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三电一兽”们有未来吗?

《财经》新媒体 徐徜徉/文   蒋诗舟/编辑

2019年09月09日 20:23  

本文6536字,约9分钟

《财经》新媒体 徐徜徉/文 蒋诗舟/编辑

如果说2017年是“共享经济”元年,那么2019年,无疑是“共享经济”走下神坛的一年。

这一年,人们关心的不再是“哪些产品或服务又加入了‘共享’阵营”,而是“共享汽车品牌又倒闭了多少个’、“ofo押金什么时候能退还”……

从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到共享衣橱、共享雨伞……共享经济从拔地而起到遍地开花,终至颓势尽显。到如今,共享领域内仅存的硕果已为数不多,而共享充电宝更是被不少人喻为共享经济“最后的曙光”。

在诞生初时,共享充电宝就因王思聪的猛烈唱衰而声名大噪。彼时,“国民老公”在朋友圈高呼:“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X,立帖为证”。其后,投资共享充电宝的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转帖予以回击:“做不成就当做公益,希望不要因个人情绪而不让项目入驻万达。”

“聪欧之争”后,共享充电宝“一炮而红”。而两年过去,最新关于共享充电宝的新闻不是“破产”,而是“涨价”。有媒体报道称,部分共享充电宝品牌将最高收费标准调高到5元/小时,有门店因此“月入过万”。

涨价新闻一出,不少人惊呼:“原来这个行业还没死?”身披“共享”光环的共享充电宝,到底是共享经济里一枝独秀的彼岸花,还是下一个“共享单车、共享汽车”?

共享充电宝究竟涨价了吗?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租用共享充电宝还停留在1元/小时的价格。共享充电宝到底涨价了没?《财经》新媒体对此展开了实地调查。

第三方数据报告分析机构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共享充电宝市场基本是四大巨头的“天下”:街电以40.5%的用户份额领跑行业,而后小电科技占据23.6%市场份额、怪兽充电占据20.9%市场份额、来电科技占据11.7%市场份额。“三电一兽”的总市占率达到近97%。

经过走访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某热门商圈,记者发现目前市面上流行的共享充电宝,确实大多来自于这四大品牌:

1、品牌:街电 位置:餐厅 价格:2元/小时

接口类型:支持iphone、安卓和Type C,对外接口一个

充电宝个数:12个 可用个数:2个 毫安数:5200mAh

2、品牌:怪兽充电 位置:书店内咖啡厅 价格:2元/小时

接口类型:支持iphone、安卓和Type C,对外接口三个

充电宝个数:12个 可用个数:9个 毫安数:5000mAh

3、品牌:来电 位置:饮品店 价格:2元/小时

接口类型:支持iphone、安卓和Type C,对外接口三个

充电宝个数:8个 可用个数:8个 毫安数:5000mAh

4、品牌:小电 位置:饮品店 价格:2元/小时

接口类型:支持iphone、安卓和Type C,对外接口三个

充电宝个数:8个 可用个数:4个 毫安数:5000mAh

《财经》新媒体调查发现,放置共享充电宝的店铺多为用户会“坐下消费”且 “消费耗时较长”的业态类型,如餐厅、咖啡厅、书店、电影院等。而租用价格多为2元/小时,此区域未发现有涨价到5元/小时的现象。

不过,资深共享充电宝用户安先生告诉《财经》新媒体,和以往相比,最近共享充电宝行业确实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涨价现象。

安先生提供的消费截图显示,就在2019年8月1日,“街电”共享充电宝的收费标准还是1元/小时,而9月就涨到了2-5元/小时。

另一品牌“来电”的涨价则发生得更早。安先生称:今年以前,他在“来电”借用共享充电宝几乎都是免费的,因为“有各种优惠减免活动”。2019年后,共享充电宝突然就不免费了,变成了租用价格2元/小时。

对此,街电北京地区某区域销售代理对《财经》新媒体表示:目前北京地区99%的充电宝租用价格都是2元/小时,涨价到5元/小时属极端个例。“收费5元/小时的大多是酒吧、夜店等高消费型娱乐场所,那些地方什么都比外面贵,所以充电宝贵一点也实属正常。”

来电科技相关工作人员也回复《财经》新媒体称:在一些特定场所会有5元/小时的现象存在,这是出于运维难度和成本的考量,“如果成本提高了,涨价就是一个可能的选项”。

看来,虽然耸人听闻的5元/小时价格还未普及,但共享充电宝行业在逐渐酝酿涨价却是不争的事实。共享充电宝到底是不是一门赚钱的生意?它的商业模式又是什么?

“涨价”背后:“三电一兽”们是如何赚钱的?

“三电一兽”们的共享充电宝,在繁华商圈内无处不可见其身影。那么,他们和餐厅、饮品店们如何分成?

