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俞渝深夜手撕,李国庆值得同情吗?

作者 | 孔明明   编辑 | 阿伦

2019年10月24日 16:40  

本文7228字,约10分钟

10月23日晚,整个互联网圈被一条微信朋友圈截图炸开了锅。

在这张当当网联合创始人俞渝回复老公李国庆的微信朋友圈截图里,俞渝连发四条回复,回应李国庆最近在媒体上对俞渝的公开控诉和指责。她称李国庆并不是净身出户,而是从家里拿走了一亿三,这其中有俞渝和其父母的存款。并指出李国庆联合公关操纵媒体,每件事都在撒谎。

来源 / 社交媒体

俞渝还称,曾因李国庆大发脾气而报警。“家里的锅碗瓢盆被你砸了多少?你有次砸家之后,我报警,你跑了。警察说,我没有明显伤痕,什么都做不了……踢走管理层、股份被欺骗、逼宫、赶走副总,除了逼宫这半件事,每件事你都在撒谎。”在这段文字回复里,俞渝回忆了从认识李国庆到现在,曾因李国庆哭过无数次,但“我没选择,我有打不完的仗”,“你绑架我二十年了,我受够了。”

李国庆也随后在微博上回应,称7月底他已经向法院提交离婚诉状,10月17日在双方收到法院离婚传单后,俞渝以感情未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

来源 / 李国庆微博截图

10月24日凌晨1:45分,李国庆又在微博回复,他称:“从头回忆,我感谢你在出国热浪潮下嫁回国。还多年不拿工资,没有公司名分辅佐我,没想到你最后却变成了武则天,从我手里抢走了我一手创办的当当……明明是抢权的武则天,却肆意抹黑我把自己伪装成受害者,人身攻击肆意造谣的这种行为实在令人气愤。”

来源 / 李国庆微博

在此之前,李国庆公开接受了媒体数次采访,每次都因为采访内容而登上头条。

10月10日,腾讯新闻出品《进击的梦想家》节目,在对李国庆的访谈节目播出后,因为李国庆在采访现场的愤怒摔杯,而分别上了微博、抖音、知乎的热搜。他摔杯子的视频片段更是被网友剪辑,反复传播。

两天后,李国庆在微博上公开道歉,称“接受采访前也没想到会有摔杯子的那一刻”,但“实是情难自己”,并表示“阴谋也好,设计也罢,过去的都将过去……离开当当,还会有更广阔的天地在等我。”

来源 / 李国庆微博截图

2019年2月20日,李国庆宣布离开当当,随后他开启了自己的新创业项目“早晚读书”,并公开对自己的妻子、也是当当网的联合创始人俞渝频频发起攻击,并不断讲出自己被俞渝逼迫离开当当的种种细节。

明星创业者、夫妻创业反目、被逼宫离职……这其中的任一关键词都足够吸引公众眼球。

从1999年共同创办当当开始,李国庆和俞渝作为夫妻,带领当当从中国第一家B2C电子商务上市网站,到私有化退市,再到卖身海航未成,两个人一起经历了大起大落,也经历了风风雨雨。

李国庆曾是北大的“风云人物”,俞渝则是精英“海龟”,两人的爱情故事曾是一段佳话,但也因夫妻共同创业而多次经历冲突和挣扎——两个人在公开场合,都曾表达过如果重来一次,一定不会选择夫妻创业。

李国庆被当当所成就,但也被当当所羁绊。就像他被俞渝所成就,也被俞渝所羁绊。

在当当上市前三天,他在刚开没多久的微博上写:“当我作为成功人士站在纽约,真为大陆崛起自豪“,但在2011年的媒体采访中,他说:“我这么出类拔萃的人,做了10年才办了一个当当网,像我这水平才干,应该办十个当当网”。他曾经感激俞渝对他和当当的帮助,此后却又多次发表言论认为是俞渝阻碍了当当的发展,且不准备原谅她对他所用的“阴谋诡计”。

被迫离开了当当的舞台,对李国庆来说未必不是好事。已经55岁的李国庆,依然还有一颗“躁动的心”。从某种层面上来看,他还没能在真正意义上被肯定过、被证明过。他希望能在当当和俞渝之外,找到证明自己的方式。

要知道,曾经在电子商务领域领先于马云和刘强东的李国庆,第三次创业的小目标是:小则三年,慢则五年,超过当当。

成也当当,败也当当

1992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政策研究室的李国庆,因为组织机构重组,面临着两种选择:一是去国企任职,二是下海经商。在他1995年赴美国结识俞渝前,李国庆的人生与生意并不顺利。

