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来:中国经济发展与质量的分析

2019年09月08日 11:37  

本文3297字,约5分钟

9月6日下午,在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的“中国经济的韧性与高质量发展”分组会上,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发表主题演讲。

金融专业人士 朱云来

以下是发言实录:

朱云来: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扣的是这一节的主题,中国经济韧性和高质量发展,那么效率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指标。前不久因为准备新中国70周年的演讲,我梳理了一些统计局的资料,可以追溯到1981年的第一版,最早能有到1949年的数据。首先我们来看第一张图。

图中深红色的线是我们的名义产值,从整体看,经济显然是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到90年代,到2000年以后迅速发展。当然物价也在涨,根据资料可以估计出来,上面淡蓝色的点线相当于是物价水平。如果1949年时候是1的话,现在是7.9左右(年均增长3.2%,其中前三十年平均年增0.5%,后四十年平均年增5.0%)。

从这张图还可以看出我们的固定资产投资,好比建一个钢厂,完成钢厂建设所有需要的钱都在固定资产投资这个数里。但是这个数不等于固定资本形成,因为有一部分是买了土地上的。因此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讲,土地买卖不创造新的价值,因此不计在GDP中,GDP应为当年新增的产品。这条线2017年、2018年增长有所放缓,原来一直是快速增长,特别是2005年以后,我们的投资总额为8.9万亿,已经超过了国家储蓄总额8.8万亿。国家储蓄总额是每年除了居民消费支出的和政府公共服务消费以外,剩下的是积累,实际投资规模已经超过这个积累规模。

刚才黄先生也讲到中国经济发展的波动性。改革开放前面30年的发展也是不低的,但波动比较大,主要有三轮。1978年以后,总体来说成长一直是比较快的,相对的波动幅度小一点。特别是90年代以后波动总体变得更低。当然,因为我们是一个快速增长的经济体,存量迅速在增加,还有另外一类风险。例如,如果你投资了了一个工厂,遇到市场上出现新的发明,新的技术进步,而你投资一个工厂时用地是旧的技术旧的设备,可能过去的累积投资就都损失了,这也是一种“灰犀牛”的作用。

我们接下来再通过统计局的数据来从宏观的角度框架性地看一下中国经济有多大。在这里我把所有用吨来计算的东西放在这里了。比如能源产量,包括多少吨煤,多少吨油。这里的材料产量包括纱、铁、焦、泥、酸、肥、烯。从2018年的数据来看,实际我们的能源是不够用的,我们自己产了约38亿吨,消耗了46亿吨,差不多80多亿吨。我们14亿人(人口1949年的5.4亿人,2018年14亿人,年增1.4%,49-77年增 2.0%,78-18年增0.9%),涉及到这些材料一个人近6吨/年,这6吨物品被运了6次。所以这是一个超大规模的经济。

今天也有人讲到了贸易战,其实我们的经济如此之庞大的,虽然我们可能现在产品技术方面与欧美先进国家相比还是有一点差距的,但毕竟我们是这么大一个实体的存在,而且行业非常全,厂家也非常多,其实是非常具有竞争力的。从采购者角度来讲,这是一个规模很大的市场。无论是贸易战或者断绝贸易,找越南作为到替代,3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将近9600万人口左右,要建立同样的供应链的规模,且不说系统化建设供应链时间较短,经验相对较少,能够容纳市场波动的能力也相对较小。再比如禁止中国的轮胎进美国,结果他的消费者是最后买单的。因为从巴西、越南买的轮胎,价格更贵,质量应该没有我们的好,毕竟中国是世界轮胎生产出口大国,我们的产量,出口交货量都是巨大的。

从这张图来看看绿线是人均产值,去掉价格因素,它的增长也就是效率的增长。2018年是1952年生产能力的45倍,现在1个人能生产过去45个人生产的东西,所以我们的效率还是在提升在进步,从红线可以看出效率进步基本上都是大于0的,个别时候有一些断档。 1953-2018年平均效率增长率为6.2%(53-77为 3.7%,78-18为7.7%)注意看2007年以后,我们一直还是在增加效率的,速度却有了放缓。为什么?应该是投资多了。

