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2020年全球经济发展不会陷入衰退

2019年11月12日 14:34  

本文3361字,约5分钟

“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潜力是巨大的,更大的改革开放,更有活力的经济,能够使资源得到更好的配置。无论国企还是私企,只要资源最终流向于最具生产力的部门,那么中国经济的未来也就是光明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华首席代表Alfred SCHIPKE(席睿德)在在以“不确定时代的变与不变”为主题的“《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华首席代表 Alfred SCHIPKE(席睿德)

席睿德认为,2020年之后,全球经济发展不会陷入衰退。IMF预测,全球经济增长会慢慢有所上升,但发达经济体的增长会有所放缓,下行压力的风险加大,而新兴经济体会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动力。

他表示,无论对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来说,结构性改革都是重点,这样才能挖掘出国家发展的经济潜力。一部分国家的财政政策有点问题,出现了“债台高筑”的现象,席睿德建议,这些国家应该整合其财政政策。“如果这个整合做得好,也不会产生任何的负面影响。”

席睿德认为,未来中国经济发展仍存巨大潜力,考虑到人口结构的变化,现在中国的关键是通过改革来提升全要素生产率。

以下为发言实录:

席睿德:我知道现在已经是午餐时间了,我尽量进行一个简短的分享。

IMF对全球经济进行了一个展望,发现全球经济增长在金融危机之后有所放缓,而且这种放缓是同步的。另外,在贸易摩擦中,制造业是受损最严重的环节,其他行业也受到了类似的影响,但服务业相对来说保持得还不错。

再看政策方面,理解政策对我们预测经济形势是有帮助的,尤其是货币政策。在一些主要和先进的经济体中,货币政策仍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调节方法。

看一下2020年之后的经济发展,我们会看到什么样的场景?我们不会看到全球的衰退。IMF预测,全球经济增长会慢慢有所上升,当然这取决于很多前提。在预测明年全球的整体宏观状况时,我们有一些关键的假设,从去年到今年为止,部分新兴经济体出现了一些独特的因素,我们假定这些因素在明年不一定会再出现。

对于发达的经济体来说,比较有意思的一点是,它们的经济增长有所放缓,增长潜力减小,下行压力的风险加大,也就是负面影响可能更加占据主导地位。这些下行风险分别是什么呢?很多,我们讲“房间里的大象”,最主要的风险就是贸易摩擦。目前全球得货币政策比较宽松,但仍存在一定风险,我们也会担心资本的外逃。

我快速给大家几组数字,它们可以支持我的观点,特别是制造业的表现比较不好,它体现了全球贸易如今的状况,还有对工业的未来预测,包括一些耐用品的生产。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制造业是贸易的主要构成部分,而且还有一些信贷的原因,就国家来讲,比如汽车制造行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产业,环境的标准、减排的严格要求也对行业施加了压力。制造行业反复显示走弱的信号,但服务行业得表现一直很亮眼,这就跟消费有关。不仅中国,其他国家也是这样的。

再看政策尤其是货币政策,我们会问一个问题:通胀情况如何了?一讲到通胀就会讲到CPI,它是一个核心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它的波动,比如食品价格的波动。对中国来讲,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指标。一些国家得市场通胀下降了,它代表什么呢?通胀受到了限制,或者出现了放缓,所以货币政策是一种很好的安排,我们对它的期待也会下降。

最后是金融环境,相对来说它还是比较缓和的,很大国家的政府都可以为自己提供资金。

对于全球经济发展的预期,我们看到的并不是衰退的前景,今年全球增长率达到了恢复式的3%,可能会达到3.5%。你可能不会定期看全球增长率,但你一定会熟悉中国、美国或一些主要国家的GDP增长率。现在全球实现了3%的增长,而在全球金融危机出现之前,这个数字是5.7%。关键点是什么呢?是发达国家基本上没有太多的进步,它们未来一年的增长,有可能跟今年持平。有一个非常非常小的变化,就是美国的增长可能没有那么多,其最主要原因是财政刺激的出现,它可能会一直持续到年底。其他的发达国家如德国,现在经济增长也比较弱,正面临着改进经济状况的局面。

