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链断裂、家族套现等质疑不断 科迪乳业问题出在哪?

周子荑/文     

2019年08月05日 09:56  

本文2708字,约4分钟

刚在几个月前连续收到深交所三次问询函的河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迪乳业”),如今又因一段“火”了一把。视频里两位去科迪乳业讨要奶款的奶农因多次讨债无果情绪激动准备了结自己的生命。记者了解到,被科迪乳业拖欠奶款的奶农远不止这两个,实际上,科迪乳业共拖欠上千户奶农1.4亿元奶款,时间长达19个月。

“奶农的收奶款拖欠19个月,当地政府已经关注仍没解决,可见科迪乳业的资金问题有多严重”,乳业专家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目前,科迪乳业深陷资金链断裂的质疑中。实际上,科迪乳业身负多起官司纠纷,其收入、负债、资金流等也早已被深交所关注。而从科迪乳业这些年的发展来看,缺乏大单品、收入增长缓慢才是科迪乳业现金流出现问题的根源,有专家认为,科迪乳业似乎压根没有专注做市场。

资金链断裂、家族套现等质疑不断

7月31日,多名奶农去科迪乳业公司索要奶款,却再一次被科迪乳业以各种理由拒绝,由此便出现网上视频里奶农企图从奶罐上跳下的一幕。而这已经不是奶农们第一次向科迪乳业索要奶款。据介绍,科迪乳业已经拖欠上千名奶农近1.4亿元的奶款,时间长达19个月。而这背后,科迪乳业已陷入资金链断裂、家族套现等多起质疑风波中。

实际上,我国大型乳企在和奶农打交道过程中多保持强势态度。王丁棉对记者表示,伊利、蒙牛等大型乳企也存在拖欠奶农奶款的现象,不过不会拖欠很久,科迪乳业竟然拖欠19个月,其背后的资金链很可能已经断裂。乳业专家宋亮也对记者表示,科迪乳业的资金链已经断了,账面上的十几亿元只能用于购买河南科迪速冻食品有限公司,再没有其他资金了。

科迪乳业真的没钱了吗?记者查阅科迪乳业2018年获悉,科迪乳业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4.5亿元,同比增加37.54%;2018年底的货币资金为16.72亿元,看起来并不缺钱。再看负债情况,2016-2018年,科迪乳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1.87%、41.25%、47.58%,也不是很高。不过,令人不解的是,既然手握近17亿元的现金为什么不先归还拖欠奶农的奶款?科迪乳业数据的真实性引人质疑。

实际上,科迪乳业因2018年的财报已经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问询函显示,科迪乳业货币资金余额为16.72亿元,同比增长76.20%,占总资产的49.43%;有息负债余额为11.98亿元,同比增长47.36%,占总资产的35.42%;同期,公司财务费用金额为4610万元,占净利润的35.7%。对此,深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科迪乳业结合公司资金需求、负债成本、货币资金收益、银行授信等情况,说明在货币资金余额较高的情况下维持大规模有息负债并承担高额财务费用的原因及合理性。

一位河南当地的知情人士也对记者表示,科迪乳业的产品在河南商丘当地卖得并不好,更别说在其他省份了。这也引来了一众专家对科迪乳业公布的销售收入造假的质疑。宋亮透露,目前河南当地市场已经被花花牛占领,科迪乳业没有太多的空间。实际上,科迪乳业的产品只在山东西部销售还可以,其他地区的销售情况都很不好。科迪乳业目前公布的销售收入很有问题。

据介绍,科迪乳业2018年年末拥有16.72亿元的货币资金,同时也承担11.92亿元的短期借款和614.12万元的长期借款,形成规模均超过10亿元的“高存款高贷款”情形,也是疑点重重。

从科迪乳业大股东科迪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迪集团”)层面分析,资料显示,科迪集团持有科迪乳业股份4.85亿股,持股比例为44.34%,其中质押的股份占其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的99.81%。如此高的质押比例,大股东的资金情况可想而知。

此外,科迪乳业多次启动对乳业不相关资产科迪速冻的收购可能也与资金紧缺相关。据介绍,科迪速冻是科迪集团旗下另一资产,对科迪乳业而言是业务内容不相关的关联资产。而科迪乳业曾于2018年5月和2019年4月两次启动对科迪速冻的收购,收购的预估增长率分别为347%、277%,每次都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

科迪乳业多次高溢价收购业务内容不相关的关联资产背后动机着实可疑。而科迪集团本就资金流不畅,科迪乳业借收购向大股东进行利益输送的说法显得合情合理。甚至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记者坦言,科迪乳业收购科迪速冻实际上就是为了家族套现。

值得注意的是,科迪速冻负债率处于高位,2017-2018年,科迪速冻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0.89%、67.08%。并且,据报道,自2018年以来,科迪速冻出现多起拖欠工人工资和业务员差旅费的情况。

而科迪乳业深陷的纠纷还不仅于此。记者从企查查获悉,科迪乳业存在的自身风险多达110条,包括因未按时履行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因劳动争议纠纷案由被起诉等,并且科迪乳业当前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此外,科迪乳业相关的关联风险有386条,科迪乳业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清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专家解析资金问题根源:收入多年不见起色

而科迪乳业资金问题的根源是自身产品销售不畅。王丁棉表示,科迪乳业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拳头产品,十几年的发展中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地方,一直不温不火,收入没有起色。

资料显示,科迪乳业成立于2005年,科迪乳业十几年的发展赶上了我国乳业发展的黄金期,不过收入却一直没有太大增长。数据显示,科迪乳业2018年的营收为12.85亿元,其中常温乳制品收入为5.98亿元,低温乳制品收入为6.63亿元。可见,科迪乳业在乳业行业耕耘近15年却没有打造出任何一个收入10亿元级别的大单品。

而对比伊利、蒙牛、光明甚至后起的君乐宝、飞鹤,除了总营收的增长,它们都有10亿元收入以上的大单品,“10亿元”对乳企的大单品而言是一个入门的门槛。宋亮表示,企业要想做大,需要依靠单品致胜策略,科迪乳业根本没有用心做市场。“具体来看,科迪乳业发展过程中遇上了2013年奶荒和2015年酸奶迅猛发展两个行业机遇,但科迪乳业都没有抓住。科迪乳业并没有把精力投向品牌打造”,宋亮如是说。

2017年科迪乳业推出的小白奶只是昙花一现,甚至可能是科迪乳业转移公共视线的“烟雾弹”。王丁棉表示,科迪乳业推出的小白奶没有任何技术含量,注定生命周期很短,只是科迪乳业的商业炒作,为的是转移公众的视线。

而对于科迪乳业未来的结局,宋亮坦言,科迪乳业最终要么是倒闭变卖财产,要么是被低价收购,不过张海清家族或已成功套现。

发稿前,记者曾多次致电科迪乳业副总经理王守礼,但每次都被他直接挂断。(中国商报)

最新评论
  • 财经网友
    2周前
    把家族套现罚回来给投资者
  • qautums
    2周前
    是el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