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高皓:家族财富管理没有固定模式,必须做个性化设计

2019年10月27日 17:20  

本文3748字,约5分钟

10月27日,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高皓在“2019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表示,目前中国单一家族办公室规模的绝对规模已高居世界第一,但根据此前团队的调查统计,“我们访谈了20家单一家族办公室,这些家族办公室只管理了这些家族20%的净值,这跟我们国际上看到的家族办公室一般通常要管到50%以上,这也代表了我们中国的家族办公室未来还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调查还发现,90%的国内家族办公室都成立于2013年之后,2013年也因此被视为中国家族办公室元年,目前来看,家族办公室仍属方兴未艾的新兴领域。

此外,从家族办公室的人数上来看,“平均每家100亿是多少人管?全职工作人员12、13个,这里带出了非常有意思的话题,也就是家族办公室内包、外包角色是每一个家族办公室至关重要的战略选择也是关键决策。”高皓指出,不同家族办公室在资源禀赋、人力配置等方面都不一样,呈现出不同的发展个性。

“在家族财富管理上没有一个整齐划一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固定模式,我们要综合的运用不同的工具、不同的方法,结合每一个家族自己的特征、财富的来源、企业发展行业周期所在的领域,来综合做出系统设计和安排,这个是我们在做家族财富管理和传承当中尤其需要注意的,我们一定要做个性化的设计。”高皓总结道。

以下为发言实录:

高皓:谢谢韩老师。我想用5分钟的时间,跟大家讲一讲我们最近做的一点研究,关于家族办公室,作为超高净值家族财富管理的顶层设计。我们看到最新的国际、国内一些发展和变化。本来家族办公室是一个小众的领域,因为它从定义上来讲,我们在2013年就提出了一个家族办公室的定义,也就是对超高净值家族一张完整资产负债表进行全面管理和治理的机构。

可是去年12月《经济学人》杂志有一篇封面文章,把这样一个原来很低调的在金融或者财富管理当中的一个领域呈现给世人面前。我们来看整个全球行业管理的AEM总量,《经济学人》杂志他们估计有3万亿到4万亿美元在今天的资本市场、金融体系当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美国家族办公室受监管,大美国单一家族办公室整体管理资产规模是1.2万亿美元,大概7万亿、8万亿人民币规模,我们中国总量跟美国差不多未来十年中国家族办公室市场容量也有8万亿人民币的体量。

正好我们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全家族企业研究中心去年做了最新的关于中国家族办公室调研,我们访谈了20家单一家族办公室,这里边所服务的家族都是福布斯上榜前400位的,其中有一半是前100位,我们这里得到一个数据非常有意思。

第一,我们来看一看我们中国单一家族办公室规模是多大。这20家家族办公室平均的AOM是15亿美元,也就是大概是100亿人民币。实际上这个绝对的规模在国际上来讲也是相当成规模是体量的单一家族办公室了。但是,如果我们去看一看,这些家族他们的净值,我们可以发现是500亿人民币,也就是说尽管绝对量是上来了,但是这些家族办公室只管理了这些家族20%的净值,这跟我们国际上看到的家族办公室一般通常要管到50%以上,我们才把它叫做家族办公室,这也代表了我们中国的家族办公室未来还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所以我想这是我们得到的第一个结论。

第二,当我们来看这些家族办公室他们是什么时间成立的呢?这20家里边除了有2家分别成立于11年和24年之前,其他的90%的家族办公室都是在2013年之后成立的,也就是说最近这五年我们才作为一个行业有整体的发展。所以这个也跟2013年我们写这篇文章时定义的,我们把2013年叫做中国家族办公室元年。这在中国是方兴未艾非常新的发展领域。

第三,如果我们去看它的平均的人数。平均每家100亿是多少人管?全职工作人员12、13个,这里带出了非常有意思的话题,也就是家族办公室内包、外包角色是每一个家族办公室至关重要的战略选择也是关键决策。说白了什么类型的金融资产是我自己管理,什么样的类型的金融资产是委托外部管理人来管理。这里不同家族办公室选择、资源禀赋、人力配置都不一样,所以每个家族办公室在这一块有很大的个性。

如果我们去看他们的办公室物理空间的数量,也非常有意思,平均是2个。而且我们看到这里边的跨境架构很多,既管理家族境内人民币资产,同时往往在境外比如香港、新加坡甚至在美国来管理家族境外资产。跟我们所看到的这些家族他们财富的来源有很大的关系。

比如说我们识别了三种财富来源:

