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T. HAENLE:美国不该遏制中国发展,两国应在共同利益下公平竞争

2019年11月12日 19:51  

本文3203字,约5分钟

“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会持续对中国采取一些遏制政策。这种遏制,对美国,对中国,都对整个世界都不好。”11月12日,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Paul T. HAENLE(韩磊)在以“不确定时代的变与不变”为主题的“《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Paul T. HAENLE(韩磊)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

韩磊认为,特朗普并不是批评中国造成了美国经济等问题,他指向的是布什、奥巴马的问题,这两位前总统没有及时找到相关的解决方案,来解决与中国经济上的问题,所以特朗普入主白宫的时候选择了贸易和经济的事务作为主要的与中国打交道的事务。

是否由中国来承担美国所有的问题呢?当然不是,美国有自己的问题,包括收入的差异越来越大,医疗体系、教育体系都有很多问题,这些挑战和中国的国内挑战有很多相近的地方,美国需要解决自己国内的问题。

以下是发言实录:

韩磊:谢谢。我们都是鲜明的批判特朗普总统,我对特朗普总统的政策有很多意见,我对他的个性,担当美国总统都很有意见,但是我今天想跟大家谈的是民主党人、共和党人,以及美国老百姓对中国的看法,我为布什总统工作过,也就是第43届小布什,我是他的中国总监,而且我在奥巴马总统上任的时候也曾经担任过中国主任。布什总统对中国的政策是,中国并不一定是我们的敌人,因此我们建立的框架比较简单,我们会管控与中国的差异,解决这样的差异,如果不行,我们希望是尽量消除它。但是,随着中国不断增长,也日益成为全球的一个大国,因此,中国和美国确实有这个机会携手起来,在一些我们有共同利益的地方展开合作,不一定只是涉及到双边的关系,而且涉及到全球的事务。

现在中国也有很多利益诉求,如果中国和美国能向全世界展示,我们能够为双方利益相向而做,这一定会塑造一个对中美关系而言更为积极的曲线。而在奥巴马政府时代,我想说的是我们的分歧大幅增加,而我们的合作也不足,我们并没有继续那么多合作,我们在气候变化方面做了对世界有益的工作,但很多其他的美国希望与中国合作的领域,我们听到的是“我们会考虑考虑,然后决定我们是否能帮助你美国”,但我们并不是向中国索取帮助,我们是说中国现在实力越来越强,成为世界的一个大国,我们可以在合作的时候让中国帮助美国、帮助世界,所以我们的分歧扩大了,我们的合作不足。

我们在贸易经济事务上,在布什总统时代也有差异,又被奥巴马政府继承,我们有关于美国知识产权网络的盗窃的分歧,我们的企业对中国的悲观论调不断增长,企业群体是支持中国美国关系发展的重要的支持者,但现在变得日益悲观,而且在南中国海,中国有足够的能力建立和重建很多的岛屿,这让亚太地区,特别是美国军方,感到非常担心。随着我们的分歧不断扩大,而且我们没有能成功的应对这些分歧,我们的合作也不够,特朗普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入主白宫的。

特朗普总统在美国竞选的时候,走访了很多社区,在那里,工厂被毁坏,那里的工资维持不变,甚至工资水平有所下降,他发现美国与中国建立的贸易和经济关系,应该解决,其实特朗普并不是批评中国造成了美国经济等等问题,而他指的是布什、奥巴马总统他们的问题,他们没有及时找到相关的解决方案,来解决与中国经济上的问题,所以他入主白宫的时候选择了贸易和经济的事务作为主要的与中国打交道的事务。是否由中国来承担美国所有的问题呢?当然不是,美国有自己的问题,包括收入的差异越来越大,医疗体系、教育体系都有很多问题,这些挑战和中国的国内挑战有很多相近的地方,我们需要解决自己国内的问题,但是我认为,美国人无论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他们确实认为,经济和贸易事务需要解决一些问题。

