚至巨亏1.46亿元,但在2017年在晶圆代工企业中排名第四,彰显了该公司的行业地位。

“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占比较高的原因之一,是该行业包括电子、通信、计算机、互联网等TMT行业,细分行业最多,主板TMT占比亦比较高。”华鑫证券研究员,电子行业权益组负责人徐鹏对《财经》记者表示,另一原因是该行业代表未来的发展方向,政策支持力度较大,企业成长较快。

兴业证券金融分析师傅慧芳亦对《财经》记者表示,科创板专注于为技术创新而非模式创新的企业提供上市平台。TMT仍是朝阳行业,未来发展空间大,技术迭代快,是其占比较高的主要原因。

高端装备领域中,已进入提交注册程序的世纪空间,是一家面向中国及全球客户的自主遥感卫星运控及地球空间信息大数据服务商,主要产品为卫星遥感大数据产品、空间信息综合应用服务。2016年-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87亿元、4.63亿元、6.04亿元。

由于主业受国家政策支持及高新技术企业属性,世纪空间获得的政府补助和享受的税收金额较大。同期,公司所获得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1785.83万元、2494.95万元和2214.06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87.44%、84.58%和 60.36%。

一位前投行高管亦对《财经》记者表示,上述六大行业属于国家政策支持行业,更容易获得资金青睐,加之行业内独创性、技术性较强特性,技术创相对容易出成果。

区域分布来看,科创板申报公司集中在经济发展地区特征较为明显。北京、江苏等地,成为申报企业主要输出地。

Wind数据统计显示,科创板申报公司分布在19个省(区、市)。其中,北京以29家高居榜首,上海、江苏、广东、浙江分别以25家、24家、21家、14家紧随其后。其余省(区、市),除了山东省占据6个名额外,其余均在5家以下。而位居西部、北部的甘肃、宁夏等暂无企业申报。

在徐鹏看来,上述科创板申报企业数量较多的地方,都属于经济较发达地区,教育资源众多、人口持续流入、人才储备丰富是这些地方的共性,已形成的产业集群效应、创业环境较好因素,叠加PE、VC对企业的支持力度相对较大,让上述区域涌现了较多的科技创新公司。

如承担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成果转化承载区的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现有企业2.2万家,包括90家世界500强企业投资的130个项目,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近千家,形成了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与大健康、高端汽车与新能源汽车、智能装备与机器人四大主导产业。

科技含量高于主板

科创板推出之初,就把科技含量放在了首位。图/中新

科创板推出之初,就把科技含量放在了首位,这一指标也是投资者关注的重点之一。

“科技含金量,不仅仅要看是否属于相关行业分类,还要看主营业务结构、企业在行业中的地位,以及研发投入的比例,研发人员的情况等等。”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认为。

就科创板企业而言,研发投入较大是其共性。

根据Wind数据统计,2016年-2018年,科创板企业的研发投入占各自营业收入比例的平均值为12.91%、11.43%和10.74%(剔除部分亏损企业的影响),2018年内研发投入占比超过20%的企业有17家。

其中以微芯生物研发投入占比最高,该比例高达55.85%。这意味着,微芯生物将一半以上的营业收入投入到了研发中。微芯生物是一家自主研发新分子实体药物的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金山办公位列第二,其研发占比为37.85%。

上述研发支出比例远高于主板和创业板,甚至高于纳斯达克去年的水平。根据中原证券统计,2018年创业板和主板研发支出总额分别是689亿元和 5127 亿元,研发支出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是5%和1.3%。纳斯达克去年底研发支出占比则为7%。

不过,随着科创板申报企业的增加,亦出现不少研发占比较低的企业,引发市场质疑。

Wind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度,研发支出总额占营业收入比例低于5%的科创板公司有33家,低于3%的有3家,占比2%,分别为九号智能、华特股份、木瓜移动(IPO已终止)。

其中,已终止科创板上市审核的木瓜移动暂以0.71%位居榜尾。2016年-2018年,木瓜移动研发费用分别为2790.32万元、2730.61万元、3052.43万元,占收入比例的比重分别为4.94%、1.2%、0.71%。同期,同行业公司Criteo(NASDAQ:CRTO)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87%、7.57%、7.79%。

木瓜移动表示,公司研发费用占比偏低,是由于公司收入飞速增长与盈利结构变化所致。2017年-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303.51%、89.89%。

