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离互联网第五极还有多远?

贝尔/文   魏佳/编辑

2019年08月05日 19:44  

本文2589字,约4分钟

北上深杭之后,谁会成为下一个互联网高地?

今年年初,企鹅智库联合腾讯新闻等发布的《2019年新一线城市互联网生态指数报告》显示,“新一线城市互联网生态指数”榜单中,北上深保持前三,成都排名第四,高于广州、杭州,被称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五极”。

成都作为西部城市的代表,诞生了新潮传媒、驹马物流、准时达等独角兽企业,但武汉和厦门分别作为中部和东部城市的代表,近几年也在积极引进互联网企业,在抢夺互联网公司“第二总部”方面动作频频,提供税收优惠政策、给予办公场所以及投资支持等等,让这场第二阵营城市之间的互联网争夺战更加激烈。

对于成都而言,冉冉升起的互联网产业正在形成新的城市名片,然而相比武汉、厦门,成都在互联网生态上仍有短板。真正要稳坐“中国互联网的第五极”,成都还缺什么?

下沉给二线城市带来新机会

在中国互联网过去20年的发展历程中,除了杭州之外,二线城市几乎集体失声。BAT、TMD等一众新旧互联网巨头们,不外乎集中在北京、深圳、杭州三座城市。然而随着下沉市场崛起,巨头开始走向二线。

“下沉市场”一词的走红,是在2018年。

一个颇具代表性的现象是,主打二三四线城市用户的拼多多、趣头条、快手、抖音等平台在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内便崛起成为明星互联网公司。下沉市场的巨大机会,让一些新的创业公司有了一个和BAT、TMD等互联网新老巨头同台亮相的可能。这些依靠下沉市场快速崛起的互联网创业公司被冠以“下沉四天王”的称号,包括拼多多、快手、趣头条、轻松筹(亦有说法为水滴筹)等。

根据报告,预计在2020年,国内移动端用户将达到5. 99亿;而在移动设备的数量上,一二线市场平均每人1.3台移动设备,下沉市场则人均0.5台,潜力巨大。新的市场需求被极大地挖掘出来,互联网公司纷纷走向下沉。今年5月21日,腾讯研究院发布的《2019数字中国指数报告》显示,产业互联网发展下沉趋势明显。2018年后线城市数字产业指数继续发力。

其中,数字五线城市增幅达216.57%,大幅领先数字一、二线城市。在下沉市场,不只是拼多多、趣头条、快手、抖音这些企业有机会。背靠下沉市场、又快速崛起的二线城市,也借此展开了互联网企业的争夺战。对于二线城市而言,此时顺势吸引互联网公司落户,不仅能够在中场赶上互联网的快车,还可以完成新旧产业转型升级。其中,厦门、武汉、成都这三座城市动作最大。他们开出丰厚的条件,吸引羽翼渐丰的互联网明星公司扎根落户,在地方建立第二总部或是直接将总部搬迁。

一些创业者由此获得了新的“身份”。比如趣店创始人罗敏,2018年底在资本趋冷、行业过冬的时候,顶着员工仲裁的压力,将趣店总部从北京迁到了厦门。如今,他成为厦门市政府的投资顾问,这是一个需要帮助政府招商引资的身份。出生在湖北仙桃、求学在武汉的小米创始人雷军,几乎一人担起武汉互联网产业名片的角色。

2017年4月,雷军出席武汉市招才局成立仪式并受聘为武汉市“招才顾问”,为武汉互联网站台。随后小米集团、金山软件、顺为资本武汉公司入驻光谷金融港。小米之后,今日头条、360、旷视科技、科大讯飞、小红书、美菜网、流利说等明星互联网公司,纷纷在武汉建立了第二总部或地方分部。相比而言,成都的互联网产业发展则曲折颇多。

在接连引入锤子科技、人人车等互联网公司后,成都的互联网产业并没有太大起色。并不是成都的政策不够好,2018年1月,成都市政府发文称,要给予企业“迁营支持”,建立有利于产业跨区域发展的利益分享机制,达到成都市总部企业标准条件的省内市域外企业因发展需要,总部迁入成都市或在成都市设立第二总部的,在成都产生的地方经济实得可与原企业所在地政府协议共享。如此灵活的政策,让企业和总部所在的政府更乐于接受。

那么,成都的短板在哪里?

引入川籍创业者可补足产业后劲

成都在互联网发展方面,一个宝贵的财富是那些从四川走出来的互联网明星企业和企业家。实际上成都并不缺人才。2018年4月在美国上市的哔哩哔哩的董事长兼CEO陈睿便是一位出身成都的创业者。他毕业于成都信息工程大学,把哔哩哔哩从一家小视频网站打造成国内最大的年轻人潮流文化娱乐社区。

陈睿(左上)王小川(右上)李飞飞(左下)周灏(右下)

与陈睿是四川老乡,也是成都七中96级同班同学的搜狗CEO王小川更是早已成为互联网明星企业家。搜狗最早是搜狐旗下子公司,目的是增强搜狐网的搜索技能,主要经营搜狐公司的搜索业务。在王小川的带领下,搜狗逐渐发展成一家中国互联网领先的搜索、输入法、浏览器和其它互联网产品及服务提供商,风头甚至一度盖过搜狐。另外一名从四川走出来的“川妹子”是全球知名的人工智能科学家李飞飞。

如今43岁的李飞飞曾是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与视觉实验室负责人、谷歌云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首席科学家,2018年还获“影响世界华人大奖”。

此外,量化派创始人周灏也是一位出身四川的明星创业者。作为当年四川德阳的高考学霸,周灏从北大毕业后又攻读美国莱斯大学物理系博士,之后进入有着美国金融界“黄埔军校”之称的Capital One、摩根史丹利工作,后又做到了巴克莱银行的全球精英中心副总裁。

2017年,他创办的人工智能应用公司量化派在全国双创周暨中关村创新创业季中获“2017中国创新先锋20强”。对于这些从四川走出来的企业家、创业明星而言,回乡发展产业既能慰藉他们的家乡情怀,带动家乡互联网产业发展,又能把公司总部扩展到下沉市场的最前沿。

另外,成都的产业基础也为互联网企业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在此之前,成都已经发展起一批包括探码科技、卧龙大数据在内的大数据企业,大数据已经成为成都的一个优势产业,但缺乏在国内知名的龙头企业。

如果成都能发挥人才优势,引进更多像李飞飞、搜狗、量化派这些“川籍”互联网科技及应用大数据领域的知名企业和人才,将为其大数据产业发展补足后劲,坐稳“中国互联网第五极“。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燃财经)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