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若谷:充分落实改革开放承诺是解决中美矛盾的有力基础

2019年11月12日 19:13  

本文1772字,约3分钟

“我们不能指望别人帮助解决中美关系,落实改革开放决策是解决中美之间矛盾非常有力的基础。”11月12日,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行长李若谷在以“不确定时代的变与不变”为主题的“《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行长李若谷

李若谷表示,中美关系出现冲突的背景是两国国内环境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美国中产阶级在过去40年下降了10%。与此同时,2000年,美国有51个亿万富翁,总资产4800亿美元;如今,美国有亿万富翁540个,总资产2.4万亿美元。枣核形社会结构发生变化,美国中产阶级开始不满。与此同时,中国国内也发生了重大变化。

如何解决两国间的矛盾?李若谷认为,中国需从自身着手,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落实改革开放的承诺。决策落实,中美之间的经济纠纷便可以化解,而其他方面,包括战略、军事、政治、外交,可能还会继续有冲突,但不至于发展成热战。

最后,李若谷总结道,时间最终会化解矛盾,客观形势会要求双方作出改变。

以下为发言实录:

李若谷:大家晚上好,中美关系非常复杂,用8分钟讲完,是强人所难,所以刚才秦晓超时,非常可以理解。

一定要了解中美这场冲突的国内原因,就是双方国内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所以外交政策是国内政策的延伸。美国国内发生了什么变化呢?美国的中产阶级在过去40年下降了10%以上。美国有一个著名的参议员,现在还在以独立人士的方式竞选总统,就是桑德斯,他写过一本书,在书里讲到了美国一些基本情况的变化。他说在1979年的时候,美国0.1%的富人持有全美国7%的财富,现在0.1%的财富已经上升到22%。2000年的时候,美国有51个亿万富翁,总资产4800亿美元;现在美国有亿万富翁540个,总资产2.4万亿美元,这都是成倍的增长。美国社会的两极分化,富人更多了,穷人也更多了,而原来所谓的枣核形的社会发生了变化,美国中产阶级很不满意,对传统的政治人物当总统非常不满意,所以他们选出了特朗普这样一个反传统的总统。

还有很多情况,我不一一列举了,中国国内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在座的大多数是中国人,所以你们都了解,我就不赘述。

要想解决中美现在的矛盾,想回到40年以前或者过去40年那种比较融洽的合作关系,我认为可能性已经非常低了。但是中美总要相互存在,不能打起来,秦晓讲的热战、冷战,确实对全世界没有好处。我最近去新加坡参加一个会议,几乎所有的人都说希望中美不要打仗。我觉得解决这个问题,打贸易战绝对不是个办法,对双方都有很大的损害,现在美国经济也受到很大损害。

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你要求美国去做一些事情比较困难,美国这个国家传统上就是找替罪羊,很少检讨自己有哪些问题和需要改进的地方。中国不能跟它一样,中国是大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历史,有更博大的胸怀,更高的智慧,因此我们应该先从自己怎么做来化解这场冲突。

要做的是什么呢?20多年前,我们就说企业是市场的主体,市场在资源的分配中起基础性作用,这已经是25年前的事。十八届三中全会改成“决定性的作用”,六、七年过去了,这件事没有落实。企业不是主体,市场不是起决定性作用,这个问题必须落实。

最近我们国家出了新的外商投资法,这个法律改的就不错,外商是比较满意的,国务院出了一个改善营商环境的条例,这对民营企业也提到了要一视同仁。我的想法是,只要落实了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只要落实了改革开放的承诺,比如金融界的开放承诺早就做出来了,但我们一直没落实,最近是落实了,51%、100%的股权都已经可以了,把我们的承诺落实下来,中美之间的矛盾是可以化解的,经济上的纠纷是可以化解的,其他方面,战略、军事、政治、外交,可能还会继续有冲突,但不至于发展成热战。我想破局就是落实我们的改革开放承诺。

陈述中美关系,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总结是比它还要更复杂的问题,因此是不可能讲完的。

我想讲两个观点:第一,中美之间的冲突、矛盾,我们不能指望其他人,甚至不能指望美国帮我们解决。我们把改革开放决策彻底落实了,就是解决中美之间矛盾的一个非常有力的基础。

第二,时间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让时间来解决中美之间的这些冲突和矛盾,形势逼人强,客观形势的发展会要求你改变,让历史来判断吧。谢谢大家!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