与世界比较,我们的总体效率还是高的,大家可以从后面的图中看到。用现有的资产来生产现在市场上需要的东西是没问题的。但是,一旦投的钱太多,市场需求变化了,就会产生经济上的问题。

下面我们把中国经济状况放到世界经济之中来看一下。通过数据可以观察到有这么几个阶段。1970年以后世界经济在迅速增长,85年9月美、日、德、法、英签订“广场协议”。世界经济在1970年美元脱钩以后迅速增加,这其中还要考虑是否有很大的通胀的概念。现在产值的增加是因为价格增加了,还是因为数量增加了,也是值得思考的。这条紫色的线,2008年以后迅速增加,这十年从64万亿美元增至101万亿美元。产值是红色的这条线,大家可以很直观的看到,在2008年之前多数的时候都是货币少于产值,在这之后迅速扩大,扩大到现在货币是101万亿美金,产值是81万亿美金。所以相对至少增加了20%的货币总量。

前面刘主任提到收入的问题,你会发现货币太多其实也是会影响到分配的问题。比如我们现在全国调查统计收入近41万亿,每年涨大概6%、7%(2018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万元,扣除价格因素,实增6.5%,其中城镇3.9万元,增长7.8%,农村居民1.5万元,实增6.6%),我们的GDP同比增长6.6%。而我们一年新增加的货币M2是10多万亿(13.7万亿)。宽松货币的政策帮助企业成长了,且不说这种增长很大程度上是进入了通胀的效应,而不是刺激你多生产了多少。财富分配的效应也差了很多,每位打工人员兜里多了一些钱,加起来2.8万亿,但是贷到钱的企业一下子增加了十几万亿。

中国增长率为什么高?是因为咱们的储蓄率特别高。2003年以后迅速增加,2008年 突破50%,2011年之后开始有所下降至2018年的46.6%。这张图为产净比,产就是当年的产值,净是过去固定资本累计形成的净值(扣除了折旧因素)。这实际相当于资产效率,资产效率从2008年以后明显在往下走。世界2007年遇到金融危机以后,经济下行急剧,购买力下降,导致产能过剩,各国都竞相救助企业,一方面也是怕一定量的企业垮了影响最终就业。最近由谈货币战(汇率战),货币战来了以后又要加息,那就是利率战。全世界产能是一定的,能有的需求就这么多,大家都想抢这个需求。汇率战,大家都是竞争性的贬值,为了让自己的产品更容易卖。现在降低利率,也是让企业负担更轻,因此降价继续在市场上争。所以说到底都是在争。刚才黄先生已经证明得很好了,美国现在有一些问题所存在的因素并不是中国产生的。在世界经济国际金融的角度来讲,国家收支平衡除了货币贸易,还有服务贸易,同时也考虑投资收益。

这张图是货币比上产值,货币的基本定义是现金加上存款。在中国的特定环境下,很多人理解存款就是我的结余,打工挣的工资,扣掉吃喝剩下的就是存款,所以存款增加代表着财富增加,但其实在真正的金融行业里,存款是由贷款产生的,所以贷款数越大,说明整个经济里面的债务总体水平越高。所以,中国债务增长是比较大,迅速攀升,特别是2008年以后。日本早一轮,70年代—90年代,90年代后停在一个高位上。美国2007年、2008年也是上升的相对比较快,由于他的经济体较大,总体比较平稳。当然贸易谈判除了贸易,其实涉及到各个方面。特别是45年“二战”以后,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还有世界贸易组织等等,其实这些都是一个系统性的世界秩序体系逐步建立的过程。经过74年的和平时期,发展的过程中也伴随积累了很多问题,需要系统性的建立一个科学有效、公平公证的秩序、格局。这张图中可以看到红色的线代表中国的币产比2017年、2018年开始降了,应该是我们去杠杆等一系列措施起了效果,资产效率开始往上走了。

相信持续保持经济的市场竞争机制,建立更为系统的科学管理体系,会使得整体经济保持一个高的效率,良好的高质量的增长。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朱云来先生,用非常详实的数据给大家做了一个全面的分析,每换一张PPT我看到下面都有一大堆手机都在拍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