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点独家|多方博弈后的腾讯快手新方案:腾讯控股、微视独立;考拉期权方案出炉,明年初迎来离职潮?

晚点Late Post     

2019年09月09日 12:58  

本文4038字,约6分钟

本期点名企业:腾讯 快手 字节跳动 考拉 去哪儿

腾讯快手谈判新方案:

合资成立新公司 腾讯控股、主攻游戏方向 微视、快手主站保持独立运营

腾讯与快手的投资、合作谈判正在进行中。

《晚点LatePost》独家获悉,目前腾讯内部正在讨论的、可能性最高的方案是:腾讯与快手成立合资公司,主要方向是游戏,产品形态还未确定,可能形态包括直播、短视频或社区。而快手和微视主产品维持不变,都将保持独立运营。

《晚点LatePost》了解到,如果上述方案通过,那么这轮投资和合作后,一个正在被讨论的资源交换方向是,快手或将获得微信中看一看或者拍摄工具等入口,也将向新公司输出产品能力。

与快手以何种形式合作?是合作还是投资、控股?在腾讯内部,也是三方博弈的结果。

在腾讯,参与方有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IEG(互动娱乐事业群)和CDG(企业发展事业群)。PCG希望新公司由其主导,借快手产品和算法积累,增强PCG泛娱乐产品的能力;IEG希望向新公司提供游戏IP和发行渠道;而投资并购部所在的CDG,是这场谈判的主导,他们要看投资回报、看新公司产品的前景。

《晚点LatePost》获悉,此前腾讯曾提过收购快手的方案,但被宿华否决。

一位接近交易的投资方表示:“腾讯最看重的就是快手的产品和算法,从结果来看,PCG的产品能力比不上快手。”但是快手输出产品能力的方式还在讨论中。

据相关人士透露,目前一个方向是:快手或抽调部分产品负责人去带队新公司产品。快手曾在2019年年初推出游戏直播独立APP“电喵直播”,是集合游戏推荐、游戏视频的泛游戏类APP,但这个项目在内部已基本停滞。

快手在这场谈判中的诉求,除了拿到腾讯投资外,就是腾讯的流量资源位,以作为其3亿DAU战役的资源补充。

就目前的讨论情况来看,快手作为泛娱乐产品不会加入九宫格,因为九宫格定位是生活服务入口。但是看一看、微信拍摄工具和动态等入口都在讨论范围内。

从最新的方案来看,微视作为腾讯的战略级产品被放弃的可能性并不大。今年8月,《晚点LatePost》曾独家报道,腾讯COO任宇昕曾在内部会议上表示,微视不仅要继续做下去,还要做得更好。

据了解,刚刚进入9月,微视DAU已经突破一千万,属于微视复活以来增长较快的阶段。目前,互动视频是微视尝试创新的方向之一。

如今,微视整体团队人数达到400人,也是腾讯内部加班最多的团队之一。目前微视的团队和策略还处在不断调整当中,此前微视实现较快增长,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微视、企鹅号组成的联合运营团队。随着微视进一步发展,这支团队也会逐步固定下来,融合为一支新团队重新负责微视的运营业务。

以上是腾讯、腾讯微视、快手的新动态。《晚点LatePost》将在接下来的报道中,持续跟踪双方进展。

腾讯成立新部门 专门协调斗鱼、虎牙、企鹅电竞

《晚点LatePost》独家获悉,今年3月,腾讯IEG成立了一个新部门——游戏直播业务部,主要任务之一是协调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家,意图平衡三家互挖主播的竞争、控制整体消耗。

对于腾讯来说,整合游戏直播赛道,可以发挥更强的游戏发行渠道优势,重整电竞产业链,巩固腾讯的高市场份额地位。

另外则是应对可能的外部竞争。今年3月,字节跳动引入了1000家公会,成立了直播大中台,着力发力直播业务,加之其一直在游戏领域拓展,未来进入游戏直播也是水到渠成。因此,腾讯如果可以在游戏直播领域与斗鱼、虎牙形成合力,有利于全方面对抗字节跳动。

《晚点LatePost》了解到,腾讯内部曾小范围讨论过整合虎牙和斗鱼的可能性,但距离真正落地为时尚早。

目前腾讯是斗鱼的第一大股东,占股40%,同时也是虎牙的第二大股东,占股34.6%。同时,据《晚点LatePost》了解,腾讯在投资虎牙的时候,曾与虎牙达成协议,腾讯在未来几年可以通过市场竞争价格获得50.1%的占股比例。换句话说,腾讯出钱就可以成为虎牙第一大股东。

字节跳动TikTok将美国、日本和印度列为重点战略国家

《晚点LatePost》独家获悉,TikTok全球化对国家战略位置有所调整,重点国家已从美、日、英、印调整为美、日、印。

美国和日本发展时间最早,而印度市场今年DAU涨幅近5000万,已占TikTok全球日活近一半,被划为重点国家。《晚点LatePost》曾报道,近期TikTok已经与出海短视频产品Vigo合并,主攻印度市场。

TikTok内部针对各个国家的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国家地位有SAB三级排序,S级包括美、日、英国,A级是印度、韩国、欧洲、西欧(德国、法国),B级为中东、东欧、南美。其次是北非、东南亚。