当时的他颇得领导们赏识。如果去国企,他将被破格任命为部门经理,心高气傲的他嫌部门经理职位太小;且在此前的基层调研工作中,他深刻感觉到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时代洪流,他曾回忆道:“当时觉得自己办企业,才是中国的未来。”

28岁的李国庆找了几个出版界的朋友,在小西天租了一个总参的地下室作为办公场地,办起了“科文经贸总公司”。公司以图书出版为主业,业务一直没做大。最艰难的时候,李国庆曾背着几百万元的债务,到处做读书会,打通新华书店的分销渠道。

生意一直不见起色,李国庆在1995年选择去美国寻找机会,并在一次饭局上认识了俞渝。当时的俞渝拥有纽约大学MBA学位,且有一家自己的财务顾问公司。5个月后,两人结婚,俞渝回到北京,与李国庆一起经营出版公司。

在俞渝跟李国庆回到北京后,发现丈夫的图书出版生意很难做大。“登报卖书还不够挣广告费,一本邮寄目录也只能推荐100本书,开书店的房租又很贵。各种卖书的方式都试遍了,怎么都不赚钱。”

俞渝想到一年前,一个名为“亚马逊”的网上书店风靡美国。她自己也体验过在上面购书的便捷。李国庆称,他由此发现了网上书店的巨大优越性——“在传统出版渠道,出版商与读者之间要经过许多环节,而互联网则建立起了两者之间的直接联系”。

1999年,李国庆和俞渝推出了当当网,第一笔资金是来自于IDG、软银等风险投资的680万美金。那一年,马云在杭州刚创办阿里巴巴,刘强东还未进入电子商务领域。

赶上了互联网创业黄金期末班车的李国庆和俞渝,以垂直品类图书为切口,迅速成长。2003年,当当网实现盈亏平衡,年销售额达到8000万元,2013年8月份,杂志《经济学人》的封面是当当,并称当当为“中国亚马逊”。

2004年,在亚马逊选择进入中国时,“当当可以说是国内最大的电商企业”,李国庆在接受媒体时说。当时,亚马逊跟当当谈了好几个月的收购:最开始是想以1.5亿美元收购当当70%股份,被拒绝,之后亚马逊团队不断加码,但都被当当拒绝。2004年8月19日,亚马逊宣布收购由雷军、陈年创办的卓越网,正式进入中国市场。

2003年,阿里成立淘宝网,进军C2C领域。2005年,当当网销售额突破4亿4000万,比淘宝和京东加起来还多,2008年,京东的销售额仅为当当的75%。2010年10月,当当网上市。上市首日,当当股价上涨到29.9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6.94%,李国庆夫妇身家达到了10亿美元,而阿里和京东直到4年后才登陆美股。当当曾经在电子商务领域,遥遥领先。

而当当在上市前的招股说明书披露,募资将用于电子商品及百货类电子商务的发展,动了当时正在发力这块领域的京东的盘子。刘强东随即宣布对图书降价20%,对当当发起价格战。

李国庆最开始宣布斥资4000万元对电子商品及百货类商品降价,随后京东商城宣布8000万元跟进降价,卓越亚马逊则再次宣布将以1亿元跟进此次百货降价,淘宝商城也发起了年终大促销。

只用了6天时间,当当市值在当时蒸发超过30%。2011年,当当选择在天猫上开设旗舰店。

在百货、3C、服装等品类逐步占据电商主流时,当当没能及时扩张且继续抢占市场;而且由于在资本市场的过度谨慎,错过了、也给了对手机会:2013年,百度提出过要入股当当网,当时当当网已经上市,正值股价遭遇过山车,最终因为占股比例以及交易价格没谈拢而作罢;2014年,当当网被腾讯看上,腾讯要求占股33%,但李国庆只愿意给25%,最后,谈判做罢,腾讯转投了京东。

此后,在电子商务领域关于当当的声音越来越少。

在当当上市前三天,李国庆曾在刚开没多久的微博上写:“当我作为成功人士站在纽约,真为大陆崛起自豪“。但谁又能知道,那一刻,可能已经是李国庆的人生最高光时刻了。

“我连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

在此前接受自媒体“海克财经”专访时,李国庆直言:“我当不了马云和刘强东,我连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