第一,传统产业。制造业、房地产,这个是最主要的。中国超高净值人群构成。

第二,已经把实业前卖掉的(样本占四分之一),而且我们预计由于下一代是不是真正具备了接班实业的能力、兴趣和激情,我们看到多个调研,我们自己做的、外部做的可能有60%以上的二代不愿意接手父辈的实业企业,所以出售企业而传承财富就成为这一类家族的选择。

第三,我们越来越多的看到了这些新经济的,非常年轻的70后甚至80后企业家,他们创造了非常成功的企业,当然也创造了巨大的财富,所以他们这些人很多也是应用家族办公室来帮他来管理他的这些可投资和其他类别的金融资产。

这是我们看到的家族办公室发展既跟我们中国结构的转型升级,我们的交班换代这些宏观的这些挑战,其实是紧密的连接起来,同时我们也会观察到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我们讲超高净值家族财富管理的顶层设计,家族办公室我想是呼应了我们今天的题目叫新型财富管理。也就是说在过去既有的主流的持牌金融机构之外,我们看到最新的发展情况,所以我看到我们通州这边的环境是非常好的,没准我们建设全球的财富管理中心,我们通州可能还真有可能吸引咱们全国的这些顶尖的企业家,甚至是一些国际上的家族在这儿来投资,来发展。我想这个资本最后其实是助力实体经济支持科技创新,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能够更好的实现财富的基业常青,家族的百年传承。所以我想先抛砖引玉,跟大家聊一聊家族办公室我们看到的最新的发展,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John  JOSEPH先生。我们现在进入到第二个阶段,我们把第二个问题和第三个问题合并起来,如何为客户选择适合的工具以及适合的管理机构。首先先请高皓博士谈一下。

高皓:我想用一个案例来给大家讲一讲,怎么样来选择或者说综合的运用不同的工具,因为我们人类是要善于创造工具和使用工具的。

我们在三年前研究了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的整个财富管理系统。这其实也非常有意思,我们研究家族财富,首先应该研究的案例就是比尔盖茨,因为他在过去30年时间有超过一半的时间都是世界首富,这是非常困难的。大家都知道在任何一个国家,我们各个行业都是板块轮动的,TMT估值高的时候马云、马化腾是首富房地产估值高的时候王健林是首富,怎么可能一个国家不能始终是首富,更何况世界首富。

第二,财富总量。在2016年研究时个人财富是900亿美元,这还没有包括他捐给盖茨基金会400亿美元,加起来1300亿美元,这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个人财富。最后我们发现没有现成案例,我带领我们研究团队花半年的时间像大海捞针一样把散落的信息按照他本来的面貌重新的汇整写成了案例。

后来盖茨先生看到表示惊讶,他说在美国都没有人把我研究得很透,没想到在中国你们把我的家底都搞得很清楚。后来他也委托了我们来做一个新的课题,来解答他内心的困惑。但回过头来说我们做的这个案例,我们发现盖茨是三位一体的,他是综合运用了家族信托、家族办公室、家族基金会和他的实业企业即微软公司三位一体来管理他的公司。

我说两个数据,大家可能想象不到,第一个你知道今天微软的股票在盖茨的身价当中所占的比例是多少吗?如果在30年之前的1986年,我们看到盖茨当时是微软占股份45%的大股东,微软的股票占到他个人身价99%,可是到了2016年30年之后我们看到盖茨只是微软一个拥有2%股份的小股东,而微软的股票只占他个人身价八分之一,也就是八分之七的财富跟微软没有直接的关系,这可能跟大家想象当中的科技符号比尔盖茨是不从的。

第二个非常有意思,如果我们打开他这个八分之七的财富是怎么构成的?我们发现这里边有450亿美元是他的家族办公室直接管理的,其他的我们看到除了100多亿美元。

微软的股票,他是加拿大国家铁路公司大股东,他是全世界最大的农用机械制造企业重要股东,他还投资入股了很多食品、饮料、污水处理甚至是包括他好朋友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他也是一个重要的股东。

包括他还持有了很多实物资产,比如他在美国至少拥有10万英亩的农田,他是旧金山丽思卡尔顿酒店的业主,他是四季酒店的大股东。

也就是说所有的这些一切做完之后,一个直接的结果就是熨平了经济周期对于家族财富的影响,所以这才是盖茨能够常年保持在世界首富最重要的原因。

所以可以看到这里边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在家族财富管理上没有一个整齐划一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固定模式,而是我们要综合的运用不同的工具、不同的方法,结合每一个家族自己的家族的特征、财富的来源、企业发展行业周期所在的领域,来综合做出系统设计和安排,所以我想这个是我们在做家族财富管理和传承当中尤其需要注意的,我们一定要做个性化的这种设计,我们千万不能削足势力。我想先用一个案例抛砖引玉,来给大家做一点分享。谢谢。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