一开始我们提到,不仅仅是经济和贸易的问题造成现在双方关系的紧张,在经济和贸易问题的背后,还有不断扩大的分歧,还包括对峙、安全、军事、意识形态、博弈,但我还是仅仅想谈贸易和经济问题,因为我认为我们能积极应对和处理这些经济和贸易问题,如果能这么做,一定能帮助我们解决双边关系中其他的问题,如果在经济和贸易领域,没有做出任何进展,对于美国人和全球其他地区人的影响,我们的关系也会变得更为糟糕。

首先,我们必须要注意到,尽管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单方面发起了这些行动,包括其他的一些国家,曾经澳大利亚的总理,新西兰的总理,以及其他七个政府首脑,他们都批评特朗普总统用到关税这个武器,而且很多美国人也认为特朗普的做法,但大多数的美国人却认为,确实特朗普找到了一个需要应对的问题,如果说中国人不解决市场准入、知识产权等结构性的问题,全球一定会陷入衰退,这些都是其他国家领导人所说的。虽然美国不能指责中国造成了美国所有的问题,但确实需要做自己审视的工作,我们彼此都需要做自我的审视。未来在总统的选举中可以看到很多的审视,会听到很多新的说法,中国也应该做反省自己的工作。

美国是一个既定的大国,而中国的实力不断增加,是否美国人都担忧中国的崛起呢?也许是,但这是否是全部的事实呢?并非如此。我们看一下世界其他的国家,各国也在关注着中国崛起的方式,包括中国的政策、行为和言词,也非常担心中国某些崛起的方面,中国也应该反省思考,刚才一些嘉宾也提出了类似的方法,这是非常好的中国的角度,解决问题的方法,毕竟现在国际社会就一些问题上是有共同担忧的,所以经济贸易问题是我们最后的着手点,双方要签署一定的协议,但这些协议不能解决所有的结构性问题,这些是购买的问题,当然对特朗普也有很多批判的声音,人们会说你谈了这么多轮什么都没得到。

在结束发言之前,我描述一下我认为我们的前景应该是怎样的,我觉得有两个可能的路径,美国,人们会有不同的声音,在美国是多样化的声音,美国有很多思想家,这群人得出了一个结论,而他们的结论和中国的结论是非常不同的,他们觉得中国没有回应我们的关切和担忧,而中方的观点是,美国只是在指责我们而已,找个替罪羔羊而已,而美国的问题是美国自己造成的,解决方案也应该在美国国内找到。确实对很多问题来说是这样,可是在很多其他问题上,需要中美携手解决,这样的一些人士会说,还有其他的国际人士,也对中国有一定的担忧,我们自己会努力,但我们自己没办法解决这些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持续对中国采取一些遏制政策。而很多中国人觉得,这就是我们延续了一直以来对中国的策略,我觉得这是一种误解,对美国,对中国,都不好,对整个世界也都不好,这种遏制策略。

还有一条路,10月份的时候,有一个议员发了一个演讲,他说,虽然我们和中国有分歧,我们在政治体系、在全球领导力的观念上,以及全球化的实现上,都有不同的政策,有不同的优先事项,但是中国愿意和我们解决问题,虽然我们有分歧。另外,中国也愿意承担责任,愿意站出来采取一些措施改善中美关系,我们是可以和中国合作的。确实,和中国合作的过程中会给美国带来更大的竞争,我们会尝试着平衡这种竞争,找到一些方法来维护我们的共同利益点。如果我们能够设置一些规则,我们就能够公平的和中国竞争了,但中国有一些责任,中国也应该在解决这些问题上采取积极的态度。我个人的观点认为,这个路径是更有建设性的,对于美国和中国也会更好,对世界也是如此。所以,希望我们双方能够选择第二条路。谢谢!

卢迈:韩磊先生,您怎么定义未来中美的关系呢?

韩磊:如果中美双方能继续努力应对目前双边关系中遇到的挑战,而且能转到我提到的第二条轨道,就是我们知道中美之间有博弈,有竞争,但同时我们努力的工作,至少试图限制在博弈的范围,不把它影响到其他领域,管控好我们的分歧,同时也能够进一步增加共同利益,这样两个大国共同努力、共同合作。我想说的是,一个竞争的共处,也就是说我们在可以的领域展开合作,同时在某些方面也会具有竞争的关系。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