创业数年,财务出身、擅长资本运作的俞渝和公务员出身、熟悉图书业务的李国庆,彼此互相补充短板、互相成就,却也因为夫妻及创业伙伴的双重关系,而互相牵绊。

1999年,在准备开始做当当网时,李国庆发现当时自己虽然有中国出版界的资源,但钱不够。俞渝问李国庆需要多少资金,李国庆想要300万美元,俞渝给他融到了600万美元。

最开始,俞渝一直是以一名支持李国庆的角色出现的。在当当拿到第一笔投资后,投资人不太相信李国庆,觉得俞渝在华尔街工作过,更靠谱一些,希望由俞渝出任总裁。但俞渝觉得作为妻子,处在一个居高临下的位置上,两人会不舒服,并最终创出联合总裁这个平起平坐的头衔。在具体分工上,李国庆负责当当网的内部运营,而俞渝则负责资本运作和行政人事。

在当当网上线前后一两年,国内网上书店最多时达到300多家,2000年,当当的一名投资人曾质问李国庆和俞渝:“你们的680万美元怎么才花这么点?”他劝说李国庆应该烧钱扩张。李国庆困惑犹豫,俞渝则告诉李国庆,680万美金要留着过冬,再说这个行业,没有人比你更懂行。

两人最终拒绝了投资人烧钱扩张的建议,并在接下来的互联网寒冬中安然度过。

但是在当当,由于李国庆和俞渝二人掌握着公司的绝对控制权,管理层权利切割不明——只要是他俩意见达不成一致,项目就会停滞。谁说了算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当当也错了中国电商的黄金发展时期。

2014年10月,两人商量,自2015年1月1号起,老当当由俞渝管,李国庆管新当当、小当当,包括自出版、实体书店、电子书、百货自有品牌等业务。李国庆表示,当时是他自己要“禅让”,“该给我老婆舞台”,“1996年把人家从纽约骗回来,人家也想执掌一方。”

2016年,当当完成私有化退市;2017年,海航打算收购当当,此时当当估值90亿,海航给的条件是75亿收购当当100%股权。

对于是否接受海航收购,两人产生了分歧。李国庆不愿意卖公司,俞渝相反。两人关系迅速恶化。

2018年1月15号,李国庆收到了一封逼宫信,在由俞渝授意发的通告中,想让李国庆把新业务交出来,去管政府事务、公共事务部。李国庆已经开始心生怨恨。2018年七八月,他告诉俞渝要辞职。俞渝给他的回复是,当当永远有你的办公室,还是最大的办公室,永远发着你工资。

“当年在美国上市的时候,管理层的占股是32%,其中我27.5%,俞渝5%。后来,当当私有化的时候,我同意和俞渝的占股比例变成了五比五,之后俞渝建议双方各自拿一半股权给儿子,并代持了儿子手上的所有股权,最后俞渝持股64%,李国庆27.5%”。自称为“傻白甜”的李国庆,觉得被俞渝的“阴谋诡计”给骗了。

李国庆的选择是从收到逼宫信开始跟俞渝分居,并在2019年2月份发布公开信,公开宣布自己离开当当的消息。此后,在公开场合控诉俞渝对他所做的事情,成为李国庆对外发声的必聊话题。

很多人羡慕过李国庆有俞渝。

经纬中国的创始人张颖曾对李国庆感叹:你对资本一窍不通,你命好有俞渝。在2016年的一次采访中,李国庆说:“刘强东羡慕的老跟我说,你看看你老婆,纽约大学MBA,又是华尔街回来的,能帮你做事业。”

从当当离职后,李国庆对俞渝的评价则变成:“当当这二十年,硝烟弥漫,从来都是我说什么是什么,因为战争是很残酷的……俞渝甘拜下风,她当CFO,我来做总指挥。”

李国庆至今经常给外界举的例子是: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经在当当前身干过,他跟俞渝打过交道,是当当前身的总经理,十多年过去,他的观点至今没变:这公司没俞渝,会比现在好10倍。

他也反驳陈年跟他说过“多亏你有这样一个老婆呀,能帮你融资”的评价,而是说,“重要的融资都不是她”,并且他转头控诉:“认识二十多年俞渝就没给我做过饭,当然也没给我洗过袜子。不过,都是保姆洗,保姆请假司机上。”

寻找自己

李国庆的好友曾评价他:“从我认识国庆,这个人就是一个非常有野心、非常执着、非常认死理的人。”

