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鹰农牧遭强制退市 投资百亿进军互联网、类金融等行业拖垮上市公司

《财经》新媒体 宋金煜 高素英/文 舒志娟/编辑     

2019年10月16日 11:59  

本文4155字,约6分钟

由于跌破面值,“中国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即“雏鹰退”,002477.SZ)遭遇强制退市,然而业绩持续亏损、债务攀升以及盲目投资多元化业务让其重返A股市场充满不确定性。10月15日晚,雏鹰农牧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已被深交所决定终止上市,并于10月16日被深交所摘牌。截至10月15日最后一个交易日,雏鹰农牧报收0.17元/股,总市值仅为5.33亿元,较上市以来2015年创下的292亿元最高市值缩水98%。

对于雏鹰农牧的退市,业内人士认为,没有经营好生猪养殖主业是关键,过去几年该公司投资了非主营业务如电竞、互联网、金融等行业,导致其持续亏损。据《财经》新媒体记者粗略计算,自2016年雏鹰农牧在非主营业务方面的投资就达近百亿元,并且在这些领域的投资出现了持续亏损,三年半以来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约为-116.37亿,而营收至今年上半年只有四百多万元,这也就意味着百亿的投资几乎是血本无归。

在业内人士看来,雏鹰农牧退市将造成该公司信誉下降,偿债能力降低,从而影响债务偿付以及股东收益。而从深交所重新上市的规则来看,雏鹰农牧重返A股困难重重。

业绩持续亏损 偿债压力巨大

由于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面值,2019年8月19日,深交所决定终止雏鹰农牧的上市。8月27日起,雏鹰农牧步入退市整理期,股票简称由“*ST雏鹰”更换为“雏鹰退”,10月15日是雏鹰农牧在股市交易的最后一天,退市整理期届满后,雏鹰农牧的股票被摘牌。

根据天眼查显示,雏鹰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于1988年,实际控制人为董事长侯建芳,并于2010年9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被称为“中国养猪第一股”。其核心业务包括生猪养殖、粮食贸易、互联网三大板块,目前公司拥有166家公司实际控制权。

然而,2019年1月,雏鹰农牧在年度业绩预告的修正公告中表示,2018年的净利润将预亏29亿元至33亿元,并将业绩下滑归结于“由于资金告急,饲料供给不实时,公司生猪养殖灭亡率高于预期”。对此,深交所向雏鹰农牧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公司销售生猪单价大幅下滑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

今年4月24日,雏鹰农牧发布公告称,因2018年财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将于4月26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变更为“*ST雏鹰”。

记者注意到,2018年中旬雏鹰农牧被曝出现债务危机,随后其以火腿、生态肉礼支付延期利息,而2019年公司盈利和债务情况并未有好转。

据雏鹰农牧发布财务报告显示,2016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8.33亿元、4519万元、-38.64亿元以及-15.2亿元,公司亏损持续。从债务方面来看,2018年底公司逾期债务已达31.49亿元,截至2019年上半年,雏鹰农牧总资产为194.94亿元,净资产为-4.45亿元,总负债185.2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5.04%,较2018年底的87.89%增长7.15个百分点。

值得关注的是,截至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2965万元,远远低于同期其46.7亿元的短期借款以及39.37亿元的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偿还短期债务压力巨大。

除了业绩不佳、遭遇债务危机之外,公司实控人侯建芳所持公司股份全部遭轮候冻结。今年9月,深交所给予董事长侯建芳、副总裁杨桂红等共5人谴责处分,其中违规行为包括对外提供债务担保、财物资助,对外转让资产以及重大诉讼和仲裁事项未披露等。

一个月后,针对2018年财务报告中呈现的持续经营存在不确定性、对债权投资和财务资助等款项无法获取充分等问题,深交所向雏鹰农牧李花、侯五群、侯斌等共13名企业高管发出监管函。

北京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分析师马文峰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除受2018年非洲猪瘟影响外,雏鹰农牧退市主要原因为公司遭遇了重大的财务危机,其背后反映出的问题则是企业管理不规范且存在重大问题。前几年雏鹰农牧实现了规模的扩张以及利润的增长,不过对比房地产等其他行业,畜牧行业规模效益不容易体现,盈利方式主要依靠提高劳动者积极性和相关服务为主,因此对于农牧企业来说应该适度发展规模,而非不惜代价的规模扩张。

投资百亿进军互联网、类金融领域血本无归

那么,雏鹰农牧被退市是否还有其他原因?华林证券投顾业务部总经理胡宇曾公开指出,雏鹰农牧股票被退市的根本原因是公司没有经营好主营养猪业务。过去几年,该公司加大了非主营业务如电竞、互联网等业务的投入,此类业务实际上是为大股东做了一系列的输送利益,所以导致了雏鹰农牧变成了一个圈钱的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雏鹰农牧开始涉足互联网,并推行“生猪养殖、粮食贸易、互联网”三大战略布局,随后于2016年开始了长达三年的扩张,近百亿资金投向了互联网、类金融业务。《财经》新媒体记者从天眼查查询发现,在其投资的35家企业中,除了养猪之外,还包括多家投资基金公司、小额贷款公司以及互联网科技公司。

