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洁执掌携程三年股价下跌三分之一 “大数据杀熟”等隐患或将面临监管重拳

2019年10月11日 10:48  

本文1454字,约2分钟

文化和旅游部发布《在线旅游经营服务管理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暂行规定》)公开征求意见通知的下发,无异于将携程再次推上风口浪尖,对于携程CEO孙洁来讲,自2016年11月至今,管理携程的近三年时间以来,多次触碰政策红线,让携程饱受诟病。

“杀熟诛心”携程的野蛮状态即将结束

据媒体报道,10月2日,有大量网友在微博爆料称,在携程平台已付款的酒店订单无法确认,未能入住酒店的旅客也不可取消订单,不可退回款项,且拨打客服电话无人接听。

10月3日,携程在官方微博发布两则相关说明,承认因自身酒店系统故障,导致酒店订单出现问题,将对异常订单给予退款,并发放特定补偿预订优惠券。但从结果来看,大部分消费者对此并不认可。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次事故将携程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同时也撕开了消费者对携程积怨已久的口子。

上海市消保委此前公布了2019年上半年投诉排名情况分析,投诉数量上,上海携程商务有限公司位列第三。

不仅如此,类似声音在人民网旅游投诉平台、黑猫投诉、知乎、微博等平台上层出不穷。在携程退费难、捆绑销售、诱绑现金贷等众多问题中,其中最令人诟病的是“大数据杀熟”。(通过大数据了解用户消费作息后,根据用户需求程度控制产品价格)

今年3月份,据央广网报道,有用户投诉携程“杀熟”。该用户表示,在携程购买机票时,第一次下单时显示价格为17548元,等他支付时,发现未选报销凭证,便退回修改。再支付时,页面显示无票,让其重新选择。用户只好选择重搜,结果该票仍在,只是价格涨至18987元。经过与其他航空公司APP的票价对比,发现同一趟航班,不但有票,而票价仅要16890元,比第一次携程价格还便宜了不少。

而此次《暂行规定》的下发无异于成为了悬在携程头上的利剑,《暂行规定》第十六条指出,在线旅游经营者不得利用大数据等技术手段,针对不同消费特征的旅游者,对同一产品或服务在相同条件下设置差异化的价格。

10月9日,人民日报在微博上转发《暂行规定》评论,杀熟的歪风,早该被刹住,“大数据杀熟,作恶的不是大数据,而是操纵大数据的企业。涉事企业既无商业道德,也无法治精神,更缺乏尊重用户的自觉。对这一潜规则,用户苦其久矣,早已怨声载道。用法律刹住这股歪风,除了立规明矩,更需确立罚则,让违法乱纪的企业付出沉重代价”。

净利润多次为负三年股价下跌三分之一

携程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携程网第二季度净营收13亿美元,去年同期11亿元美元,同比增长19%。

孙洁对此表示:“我们对公司出色的业绩感到备受鼓舞。我们的团队将继续拓展产品覆盖的深度和广度,提高服务质量,并在海内外市场扩张品牌影响力。我们对中国和全球旅游行业的长期发展前景抱有信心和期待。”

但事实上,携程在第二季度净利润急速下降,2019年第二季度,携程净亏损5900万美元,而上一季度,携程净利润为6.87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孙洁执掌携程三年来第一次出现亏损情况,2018年第三季度、第三季度,携程净亏损分别为1.65亿美元、1.76亿美元。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财报公布当天,资本市场迅速作出反应,携程股价跌幅扩大至6.29%。而9月29日,百度出售携程30%股份,消息出来后,携程股价更是一度大跌。截止发稿前,携程股价为每股29.03美元,相比2016年11月16日孙洁出任携程CEO当日40.78 美元的开盘价,下跌三分之一。(和讯科技)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