在创办当当之前,毕业于北京大学的李国庆曾是学校的风云人物。1983年他以北京市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大社会学系。李国庆曾称:当年在北大,他的名字在比他高三届、低四届的学生中无人不晓,绝对的风云人物,并在当时担任北大学生会副主席职务。

李国庆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他敢在校长面前批评校领导, 学校总务处长说,宿舍电话坏了不必非要修好,因为学生们喜欢通过电话谈恋爱。李国庆当着校长的面拍桌子:“你这个老昏庸,你的责任是让它畅通无阻,你管是不是谈恋爱?!”在相对还比较保守的80年代,他甚至公然在学校里发避孕套,鼓励大家自由恋爱。

在北京大学,李国庆有过自己的辉煌。

李国庆大学毕业后,在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时,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要做影响中国的100人。5年后,他选择离开体制,下海经商,并将他的目标调整为:“要成为中国富人里面的100人。”

但在创业之初,夫妻俩商量分工时,决定由俞渝担任当当网的公众形象,接受媒体的采访。此后长期以来,在公众的印象中,当当网由俞渝一手创办,而李国庆只是一个配角。被隐匿在俞渝身后的状态,带来的不仅仅是误会,也让李国庆长期处在被压抑的状态中。

在当当上市前夕,李国庆曾私下对俞渝以及股东们说:“我要高调了!请你们能够接受。”在当当上市前8天,李国庆通知公关部为他开通了新浪微博,至今微博的个人介绍没有变过:“我口无遮拦,多有得罪,请海涵。”

当当上市后,李国庆在微博上先是骂当当早期的投资机构,随后又骂负责当当上市的摩根斯坦利,并发生了与“大摩女”隔空对战事件。即便这样,在对外的立场上,俞渝一直站在李国庆这边,她对其的评价是:“李国庆就是一个性情中人,比较二的一个人。”

此后,2011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国庆曾表示,自己是在“大摩女说到我吃软饭的时候,被激怒了”,他还说,“一直很缺乏被肯定的感受,我这么出类拔萃的人,做了10年才办了一个当当网,像我这种水平才干,应该办十个当当网。”他表示,“对自己不满意”。

在2019年的当当出版人盛典上,当当副总裁陈立均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当2018年100多亿销售,GMV150-160亿,4亿多利润,持续5年盈利,没有任何负债,无论是销售额还是利润增速都在加速度增长。”而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 《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9年第2季度》数据显示,当当整体的市场份额仅为0.4%。

刘强东也曾表示:“我觉得国庆俞渝夫妻两个人,其他方面战略战术都非常好,就是物流投资晚了一点。他们夫妻两个人,相对来讲比较求稳,一直想必须要拥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份,所以意味着他如果大规模投资物流,这个满足不了。因为他要再拿钱,要稀释自己的股份。”

在2011年攻击淘宝假货泛滥时,李国庆还曾说过:“这么多假货在这,流量才是我(当当)的九倍,那它要把假货一拿掉,我们就在一个水平线上。我做真货,给我5年时间,我都有机会去追上它。“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些话狂妄的有些可笑。

很多人评价说,李国庆最近高调、频繁的接受采访,且用非常博眼球的方式来获取关注,是为了宣传自己的创业新项目“早晚读书”,“现在我的梦是用3到5年达到年用户4000万,再造一个互联网文化生态。”李国庆说。

在去年离开当当网之后,李国庆曾宣布要进入区块链行业,做书友会+区块链,后来区块链遇冷,李国庆转头又进入了知识付费。但从事知识付费行业的人则表示,在知识付费这趟列车中,李国庆已经入场晚了。

俞渝多年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李国庆计谋不足是肯定的,他是一个没有计谋的人。无论是作为一个个人,还是作为一个CEO,他的成长要他自己去走,我觉得一定是公众、市场、同事、同僚公司给他,比我作为太太给他会更有效。”而李国庆在随后的回复是:“只要俞渝不提离婚,我就不会改。”

夫妻创业,本就风险极大,是非对错现在还尚不能分辨。但是李国庆今年已经55岁了。他还没能在真正意义上被肯定过、被证明过。多年前,他曾说过,他真正想干的事情是做一个真正自己的博客,一定比韩寒的点击率还要高。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参考资料:

光阴的故事:李国庆、俞渝和当当网,《商界》杂志

李国庆是如何被逐出当当网的?,海克财经

李国庆摔杯一怒为俞渝:她用阴谋诡计把我赶出了当当,腾讯深网

 (来源:燃财经)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