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弹P2P:退出主旋律定调,试点不再、助贷转型前景未明

《财经》记者 张颖馨/文   袁满/编辑

2019年11月05日 20:38  

本文5863字,约8分钟

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在近日联合召开的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上明确,下一步工作要坚定以退出为主要方向。值得注意的是,被众多P2P机构寄予厚望的“助贷”转型未在近期整治工作中被提及

2007年6月,被业界称为国内第一家P2P平台的拍拍贷在上海成立。十二载已过,这家以网贷业务起家的平台却声称自己要和曾经的主营业务“划清界限”。

11月1日,拍拍贷CEO张俊在某行业论坛上坦言,“我们和P2P已经不再有什么关系了,新增交易里已经没有来自于个人投资者的部分,所有的交易全部来自金融机构、合作伙伴。现在还有一些P2P的余额,但是已经没有P2P的新增交易。拍拍贷正转型成为一家助贷的机构。”

张俊明确表态背后,实际是监管定调网贷整治工作方向后的必然选择。今年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发布的《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下称“175号文”)曝光。该文强调以机构退出为主要方向,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货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

此后,包括拍拍贷在内的多家网贷平台开始发力助贷业务,大幅提高机构资金占比。但眼下,踏上助贷之路的网贷平台是否准确契合了监管态度,恐怕亦存在未知数。

日前已有湖南省地方金融局宣告取缔省内P2P机构,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管局紧随其后,宣布省内P2P无一家验收合格,未来将对不合格者取缔。

《财经》记者11月3日获悉,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在近日联合召开的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上明确,下一步工作要坚定以退出为主要方向,有计划、分步骤限期停止业务增量。同时,支持机构平稳转型,满足相应条件的机构可转型为小贷公司,或申请改制为消费金融公司等持牌金融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助贷”在近期几次官方披露的网贷整治工作进展中已不再被提及,叠加持牌金融机构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遭遇严监管等多重因素,不少业内人士直言,未来或不存在“助贷”一说。《财经》记者另从多家网贷机构处了解到,在未来形势尚不明朗的当下,此前多家平台频繁强调的助贷口径,近日已变成尽可能弱化,甚至不再提及。

而上述会议另一个引人关注的变化在于只字未提“监管试点”。此前的7月,据金融时报报道,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P2P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了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指出专项整治工作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将整改基本合格机构纳入监管试点。

此后,亦有媒体指出监管试点有望在北京、厦门等6省市启动。不过,《财经》记者从接近地方监管的知情人士处获悉,当前已不存在在6个省市进行监管试点一说,接下来监管或将出台统一针对全国所有在营网贷平台的政策。该说法亦得到部分机构高管的确认。

“监管试点这个说法一直都在变化,我个人的判断还是对于试点相关的内容还是有所不确定性,之前出现的合规备案、备案试点、监管试点等说法,都不是很恰当,未来这个说法应该会发生变化。”上述知情人士向《财经》记者强调,相应的“动作”肯定是会有的,大概思路是设定出更严格的规则,机构如果认为自己逐一符合规则中的要求,那就继续往下走。不过,目前对满足所有规则后的下一步工作如何进行,尚无明确消息。

结合近期监管的多次“发声”,有业内人士直言,等待已久的网贷平台年内或能拨开些云雾。

“监管/备案试点”或成历史

毋庸置疑,清退仍是当下网贷行业的主旋律。近日召开的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提及,网络借贷等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已进入攻坚阶段。后续工作要坚持以市场风险出清为目标,继续深入彻底整治。会议强调,下一步工作要坚定以退出为主要方向,压实股东、平台的责任,推动大多数机构良性退出,有计划、分步骤限期停止业务增量。

预期在今年6月完成的网贷备案工作,因4月坊间流传出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下称《试点方案》)而搁置。根据《试点方案》,各地争取在2019年下半年开展部分省市的试点备案工作,力争于2019年末完成少量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

《财经》记者此前从多名接近监管的行业人士处了解到,《试点方案》确实存在,但并未正式下发。在确认网贷备案再次延期的背景下,这份文件首次提出的备案试点、对出借人资金限额以及将网贷机构划分为全国性、区域性两类等要求,引发市场热议。