某陶艺店店主告诉《财经》新媒体,当初某共享充电宝品牌代理商主动找他来谈合作,“分文不取,还免费负责设备的维修、保养”。

店主称,商家所要做的只有“给共享充电宝设备插上电”,后续所有工作都由品牌方负责。“因为免费且不需要我们做什么,又能提升店面的服务质量,所以当下就同意和他们合作了。”引入共享充电宝设备后,品牌方会在后台对机器的使用情况进行实时监控。“有一天我们开店后忘记给机器插电了,对方人员直接打电话过来问是什么情况。”

据该陶艺店员工透露,使用共享充电宝的客人“算不少”。当时,代理商承诺称“使用量达到一定程度就给店铺方分成”,但该陶艺店尚未接到这方面通知。

分成到底是怎么回事?《财经》新媒体以商家的名义接触到“三电一兽”中的某品牌代理商,对方称:免费提供设备、免费维修保养,如果店铺流量大则可获得收入所得的50%分成。”

该代理商称,他们的共享充电宝设备分为6口机柜、12口机柜和24或36口带显示屏大机柜等数种。放置设备后,他们会在后台进行订单的实时监控,“如果发现6口机柜不够用,不用您说,我们会主动给您更换更大的机器,因为我们也想要好业绩。”

当《财经》新媒体询问五五分成是否还有商量余地时,对方称:“如果一台设备一个月的使用量达到500单,可以直接将店铺的分成比率提高到70%,但如果达不到这个流量,只能是五五分成。”

那么如果流量不好,品牌会不会撤机?代理称,不会因订单少而撤机,只会因店铺不将充电宝设备开机而撤机。“公司对每个销售都有开机时长和在线率的要求,在线率低就会罚款,只要你们保证开店后给机器插上电就没问题。”

至此,共享充电宝的商业模式已渐渐清晰。但“三电一兽”们的盈利空间又有多少?《财经》新媒体继续接触了位于品牌方上游的共享充电宝生产企业和方案提供商。

一家声称提供“共享充电宝一站式解决方案”的服务商告诉《财经》新媒体,目前共享充电宝领域的创业共有三种模式:

一是做属于自己的品牌。该商家称,一套共享充电宝系统(包括品牌搭建、APP开发等)的报价是7.8万元,一个6口共享充电宝机柜的批发价大概在800元左右,8口机柜报价1200元左右。在这种模式下,品牌方掌握后台数据的绝对控制权,未来用户租借充电宝的全部收入都属于自己。

二是做某品牌的区域代理。代理不用支付7.8万元的系统搭建费用,但需按照上述充电宝机柜的报价自行购买设备,未来所得的收入也需要和品牌方进行分成,分成比率一般为二八甚至一九(代理拿大头)。

三是做品牌的合伙人(前提是必须拥有店铺)。店家不需要支付系统搭建费用,也不需要花一分钱购买设备,只需将所得收入与品牌或代理进行分成,这时分成比率就变成了三七、四六甚至五五(品牌/代理拿大头)。

该“一站式解决方案”提供商表示,他们的货源和“三电一兽”们几无二致,大家的成本相差无几。只不过因为牌子的名声没有它们更响亮,所以给到的分成比率比“三电一兽”好很多:“它们和商铺五五分成,我们能给到三七(店铺占七),如果订单量大它们给三七,我们就给二八。”

据红星新闻报道,市面上常见的5000毫安充电宝,出厂价在30元以内(订单量大于1000的前提下),6个充电宝的出场成本仅为不到200元。

腾讯创业频道曾测算,每台充电宝机柜的实际利润在680-1380元/月,2-4个月便可回本,年回报率达到300%。这也许就是共享充电宝成为共享经济“最后曙光”的原因,也是“陈欧”们敢于和王思聪叫板的底气来源。

街电COO何顺在今年3月接受《晚点LatePost》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头部玩家基本都是盈利的。陈欧也曾公开表示,“街电”的订单量已经超越聚美优品。聚美优品2018年财报也显示,以40.5%市场占有率而领跑行业的“街电”实现营收9.3亿元人民币,在集团业务总营收中占比达22%。一位接近聚美优品的人士曾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街电是聚美优品目前最赚钱的项目,“没有街电,聚美早就不行了”。

资本青睐、巨头入场、乱象不少

就像光环和阴影总是相伴而生,在盈利上看似大获成功的共享充电宝行业,也存在着一些“不和谐的音符”。

小电用户孙女士告诉《财经》新媒体,她在长春欧亚广场租用充电宝后半小时归还,“当时还特别注意到设备亮起了绿灯,所以理所应当认为已经归还成功了”。但几天后,孙女士账户突然被扣了99块钱,显示是“充电宝未按时归还而产生的超时费用”。

孙女士拨打客服电话提出质疑后,客服又让其返回店面拍摄充电宝的照片以“证明确已归还”。来回折腾数次后,99元钱终于在几天后退了回来,但过程却令孙女士大呼“太不人性”。

来自重庆的余先生更向《财经》新媒体表示,他在来电平台租借了一个共享充电宝,因为疏忽大意忘记归还。没想到一周后,来电直接在其账户扣款150元,要他把充电宝“买”下来。

余先生质疑,就算因自己的过错导致充电宝未按时归还,来电方面可以依照租借合同规定来扣取超时费用,“哪里有强买强卖充电宝的道理?”

