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能欠薪或达数千万遭员工集体维权 回归A股前景堪忧

2019年10月10日 10:04  

本文2131字,约3分钟

“汉能,没有不可能。”这句汉能朗朗上口的司训,已经成为汉能被欠薪员工的揶揄对象。10月9日,数百名汉能员工在汉能北京总部聚集,平时上班的地方此时成了维权讨薪的场所。李铭告诉记者,其本人被欠薪总计约13万元。“汉能(集团)自从5月份就不给我们发工资,而且最过分的是连8月、9月的社保费用也停了。”

据李铭介绍,汉能集团目前在职人员约7500人。9月初媒体曝光,职工人数7825人。现场讨薪维权者中,大部分是从2019年5月开始被欠薪,少部分是8月新进招聘的。由于汉能集团规模较大,涵盖业务广泛,尚不清楚总工有多少员工被欠薪。

公开资料显示,汉能集团成立于2016年,控股股东为东源汉能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持股占比99.75%。值得注意的是,汉能集团董事长已于2019年4月3日由李河君变更为李雪。广义的汉能集团,除了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还包括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汉能水力发电集团。

据报道,大面积的欠薪从7月开始,汉能将每月5号的发薪日调整为28号后,6月、7月的工资截至目前仍没有发放,至少涉及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和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

在长达五个月的时间里,也有很多员工走仲裁途径。有员工表示,因为受到太多仲裁请求,朝阳仲裁已经不再接受请求了。公积金和社保也是拖延状态,社保局也在催,但是没有任何进展。

而如此大规模、长时间的欠薪,也会伴随被裁员和主动离职的情况。但是据现场员工透露,似乎所有离开的人都没有拿到补偿,发薪的约定期限也没有兑现。

对此,汉能集团董事局办公室高级助理杨靖承认,汉能集团拖欠员工工资长达5个多月之久,并在8月份停止了缴纳员工社保金,并对由公司原因造成的职工生活困难表示歉意。

杨靖表示,职工给予宽限时间,并承诺10月15日解决部分员工1至2个月的工资问题。不过,杨靖的提议立即遭到现场职工的激烈反对。有职工指责:汉能集团“言而无信”,曾在7月、8月、9月都做过类似保证,最后无一兑现,公司再做类似保证,很难取信于人。

有讨薪的汉能职工认为,汉能集团拖欠职工工资长达5个多月,导致员工生活出现巨大困难,很多家庭因此陷入困境;该公司从未拿出诚意解决欠薪问题,并变本加厉停交社保费用。这些职工要求,汉能集团立即支付所欠员工全部薪酬,如若实在短期周转困难,至少补足社保金,以示诚意。

现场职工自行统计结果为:此次讨薪人数约400人,涉及金额约3700万元。杨靖认为,上述金额和人数的真实性有待考量,即便属实,也绝无可能当日全部给到员工。

汉能曾经有多辉煌,相反现在的境况就有多糟糕。

自2009年起,汉能投资超过100多亿美元进入薄膜太阳能行业。在2015年5月20前,汉能薄膜被资本市场的热捧,汉能旗下上市汉能薄膜发电股价两年内大涨1800%,港股市值一度超过3000亿港元,48岁的汉能创始人李河君曾以财富1600亿元成为当时的中国首富,在王健林和马云之前。

但是好景不长,2015年5月20日,因被质疑存在大量关联交易,涉嫌操作股价被香港证监会调查,当天汉能薄膜发电股价暴跌47%。随后停牌四年,直到今年6月份,汉能薄膜以私有化回A股的理由从港交所退市。

值得注意的是,退市方案开始以现金或股票置换,但是2019年2月26日,现金方案被放弃,汉能薄膜私有化以换股方式进行,这从侧面也反应了汉能的流动性紧张。

根据2018年年报,汉能薄膜实现营收212.5亿港元,同比增长2.46倍;净利润为51.93亿港元,同比增长18.9倍,业绩看似比较好看,但经营现金流却为净流出7亿元。

汉能薄膜的资金链紧张从报表上一览无余,其手中的货币资金只有3亿,流动负债却高达127亿元;另一方面,汉能薄膜应收款项120亿元,审计师由于无法判断部分应收款能否收回,对整份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

除此之外,更加不利的情况出现了,行业趋势也发生变化。

2018年5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指出,根据行业发展实际,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在国家未下发文件启动普通电站建设工作前,各地不得以任何形式安排需国家补贴的普通电站建设。此外,新政还进一步明确要规范分布式光伏发展,今年安排1000万千瓦左右(即10GW)规模用于支持分布式光伏项目建设。

光伏补贴的叫停,更是增加了汉能资金紧张的窘境。政府补贴对于汉能来说一直十分重要。

在光伏产业梦上,李河君给予了很大的希望。几乎动用了所有的融资渠道,最好的资产金安桥水电站股权被大量质押。

除了银行机构的巨额授信,银行定向债务融资工具,以及与地方国资平台公司间的借贷,甚至连P2P平台也成为其融资渠道。

但到今年,李河君显然感受到了资金紧张的困境。巨大困境面前,李河君仍然鼓励部下说,“汉能这个时期,表面上是困难的时期,其实是最好的时期。汉能移动能源是3A级平台,至少可以融1000亿的资金”,“只要今年做好,明年的421目标唾手可得”。

不过,在业界看来,现金流不足,大量负债,行业寒冬,度过了520的汉能能否再次逃过一劫,仍然是未知数。

(《财经》新媒体综编)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