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加密数字货币Libra的价值?

文 | 叶冬艳 欧阳辉   编辑 | 王延春

2019年09月03日 20:42  

本文5957字,约9分钟

Libra的愿景是美好的,但落地之路仍然充满不确定因素。从目前白皮书、官网动态以及外界表现来看,对Libra后续的发展仍然有不少担忧

6月18日,Facebook位于瑞士的子公司Libra Network(天秤座网络)发布其加密数字货币项目白皮书。该加密货币正式的名称是Libra,对应的中文是天秤座。天秤座本身象征着平衡与公正,而Libra与西班牙语中的Libre(自由)几乎一样,另外Libra与LIBOR(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也音形俱似。Libra这个名字正与它的使命“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相契合。

Libra的愿景是建立一个和通信互联网一样的货币互联网,一个低成本、开放的全球金融系统,即“无论您居住在哪里,从事什么工作或收入怎样,在全球范围内转移资金应该像发送短信或分享照片一样轻松、划算,甚至更安全”。根据Libra白皮书,“Libra由三个部分组成:安全、可拓展和可靠的Libra区块链;提供支持其内在价值的储备资产;以及负责治理并促进生态系统发展的Libra协会。它们将共同发挥作用,创造一个更加普惠的金融体系。”

Libra区块链

比特币是非许可型区块链,一台能“挖矿”的设备加一根能联网的网线就可以成为比特币网络中的一个验证节点。非许可型区块链更接近区块链的原始概念,正如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所述,“不需要许可就能成为这个区块链网络的一部分并为其维护做出贡献。理论上,任何人和机构都可以成为非许可型区块链的一部分。”

Libra刚起步的时候将采用许可型区块链。预计到2020年Libra正式上线时,Libra协会将有100家会员,每家会员是一个验证节点,因而初始的Libra区块链将由100个验证节点构成。如果说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那么Libra是“半去中心化”的。

正如Libra白皮书所述,“为了确保 Libra 真正开放,始终以符合用户最佳利益的方式运作,我们的目标是让 Libra 成为非许可型网络。”在找到能够提供支持数十亿人和交易所需的规模、稳定性和安全性的非许可型网络以后,Libra协会会把Libra区块链转变成非许可型的,过渡过程预计在Libra正式上线后五年内开始。

共识机制,是区块链中的(验证)节点,包括诚实节点和恶意节点,就如何写入一个区块达成共识。比特币采用了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 PoW)的共识机制,也就是通过增加算力来增加获得记账权的概率。PoW的容错率是1/2,也就是说只要超过一半的节点是诚实的,就可以保证区块链数据的有效性。PoW存在出块慢、吞吐量小、耗电大的局限,因此权益证明(Proof of Stake,PoS)、拜占庭容错(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 BFT)等共识机制也在不断被广泛应用。

Libra采用的是BFT共识机制。与传统的PoW共识机制相比,BFT主要具有三点优势。一是效率高,BFT共识下的诚实节点对接收到的交易区块进行验证,如果验证无误就会投出赞成票,在这种模式下,节点达成一致的速度更快、延时更低。

二是吞吐量高,比特币为了吸引足够多的节点加入网络,对每个区块的大小设定了一个上限(目前是一兆字节,即1MB),如果区块太大的话,普通计算机会因为处理能力低、网速慢而无法成为验证节点,只有少数处理速度快的计算机或者专业的矿机才能成为节点,这会导致算力的中心化、影响比特币系统的安全。而BFT对节点进行筛选、要求节点有足够的处理能力和网络速度,使BFT区块链不用像PoW区块链那样受限于处理能力低的节点,因此带来全网吞吐量的大幅提升。

三是节能无须使用工作量证明的耗电模式,因此更加节能环保。目前比特币区块链大概每秒处理7笔交易,一笔交易须经过10分钟才得到确认;在由100个节点构成的测试系统中,Libra区块链每秒可以处理1000笔交易,一笔交易经过10秒即可得到确认。

与PoW共识机制相比,BFT共识机制的劣势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参与的节点数相对来说比较少,因而去中心化程度较弱。与比特币系统中个人或机构随时可以参与、成为验证节点不同的是,采用BFT共识机制的都是许可型区块链,即个人或机构需要经过批准才能接入区块链平台成为一个验证节点,因而BFT机制的扩展性相对较弱。最后,BFT共识机制的容错率是1/3,低于PoW机制的1/2。