全球经济的增长,主要是由新兴经济体来推动的。根据我们的预测,这种推动在明年会更为重要。现在,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幅度为3.9%,很快就会上升到4.6%,这主要归功于其中的一些关键发展中国家(当然他们也有一些发展困难),比如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等,我们会在明年看到这些国家经济发展的正常化。

对中国来说,今年的增速是6.1%,明年是5.8%,6.1%中有两个内容反映出政府的经济刺激和补短板政策,这些政策是非常好的,它对增长肯定有一些影响,当然也有贸易摩擦的因素。

在全球,谁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贡献者?发达经济体都是灰色的,他们未来五年的人均增长率在1.3%左右,而其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则是粉色的,平均增速要高于发达经济体。

IMF的工作是关注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关注每个国家特殊的国情。如果要我们给出一些比较泛泛的预测,那么我们只能说:宽松的货币政策是正确的政策,但还是要有些财政政策的空间,尤其是对于那些货币政策工具都用光了的国家比如德国,我们建议其可以推行更多的财政政策。

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来说,结构性改革是重点,这样才能挖掘经济潜力。新兴经济体的通胀率可能已经下来了,所以他们在这方面有一些活动空间。但一部分国家的财政政策有点问题,出现了“债台高筑”的现象,所以这些国家应该整合他们的财政政策。在我们看来,如果这个整合做得好,也不会产生任何的负面影响。

那中国怎么样呢?中国可以谈很多方面的问题。我先谈一个和生产率、经济增长有关的重要问题。我们看到的是,中国的经济发展在放缓,这是一个自然过程,因为中国现在已经在往前走,速度肯定会降下来,但还有很多追赶发达国家的空间,要考虑到人口结构的变化,现在的关键是通过改革来提升全要素生产率。

但是,全要素生产率在过去几年有所下降,那要怎么做呢?我就谈几点:第一,国企和私企的比较,他们的生产率是用ROE来衡量的,国企的收益率比私营企业低多了,虽然有了一些改善,但我们的改革重点就在这里。我经常问:在中国经济中,国有企业有多重要呢?其实现在没有像过去那么重要了。如果你观察一下,他们对附加值的贡献、对就业的贡献,还不到20%。但是,如果看一看银行对国企的放款,就超过了50%,所以很多资金都进入了国企,这些款无法被私企得到,这个问题比较需要解决。

怎么做呢?关键在于私营企业和金融体系。金融体系最终把储蓄转换为投资,它现在做得还不是太好,为什么?原因和我们所谓的一种心态有关,就是“国企不会违约”。这这也反映在评级公司的预测中,如果你是一个私企,评级是基于你的绩效,当然国企评级也是基于绩效,但是评级公司也会考虑:当你发生问题的时候,政府会不会帮你,如果政府要帮你,你的评价就高了。所以难点就在于私企,因为机构预料“政府不会帮它”;而对于国企来说,评级公司预测“如果它出问题了,政府一定会帮它”。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你是金融机构,对评级比较高的企业,放款就会比较多,但如果给国企放了款,就不能再给私企放款了。

还有一个潜力巨大的地方,做好的话,可以提高中国的经济增长和中国的生产率,就是继续开放经济。提到FDI,大家可以看到中国在这方面的改善,但开放程度和其他国家比,还有很大空间。所以在这方面,希望中国能降低壁垒,提升进入中国的FDI。当然,有关这个问题,中国已经推行了很多举措,比如负面清单等。

我们做了一个定量实验,如果中国单方面为了自己,把所有的关税都取消,把非关税壁垒也给服务行业取消,结果是什么?如果取消对FDI的限制,甚至都不用全部取消,只要达到全球平均水平,就会使得中国的GDP增长率达到9.4%。你可能不知道9.4是什么概念,这种改善会反映为国民需求的增长,相当于印度尼西亚加荷兰每年的需求,所以中国还是有很大的潜力。更多的改革开放,更有活力的经济,能够使资源得到更好的配置。可以是国企,可以是私企,只要资源最终流向于最具生产力的部门,那么中国经济的未来也就是光明的。谢谢!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