经过向深圳市工商部门(来电的企业注册地为深圳)进行投诉,余先生购买充电宝的150元钱最终得以追回,但按照规定扣除逾期超时费用100元。他向《财经》新媒体表示:“希望公司不要等到被投诉才注意服务的规范性。”

除了要妥善处理和用户之间的关系,共享充电宝企业还曾被爆出和区域代理商“抢地盘”的消息。据36氪报道,西安的张先生在和小电科技签署完独家区域代理合同、交纳50万元代理费后,小电的直营团队突然决定进入西安。最终,张先生提出了全额退款的要求,而小电方面则称会完善代理条款存在的漏洞。

某共享充电宝生产商也向《财经》新媒体建议称,选择当代理商是有风险的,因为“你无法进入系统后台,看到的都是品牌方想让你看到的数据。后台改改数据那么简单,你怎么知道他们有没有侵吞掉你的提成?”

和曾经的共享单车一样,当资本和巨头将共享充电宝认定为一片蓝海,那不时响起的争议声就如同海上的一叶浮萍,几乎泛不起任何浪花。

早在两年前的“共享经济”元年,各方力量就已开始在共享充电宝领域展开布局。2017年3月,小电科技获得由金沙江创投和王刚领投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其又获得由腾讯、元璟资本领投的近亿元A轮融资;5月,小电科技完成B轮3.5亿元融资,由红杉中国和高榕资本领投,腾讯、鼎晖投资、众为资本等联合投资。

还是2017年4月,来电科技宣布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由SIG和红点中国领投,九合创投和飞毛腿董事长个人跟投。5月,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投资,聚美创始人陈欧出任街电董事长。

当年7月,怪兽充电获得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投资方为高瓴资本、顺为资本、清流资本等;11月,怪兽充电再度完成2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获得顺为资本、云九资本、高瓴资本等的进一步加持。

此后,各家的融资步伐都有所停滞或减慢。继2018年3月小电科技获得超1亿美元的B+轮融资后,“三电一兽”再一次公开融资信息就是5个月前。

2019年4月,怪兽充电宣布于2018年底完成3000万美元新一轮融资,投资由高瓴资本、小米、顺为资本、新天域资本等机构和前美团COO干嘉伟个人参与,干嘉伟同时担任公司的战略顾问。

来电科技相关工作人员向《财经》新媒体表示:“市场上没有融资信息的消息释放,并不意味着这个行业内部没有发生融资。就我们目前的了解,行业融资情况并不像在媒体上所展示出来的那样冷淡。而是否有融资消息对外放出,也并不构成对这个行业成功与否、是否良性发展的判断依据。”

如果资本的入场还不能说明太多问题,那么真正能搅动一池春水的恐怕是以下两则消息:

2019年4月,有消息称蚂蚁金服正在攒局撮合国内两大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与小电实现合并。若合并成功,蚂蚁将向新公司注资,以获取更多商户场景下的充电支付数据。

8月26日,《晚点LatePost》报道称,美团点评将在全国大规模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据悉,该项目曾于2017年在石家庄、青岛等地开展小规模测试,后两度被搁置。“这是它的第三次启动,而且将是正式、大规模的扩张。”

5G逼近,共享经济独苗未来何去何从?

共享充电宝为何频频获得资本和巨头的青睐?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财经》新媒体分析称,共享充电宝之所以被“热捧”,与中国庞大的手机用户量密不可分。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7年6月国内人均单日手机使用时间为235.2分钟,2018年6月为341.2分钟,2019年为358.2分钟。而受制于锂电池的物理局限,电池性能只能保持每年3%的小幅度进步,远远赶不上用户的耗电速度。

iiMediaResearch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预计将超过3亿人。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由于5G带来设备耗电量增加,共享充电宝的“刚需”将进一步释放。

艾媒咨询分析师同时预测,共享充电宝行业的资源将进一步向头部企业整合。怪兽充电创始人兼CEO蔡光渊也曾在今年初告诉《晚点LatePost》记者,相信到2019年年底,这个行业里真正的英雄就会跑出来。

胜负未分,涨价先至。不少业内人士都向《财经》新媒体表示,涨价是应该的,也是必要的。四川大学商学院市场营销与电子商务系助理教授吴邦刚称,共享平台在经历了初期的野蛮生产时代后,伴随着越来越多大型互联网企业的入驻,开始思考新的商业模式,而涨价则是进行商业模式探索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以前是在思考如何才能发展得更快,现在则是思考如何才能发展得更长远,”吴邦刚认为,“剔除低价值用户、保留高价值用户,这样才能筛选出真正忠实的用户。当客户黏性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共享平台才能形成稳定的盈利模式,也能更好地为大型互联网企业引流。”

(文中照片均由徐徜徉拍摄)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