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证券研究所所长黄付生:资本市场越来越理性,未来可能不会出现全面性牛市

2019年11月13日 18:31  

本文2697字,约4分钟

“2020年我个人认为,如果说是牛市的话,明年下半年是一个牛市的起点”11月13日,太平洋证券研究所所长黄付生在以“不确定时代的变与不变”为主题的“《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黄付生,太平洋证券研究所所长

黄付生认为,2019年,中国的资本市场在全球来讲回报率比较好。对机构投资者来讲,无论公募基金还是私募基金还是保险、资产回报都是很好的,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讲2019年是非常好的牛市,但对广大的个人投资者来讲,2019年是一个典型的熊市。无论QFII还是股权市场绝大的牛市,这是结构性市场点的特征。

黄付生表示,整个资本市场,无论是研究机构还是投资机构,现在市场运营的逻辑随着整个投资者越来越理性,机构化越来越高,参与的主体越来越多元化,所有投资对于公司的把握都和以前的逻辑不一样了,当然市场的表现也会不一样,也可能未来中国市场不会出现以前2007年和2015年全面性的牛市,未来也看不到了,将来都是这种市场的表现形式,也完全有可能。

以下是发言实录:

黄付生:2019年来讲,刚才嘉宾也都提到了,中国的资本市场在全球来讲回报率是比较好的,但是对机构投资者来讲,大家会看到买公募基金,无论公募基金还是私募基金还是保险、资产回报都是很好的,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讲2019年是非常好的牛市,但对广大的个人投资者来讲,2019年是一个典型的熊市。无论QFII还是股权市场绝大的牛市,这是结构性市场点的特征。所以这一两年中国资本市场整体运营的结构和以前,无论2017年的牛市还是2009年、2012年、2014年的牛市,市场运营的格局都不一样了,都变了,无论跟踪传统行业还是周期性的行业,他们在不同景气周期股票市场的表现和前几轮市场表现完全都不一样,很多很典型的中期股变成核心资产,按照以前的逻辑,产品价格在下降,整个行业的需求不行,业绩在下滑,股票价格要跌回去的,现在越来越多的公司不跌了,而且稍微有调整都创新高,这是大的传统行业来讲。

从今年表现最好的几个行业来看,食品饮料和农业,我看了十年,我们会看到,食品饮料来讲,2018年下半年基本上短短三个多月,我记得很清楚,从十一之后,长沙秋季糖酒会之后,茅台跌了30%多,其他白酒跌了50%,上一轮经济通缩开始的,2016到2018年,中国靠基建,慢慢从2014年一点多推动了这几年的恢复,白酒公司业绩超预期的推动下,2019年很快创了新高,收复了2018年失地,又涨一倍了,成为表现非常好的行业。从农业来讲农业是典型的周期性行业,2019年之前,2016年上一轮农业猪周期的顶点表现比较好,2017、2018跌的也是很惨的,猪周期的低点在2018年四季度之后,两三个月,很多股市涨了四倍、五倍,农业整体行情,上半年农业表现第一的,基本上一季度涨完了,二季度振荡的,之后出现了龙头公司创新高。总体来讲,整个市场,无论是研究机构还是投资机构,现在市场运营的逻辑随着整个投资者越来越理性,机构化越来越高,参与的主体越来越多元化,所有投资对于公司的把握都和以前的逻辑不一样了,当然市场的表现也会不一样,也可能未来中国市场不会出现以前2007年和2015年全面性的牛市,未来也看不到了,将来都是这种市场的表现形式,也完全有可能。

黄付生:我部分赞同杨总的观点,基本上完全赞同青山总的观点,他说的又太含蓄,等会儿我说的更深入一点。2020年我个人认为,我们整体的观点来讲,如果说是牛市的话,明年下半年是一个牛市的起点,明年上半年无论债务的违约还是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的处置,各种实体企业。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宏观经济来讲,一头猪牵扯了全球的神经,虽然10月份CPI3.8%,11月份CPI应该没有大家预期的这么高,因为整个猪价,11月份已经半个月了,环比是回落的,10月份的时候生猪价格突破了40块钱一公斤,现在基本上维持在35块钱。现在养殖户压栏非常厉害,压栏会获得更高的利润,12月份,包括1月份需求很好的时候,供应量相对会起来,我个人判断,CPI一定会突破4,但是没有大家提到的5或者到6这么高。但是大概率可以肯定的是,明年春节之后,特别是一季度之后,整个生猪供应量是上来的,猪价一定是环比回落的,不可能很快的像以前周期似的,从2016年到2017年,一年回落从22块钱一公斤回落到10块钱之下,但是它高点下来,环比回落的速度也会非常快,春节的时候,整个生猪价格45或者50块钱,但是到下半年的时候回落到20、25块钱,这样的话,CPI的高点一定是明年一季度,可以预期的,大概率中国经济会面临一到两年的估价持续回落,像2014年一样步入一个通缩,看得更远一点,2021年一季度,如果整个宏观经济还是这个样子,基本上CPI一定是一点多,不会超过2%,这样的话,从明年下半年到2021年,整个经济现状和2014、2015年差不多,明年下半年货币出现实质性的宽松,降息是大概率的,因为全球都在降息,经济都是这个样子。

回到青山总提到的,中国就有新的机会,这几年抱团的核心资产,特别是消费,如果说市场风格出现切换,出现分化的话,大概率应该是在明年一季度之后,因为市场就有新的机会了,通缩的时候,CBI持续项下,宏观经济不知道起稳,回升概率是很小的,未来大家还在选L型的一横,如果CPI项下是简单的通缩,物价向下,这样成长性的行业都是新的增量。中国的股票市场和实体经济的好坏没有必然的联系,如果对照2014年,2014、2015年中国经济非常差,消费也很差,就是因为货币比较宽松,成长性的行业,风险溢价比较高的,这个市场的热点。回过头来看,今天茅台又创了新高,今年马上年底了,买方机构想2020年怎么布局,稍微换了换,发现不行,只要换了,更赔钱,又回去了。所以只有出现整个的宏观经济和市场风格明显的切换找到新的增量和新的投资方向之后,它才能换,每年年底的估值切换行情或者市场风格变化的行情,可能就推迟到明年2、3月份去了,不会在11月份、12月份发生了。总体来讲,明年我们是乐观的,但是时点要到明年一季报之后,明年下半年之后会越来越乐观,整个市场风格的变化,投资行为的变化,在明年一季报之后发现很大的变化。

黄付生:我个人觉得最大的风险还是整体宏观经济的风险,明年是“十三五”的最后一年,防风险、去杠杆的最后一年,整体实体经济现在这么差,出清之后,如果整体经济还是失控,没有新的动能,起不来,预期起不来,平稳不住的话,整体宏观经济没有很好的预期,对整体来讲是一个最大的风险。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