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新一波制裁:海康大华无大恙,AI明星有隐忧

《财经》记者 刘以秦 周源/文   马克/ 编辑

2019年10月09日 20:02  

本文3773字,约5分钟

在全球安防市场,中国公司占据绝对领导地位,制裁影响甚微,中国AI公司们的麻烦会更大一些

 
10月8日,美国商务部将28家中国公司加入实体清单,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全球安防老大海康威视(002415.SZ),此外还包括安防老二大华股份(002236.SZ)以及知名人工智能公司科大讯飞(002230.SZ)、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依图科技等。美国方面称,这28家公司“违反了美国的外交政策利益”。
 
随后,这些公司均发布对外公告,明确反对美国商务部的行为,并称将尽快与各方展开沟通。
 
这些公司中,以海康威视的回应最为激烈,在电话沟通会上,海康威视高级副总裁、董事会秘书黄方红提到,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海康一直积极与美国商务部进行沟通,但对方从未主动要求了解海康的业务情况,海康也聘请了美国人权方面的专家律师团队,来审核海康的业务资料,包括新疆项目在内,律师团队提出了一些改善建议,海康也已经着手实施,且并未发现任何违法情况。
 
“美国政府并不关心海康到底做了哪些事情,只是将制裁海康当成谈判的筹码。”黄方红说道。
 
这是今年以来,第四批被列入美国商务部实体清单的企业,今年5月,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70家附属企业公司列入实体清单;今年6月,增加了中科曙光(603019.SH)等5家芯片及超算技术公司;8月,中广核及其关联的4家中国公司被列入实体清单。
 
列入实体清单受到的主要限制包括:从美国或其他国家进口美国原产的商品、技术或软件受到限制;进口其他国家商品,如果美国物项的价值占比超过25%,受到限制;产品利用美国原产技术或软件直接生产,或利用美国原产技术或软件建设的工厂生产,受到限制。
 
这份新的实体清单于10月9日生效,受此消息影响,海康威视与大华股份于10月8日起停牌。针对此事,10月9日,海康与大华分别召开电话会议,两家公司均提到,此次事件的影响并不大,大部分的元器件都有替代方案,无法替代的也已经储备了大量存货,可以保证一年的缓冲期。
 
科大讯飞此前发布的2019年中期财报中也提到,该公司核心技术全部来自于自主研发,且已有针对极端情况的应对措施和替代方案。科大讯飞给《财经》记者的回复称,2018年,来自美国的收入占比为0.01%,即使美国扩大制裁,也不会对公司的日常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安防产业中国公司难撼

10月8日,海康威视董事长胡扬忠正在欧洲做路演,客户对海康被列入实体清单的反应没有他想象中强烈,“一整天时间,我只接到了一家欧洲客户打来的电话,询问会产生哪些影响。”胡扬忠在10月9日下午的电话沟通会上说,“此前没有企业遭遇过被国家制裁的情况,大家一开始都会恐慌,但是美国已经制裁好几轮了,大家慢慢发现,其实并不可怕。”
 
此次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也都表示,由于这批公司在美国市场的业务并不多,这一轮“制裁”的影响不会太大。
 
这批公司中,长期在美国有业务的是海康和大华,大华也在电话沟通会中提到,有部分美国客户情绪紧张。今年5月,大华董秘办对外表示,美国市场收入占比很小,且从2018年4-5月起,大华对美国市场的资源投入已比较谨慎。
 
大华2018年的境外市场收入为85.78亿元,占总收入36.25%,但并未公布美国市场的具体占比。2018年,海康全年境外营收占公司总营收的28.47%,其中,美国与加拿大市场的业务占海外业务的20%,约占总营收的6%。
 
除了美国市场的收入,更受关注的是此次“制裁”是否会影响到技术与部分元器件供应。
 
海康与大华都是老牌安防巨头公司,市场研究机构IHS Markit数据显示,2018年,海康威视在全球视频监控设备市场的份额为37.94%,连续7年排名第一;大华排名第二,市场份额为17.02%。
 
业务体量大,两家公司每年都会采购大量的FPGA(现场可编程门阵列)芯片,目前全球范围内的FPGA芯片主要由美国公司赛灵思和英特尔提供,中国的FPGA产业刚刚起步。深鉴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姚颂告诉《财经》记者,至少在一年内,很难在FPGA芯片上找到替代方案。深鉴科技于2018年7月被赛灵思收购。
 
不过,由于美国商务部的频繁动作,不少中国科技公司早已开始提前准备,大华称,他们的备货周期在一年以上。
 
一位美国芯片代理商销售总监向《财经》记者表示,“海康和大华每年虽然会向美国公司采购几百万片的FPGA芯片,但以低端FPGA芯片为主,长期来看,能够逐步切换到非美国公司产品上。”
 
