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资产董事长兼今日投资创始人康晓阳:资管行业中内资与外资不存在争夺定价权问题

2019年11月13日 18:01  

本文1595字,约2分钟

“中国市场对外资来说是选择之一,为什么大家都来,因为中国经济增长最高,估值最低。” 11月13日,天马资产董事长兼今日投资创始人康晓阳在“《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天马资产董事长兼今日投资创始人康晓阳

康晓阳谈到,外资和内资对于投资者而言是没有本质区别的,但是作为不同的资管方,他们各有所长。内资对本土的企业、市场、投资者更了解;外资的金融品种、对产品的理解以及资金规模和投资期限略有区别。但他认为两者不存在争夺定价权的问题,是可以共生共融的。

最后,他表示,人工智能从长远来看,对行业的冲击是全方位的,首先交易对手变了,其次交易可实现完全透明化。

以下为发言实录:

康晓阳:我讲三句话。第一句话,开放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必由之路,这肯定是一个大方向;第二句话,开放不仅仅只是投资者准入的开放,其实更多的有包括交易规则、交易品种、监管制度,所有的东西都要和国际上接轨;第三句话,开放是一个双刃剑,并不一定都是好事,同样挑战也大。就像海水,进来的时候都是涨的,但是外资对中国是逐利的,不像我们本土的投资者,我们的公司对本土市场是有感情的,外资是没有的。中国市场对外资来说是选择之一,为什么大家都来,因为中国经济增长最高,估值最低。同样潮水退去的时候会很凶猛,不论对于国内投资者还是监管层,对所有的市场参与者都是一个挑战。

我同意何总的说法,外资和内资,作为投资者没有本质区别,但是作为不同的投资者,各有所长。内资对本土企业、对本土市场、对本土投资者更了解一些,外资对金融品种、对产品的理解以及他的资金规模和投资期限有一点区别。但是我个人觉得不存在争夺定价权的问题,是可以共生共融的,肯定会有挑战,市场就这么大,来的人多了,粥就这么多,需要你的能力更强。

第二个问题,大概五年前,我是一个老私募,我把产品关了,潜心在研究人工智能来做投资,现在跟大家汇报一下,基本上已经实现了我设计的70%、80%了。现在我把所有的钱都已经交给机器了,从选股票到风控,没有任何人的参与了。金融科技,包括人工智能怎么对行业产生冲击?我相信,从长远来看,这个冲击肯定是全方位的,但是至少有两点现在是看得见的,第一点,交易对手变了,包括最近做美国市场已经看见,交易对手不一样,感觉它的速度和它的反人性的东西,明显不是人在做的。第一个最大的变化是交易对手在变,这是一个长期的,不可能一下子所有的交易对手都变成机器了,这个过程需要五年、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第二点,对这个行业的商业模式有冲击,现有的商业模式有两个弊端,一个弊端是对投资者来讲,我们发现这个行业,投资者收益和投资收益是两回事,通常讲的是投资收益,但是你去看看投资者的收益,买你基金的人都很惨。所以说这里面到底问题出在哪儿,我们也一直在研究,其实一个核心的观点,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透明度,他不知道你是怎么做的,他对你没有信任,他只看结果,结果好了,他就信任你,结果不好了,他就不信任你,这个基金在跌的时候赎回了,涨的时候往里头冲,除非你的基金天天涨,投资者是赚不到钱的。我们把钱集中交给一个人来管,这个人的风格不可能适合所有人的风格,当他的规模越大的时候,他投资能力是下降的,收益也是下降的,我们个人觉得未来的资产管理模式,尤其机器人在做的时候会改变这两个。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首先,机器人可以完全做到客户定制,资产管理人只帮你一个人管钱,但是它同时可以帮一千个人管,帮一万个人管,不需要把钱集中起来。我可以知道你的风险偏好、收益预期,为你单独设计产品,单独实现交易策略,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可以完全实现透明化,我这边机器在交易,你那边手机收到信号,几点买的、买了多少,完全透明公开。这在内部已经尝试了,我们只是管理自己的钱,我的员工收到机器任何的交易,几点钟买了多少,最大的冲击在这两方面。谢谢大家!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