彼时,是否进行试点备案尚不明确,在清退主方向下,地方监管加大力度 “精准拆弹”。据《财经》记者了解,初期为避免相关风险发生,多地监管大都采取口头指导的方式,以待收规模等标准作为参照,对辖内部分平台进行劝退。

紧接着的7月,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提及专项整治工作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将整改基本合格机构纳入监管试点。

对于从“备案试点”到“监管试点”的变化,彼时有平台负责人向《财经》记者坦言,对于平台来说,无论是“监管试点”还是“备案试点”,差别没有太大,只要进入试点名单,就说明当下无需清退相关业务,也算是在背景上得到加持。但对监管而言,“监管试点”可留下一定的容错空间,“备案”一说就像给了平台一个准身份,如果平台出现问题,会让监管陷入是否担责的尴尬境地。

依照7月的会议内容,监管试点有序推进。此后据新京报等报道,P2P网贷“监管”试点有望于10月底启动,但关于试点具体的名称、方案、步骤以及少量入围机构的标准,尚未最终确定。

与此同时,多地的清退行动亦逐渐从定向指导变为“放到明面上”。据零壹智库统计,此前已有济南、四川、云南、深圳、上海、北京等多地发布过清退和业务已结清P2P平台名单,涉及数百家退出或失联的平台。

10月16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称,该省整治名单内纳入行政核查的24家网贷机构P2P业务均不符合“一办法三个指引”有关规定,现予以取缔。其他开展P2P业务的机构及外省在湘从事P2P业务的分支机构均未纳入行政核查,对其开展的P2P业务一并予以取缔。

紧接着的10月18日,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网络借贷行业风险提示函》,表示当前P2P网贷行业正在进行风险专项整治,至今未有一家平台完全合规通过验收。“未来我们将对全省范围内未通过验收的P2P网贷业务全部予以取缔。”

另据《财经》记者了解,有河北省网贷平台亦收到当地监管下发的良性退出督办函。

而近日,市场亦传出上海将清退全部P2P平台的消息,虽然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从监管处得到反馈,否认了此消息。但据《财经》记者了解,上海地区监管确实有“一刀切”的倾向。

此前,路透社报道称陆金所将退出网贷业务,同时正在申请消费金融牌照。随后,陆金所相关负责人迅速做出回应,但并未进行确认或否认,其指出:陆金所P2P业务正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现有产品与客户权益不受影响。

与此同时,拍拍贷“抛弃”主营业务,大力发展助贷。张俊称,今年10月后所有撮合成交额的资金均来自机构。虽然拍拍贷现在还有一些P2P的余额,但是已经没有P2P的新增交易。

一面清退或转型,另一面则是行业翘首以盼的监管试点方案被指有望于近日出台。但《财经》记者在11月3日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议内容中,并未看到“监管试点”一词。

“监管试点这个说法一直都在变化,我个人的判断还是对于试点相关的内容还是有所不确定性,之前出现的合规备案、备案试点、监管试点等说法,都不是很恰当,未来这个说法应该会发生变化。”某接近地方监管的知情人士向《财经》记者强调,相应的“动作”肯定是会有的,大概思路是设定出更严格的规则,机构如果认为自己逐一符合规则中的要求,那就继续往下走。不过,目前对满足所有规则后的下一步工作如何进行,尚无明确消息。

另据《财经》记者从上述知情人士处了解,当前已不存在在6个省市进行监管试点一说,原定的6个试点省市已经将当地平台情况上报至监管,接下来监管或将出台统一针对全国所有在营网贷平台的政策。

该说法亦得到部分机构高管的确认。“确实收到消息说接下来没有地方的试点限制,那就再冲刺一下。”华南地区某网贷机构高管向《财经》记者表示。

无独有偶。11月3日,宜人贷发布《关于宜人贷和宜信惠民网贷业务整合的公告》称,根据全国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关于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指导思想和工作要求,宜信惠民和宜人贷网贷业务进行整合。有业内人士认为,此举或预示着宜人贷有意继续在网贷合规整改中“通关升级”。