一些人真正喜欢比特币的地方——也是大多数政府讨厌它的地方——是交易的匿名性,以及在完全保密的情况下在人和国家之间转移资金的潜力。而Libra白皮书很清楚地表示,这不会发生在Libra身上。Libra 区块链虽然遵循匿名原则,允许用户持有一个或多个与他们真实身份无关的地址;但为了满足政府监管的需求,也许Libra会和支付宝、微信一样,虽然在进行交易的时候不会显示真实姓名,但开设Libra账户时需要“实名认证”,即需要政府签发的身份证明才能注册账户。

Libra的储备

虽然Libra也使用“加密货币”的名称,但与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相比,它的最大不同之处是Libra有充足的实物资产储备作为后盾。因为没有资产储备作为后盾,比特币的价值没有锚定物,因而它价格的波动幅度很大。比特币并不适合作为货币、电子现金或是全球支付系统的一部分,但它可以作为一个投资或投机工具。而Libra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或美元稳定加密货币USDT类似,它的价格将会相对稳定,是一个好的支付工具、但不是一个好的投资工具。

比特币没有发行方,完全由基于PoW共识机制的计算即“挖矿”产生。大约在2137年,比特币将会被挖完;比特币的总量大约是2100万枚。Libra不会被开采,而是通过一个完全不同的过程来“铸造”。当用法定货币来购买Libra时,Libra就产生了。这种法币由Libra协会持有,用于购买组成Libra储备的高质量现金和政府债券。Libra协会是管理Libra储备的实体,也是唯一能够“铸造”和“销毁”Libra的一方。Libra币只有在授权经销商用法定货币从Libra协会购买这些Libra币时才能被铸造;也只有在授权经销商将Libra币卖给协会以换取对应储备时才会被销毁。储备将会随着用户和投资者对Libra的需求增加而增加,储备的规模完全取决于用户和投资者持有的Libra余额大小,或者说Libra的余额完全决定了储备规模的大小。

储备将由一系列低波动资产组成,包括稳定且信誉良好的现金和政府债券。由于 Libra锚定于一篮子法定货币,因此从任何特定货币的角度来看,Libra的价值是会发生波动的。储备将在具有投资级信用评级的保管网络中进行分散保管,以限制交易对手风险。储备资产产生的利息将首先用于支付协会的运营开支以及给Libra币的早期投资者支付初始投资的分红。

关于Libra协会

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这意味着没有集中的权限来决定比特币协议的升级,开发者们按照比特币改进提案(Bitcoin Improvement Proposals)提出并执行对比特币协议的升级。与此不同,Libra是由一个实体组织Libra协会管理的。

根据Libra白皮书,Libra 协会是一个独立的瑞士非营利组织,其使命是建立一个简单的全球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为数十亿人服务。协会成员由Libra网络的验证者节点组成。起初,这些节点是全球公司、具社会影响力的合作伙伴和学术机构,即Libra协会的创始人。最终,协会将包括持有足够Libra权益并运行验证节点的任何实体。协会的职责在于协调验证节点之间的工作。协调和治理的范围包括两方面,一是围绕网络技术路线图,推动验证节点和开源社群之间的协调一致;二是管理储备资产。

现阶段Libra协会的成员主要是来自不同领域的28家企业、非营利性组织、多边组织和学术机构,大多集中在互联网、金融和区块链领域,包括风险投资、电子商务、支付、电信和社交等行业巨头,如MasterCard、PayPal、eBay、Uber和Facebook等,成员数量未来有望拓展至100个。

如何看盈利模式

成为比特币的验证节点即“挖矿”可以获得两类收益,一是系统给区块生成者的奖励,二是用户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支付的服务费。因为Libra采用的是1∶1储备,系统不会凭空产生Libra币作为奖励给验证节点。但是储备资产会产生利息,利息不会付给Libra用户和投资者,而是用来支付系统的运营成本和验证节点的分红。假设Libra的支付系统完全建立起来、成功地实现了成为全球支付系统的目标,该系统中有价值1万亿美元的Libra币在流通,相应地有1万亿美元的储备。为了简化,我们假设这1万亿美元以美国隔夜联邦基金利率投资,利率约为2.40%。每年中获得的利息收入约为240亿美元。

与比特币相同的地方是,消费者使用Libra进行支付也需要支付服务费。中国的互联网第三方支付在用户数量不到6亿的情况下,2018年创造了大约28万亿美元的交易量。Facebook如果可以向Libra有效地转化用户,经过若干年的发展,一年承载50万亿至80万亿美元交易量并非奢望。这意味着,Libra只需收取千分之二的手续费,仅手续费收入就比Facebook目前的营业收入还要高。这些手续费全归验证节点所有。

跨境支付也是一块大蛋糕。据麦肯锡于2018年发布的报告,全球跨境支付业务的总规模在2017年是127万亿美元。不同货币之间的汇兑买入价和卖出价经常有百分之几的价差,一笔跨境汇款需要支付几十美元的手续费也是常事。而通过统一的加密货币体系,Libra可以将用户在这方面的交易费用降低一个数量级,大大低于传统换汇业务,而它自己还能够获得高额的利润。