该数据引起交易所问询,要求公司披露研发投入成果转化情况,及在研发投入占比持续、大幅下滑的情况下,公司如何有效保持技术创新和技术先进性,是否能满足公司的发展需求。

木瓜移动回复称,保持既有的研发方式和节奏即可以保证技术持续更新和技术先进性,也足以满足公司发展需求。

在民生证券看来,木瓜移动研发费用逐年减少,可能说明公司的壁垒不高,但公司人均产出高于同行业,按公司目前的商业模式而言,增加客户资源及扩大研发投入是构建壁垒的要素之一。

傅慧芳认为,符合国家战略要求的七大领域对公司研发投入、细分领域技术地位也有比较高的要求,这与科创板的定位相符,也让科创板的含金量较高。

中原证券分析称,从纳斯达克经验来看,研发费用与营收规模相关度达八成以上,研发支出越多的公司营业收入越高,或者营收越高用于研发的资金越充裕,两者也会产生正循环。

徐鹏对《财经》记者表示,主板并不对科技创新作出特别的规定,只要符合一定的标准就可申报,例如贵州茅台虽然盈利能力很强,但其研发费用率较低,并不属于科创板推荐的行业,这也是科创板含金量相对较高的原因之一。

尽管市场各方紧盯“研发投入”这一指标,将其作为检验科创成色的“试金石”,但也有企业家不敢苟同:“研发投入并非越多越好,应有所权衡。”他直言,做研发相当于“搏一把”,大规模投入未必就能转化成收入和利润,风险很高,“若非大型企业,此项指标能够达到5%-6%,已经相当不错了。”

赚钱能力参差不齐

从毛利率水平来看,科创板受理公司毛利率水平与创业板大致相当。图/IC

虽然含金量相对较高,但科创板公司的赚钱能力略显不足,在目前上交所受理的148家科创板企业中,有4家企业处于亏损状态。

以科创板第一股华兴源创为例,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12亿元、13.9亿元、10.0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0亿元、2.1亿元和2.43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2亿元、2.96亿元、2.37亿元。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8.90%、45.03%及55.38%,处于相对较高水平。

该公司主要从事平板显示和集成电路检测,其主要客户包括苹果、三星、LG、夏普、京东方等。

尽管营收规模在百家科创板中处于前列,但是2018年营业增速和扣非后的净利润均有所下滑。与2017年相比,该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26.63%、16.03%、-19.93%,业绩增速下滑明显。

华兴源创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业绩波动主要受到下游客户对产品需求的周期性波动影响。

与其相比,其创业板上的竞争对手精测电子的业绩则较华兴源创稳定,2016年-2018年,精测电子营业收入分别为5.24亿元、8.95亿元和13.9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25.5%、70.81%、55.24%。

从整体来看,目前科创板赚钱能力与创业板尚存在一些差距。

《财经》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在148家科创板受理企业中,仅有32家企业2018年的营业收入超过10亿元,占比不足四分之一,逾半数企业2018年的营收不足5亿元。

这些企业中有3家“巨无霸”公司,如央企中国通号。2018年,中国通号实现营业收入400.13亿元,归母净利润为34.09亿元,是科创板中净利润和营收最高的公司,另外两家营收超百亿元的公司为天合光能和传音控股。

为了避免上述巨无霸公司对平均值构成的影响,可以选取中位数分析科创板公司的业绩。

148家科创板受理企业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中位数分别为4.32亿元和7234万元,其中,有4家被受理企业处于亏损状态(以净利润计算)。同期,创业板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中位数分别为8.8亿元和7548万元。

上述4家亏损企业为九号智能、百奥泰、泽璟制药、上海拓璞。其中尤以九号智能亏损额度最大,2016年-2018年,该公司分别亏损1.58亿元、6.27亿元、17.99亿元,三年亏损额呈陡增之势。

九号智能成立于2014年,主要生产电动平衡车、电动滑板车等产品。公司与小米集团和米家品牌存在深度协作,小米集团是其主要客户。

报告期内,公司与小米集团发生的关联销售交易金额分别为6.43亿元、10.19亿元、24.34亿元,分别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55.75%、73.76%及57.31%,存在单一客户依赖风险。

目前这家企业已经中止审核,是科创板中唯一一家中止审核的企业,对于背后的理由,上交所称,2019年4月上旬,九号智能将投资者持有的优先股转为普通股。根据科创板股票上市审核问答相关要求,需增加一期审计(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申请中止审核以完成加审工作,并更新申报材料。

其余三家亏损企业中,泽璟制药是一家专注于肿瘤等多个治疗领域的创新驱动型新药研发企业;上海拓璞则主要为航空航天领域企业提供智能制造装备和工艺解决方案;百奥泰是一家以创新药和生物类似药研发为核心的创新型生物制药企业。

