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和泉资本创始人兼董事长刘青山:利率下行、逆全球化是目前宏观环境两大趋势

2019年11月13日 18:29  

本文1654字,约2分钟

“全球关税税率的反弹是长期的趋势,这种条件下,谁拥有一个统一的大市场,谁就在这个全球经济中占有很强有力的地位。” 11月13日,清和泉资本创始人兼董事长刘青山在“《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清和泉资本创始人兼董事长刘青山

刘青山表示,在不确定性的宏观环境下,依然可以找到几个确定性宏观因素:第一,利率长期往下走的趋势;第二,逆全球化的趋势。在逆全球化趋势中,谁拥有统一的、单一的市场谁就有话语权,从这个角度讲,中国作为一个最大的消费市场,在逆全球化的过程中,优势非常明显。

他谈到,今年市场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投资者普遍感到市场非常有效,好股票受基本面影响难以上涨,稍微差一点的股票则在下跌。

以下为发言实录

刘青山:谢谢有这个机会跟大家汇报。今年的行情可以分成两个层面,第一个,对于2018年行情的修复。2018年在贸易战、金融去杠杆分正常因素影响下,大家心态在恢复。我们做过一个统计,市面上所谓核心资产的蓝筹涨幅三分之一的估值是修复去年的估值下跌,今年大概三分之一扩张,三分之一是今年的业绩增长,这是第一个层面。第二个层面,这个行情的性质还是处在,这个题目叫做不确定宏观经济条件下确定性的机会,在不确定性的宏观环境下,我们可以找到很明确的几个确定性宏观环境。第一,利率长期往下走的趋势,这是一个宏观环境;第二,逆全球化的趋势,因为逆全球化会导致谁拥有统一的、单一的市场谁就有话语权。从这个角度讲,大家意识到中国作为一个最大的消费市场,在逆全球化的过程中,它的优势非常明显。

我可以展开来讲一下,我们统计过,在过去100年时间,看全球化的指标,包括贸易条件、关税税率,29年大萧条的时候,全球关税税率降低60%;30年前,1992年左右的时候,关税税率是10%左右;到WTO以后,最低大概不到3%左右,现在开始慢慢反弹,历史有一个回归的动能在这儿。在这种情况之下,全球关税税率的反弹是长期的趋势,这种条件下,谁拥有一个统一的大市场,谁就在这个全球经济中占有很强有力的地位,我相信通过贸易战以后,投资者认识到这是很强烈的对中国未来很重要的信心修复,这是第二个层面,从贸易层面。

第三个层面,修复整个估值驱动力。目前环境下,政府、企业对创新研发的投入,过去这种模式不行了,要拓维,要加大研发。过去十年中国在研发的投入,从占GDP的1%提高到2%,这种研发投入必然带来很多投资机会,反映投资标的结构上,成长股、科技股,很多创新类的企业出现了一波牛市。总结起来,本质上行情的演变由内在的国际环境,一个大的历史利率环境,一个大的政府改革、突围的环境来形成的。

今年市场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跟投资者交流的过程中,大家觉得经济市场非常有效,好股票有基本面支撑不能往上涨,稍微差一点的在跌,但是它确实基本面不好,如果说这个市场在底部的票,基本面好转,在顶部的票基本面跟不上,也很好做一个抉择把它卖了。证券市场现在处于一个焦虑,好的、贵的但是基本面确实超预期,差的、不好的,基本面低预期。我们一直困惑,一线蓝筹或者核心资产、非核心资产,估值的差,什么时候是一个头?什么时候开始收敛?把这个问题如果想明白以后,风险控制相对来讲好很多。大家经常讲,从投资的谚语来讲,人多的地方不去,去人少的地方,发现去人少的地方全是鬼,把自个儿吓死了。所以我们经过研究有一个结论,什么时候一线资产跟非一线资产,它估值的差会开始收敛,在国内外的证券历史只有一个条件的时候,会开始收敛。当它的基本面,所谓经济开始企稳的时候,开始出现增量经济的时候,它的差就会缩小。如果作为存量经济一定是不会上升,好企业越来越好。我给大家提供的一个视角,把这个问题想明白以后,把握不住更难赚,如果把握得好,比今年更嗨。这个存量不是指流动性,行业基本面,国民经济的基本面。

上证指数2900点,估值便宜,系统性风险还不能够看到,结构性风险,所谓一线蓝筹股在业绩增速开始下来或者不到预期的时候会不会形成踩踏,这是一个风险。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