比如,一位印度买家向一位美国卖家购买一套软件,他需要把自己手中的卢比换成美元,然后由买家在印度的付款银行通过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汇款到卖家在美国的收款银行。使用Libra进行跨境支付,跨境汇款和境内汇款的流程基本一样,无须通过SWIFT、银行等中介机构,因而跨境汇款成本会大幅降低。

当然,Facebook跟银行、基金、证券公司、交易所、保险公司等传统金融机构合作,可以在自己的体系中创建各种金融产品,成为用户的金融服务入口、全球最大的金融中介,赚取不菲的中介费用。

如何监管

货币流通会牵涉到一个经济体的货币政策、税收管理、外汇管理以及金融系统风险等根本性问题,因而政府需要对其境内流通的货币进行监管。Libra的目标是成为一个全球通用的货币,那么如何通过政府监管的合规要求,从而在众多主权独立的国家或地区落地,对Libra来说是项艰难考验。

首先,Libra作为一种数字加密货币的本质已然挑战了一部分禁止加密货币交易的国家的监管条例。

其次,Libra在一个国家落地、与已有法币并行流通,对原有法币的需求肯定会减少,这会对政府央行的根本职能即发行货币与制定货币政策产生影响,进而削弱甚或动摇(尤其是币值不稳的国家的)法币的地位。

再者,各国监管机构表达的质疑和担忧还集中在储备资产的可靠性、数据隐私安全性以及是否满足各国反洗钱、反恐怖活动融资等方面的需求。

第四点是Libra流通的细节须接受税务当局必要的稽查,以保障国家的税收。

最后,Libra的跨境流通会影响到国家的资本账户和经常账户,因而也需要接受国家外汇管理当局必要的监管。

由于Libra锚定的是一揽子货币而不是单一法币、并且它面向的是全球化的用户,因而自从6月18日发布白皮书以来,就在世界各国的监管部门引起波澜,各政府的监管机构纷纷表明在缺乏合规性审查的情况下,将不允许Libra在本国运行。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德国、法国、英国等政府的监管部门都表示Libra项目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查和监管才有可能在其国家推行。

在7月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4名民主党议员联名向Facebook的高管致函,要求Facebook立即中止开发数字货币Libra及数字钱包Calibra。在7月11日,特朗普表示Libra几乎没有可靠性。如果Facebook和其他公司想要成为银行,那它们必须获得银行牌照,并像其他本土和国际银行一样接受银行业的监管。在特朗普发声的前一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美国国会表示,Libra在没有打消有关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金融稳定等顾虑前不能推进。

在Libra的推行过程中,如何在各国政府监管合规的基础上实现商业支付,如何确保用户数据不会被滥用,如何避免Libra成为洗钱、恐怖活动融资等灰色地带的金融工具等都是Libra团队需要向监管机构和公众回答的问题。

至此,Libra的愿景是美好的,但落地之路仍然充满不确定因素。从目前白皮书、官网动态以及外界表现来看,对Libra后续的发展仍然有很大担忧。

从外部因素来看,Libra团队需要应对各个政府的监管机构的合规要求。在内部治理结构方面,Libra的最终目标是过渡到非许可性治理,逐渐实现完全去中心化。但在项目运行前期,Libra采用的是许可型区块链,随着Libra的体量不断扩大,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现有成员是否愿意开发系统从而转向非许可型治理结构以及如何转向非许可型治理结构尚未可知。此外,在储备资产方面,目前计划是采用稳定且信用良好的现金与政府债券且1∶1储备,Libra计划先用收益覆盖系统运行成本、确保低交易费,之后给初始会员和其他投资者分红,并支持后续的发展。然而,整个分配规则的制定和过程中的监管均由Libra协会负责,而协会成员大多也是初始会员、即未来的收益获得者,这种自我监管的方式能否被大众接受也是一个未知数。更进一步,Libra协会是否会保持足额储备以及是否会将储备投资于高风险、高收益项目也会受到大众的关注。

继2019年2月份摩根大通宣布将发行JPM Coin四个月之后,Facebook也带着Libra进入数字加密货币领域,顶级玩家的加入为区块链的发展打开新局面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加激烈的竞争。其他行业巨头将会如何应对?是顺势加入Libra协会为其献策献力,还是另起炉灶创立新的商业模式和生态?这些也给Libra的未来发展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作者叶冬艳为长江商学院研究学者,欧阳辉为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杰出院长讲席教授;编辑:王延春)

(本文首刊于2019年9月2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