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实业业绩下滑加剧 高管频换经营承压

《财经》新媒体 宋金煜/文 舒志娟/编辑     

2019年10月25日 13:02  

本文1902字,约3分钟

作为广州众多地标的建造者——珠江实业,如今却陷入营收、净利双降的尴尬境地,被房地产界的一波波“后浪”远远甩在了背后。10月23日晚,珠江实业(600684.SH)发布三季度财报显示,今年1-9月,公司营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0.83亿元、4631万元,分别同比下降21.98%、84.48%,同期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197.44%至-1.65亿元。除业绩下滑外,前三季度公司的毛利率、净利率已降至201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分别为31.31%、5.48%。

记者发现,除了前三季度该公司营收、归母净利润、扣非净利润降幅均较去年同期呈现扩大趋势之外,该公司刚刚经历了年报被问询、高管被立案调查,并且近期公司董事长一职频繁换血,多名高官还因信息披露违规收到了证监局的警示函,这些都给公司未来的经营带来了不确定性。

从财报内容来看,该公司业绩下滑显著与其营业成本较高有关。2019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成本为19.24亿元,占总营收比例超过九成。其中,由于发债利息支出增加,该公司财务费用同比增加127.18%至2.4亿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不买地买理财、频繁拆借资金、管理层出现重大违纪问题,是导致老牌珠江实业明显掉队的主要原因。

作为衡量房企发展能力的重要指标之一,存货对房企未来发展来说至关重要。千亿房企存货规模普遍为正增长,如目前万科、碧桂园存货已达数千亿元,中型房企如世茂也有百亿元的存货规模,而珠江实业存货不足百亿元,并且已呈现下滑趋势。根据财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存货为49.56亿元,较去年年底的53.4亿元有所下滑。

记者查询年报和公司披露拿地信息发现,2018年珠江实业无新招拍挂土地,仅花费2.76亿元收购了广州从化项目、颐和项目和长沙新地项目三个项目部分股权。进入2019年上半年,公司也未新增房地产项目,直至9月,该公司以14.5亿元拿下广州增城区一宗住宅用地。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4月30日,上交所对珠江实业就对2018年年报中有关其房地产开发存货、去化情况以及拆借资金做担保和买理财产品等问题下发了问询函。

根据问询函显示,公司报告期内仅持有3块待开发土地和6个在建房地产项目,项目储备较少,同时公司持有的待开发土地皆为合作开发项目,房地产开发业务可持续性存疑。同时,2018年珠江实业对外拆借资金量较大且增长较快,其中其他应收款余额35.51亿元,同比增长89.99%,委托贷款余额15.54亿元,同比增长434.02%。

根据今年6月18日中诚信证评对珠江实业债券跟踪评级报告显示,在跟踪期内,该公司项目开发进展较为缓慢,受可售资源不足及调控政策影响,公司销售和结算规模持续下降。并且,截至2018年末,公司存货中开发产品占比为22.81%,开发产品占比较高,其主要分布于广州和长沙,在区域房地产市场调控的背景下,未来存货去化或面临一定的压力。

除公司房地产业务发展遇阻外,该公司管理层近期持续动荡。据了解,珠江实业董事一职频繁换血。2018年3月,广州珠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郑署平因工作调动辞去珠江实业董事长等职务,随后上市公司董事、总经理罗晓短暂顶替董事长一职。而同年10月罗晓辞任董事长,公司董事会秘书、总经理助理邓今强接任。然而,仅过去5个月时间,邓今强辞职,公司副总经理郑洪伟接任。

值得关注的是,广州市纪委官网于2018年10月发布消息称,珠江实业原董事长郑暑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另外,据今年8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公开开庭审理一则案件显示,公诉机关指控珠江实业原总经理罗晓受贿1245万元、港币10万元、美元2万元。

然而,目前该公司管理层的违规风波并未停止。10月11日,由于公司存在三次信披违规,包括2018年半年报和三季报存在合并报表会计差错、重大对外投资项目未及时披露、重大对外投资项目进展情况未及时披露,广东证监局对该上市公司及时任董事长郑暑平、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罗晓、时任董事会秘书黄静以及时任财务总监罗彬出具警示函。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老牌房企珠江实业这两年业绩下滑,一方面由于外部环境的变化,包括房地产市场遭遇全面调控、企业资金面收紧等,另一方面企业内部面临管理上的利益争夺问题,因此错过扩张机遇期。目前,该企业负面新闻比较多,高管被立案调查也说明了,该企业内部管理比较混乱,冲击其公司业绩并影响其未来发展。珠江实业应回归主业做好项目存量的开发,同时积极主动调整,例如转让一些资产或投资其他城市土地项目,减少集中布局的风险。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