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在乌镇:马云张朝阳谈梦想,马化腾李彦宏秀技术,雷军爱推销

作者 | 黎明   编辑 | 魏佳

2019年10月22日 16:19  

本文4824字,约7分钟

一年一度、大佬云集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正在乌镇举行。

对于互联网行业而言,这是一项规格甚高的行业大会。从2014年第一届开始,这个大会已经连续举办了六届,吸引了来自全球各地的互联网精英参加。

对于普通大众来说,除了能从各种干货演讲中了解最新科技动态、未来发展趋势之外,这场大会还是一个近距离“观察”互联网大佬的好机会。

会议的日程总是满满当当,但大佬的演讲风格迥异。有人喜欢高谈阔论,有人擅长推销安利,有人开口必谈技术,还有人嘴上总挂着责任。

演讲风格的不同,让大佬们形成了不同的“流派”。根据燃财经的观察,他们可以分为梦想派、推销派、技术派和责任派。比如,马云爱谈人类,丁磊爱推销自家产品,马化腾爱谈技术变革,张一鸣爱谈社会责任。

演讲的风格,透视的是大佬真实的人设,以及背后的企业调性。

梦想派:马云大谈人类,张朝阳延期梦想

马云擅长演讲,在互联网大会之外,他早已站上过无数舞台。谈梦想、谈奋斗、谈人生,甚至谈人类,他的演讲天马行空、气势磅礴。在阿里巴巴成名之前,他有过一段密集演讲的阶段,那个时候,他是很多大学生眼中励志的榜样。

细数互联网大会上马云的历次发言,社会、人类、世界、时代、冲击、责任等等高大上的词汇频繁出现,让人眼花缭乱、热血沸腾。

“互联网将影响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每一次巨大的冲击、每一个巨大的挑战都是人类进步完善的机会”、“我认为人类共同的未来,所有的人类、所有的国家都应该联合起来”、“我们要相信技术,我们要拥抱技术,我们应该主动拥抱技术”……这些跟互联网相关但也具有普适性的话语,是马云在互联网大会演讲中常用的表达。

和大部分企业家谈业务、讲技术不同,马云一上来就是人类视角,仿佛瞬间秒杀了所有同行。他不纠结于某一个生僻的技术细节,或某一块具体的集团业务,而是本着“为全人类谋福利”的立场,展开他的讲话。

毫无疑问,马云是有梦想的,即使他的梦想在大部分人眼中不可想象。

跟马云的大格局不同,张朝阳显得更为小资,当然,他一手创办的搜狐,要比阿里巴巴小太多个身段。但是,这并不妨碍张朝阳放飞梦想。

第一届互联网大会,张朝阳上来就口出金句:我们这一代人有可能永生。他的理由是:未来随着运算速度的加强,摩尔定律会继续实现。各种设备里都会有芯片,智能在云端进行计算,可以实现各种各样的东西,未来技术值得期待。

在严肃的大会氛围中,如此大开脑洞的言论,就像给会场注入了一针兴奋剂。但单纯从技术角度而言,张朝阳的结论并没有足够的支撑。

第三届互联网大会上,张朝阳表示要用三年时间让搜狐重回中国互联网舞台中心。当时他公开称自己“对单纯赚钱这件事其实不太感兴趣,必须要建立一个人生追求的更高的准则、更高的价值观”,批判当时的一些现象“价值观太低了”。

三年过去,搜狐的股价跌去七成,市值只剩3.91亿美元,而跟它同期创办的网易,市值363亿美元。张朝阳离他当年立下的“重回舞台中心”的目标是越来越远了。

2019年第六届互联网大会期间,张朝阳表示当年立下的目标“需要一个延期”,并再次提到价值观。他试图将主题进行升华拔高,提到了社会存在价值和个人意义,最后他称“追求荣华富贵和成王败寇这个价值观稍微低了一点”。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推销派:丁磊实力带货,刘强东土味营销

每年的互联网大会,总有一些大佬,就像市场上的促销员一样,疯狂推销自家公司产品。

丁磊是推销派的首席代表。网易味央猪肉、绍兴黄酒、淮盐花生、麻辣兔丁、开口甘栗等都曾被丁磊带到过乌镇。丁磊的过人之处在于,他不仅推销自己的公司,还把产品直接带到现场品尝,顺带还能宣传一把自己的家乡。

