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邦利率回到2%时代,利率路径已转向更低

文/本刊特派记者金焱发自华盛顿   编辑/苏琦

2019年09月19日 08:44  

本文1820字,约3分钟

白宫的贸易战对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都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如果从现在到年底时特朗普政府仍未找到退出贸易战的策略,美国经济会放缓,美联储别无选择,将会更大幅度地降息

在全球经济各种暗流涌动之际,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一如市场预期,在美国时间9月18日宣布降息25个基点,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1.75%至2.00%,这是美联储年内第二次降息,也是自金融危机以来第二次进行降息操作。

美联储称,劳动力市场依然强劲;经济增长温和。美联储对2019年GDP增速预测中值为2.2%;2020年为2%;美联储官员对通货膨胀的预测中值与6月份一致。

投资顾问机构Private Investment Adviser全球投资策略师加勒特•罗氏(Garrett Roche)对《财经》记者指出,美联储在2018年底有过度紧缩之嫌,不过是为了强调美联储在政治上的独立性,以及不受股市控制的独立性,但最终美联储误解了在经济上美国实现充分就业的性质,而且经济水平较低目前处于中立水平。在他看来,进一步的降息、50个基点的降息甚至是量化宽松性质的政策是有必要的。

美国目前经济状况良好,经济扩张持续了10年。根据美国商务部8月29日的最新数据,美国二季度GDP增速二次估计小幅下调至2%,低于7月26日初次估计的2.1%,但在大多数经济学家看来,美国二季度GDP的增速会保持在2%左右,其潜在GDP也在2%左右。鲍威尔指出,美国经济前景承压。美联储需要观察波动性,对潜在经济状况作出回应。

美国制造业活动持续恶化。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8月制造业PMI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跌破枯荣线至49.1。由于贸易战及全球经济放缓带来的巨大压力,ISM新出口订单指数大幅收缩,连续两个月放缓至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穆迪分析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Mark Zandi)对《财经》记者说,现在联邦基金利率回落到2%及以下水平。促使美联储减息的动因是贸易战带来的不确定性,现在贸易摩擦正在抑制商业上的投资和出口。疲软的通胀仍低于美联储设定的2%的目标,这也给了美联储降低利率的自由空间。

除了将指标隔夜拆借利率目标区间下调25个基点,至1.75%-2.00%外,美联储还将银行超额准备金利率(IOER)下调了30个基点。目前该利率比政策利率目标区间顶部低20个基点,而此前为15个基点。美联储还将2.2万亿美元回购利率定为1.70%,比政策利率新目标区间的底部低5个基点。IOER和回购利率是美联储政策利率的护栏,此次调整旨在让美联储收紧对其用来影响美国和全球金融状况的指标政策利率的控制。

受降息消息影响,截至收盘,美股道指上涨36.28点,涨幅0.13%,报27147.08点;标普500指数涨1.03点,涨幅0.03%,报3006.73点;纳指跌8.62点,跌幅0.11%,报8177.39点。赞迪指出,联储主席鲍威尔建议,若贸易战继续下去并进一步拖累增长,联储将进一步降息。这令全球投资者感到满意,股市和债市对美联储政策的出台,价格最终进行了小幅度的变化。

加勒特•罗氏认为,美联储的担忧包括对流动性的担忧、市场泡沫、贸易及关税问题、地缘政治、2020年选举和制造业的衰退等等。所有这些问题都是随机的,并取决于具体的事件。目前为止,迫在眉睫的问题包括美元流动性,然后是特朗普的推特,贸易问题以及中东问题演化成地缘政治议题。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降息可以保证经济增长强劲,为抵御风险提供保障。家庭支出是经济增速的主要推动因素。自去年以来全球经济增长前景有所走弱,有一些额外的迹象表明海外经济疲软。指标显示投资持续疲软,预计经济增速将继续保持温和。美联储必须考虑任何可能对经济产生实质性影响的因素。

美联储决策从来都像是走钢丝线,但这一次鲍威尔特别表示,当前是作出判断很困难的时期。重要的时间点是2020年中期,在美国大选之前,加勒特•罗氏指出,如果特朗普的支持率下降,尤其是如果经济衰退在此期间发生,所有涉及政治、监管及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都将会增加。

赞迪指出,白宫的贸易战对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都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如果从现在到年底时特朗普政府仍未找到退出贸易战的策略,美国经济会放缓,美联储别无选择,将会更大幅度地降息。

很多经济学家担心,需求疲软的挑战。密歇根大学所发布的8月份消费者信心指数意外下滑,表明美国经济的主要支柱可能存在潜在疲弱。消费支出为美国第二季度GDP增长贡献了4.7个百分点,而投资和其他因素的下滑使得GDP增长率降至2%。若需求持续疲软,货币政策或许无能为力。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