傅慧芳认为,对于科创板上市公司自身来说,技术创新是其上市的主要关注指标,而非盈利能力。

不过,从毛利率水平来看,科创板受理公司毛利率水平与创业板大致相当。若以板块内中位数计算,则科创板公司毛利率水平甚至显著高于创业板。

科创板公司最近三年毛利率相对平稳,根据Wind数据统计,科创板148家公司2016年-2018年毛利率中位数均在46%以上,毛利率水平较高且保持相对稳定。而创业板同期毛利率分别为32%、30.9%和29.6%,呈现逐步下滑趋势。

对于科创板中出现的赚钱能力参差不齐、部分企业尚未盈利或盈利不足的现象,中原证券分析称,由于科创企业的商业模式难找到变现方式,或高额漫长的研发支出等前期投入导致收入无法覆盖成本,不一定有盈利,企业价值主要来源于对未来的盈利预期。

质疑伴随而来

虽然监管层多次强调,对“科创板多一些包容”,但随着申报企业的不断增多,质疑也随之而来。

“没有明星独角兽公司”是目前市场对受理科创板公司最大的失望所在。一位投行人士对《财经》记者感叹,目前科创板公司整体感觉比较平淡,没有此前期盼的“惊艳”企业,如被誉为AI行业“四小龙”的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云从科技、依图科技等“独角兽”并未出现。

此前呼声很高的新能源汽车领域,如小鹏汽车、威马汽车等也未“现身”。有投行人士分析,可能跟近期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退坡,以及技术发展的不确定性有关。

对于上述现象,徐鹏表示,这或许与相关明星公司由于发展阶段等原因,尚未做好登陆科创板准备有关。“目前部分细分行业中知名公司尚处于股改阶段,虽然有的标的估值高达几百亿元,但尚不具备登陆科创板的条件。”

已经四轮融资额超过35亿元的云从科技,估值高达230亿元人民币。商汤科技在拿到软银中国的10亿美元融资时,其估值亦被抬升至60亿美元。

“此外,目前约70%申报企业从其他板块改道而来。由于这些企业登陆资本市场的准备工作已经较为充分,因此申报速度较快,但这些企业未必是具备较高科技含量的‘独角兽’企业,这是目前申报公司中缺乏科技独角兽的主要原因之一。”王晨光告诉《财经》记者。

据统计,约70家申报企业在科创板宣布设立之前已向当地证监局备案辅导,20多家企业来自新三板,近10家企业曾谋划海外上市,20多家企业最近三年有过IPO被否、撤回IPO申报材料、借壳失败的情况。

王晨光认为,中国很多企业目前仍处于“爬坡过坎、跟跑和并跑”阶段,领跑阶段特别是突破关键核心技术的企业相对较少。

此外,随着科创板受理公司的增多,已有公司的信息披露真实性受到质疑。

科创板上市第一股华兴源创即是。虽然其在招股书中屡次提到“半导体”“集成电路”“芯片”等相关内容,但从收入构成来看,近三年公司98%的收入仍来自平板显示行业,集成电路收入占比仅为0.2%。因此有自媒体撰文称华兴源创“涉嫌严重欺骗”,引得上交所在一天内两度发声。

对此,华兴源创回应称个别自媒体在未充分阅读公司披露信息的情况下,通过断章取义的方式大肆发布不实言论,“公司电池管理系统芯片检测设备已经获得国际知名消费电子企业认证,且已与多家客户签订订单,总金额超过3亿元,相关检测设备已陆续交付。”

与此同时,也有媒体报道称正在问询阶段的安翰科技涉嫌过度包装、欺诈发行,立刻引发市场热议。

报道显示,安翰科技报告期内连续三年销售额占比80%左右的核心客户美年集团,披露开展胶囊胃镜检查项目的门店数量及胶囊使用量,比实地调查暗访得到的真实情况夸大了100%-300%,涉及到对应的销售额超过2亿元。

报道称,安翰涉嫌利用未披露关联方来分担公司产品推广宣传的成本费用,甚至可能存在通过股东代持来虚构交易等问题。

安翰科技发文澄清,否认了与第一大客户美年集团的关联关系,并表示报道中将胶囊内镜、胶囊胃镜混为一谈,所述数据严重不实等。

面对发行人与媒体之间的交锋,上交所在第一时间发布《关于科创板媒体监督的问答》,强调“欢迎社会监督、但不欢迎不实言论”,针对报道中提及的问题,上交所表示,在第一时间对相关文章组织了研判,也已经在发行上市审核问询过程中予以问询。

“科创板对中国资本市场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试点。在摸索过程中难免会出现各种声音,无论科创板后期会如何变化,其实都需要多给予一些包容,令其在市场化中不断自我完善。”一位专家总结道。

(本文首刊于2019年7月8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