第三届互联网大会的主题是创新驱动造福人类,丁磊切中主题谈到,“这就需要我们互联网企业去思考如何通过创新和探索去让老百姓的生活更幸福。”但随即他话锋一转,“网易一直在创新上努力,包括养猪,如何养出美味的猪肉提供给人民群众,我们一直在思考。”

第四届互联网大会,丁磊直接亲自上阵,向大佬们推销自家产品。他围了条来自考拉工厂店的灰色围巾,穿着来自网易严选的外套,还给大佬们送上印有“网易严选”字样的伴手礼,成为一块行走的广告牌。

不会推销的大佬不是真大佬。大佬的诀窍在于,任何一场高规格的会议,任何严肃的场合,他们都能在分析行业大势、抒发家国情怀的同时,恰到好处地宣传自己的公司和产品。

另一位热衷推销的大佬是雷军。第一届大会,雷军就开始秀肌肉,称小米5到10年后或将成为世界第一的智能手机公司。第二年,组委会给参会嘉宾准备的礼品中,就包含一部由小米提供的订制手机,雷军称“这台定制手机将为嘉宾提供全方位的智能服务”。

第四届大会时,新零售和AI概念火热,雷军在大会期间表示,自己比马云更早提出“新零售”,他还表示,小米不仅是智能手机公司,还是电商和新零售公司,同时还是一家AI公司。通过这样一个表述,雷军让小米蹭上了当年所有的互联网热点。今年的大会,雷军以现场测5G网速的方式,提前安利小米5G手机,称明年将推出10款5G手机产品。

另外,第二届大会中流出的雷军“深情对视”酣睡中的周鸿祎的照片,曾在网上引起热传。雷军和周鸿祎这对最佳CP,因为这样一张意味深长的照片,而得到了充分的宣传。360则借势做了一把网络营销,蹭上了大会的热点。

相比之下,刘强东在大会上显得低调得多。和其他大佬推销产品不同,刘强东在有限次数的演讲和采访中,推销的都是他农民家庭出身、重视产品质量的企业家人设。

在第二届互联网大会的“数字中国”论坛上,刘强东用8分钟时间讲了面包和豆腐的故事。他讲到自己在江苏农村的时候,喜欢吃尖椒炒豆腐,自从离开农村到北京,再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豆腐。

“我在农村生活了18年,去了北京,我有多少年一直想吃江苏宿迁自己用青石磨磨的豆腐”、“我们希望找一些农村农民,可以给你黄豆、买大青石磨,甚至可以贷款给你买小毛驴帮你推磨…”

他时常提到自己的农民出身,演讲中没有生涩难懂的互联网词汇,只有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他在推销京东的产品和服务的同时,也在强化自己回馈乡里、带领农村兄弟们发家致富的人设。

技术派:马化腾李彦宏秀技术,王兴预判方向

BAT的三位大佬中,马化腾和李彦宏是技术出身,演讲风格最相似。两人在大学时都学过计算机专业,毕业后都做过一段时间工程师,所以演讲起来一板一眼,稳重严谨。

2014年第一届互联网大会,马化腾谈的最多的是,因为移动互联网技术的风靡所带来的产业变革。他在战略上将腾讯定位成一个“连接器”,而这个词大部分时间是存活在互联网语境里。2015年的大会,马化腾在演讲中反复提及“信息终端”,他认为“每隔一段时间,智能终端都会发生变化,并对整个业界带来更大的变化”。2018年,他提到了数字化变革和产业互联网。

要听懂马化腾在讲什么,不仅需要了解产业格局,更需要熟悉专业词汇。但对于业内人士而言,要听懂马化腾的演讲并不难,他的表述并非生涩难懂,有种娓娓道来的意思。

“微信电话本其实是一个小产品,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战略性产品。现在运营商很淡定,但是媒体很激动。”在第一届互联网大会中,马化腾如此形容当时影响巨大的微信电话本。

