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创投朱啸虎:烧钱讲故事的创业时代结束了

作者 | 唐亚华   编辑 | 阿伦

2019年10月22日 16:14  

本文3252字,约5分钟

下一个创投风口在哪里?不如问问朱啸虎。

作为投资过饿了么、滴滴、ofo等风口企业的明星投资人,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近年来开始频频为企业服务“站台”。在2019年金沙江创投下注的20余个项目中,一半是企业服务。

“消费类公司一年规模可能增长几十倍,企业服务最多两三倍,总市值也低了很多,但是后者的投资回报很高,因为它资本的使用效率高,不需要烧钱,能为投资人带来更大的价值,”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朱啸虎在接受燃财经专访时表示。

在他看来,企业服务将是未来十年周期性的机会,互联网下半场将形成消费互联网和企业服务并重的局面。对于行业热议的资本寒冬,朱啸虎则认为,行业并不缺钱,只是资本受前几年泡沫的影响,出手更谨慎了。

此外,对于代际变更带来的新消费机会,朱啸虎也密切关注,“95后,00后可能不迷信大牌,更愿意个性化消费,更愿意相信他们所支持的网红,这创造了很多机会。”但他也坦言,对新消费的投资很有考验,因为很多品牌要么做不起来,要么突然崛起,很难抓住。

在乌镇期间,朱啸虎就自己投资的方法论,对企业服务、消费、教育领域的判断,对5G和AI的观点与燃财经进行了探讨。

不看故事只看运营数据

燃财经:近年来大家都在说资本寒冬,机构募资难、企业融资难,你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感受?

朱啸虎:我觉得市场上的钱并不少,人民币确实受到资管新规的一些影响,但美元资金还是很多。我们刚募资完了第七期美元基金,规模4.5亿美金,以及第三期人民币基金,规模10亿人民币。现在市场上不是没有钱,而是不敢投。过去两年行业讲了很多故事,不少资本相信了故事,付了很高的价格。现在到了检验成果的时候,结果发现很多项目成色根本不行。所以投资机构不敢轻易投出去,怕再次被美丽的故事“欺骗”和“伤害”。但这对行业是好事,噪音更少一点,也让创业者知道不要去讲故事,扎扎实实把业务做好,让单位经济模型更好,这个更重要。

燃财经:你自己有什么识别“故事”的技能?

朱啸虎:我从来不相信故事,我们只看数据。创业者需要告诉我运营数据怎么样,单位经济模型能不能算过账来,花多少钱获取一个客户,多少时间能赚回来。比如在企业服务领域,我们主要看客户愿不愿意付钱购买你的服务,千万不要说先免费给客户用,以后再收费。在企业服务领域,客户愿不愿意付钱才能验证他们的需求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如果是太早期的技术,那它可能适合在大学实验室先做研究,创业需要在商业环境里。

燃财经:有人说所有的消费品都值得重新做一次,你怎么看消费领域的投资?

朱啸虎:是不是所有不好说,但确实很多品类都有跑出新品牌的机会。消费领域很多新的互联网公司发展很快。杭州有一家做口红的公司,销售额去年4000万人民币,今年就到了8亿人民币。他们在口红上雕刻一圈中国式建筑,很有创意。现在确实有不少消费品有新的机会,因为代际的消费行为在变化,95后、00后们可能不迷信大牌,更愿意个性化消费,更愿意相信那些他所支持的网红,这创造了非常多的机会。但是这一部分的投资很有考验,因为这些品牌要么做不起来,要么起来的很快,而且毛利率都很高,根本不需要投资。

燃财经:教育类公司普遍不盈利的情况下,你觉得在线一对一的模式是可行的吗?

朱啸虎:很多商业模式成不成功还是看创业者的执行力。一对一这种模式,高获客成本和运维成本,那就要看公司的运营效率,转化怎么样,客户转推荐的比例是不是能做上去,复购怎么样,很多指标要加在一起看。

燃财经:韦博英语跑路的事引起了很大关注,为什么教育领域常出这类型事件?

朱啸虎:因为他们公司预收费高,公司一直亏损,主要靠预收费支撑,就类似于庞氏骗局,比较容易出问题。预付费是个双刃剑,所以现在政府监管开始了,预付费不能超过3个月或者不能超过1万块,或者将预付资金进行托管,这都是有效的办法。教育的公司最关键的还是在于它的账能算过来,内容好不好我们可能没法判断,所以我们主要看获客成本、转化率、复购率等运营数据。

燃财经:近年来有哪些你比较看好的新业态?