近期的变化是,B级的印度,已列为战略国家。尽管ARPU值较低,但增长飞速,战略地位提升。同时,巴西市场在国家地位序列上升级,从B级升至A级,因为快手、YY等公司在南美市场增长较快,TikTok产品数据表现较落后,巴西市场的重要性提升,其增长动向也位列张一鸣OKR中。

同时,随着战略方向的聚焦,国家PM条线也有相应人事调整。

国家PM是TikTok体系下,针对不同国家设置的产品经理,向抖音二号人物任利峰汇报。目前美日印等国家PM已被纳入更高级别的GM条线,即产品、运营、市场等总管的职位,向抖音总裁张楠汇报。

TikTok人才梯队面临着候补问题。近期,东南亚、英国和印度的国家PM相继离职,三人分别投身某出海产品公司新产品运营VP、金融行业和创业。此外,台湾、中东和马来西亚PM已转至抖音产品下的国际化Feature部门。而日本、印度GM岗位暂时空缺。

去哪儿战略侧大调整 内部核心目标:补齐与携程差距

《晚点Latepost》独家获悉,去哪儿正在进行一轮战略侧大调整,酒店和内容上升为公司一级战略。

具体战略落地上,去哪儿将原本独立的酒店事业群升级为目的地事业群,并整合门票和玩乐事业部。这是今年最重要的战略落地。

同时,内部新组建内容事业部,通过话题、点评、游记、路线等优质内容打造内容流量池、提升用户量与活跃度。

去哪儿网在与携程缠斗10年后,于2015年被携程收购。其财务报表与携程合并,各项数据一直未公开。2019年初,去哪儿网CEO陈刚披露了公司现状:去哪儿2018GMV全年中高星酒店保持30%以上的增长。此外,机票和火车票业务增速为20%和40%,旅游度假增长达3位数。

目前携程和去哪儿的用户重合度只有20%。就携程整体而言,其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其各项业务中增速最强的为旅游度假,营收和上一季相比增长45%。住宿增速稍弱,与上一季度相比增长14%。交通票务业务甚至不升反降,与上一季度相比下降2%。和去年相比,旅游度假、住宿、交通票务的增速分别为25%、21%和16%。

酒店、门票、玩乐拥有充足现金流,且增速强劲。这三项业务均为去哪儿此次战略侧大调整重点整合的对象,被提升为公司最重要的战略。

据去哪儿内部人士透露,今年去哪儿的核心目标是补齐与携程的差距,核心包括酒店业务、服务水平和运营效率。此次战略侧大调整,其目的是构建两个正循环以实现此目标——基于现金流的正循环,和基于内容的正循环。

阿里收购考拉后续:期权方案初步出炉,明年初或将迎来离职潮

《晚点LatePost》独家获悉,继上周五(9月6日)阿里收购考拉官宣之后,期权处理已经有初步方案,此外,阿里对考拉中高层已有初步评估。

期权未归属部分如何转成阿里股票还未确定,已归属部分有一部分可以变现,初步期权处理方案在今年分为两拨兑现,其余的分4年兑现。

《晚点LatePost》了解到,已归属的期权部分有50%可以在九月签署;此外,已归属期权部分还有10%会在12月31号到账;剩余的部分将在往后4年每年到年底给10%;而待归属的期权部分在今年年底会先给5%。

考拉期权价在19美元左右。15、 16年前加入的,按照2.5美金的行权价计算,16年之后加入的按照3.8美金的行权价计算。期权的变现收益主要和两个因素有关,一是职级,二是入职时间。

期权的处理和价格高于很多考拉员工预期。假设一位2015年前加入的考拉高层,按照2.5美金的行权价,其在今年年底大概能拿到700-800万左右现金。这是最理想情况。

据了解,考拉的运营、供应链管理、客服等业务负责人将向天猫国际副总经理刘一曼汇报;而市场、仓储物流等业务负责人将向天猫进出口事业部总经理刘鹏汇报。

值得注意的是,刘一曼在阿里的职级为M5(等同于P10),汇报给刘一曼的考拉高管职级不会高于这一级别,这可能低于很多考拉高管的预期。

此前直接向原考拉CEO张蕾汇报的考拉高管包括:标品负责人冯小枫、非标品负责人李薇、供应链管理负责人刘荣广、CMO刘晓彬、CTO朱静波、仓储物流负责人刘煜、全球工厂店负责人胡然、商业智能负责人李勇等人。

目前考拉不少高管都在接触外部机会。等到12月31日大部分期权兑现之后,明年初预计将会有很多人离职。而对很多中高层来说,做出选择并不容易,他们多数都已在杭州扎根。

竞业协议也是从考拉离职跳槽必须关注的问题。据了解,被阿里收购后,考拉员工的竞业协议都需要重新签署。

被阿里全资收购的饿了么一位前管理层向《晚点LatePost》介绍,期权兑现的法律协议会在公司被收购2、3个月后签订,其中会涉及到竞对名单,且为全英文,他提示道,“有期权的,千万不要去阿里的竞对,最好换一个行当。不要当儿戏,阿里是一家非常成熟的公司。”

阿里去年4月收购饿了么之后,饿了么有一大批人在签期权兑现协议之前,就跳槽去了美团、拼多多。“当时有阿里高层在内部开会强调,‘不能拿了阿里的钱,再去跟阿里作对。’”

考拉内部多位人士向《晚点LatePost》表示自己目前处于观望状态,“至少待到年底,把期权拿了再说,而且到年底也知道阿里对考拉的定位了。”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