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M陈黎明访谈录:科技向善与时代责任(上集)

2019年08月20日 08:00  

本文2537字,约4分钟

随着科技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科技对人类所产生的影响也会越来越大,科技伦理的话题变得更加迫在眉睫。

(视频文字实录)

科技向善这个话题不是一个新的话题,其实很久以来大家都在讨论科技伦理的问题,只是进入到二十一世纪,随着我们科技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科技对我们所带来的影响也会越来越大,因此,科技伦理的话题就变得更加迫在眉睫,我们需要在这样一个时代来关注这样一个话题。

其实,科技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比如说我们所知道的金字塔,4500年前的金字塔需要10万人30年才能建成。2000年前秦始皇修长城,动用了100万的人口,可以说非常宏大的一个工程,但是也有非常宏大的资源消耗。

今天你来看我们建一个港珠澳大桥,两万人九年的时间就建成,大兴机场也就两三万人四年就建成,所有这些都得益于科技的进步,新材料的使用,也包括科学的、系统的工程管理。

在医学上更能够体现科技所带来的力量。比如说,在中世纪黑死病导致了欧洲人口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人口的死亡。再比如说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在那之后欧洲人带到美洲去的天花、伤寒以及其他的一些病菌,使得土著人的95%死亡,几乎导致了种族的灭绝。因为医学科技的昌明,疫苗的发现,抗生素的发现,以及各种各样医疗手段的提升,使得我们今天就可以在一个更加健康的环境下生活。人的寿命也从比如说1700年的30几岁,到1800年的将近40岁,今天我们活到70多岁。

科技促进了人类的文明,提高了社会的运营效率,也提升了我们的整体社会生活质量。但是我们还要看到,科技它有正向的这一面的同时,有的时候也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负面的影响,有的科技带来短期的效益而带来很长期的负面影响,还有一些科技从发展之初可能就是一个向恶的目的所发展出来的。

很多科技它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其实它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才能够体现出来。比如说1930年有一个叫托马斯·米吉利的人发现了氟利昂,氟利昂是作为制冷剂运用到我们的冰箱等很多制冷的设备当中去,直到后来人们才认识到氟利昂对我们大气的臭氧层会产生巨大的破坏。

再比如说农药当中,在历史上曾经有过叫DDT、666粉,这两个化学物质曾经被认为是化学上的奇迹,广泛地运用到农作物病虫害防治方面,也产生了很大的效果,但是后来人们才认识到,这两个化学品作为农药,对于人类的身体其实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也对土壤产生了污染,其实对整个生物圈都有很大的影响。我们国家在1983年就已经停止了DDT的使用,但是直到今天人的身体当中依然可以检测出DDT的残留。

再比如说我们在化石能源的使用,因为化石能源的使用导致了温室的效应,再比如说像抗生素的滥用,因为抗生素的滥用使得很多的病体对药物产生了抗性,以至于说未来我们会不会出现一个具有更强的致命性的病菌,我们不太清楚。

所有这样一些科技在发明之初,有的科技真的是给我们带来长期的正面的影响,有的可能带来短期的效益后,会带来长期的负面影响。还有一些科技它在带来正面影响的同时,会伴随着一些副作用或者是一些潜在的风险,这些都是需要通过科技伦理的讨论来加以警觉、加以重视,最后加以解决。

认识到这样一些话题,并不是说我们要因噎废食,而是说在发明与创造的时候,对这样一个话题有一个充分的认识,使得我们的发明与创造,在政府、企业跟个体的共同努力下,秉持一个科技向善的社会价值观。

现在新的科技发展非常之迅速,人工智能、基因技术、机器人等各种各样的新技术,林林总总、层出不穷。去年我们看到报道,中国的一位科学家通过基因剪辑技术诞生了一对双胞胎,经过编辑的这些基因一旦进入到主流人群,它对未来的人口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们今天还很难预测。再比如说有一位著名的商人做了一个人机接口,这个人机接口将来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并不了解。比如说我们的主观意识会不会被控制?我们不知道;人跟机器的防火墙怎么打造?我们不知道;会不会因为意识的操纵而导致将来一种集权的统治产生?我们不知道。

过去很多的科技,它的负面影响需要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够显现出来,比如说因为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所导致的化石能源的大规模采用,它真正的负面效应是近一段时间我们才开始认识到,因为化石能源的使用导致了温室的效应,气候的变化,导致了污染,包括像抗生素使用,农药的使用,它都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够显现出来。

但是现在的很多科技,它对我们当前就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比如我们的人工智能算法上的一些偏见,当场就可以显现出来,今天的很多科技具有很强的隐蔽性,以至于我们很难直观地看得到,有的公司通过社交媒体收集了很多用户的信息,对他们的政治倾向加以影响,以致于影响了整个大选,这样的事情是真实发生的。也有一些公司,利用别人的隐私来为自己的公司谋利,这样的事情也在发生。

在人工智能、大数据这样一个时代,算法本身具有很强的隐蔽性,不是所有人都了解算法,也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这个时候我们作为一个科技企业,倡导一个科技向善的价值观,秉持这样一个价值观,尊崇社会的伦理,变得尤为重要。我们在做项目的时候,就要进行充分的风险评估,充分地认识到它未来可能隐含的潜在风险在哪里,有的时候我们不要急于求成。

有人认为科技是中性的,此话不无道理。但是有一点我们要认识到,科技人员本身是有善恶之分的,科技人员一定会把他的个人伦理灌输到他的科技发明与创造当中,许许多多的科技为人类的进步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说从轮子,到钉子,到光学镜片,到印刷术,到纸张,比如说蒸汽机、内燃机、电的发现、疫苗的发现,到今天的互联网,其实都为人类的进步产生了很多正面的影响。

还有一些科技,它本着一个良好的愿望被发明出来,在一定的阶段也为社会做出了贡献,但是后来证明它出现了问题。比如说我们前面所提到的DDT和666粉。还有一些科技,它纯属破坏性的科技,武器就属于这一类,它取决于你站在武器的哪一端。还有一些科技可能看不见摸不着,但它是本着向恶的目的发明的,比如说木马病毒,我们很难讲有多少木马病毒是因为做善事而被发明创造的。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很难讲说科技是完全中性的,没有好与坏之分。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到,正是因为科技人员在他的发明与创造过程当中,他会把自己的伦理,把自己的价值观带到发明创造当中去,使得科技本身带有一定的属性。

(编辑/朱弢)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