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股价回落:机构炒新“挤破头”,价值发现功能偏离

黄思瑜、袁子懿/文     

2019年09月23日 11:02  

本文2513字,约4分钟

科创板开市满两月,29家公司在上市首日均上演股价狂欢,但涨势并未延续至今,目前已有20只股票处于跌势,其中已有股票股价一度被腰斩。

股价从大涨到大泄,在业内人士看来,资金以打新为核心目标,实现收益后迅速撤离,缺少中长期资金,是股价回落的主要原因,之后仍会继续寻找合理价格空间。

“无风险收益”的赚钱效应也让机构的有效报价逐渐减少,逐渐出现报价的从众心理。多方业内人士对此建议,要增加科创板股票供给,从而打破“新股不败”的神话,同时,增加有效报价机构数量,以及修改10%高价剔除为浮动比例。

科创板股价回落

7月22日,科创板正式开市,首批25家公司当日均大幅上涨,16家公司股价上涨1倍以上,其中4家公司涨幅超过2倍,安集科技以400.15%的涨幅位居首位;剩余的9只股票当日涨幅也均在80%以上。首批科创板公司上市首日平均涨幅达到140%。

这25家公司中,安集科技、中国通号、心脉医疗、中微公司、澜起科技5家公司是在上市首日创出最高价格,之后在8月6日开始一路走下坡路。

其余的大多数股票均是在8月初创出最高价格,尤以8月2日、8月5日、8月6日这三日比较集中,在攀顶之后,同样也是一路下泄。

以9月20日的收盘价格相较历史最高价来看,25只股票股价均有所下跌,其中中微公司、天淮科技的最新股价相较最高价格均回落了四成以上;安集科技、瀚川智能、天宜上佳等17只股票的最新收盘价相较最高价均回落了3成以上;乐鑫科技和南微医学相对回落较少,在10%左右。

之后上市的4家科创板公司,与首批25家一样的是,首日均大幅上涨,平均涨幅为278%;不一样的则是,第一批上市的部分公司在首日之后还有一小波上涨的行情,之后上市4家则是首日行情之后就一路陡坡下跌。

这其中8月8日上市的晶晨股份则是第一只出现腰斩的股票。该股票在上市首日冲至最高166元/股,29个交易日后的9月18日下探至最低价82.27元/股,股价缩水一半。而晶晨股份只是一个开始,还有几只股票被腰斩就差临门一跌。

整体来看,上市以来至今,上述29只科创板股票中有20只股票处于跌势,其中晶晨股份以41.27%的跌幅居首,柏楚电子以38.11%的跌幅次之,微芯生物、安集科技等4只股票的跌幅则在20%以上。处于涨势的9只股票中,沃尔德目前仍有逾1倍的涨幅,福光股份涨幅为30.27%,剩余的7只股票涨幅则在20%左右。

在前券商资深保荐代表人王骥跃看来,科创板股票股价回落是因为稀缺性而一开始涨得太高,之后还会继续寻找合理价格空间。至于之后上市的公司股价情况,他认为,投资趋向理性需要时间,以及科创板的股票供给量增加。

炒新之过

科创板股票价格冲高又迅速回落背后的一大现象在于,市场短期的注意力在于炒新。

一位来自华南地区大型基金公司的经理对记者表示,目前他们在科创板的配置上仍以打新为主。“对于我们来说,打新的回报大,周期也短。”

上市的29只股票首日平均涨幅接近160%。“这样的涨幅让投资者有新股首日必涨的预期,这也降低了他们长期持股的意愿,机构的核心目标变为提高中签率,享受‘无风险’收益。”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分析称。

受打新超高收益的吸引,机构参与网下询价的热情也逐渐高涨。根据wind资讯数据,从已上市的29家公司情况来看,参与报价的账户数均值从最初的1700家左右上涨至3500家左右,这其中基金公司是主力。

上述资深投行人士表示,大多数投资者以打中新股为目标,也使得愿意真正发挥价值发现功能的报价机构越来越少,最初愿意为企业价值真实发声的机构无缘新股,逐渐被打中新股的投机者“教育”而学“聪明”,改变报价策略以打中新股为主。

打新的赚钱效应也导致了机构询价的从众心理,上述资深投行人士称,机构网下询价有效报价区间宽度及价差逐步缩窄,最终定价逐渐向投价区间的66%分位价格靠拢。

对此,王骥跃对记者称,目前市场赚钱效应来看,询价从众是正常的市场效应,但是若出现破发的现象,机构就不会一味从众,而是老老实实进行有效报价。

另外,自8月以来,多家基金公司旗下的基金产品发布“暂停大额申购、定期定额投资及转换转入业务”的公告,此举或是为了防范科创板打新收益被摊薄。

不过,对于后续是否会继续打新,该经理则称,尽管科创板前几批破发几率不高,但是也绝不意味着公募基金是“闭着眼打新”,后期仍要关注企业的相关信息。“的确首批科创板企业的股价表现已经超出我的预期,但是我预计后期一定会出现破发,所以还是谨慎为妙。”

询价机制还有待完善

除了机构从众报价使得市场价值发现功能偏离外,有业内人士认为,“掐头去尾”的定价机制也剔除了最有信息含量的报价。

从制度设计方面来看,10%的高报价被剔除,最终定价以下的报价也被视为无效报价,掐头去尾的定价机制在引导定价实现发现价值功能上有所欠缺。 “从报价分布来看,对企业估值定价真正具有信息含量,想要发声的正是报价较高或较低的机构,他们对该企业价值具有不同的观点和看法,但依照现行的有效报价筛选机制,这些有用报价信息大多被剔除,并没有充分体现市场询价的优势。”上述业内人士分析称。

针对当前科创板询价机制出现的问题,上述资深投行人士认为,科创板要逐渐打破新股上市首日高收益的“刚性兑付”,中长期需要通过增加科创板股票供给,促进估值水平合理回归。

“另外,要增加有效报价机构数量要求,有效报价机构数量越多,则报价区间越可能趋于分散,最终定价有偏的概率就会降低,形成的价格越符合市场总体判断。”上述资深投行人士称,同时设定网下询价中最低认购倍数,并将其纳入中止发行的条件中。

对于高价剔除比例,上述业内人士则表示,为了保留更多报价的信息,建议修改10%高价剔除为浮动比例,根据实际报价分布情况确定剔除线,适度降低剔除比例。

(来源:第一财经 文:黄思瑜、袁子懿)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