据记者粗略统计,自2009年至今雏鹰农牧在类金融领域的投资高达83.48亿元。而截至2019年上半年,雏鹰农牧对子公司和联营、合营企业投资总额达90.84亿元,其中对类金融领域公司的投资总额约为64.35亿元(包括计算投资损益、投资额减少情况)。

但是如此大规模的投资,其营收和利润整体如何?根据财报显示,2016年雏鹰农牧首次将互联网、类金融作为单独分类行业出现在财报中,2016年-2018年,雏鹰农牧在互联网、类金融业务三年来营收分别为14.47亿元、6.83亿元、2.01亿元,而占营收比重却逐年下降,分别为23.75%、11.98%、5.66%。到2019年上半年,互联网、类金融板块的营收只有443万元,仅占总营收的0.95%,同比下降98.45%。三年以来的营收总额只有23.35亿元,相较近百亿的投资来说不成正比。

而从其现金流数据也不难看出,其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连续三年半为负,多元化业务并为给公司带来充沛的现金流量。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49.47亿元、-56.45亿元、-10.19亿元、-2630万元,总计金额为-116.37亿元。

从具体公司来看,例如,雏鹰农牧2016年对深圳泽赋农业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的初始投资为37.5亿元,2018年底减至17.5亿元。而该投资基金公司在2018年亏损8.798亿元的基础上,于2019年上半年又亏损了2.91亿元。

除了金融板块营收逐年下降外,对电竞领域的投资不利也值得关注。据了解,2014年,雏鹰农牧投资1135.9万建立微客得(北京)信息科技公司,并占股51%,投资了电竞、传媒文化等子公司。2018年微客得净利润为-1013.15万元,2019年上半年亏损金额扩大为-1297.8万元。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财经》新媒体记者分析称,雏鹰最大的问题就是盲目的多元化,让其资金链陷入严重危机。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类金融公司的经营业绩与雏鹰农牧对其的投资总额相比差强人意。可以说,雏鹰农牧所投资的这些公司持续亏损,已经使上市公司不堪负重,成为拖垮上市公司的关键因素。

负债累累 重返A股困难重重 

不可忽视的是,除已对外公布的企业债务外,今年以来与雏鹰农牧相关的法律诉讼达242起,其中一半以上诉讼缘由与金融借贷有关,纠纷对象包括工商银行、广发银行、平安银行以及全国各地养殖合作社及个人等,若更多的隐型债务转为公司账面应偿账务,无疑又让负债高企的雏鹰农牧雪上加霜。

根据诉讼内容来看,与各地养猪合作社签订合作协议,并承诺兜底还款,是其陷入被动偿还巨额债务的一大原因。记者查询的一则法院裁定内容显示,2017年3月,聚缘合作社向工商银行新郑支行借款1300万元用于新建猪舍,雏鹰农牧承诺兜底还款。截至2019年1月30日,该合作社欠银行本金约505.6万元,利息约2.7万元以及之后的利息、罚息等,雏鹰农牧被新郑市人民法院裁定具有连带偿还债务的责任。

记者查询发现,在雏鹰农牧相关的法律诉讼当中,与此案类似为养猪户提供贷款担保的案例还有很多。

雏鹰农牧被终止上市后,将转入股转系统交易,但投资者更关心的是,退市后的雏鹰农牧还能否顺利重组或重新上市,同时相关债务将如何偿还。有关未来企业重组、是否打算重回A股以及如何偿还债务等方面的问题,记者致电了雏鹰农牧证券部负责人,对方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律师郭韧认为,根据股票上市规则,在摘牌之后,该公司股票只能在场外市场进行交易。一般退市的原因主要由于公司业绩不符合上市的要求,因此退市的行为本身不影响股东债务、债权人和股东分红,不过股票退市将造成公司股票交易量下降,并导致公司信誉下降,偿债能力降低,从而影响债务偿付以及股东收益。

从深交所相关重新上市规则来看,雏鹰农牧重返A股困难重重。根据深交所在2018年最新修订的股票上市规则,公司申请重新上市应该符合的条件包括最近三年无重大违法行为,财务会计报告无虚假记载,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均为正值且累计超过3000元等。

然而,雏鹰农牧于今年3月因涉嫌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且由于1.02亿元失信金额进入了亿元以上失信被执行人企业名单。此外,2019年上半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为-15.18亿元,净利润为正仍难实现。

郭韧表示,若企业重组不成,无法偿还债务并申请破产。根据相关规定,债权人应当及时申报债权,企业财产清偿顺序为优先破产费用、共益债务后按顺序清偿工资和其他职工欠款、社保及税款、普通破产债权。清偿上述费用后企业资产尚有剩余的,最后分配股东财产。

“作为养猪为主的企业,雏鹰农牧应该发展饲料、兽药等能为下游养殖户提供农业养殖服务的领域。”马文峰表示,脱离畜牧主营业务发展范畴,一方面使雏鹰农牧债务累累,另一方面面对新希望、温氏等行业龙头企业强劲对手,雏鹰农牧在退市后将很难追赶得上。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