李彦宏是一个典型的技术男,不会虚无缥缈的谈梦想和情怀,他的演讲都是紧紧围绕技术创新和公司业务发展。

如果统计李彦宏演讲和接受采访的词频,会发现“人工智能”、“AI”、“技术创新”等是高频词汇。李彦宏一向自称为“技术信仰者”,百度是一家技术创新的公司。在BAT中,百度的技术范最明显,为互联网行业培养的技术人才数量最为庞大。

李彦宏不善交际,但处事严谨。在2017年的互联网大会上,马云和马化腾在演讲时都没有准备PPT,只有李彦宏是按PPT来讲,而且还做了详细的数据统计对比图,以增强说服力。演讲中,李彦宏还插播了演示视频,使现场展示更生动。

和马云马化腾等不同,李彦宏是参会大佬中,少有的在演讲中以技术突破为傲的人。百度all in AI后,李彦宏便开始大谈无人车,每年要汇报百度无人驾驶的技术进展。相比之下,百度在业务上的进展,李彦宏则一笔带过。

王兴也是学的计算机,是同龄人中的技术大牛。美团的发展历史,最给行业启发的是美团的战略能力和团队执行力。互联网大会上,王兴相对低调,公开演讲和接受媒体采访都不多,但出口必是干货。

业内流传甚广的“互联网下半场”概念,就是王兴在2016年互联网大会上提出。他通过自己的观察,结合严密的逻辑分析,在演讲中预判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趋势。他的演讲一本正经、严肃客观,瞄准的是行业大势和商业机遇,而并非企业的小惠小利。

责任派:张一鸣谈公益,黄峥爱扶贫

在互联网大会期间,还有这么一些大佬,他们最热衷的不是谈梦想,也不是秀肌肉,更不是卖货,而是讲社会责任。这些大佬以新锐创业明星张一鸣、程维、黄峥为代表。

2016年大会上,张一鸣首次公开回应了今日头条的海外战略,称全球化会是2017年今日头条的核心战略之一。当时,今日头条发展异常迅猛,迅速崛起成一只超级独角兽,并在海外进行广泛的并购布局。

除了战略布局,张一鸣还专门谈了自己对互联网公司社会责任的理解。他提到,互联网公司应该拿出一部分利润,用于公益。

这是跟前两届大会相比最大的差异点。前两年,张一鸣在大会期间提及最多的是今日头条的推送机制和机器算法。今日头条通过技术创新,革新了人们以往获取信息的方式,但这也让它饱受质疑。

张一鸣在有意示好,通过宣扬在社会责任方面的正面动作,来为今日头条谋得正当身份。

类似的还有程维。第二届大会,程维在演讲中一再突出的是滴滴的战略野心,他表示“我们希望建设一个中国人领导的、全球最大的一站式的出行平台”,并强调滴滴可能是这届互联网大会最年轻的公司,表示出行行业“竞争越残酷越激烈越好”。第三届大会,程维开始大谈国际化,表示要走出去。2017年,程维开始强调分享。

然而,2018年滴滴顺风车事件出现后,程维就从大会嘉宾名单中消失了。在后来的一些采访中,程维强调最多的是安全和责任。

相比之下,黄峥要显得“更有责任感”一些。

2018年,黄峥首次参加互联网大会。但在会议期间,作为一家新晋的最具爆发力的明星公司创始人,黄峥却不谈战略、不提行业、不讲竞争,只谈扶贫。

“帮助贫困户脱贫致富是拼多多的本分,希望通过创新的商业模式和技术应用,重构流通环节,降低资源损耗,为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做出贡献。”黄峥说。

在上市之前,因为平台存在的假货山寨问题,拼多多遭遇了大众舆论的疯狂抨击。在摆平舆论风波的过程中,黄峥已经谙得互联网公司的安身之道。主动扶贫的举动和宣传,毫无疑问正在扭转大众曾经的刻板印象。

今日头条、滴滴、拼多多,这都是近几年突然冒出来的新生公司。他们所在的行业,要求他们具备更高的社会责任意识。从他们发言的变化,能窥探出大佬角色定位的转变。总而言之,不论是真责任,还是假责任,至少这成为他们宣扬的方向。

*题图及文中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来源:燃财经)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