胡扬忠也提到,芯片行业的门槛正在降低,同类型的供应商之间,虽然有差距,但差距并不大,可以找到替代方案,目前没有替代方案的,也可以通过调整部分业务线的方式来解决。
 
不仅如此,他还提到,海康的主要利润来自于终端设备和软件服务,美国供应商提供的元器件占比并不大,因此,“海康短期内的营收会受到影响,但对利润的影响不大。”
 
此前,芯片领域中国一直受到美国的限制,华为为此制定了“备胎”战略,今年5月,华为旗下芯片设计公司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称,海思成立的初衷就是预防无法获得美国先进技术和芯片。
 
目前海思的芯片已经大量出货,海康就是其主要客户之一,胡扬忠提到,海康已经开始对中国的供应商倾斜,即使需要花费更多精力去磨合,也更愿意选择中国公司。
 
但华为似乎并不满足于做海康的上游供货方,华为已经多次透露其在安防领域的野心。华为2012年开始布局安防领域,2018年开始猛攻,成立两条安防业务线,推出5款摄像头,今年6月,华为花费5000万美元,收购莫斯科安防企业Vocord。
 
今年9月,在华为全连接大会上,华为智能安防产品线总裁段爱国提到,“华为不做到第一,不会退出安防行业。”
 
此前,不少安防业内人士都告诉《财经》记者,海康在安防领域深耕多年,地位很难撼动。不过,随着海康被列入实体清单,这一形势有可能发生变化,“华为海思如果也断供,或是限制供货,安防领域的竞争走向很难预料。”一位海康前员工说。
 
胡扬忠也表示,安防领域的竞争格局会发生一定的变化,但无论美国制裁与否,“目前全球范围内,视频监控领域,还没有哪个国家和地区的公司,能够超过中国公司。”
 
AI领域竞争生变

此次被列入实体清单的公司,除了海康、大华,还有四家明星AI公司——科大讯飞、商汤科技、旷视科、依图科技。
 
对于这些公司来说,影响更大的是AI底层技术——例如谷歌的AI底层技术架构Tensorflow——是否会受限。
 
在AI底层技术上,商汤、旷视和依图都已建立起自己的优势,一位AI创业公司首席科学家告诉《财经》记者,中国AI公司对美国公司的依赖度不是特别严重,“商汤、旷视等都是以AI算法起家,最大特征就是掌握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领先AI算法,商汤更有自己研发的深度学习平台。”
 
AI算法和深度学习平台的关系就好像应用和操作系统的关系,原则上,任何应用都可以经过改动后,在不同的操作系统上运行,AI算法也是一样。且目前市面上存在多种开源深度学习平台可供选择,谷歌Tensorflow还未到一统天下的局面,中国公司,包括百度、华为、商汤等,都在发展自己的深度学习平台。
 
但并不意味完全没有影响,如果AI算法的原作者是基于Tensorflow研发,移植到其他深度学习平台后,有可能会损失精度,且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
 
“AI算法精度如果从99%降到95%甚至更低,对某些商业应用场景可能会有致命影响,甚至不能用了。”前述首席科学家说。
 
尽管在过去几年,中国AI产业发展迅速,大量初创公司通过美国的开源算法及数据库,进行调优、适配,此外,中国的技术人员、科学家也与美国展开大量学术交流。这些技术交流,是中国AI产业的有力推手之一。
 
一旦遭遇阻碍,影响的是长期的技术迭代,“短期内可能影响不大,但是长期来看,海外技术世界的创新,传导到中国AI领域的速度会变慢,技术创新领域,速度至关重要。”一位AI行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尽管此次事件对于中国AI领域以及安防领域的短期影响有限,但落到单个公司上,一些潜在的新问题正在浮出水面。
 
例如,旷视科技正在准备IPO事宜,今年8月25日,旷视已经递交招股书,目前还未有最终结果,多位AI业内人士认为,旷视被列入实体清单,对于IPO的进展和后续估值,会有一定的影响。
 
此外,商汤与美国芯片公司高通和英伟达合作紧密,高通同时也是商汤的投资方,这些合作能否持续,目前也是未知数。
 
企业得以生存、发展的核心驱动,是市场需求,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市场,美国公司和中国公司之间存在大量的贸易往来需求,很难被政府完全掐灭。一位在美国多家芯片公司工作超过十年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虽然有障碍,但就芯片采购领域,大家总能找到办法绕开限制。”
 
黄方红也提到,“芯片受限制,我们就换芯片,换不了的,我们就换组件,如果还不行,我们就自己做芯片。”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