朱啸虎:像RPA非常火,就是机器人自动录入。现在很多大公司经常需要把以前靠人工输入的信息用计算机自动模拟人的行为录入,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空间。

燃财经:你在投资中主要看人还是看方向?

朱啸虎:先看方向,然后我们挑这个方向里最好的团队。也有个人特别强,相应的估值比较合适的话也会投。小红书就是这样的例子,当时毛文超刚从斯坦福毕业我们就投给他一些钱,让他去尝试,后来他尝试了三个方向才慢慢演化成现在的小红书。

未来5-10年,企业服务类公司会迎来爆发

燃财经:为什么看好企业服务领域?为什么企业服务公司资本使用效率高?

朱啸虎:中国在企业服务上远远落后于美国,大家说企业服务元年已经说了好多年了,十几年前我们刚刚做风投,大家都怀疑在中国投资互联网能不能赚钱。今天这个已经不是问题了。同样的,投资企业服务能不能赚钱,我相信5到10年以后,这个就不再是问题了。消费互联网公司一年规模可能增长几十倍,但企业服务最多两三倍,但是它的投资回报很高,因为它资本的使用效率高,不需要烧钱。

比如,Uber有400亿美元市值,但它上市前累计融资超过150亿美金,视频会议软件公司Zoom虽然市值才200亿美金,公司上市前总共融资仅1.3亿美金,涨了150多倍。企业服务类公司虽然总市值可能没有消费类互联网企业那么高,但是它们倍数高,投资人从项目身上能赚到的钱多。因为消费类行业竞争太激烈,靠融资补贴,股权稀释得太厉害了,而企业服务类公司通常不烧钱。

燃财经:所以产业互联网到了爆发的时候了吗?

朱啸虎:我觉得产业互联网确实是到了一个时间点了,像在电话中心上的应用、在数据录入方面的应用现在已经很普及。未来企业服务领域还有很大的机会,对比中国和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消费互联网中国公司市值是美国的1/3,美国这个领域的公司总价差不多3万亿市值,中国加在一起是1.3万多亿;金融科技可能是1/5左右;但在企业服务上,中国是美国的1/100,现在的差距巨大代表未来的机会点。

以前盗版很严重,现在光盘没有了,所有资源都在云端,必须花钱去购买。所以新兴企业服务都是在帮企业真正提高运营效率、创造更多价值,这也是企业愿意付费的根本原因。

燃财经:你认为5G能给哪些行业带来较大影响,5G的普及还要多久?

朱啸虎:未来5G在自动驾驶、云端游戏等垂直应用场景上肯定会带来价值。但目前我觉得5G的发展还很早期,到普及至少需要两三年。我们回看4G的发展历程,也不是一诞生就崛起的,同时还涉及到换手机,这也起码需要两三年的时间,出现杀手级的应用可能还要在两三年以后。

燃财经:人工智能现在发展到了什么阶段,接下来会有什么趋势?

朱啸虎:人工智能现在已经基本普及,成为了一个基础设施,抖音、今日头条等我们日常阅读的内容背后都是人工智能在推荐。前几年人工智能的热度太高了,把很多公司的估值也炒得太高,到现在会更落地一点。行业内更关心人工智能到底能产生什么价值,能带来多少收入,这是一个好现象。现在所有的创业公司都是移动互联网公司,以后所有的公司都是人工智能公司,再过五年,一个公司如果没有人工智能模块,将会毫无竞争力。

燃财经:5G、AI、产业互联网结合会带来哪些投资机会?

朱啸虎:有很多机会点。我们今年还投了不少企业服务和人工智能结合的项目,有一家做的是用人工智能抓老鼠,应用场景在餐厅。因为餐厅里如果用药或工具去除老鼠都会污染环境,最好的办法是把洞堵住不让老鼠进来,这个公司用人工智能自动识别老鼠,告诉店主哪里有洞,一年收费大约1000块钱,可以百分之百保证餐厅没有老鼠。其实应用端创新创意的点很多,就看创业公司能不能找到这些应用点。

燃财经:金沙江创投未来会在哪些方面继续投入?

朱啸虎:接下来我们会在企业服务、新消费、教育领域方面有更多的布局。

*题图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燃财经)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