但《财经》记者注意到,宜人金科亦在发力助贷业务。据宜人金科相关负责人透露,截至2019年9月,其来自合作机构的总授信额度相较今年一季度出现成倍增长。

监管态度之变与不变

上述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亦提及,截至今年10月末,全国纳入实时监测的在运营机构数量已降至427家,比2018年末下降59%;借贷余额比2018年末下降49%,出借人次比2018年末下降55%;行业机构数量、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已连续16个月下降。

427家,比对行业巅峰时期的3500余家,行业发展从鼎盛到如今临近“冰点”,有市场人士质疑监管对网贷行业态度为何一直在变化,亦有人质疑或许监管从一开始就持否定态度。

“这样说未免过于绝对,不能简单说是纯粹的变或不变,得结合具体的阶段来看。”有接近监管的核心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比如当前的清退主旋律就不是突然出现,实际在今年年初曝光的175号文中就已定调。

彼时,175号文指出,除部分严格合规的在营机构外,其余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加大整治工作的力度和速度。同时,稳妥有序推进风险处置,分类施策、突出重点、精准拆弹,确保行业风险出清过程有序可控,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和大规模群体性事件的底线。

从备案延期来看,接近地方监管的知情人士直言,自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开始,监管不断发现新问题,P2P平台上的业务“花样繁多”,比如有的平台违规销售资管产品,或者违规给金交所导流等情况频发。监管不仅要研究旧问题,还要应对新问题,相应地在期限等方面就会出现调整。

根据《财经》记者整理的自2016年8月以来的网贷行业监管政策(见文末附图),可以看到在推进网贷风险整治工作中,监管陆续出台了整治“现金贷”、互联网资管业务等方面的文件。

此外,在网贷整治过程中,监管与市场之间、中央与地方之间存在一定的博弈。这也给备案工作增添了诸多不确定性。“可以看到,前期中央监管是将权限放于地方,但后来发现各地验收标准不一,部分地方监管更是在某些环节‘甩锅’,不愿承担相应责任,这就给平台提供了监管套利的空间。”某网贷平台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试点方案》出现时,就说明中央监管意识到并下决心解决这个问题。

助贷方向之变亦被行业人士提及。从175号文支持网贷机构转型助贷等方向,到如今对助贷只字不提,仅提及转型为小贷公司,或申请改制为消费金融公司等持牌金融机构。这对此前“盲目”转型助贷、且无流量或核心技术优势的网贷平台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目前来说,很多助贷机构都是网贷转型而来。有些机构在与中小银行合作过程中,进行风险兜底,但风险很可能向传统金融机构传导。”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张羽告诉《财经》记者,助贷本身就是一个很模糊的说法,未来谁可以去做、做到什么程度,监管会更加谨慎。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沈艳认为考量监管的态度应该回溯到更早的阶段。“说监管从头到尾不支持,这是不公平的。最初肯定还是希望有一个新的模式,去解决普惠金融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监管与行业一直都在互动,也给了行业足够长的一段时间和空间。”沈艳直言,早在2015年7月,央行等十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就明确了网贷机构的信息中介地位,但当时很多机构“揣着明白装糊涂”。不受信用中介的监管,却享受着信用中介身份带来的“福利”,一窝蜂地涌进这个行业,不考量自身经营模式是否具有商业可持续性、盲目冲规模,以致于风险频发、监管的重心越来越转向如何处置风险。

多年从事互联网金融行业研究工作的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在经历行业“浮沉”后向《财经》记者坦言:经济有周期,金融也有周期,有周期就有风险,有风险就离不开监管。作为金融从业者和创业者,要绷紧两根弦,一根是风险,优质资产和风险资产会随着周期而动态转化,需敬畏风险,不能被规模增长和账面低不良数据冲昏头脑;一根是合规,主动向监管靠拢,合规是可持续发展的前提。过去这些年,不少P2P平台沉浸于增长而忽视风险,不少P2P平台沉浸于自由发展而可以躲避监管,最终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而过度“自由发展”导致的结果就是,监管将来在给“自由”时一定会更加审慎。

“2018年8月下发的108条合规检查问题清单,主要是以合规为主,但并不意味着你不违规、不合法,监管就会让你拿到一个合规的金融身份。接下来监管出台的标准只会更严,如果平台觉得执行标准太高,只能选择退出。”上述接近地方监管的知情人士表示。

(《财经》记者龚奕洁、实习生马紫涵对本文亦有贡献)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